全部
小说
干货
杂文
随笔
《骨肉皮日记》
池城

VOL.186《池城》

荷尔蒙幽灵

第二章是的,丈夫在等着见我。一见面,丈夫便从满城破碎的霓虹中笑着跑过来,抱住我,将头埋进我肩后:“不是担心你不肯来,所以才想出这个计策吗,原谅我吧!”“京娴。”见我没有回答,他抱我愈紧了,并且这样轻轻叙述般地唤我的名字。不是等待答案般的反问,而是叙述。这样的语气。似乎隐藏了更多诸如“想你”的蜜语。如此简洁、柔情、霸道的男人是我的丈夫。我要如何反抗,如何才能对

722

池城

VOL.184《池城》

荷尔蒙幽灵

第一章这种时间,我会觉得,丈夫是一句诡异而奇崛的诗。整个夏季,因为香皂垢渍的积累,浴室的下水道通口周围,晕着一滩浊乳色液体,丈夫常裸身盯看那滩液体。我颤微微旋开浴室的把手,门无声裂开一道细缝,将黯沉的光切为一块狭窄方体,将头探入光的方体,就可以看见背对我的丈夫了。丈夫似乎刚洗完澡,身体还有水珠滑落。他蹲着身,一如往常地盯看下水道通口,对着我的修长的背部如一片

943

半面寒冰,半面烈火

相思成灾,你说,还是没有勇气开口。于是,我知道了原来你心里还是有我的。为什么一瞬间就消失了。其实原因只有一种,就是我不够好,我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喜欢你的时候,我很卑微,低到尘埃里。又因为你一点一滴的暧昧,从尘埃里开出花朵。思念一个人到极致,是不是都会变成一个言情小说家。与你相遇的瞬间,我的人生改变了。我再也不会一觉睡到十二点,而是六点钟就会突然醒来,一想到这

1692

糟糕的旅程

VOL.180《糟糕的旅程》

Constance_M

暑假一到,我和弟弟两人便开始了自助游。我们的目的很明确,就是那些不热门的景点。一来,这些地方相对安静,没那么拥挤;二来,未完全开发的地方,更容易接触到更原始的风土人情。旅行开始后的第十天,我们来到了位于盆地之上的度假村。村庄外面的横幅上虽打着旅游天堂的名号,但显然,名不其实。村庄很大,但只有零星的几家旅馆,娱乐场所也不多,村民也似乎没有体验到旅游业发展带来的

732

活死人纪

第二章B612.2他惊讶的抬眼看了看对面的“小人”,对,一个小小的人。成年人不可能不知道“男人头不可碰碰了必死”这种浅显的求生知识。“我的名字叫——一个陌生的叔叔。你家人没告诉过你,不要和陌生人说话吗?我可能会把你拐跑哦。”“哦,那你快快行动吧!我现在特别希望有人能踏着七彩祥云把我带到一个只有我和他的地方!尽管你看起来一副很寒酸的样子,也不像我梦中那个伟岸的

690

活死人纪

第一章B612.1一天之际在于晨;一晨之际在于睡。“大哥,有没有搞错啊,都十一点了还没起,你是吃药了还是青春期太长26了还需要在睡梦中长身体啊?!”隔壁房间的老王实在看不下去了,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你好歹曾经也是大学里的风云人物,怎么着就成现在这个鬼样子了我他妈的真想不明白?!是哪个女人背叛你了?哪个老板潜规则你了?直说啊,兄弟陪你一起去……跟她们好好聊一聊

1227

相聚

VOL.173《相聚》

刀豆的豆

两个女人在西餐厅里点了一堆吃的喝的,盘多桌小,她们叫服务员把两张小圆桌拼在一起,忙前忙后把所有布置妥当后,她们面对面拥着盘盘碟碟坐下来开始拍照。 拍吃的,拍自己,拍对方,拍自己和吃的,拍对方和吃的,再坐到一起自拍合影。最后看看之前拍的是不是满意,如果不够好或者好的数量不够又调整角度继续拍了一轮。她们专注的神情像在搞地质勘探,摆姿势的样子又像业余模特,她们娴熟

546

她期望的爱人

曼文正在看新闻。主持人信口开河说只要再过十年,人类就能实现时空旅行的梦想。曼文皱了皱眉,顺手关了电视。没有了聒噪的声音,房间里静悄悄的,没过一会,她又陷入焦灼的心情中。“到底要不要分?”曼文不断重复着这句话。显然她正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有那么一秒,她似乎已经下定决心,可下一秒,决心继续动摇着。这已经是她上大学来的第五个女朋友。恩,没错,曼文是一个拉拉。但她不

635

重来

VOL.168《重来》

Constance_M

一最近,她总是在家里听到耳边有人对她说,千万不要和他在一起,不要和他在一起。可当她望向四周,分明没有人的影子。一开始她以为这只不过是她的幻听,可只要一安静下来,她便会听到那个声音,而且是那么的真切,她便害怕起来。她想将此事告诉他,可又怕勾起他的回忆。于是,她只好将自己的苦恼告诉了闺蜜。闺蜜笑着说,你这是得婚前恐惧症了,很多人都会有这种情况,很正常,无需太担心

877

活水苍蝇

VOL.166《活水苍蝇》

刀豆的豆

中午,饥肠辘辘的我踱到小吃街,满眼都是早点推车小吃摊,糯米饭最后一陀被人刚买走,臭豆腐的主人正要收拾回家,烧烤的炭火被浇上冷水,滋〜地灭掉了。我咽了咽唾沫,喉咙干得冒烟。摊子陆续撤掉,街上变得冷清。 我走进一个带天井的院落,意外惊喜,这里面正是一家吃食店。院里摆着煤炉油锅、案板桌椅,零零散散,满满当当。70多岁的店主让我立即想到自己的爷爷,相仿的岁数,同样的

521

无论写诗还是啪啪啪,都要以极大的真诚完成

好一点的时代,第欧根尼躺在桶里,让亚历山大给他挪开点别挡着光,能够获得尊敬;李白在酒肆里大笑吟诗,嘲弄首相与弄臣,君王含笑默许。在(可能)不那么好的时代,第欧根尼成了一个被嘲笑的浪荡子或者办公室职员,李白成了一个誊字员或者娱乐记者。——张佳玮《王小波,一个过于正常的人》 7年前写的一篇小文,甩在这里:在《三十而立》中王二三十岁了,他告别了和陈清扬在

1316

裁割怪鱼

VOL.162《裁割怪鱼》

刀豆的豆

我获得一份工作,在一家星级菜馆的后厨工场里裁割一种怪鱼,怪鱼是这间菜馆的招牌菜,每天售出上百份,但宰杀过程很麻烦,所以杀鱼工总是跳槽,我前面的一位只呆了半个月。 这鱼的体格很大,可以铺满半张案桌,乌漆漆的颜色,滑溜溜的表皮,外形像一只风筝。我走进工场间,一条大怪鱼被盛在长方形塑料大盒子里。盒子底部有个圆洞,花盆似的,盒子下面的桌面上相应位置也有洞,

442

永远一个人俱乐部

就在阿明毕业后独身的第三年,终于坦然接受一个人生活的时候,阿明的朋友阿生找到了他。阿生是阿明的好哥们,曾经交友广泛、左右逢源,可后来因为事业爱情双双受挫,便坍塌消沉起来,经常和阿明聊聊天。阿生本质上不是一个适合独处的人,尽管处于低潮期,但他还是下意识热衷于给生活找点新乐子。这一次,他是来邀请阿明参加一个俱乐部。俱乐部的名字叫:永远一个人俱乐部。阿明最厌恶的事

686

见证

VOL.158《见证》

营火花花

一个瞎子,戴着墨镜,手里持着一根长长的竹竿,戳着道路,向前走。他的前方是一座宫殿,富丽堂皇。他来到宫殿的门口,早已有人等着他,迎接他,他被引入宫殿的内部。“看,我们在大地上为您修建了这座宫殿,”瞎子身边的人说,“您就在这里好好住着吧。您可以看到,这座宫殿修的是多么美妙绝伦,还有墙上的壁画,四周的花园。希望您回到神界以后为我们多说几句好话,证明人间的住宅也是多

574

控制

VOL.156《控制》

Constance_M

一她按了不下十来次,但四楼的电梯按钮还是没有反应。不想给其他人造成困扰,她便只好走出了电梯门。提着厚重的行李箱,她终于走到了四楼。她刚准备按门铃,却发现房间门牌显示的是501。她想,一定是自己太累,才会犯这么愚蠢的错误。没办法,她只好再多走一层。这次,门牌显示的是301。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任凭她如何擦拭双眼,门牌上显示的还是再清楚不过了的301三个

796

口渴

VOL.154《口渴》

刀豆的豆

旅途中的某天,我住进一间四层楼的大旅馆。这间旅馆是口字形的筒子楼,东西两边都有楼梯,房子有五十年以上历史,并且几十年来贯彻一个规矩,晚上11点大门封闭任何人不能外出。我披着外套坐在四楼房间的床上,难以入眠百无聊赖。口很渴,床头柜上的矿泉水瓶早就空了。瞄了眼墙上的钟,十一点刚过。实在太渴了,碰碰运气吧,我揣上零钱出门去买水。 每层的两个楼梯口旁地势宽阔,都有

1006

病

VOL.152《病》

刀豆的豆

秋天快到的时候我病了,我被送进一家医院,住在地下室一个多人大房间的1号病床。这房间里有十来个病人,他们各自专注地干着一件相同的事情但互不交流。有人用头反复撞墙、有人捏着破刀片在一块小木头上雕刻、有人往地板缝隙里塞铜片和硬币。 手续办理完善之后来了一位男医生给我输液。他动作愚笨手法生疏,我的手腕大动脉险些被他扎破。经过一阵手忙脚乱的布置后,药水开始滴

548

坐牢

VOL.150《坐牢》

营火花花

我被冤枉的逮捕了。审判我的几位长官对我都很同情,甚至相信我是无辜的,但我却拿不出证据,因此他们也没有办法,只好把我投入监狱,由一位女警官领着我把我送往那里。在去监狱的路上,这位女警官告诉我,他们传讯过我的堂哥,我的堂哥十分坚决地相信我的清白,并且警告他们这样做小心会把一个善良老实的孩子变成一个坏人。 我哭了起来。我本来完全可以忍住泪水,不过我觉得来点泪水引

549

我和这个世界的倒影

你的心是什么样子的,你看到的世界就是什么样子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瘾,我的瘾就是戒不掉网游。 其实,我很难从这样一种游戏中得到快乐,只是它已经成了我和这个世界交流的一种方式,又或者是度过孤单岁月的一种方式。我并不是在玩游戏,我只是在和这个世界交流,聊着那些有的没的。或许是现实生活太过于单调,我才会选择这样的方式打发时间。我的生活拥有大片的空白区域,我

1075

恶魔在你头顶伸出几米

我跟着王工的时候,他正值壮年。他穿笔挺的西装、Senior Architect以上阶级的人爱穿的那种垮垮的裤子,戴暗色鸭舌帽。他时常在最忙的时候,突然把Revit或者Rhino的窗口最小化,用脚尖点地,借力让旋转座椅之上的自己朝我转过来,再用一种自来熟又迷之深邃的语气对我说:Chen, you know, there'

547

欲望终究需要被满足

现在我已经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网瘾少女,我的欲望变得简单,自从买了犀利的电脑,可以愉快地在游戏里浪得飞起了。熟练掌握在战场,竞技场里翻滚的姿势。可以在空中转体三周半定点降落,也可以跟随指挥挥洒自己的中二热血。千言万语汇聚成一句话,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游戏卡了。妈妈其实还是会担心的,她说,小的时候不知道玩游戏,现在工作了,倒是学会了玩游戏。她也没有继续说什么。她

1525

12345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