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肉皮日记 - 我和摇滚乐手的负距离接触》

文 / 林米

第二十三章
拳击猫的精酿

相比《长发飞扬的日子》,《北京娃娃》果然令人倍感过瘾,尤其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春树在其中写了一段她和外国男人的暧昧往事。

“你们睡过外国乐手么?”我一时兴起在微信群里向那些姑娘们打听。

“我以前交往过一个英国男主唱,白人,挺年轻的。”陈程接了话。

“真的啊?后来呢?”我好奇地发问。陈程就是那位曾在西安音乐节上裸身跳水的姑娘,她的身材异常火爆,大胸翘臀偏向欧美风,必定是外国人眼里的性感货色。

“没后来了,社会主义摇滚乐手现在都这么开放了,资本主义的更不用提了。”

“怎么呢?”

“他在不同的国家有十六个女朋友,这也太过分了。”

“在不同的国家有十六个女朋友?”我没听懂陈程的话,“他是说他利用乐队全球巡演之类的机会一共和十六个不同国家的女孩儿发生过ONS么?那也不算正是交往的女朋友吧?正式女朋友应该跟着他啊!”我隐约觉得陈程是被他哄骗了。

“不是,他发生过关系的女孩儿多了去了,这十六个就是正牌儿女友,他睡骨肉皮纯粹是一夜情,但他只要有空他会经常来看我们这十六个妞儿,所以就不算是ONS了,应该算是女朋友吧。”

“他天天十六个国家来回跑?!”我不禁笑出声来,资本主义的摇滚乐手还真是和社会主义的不太一样,“而且已经有十六个女朋友了他还能睡骨肉皮?!”

“对啊,他在英国有三个,其他十三个在欧亚美三个大洲都有了,他平时不闲着,自己也有钱,没事儿就飞着玩儿呗。”陈程回答我。

这个英国主唱在性伴侣数量上的开放尺度着实令群里的所有女孩儿都倍感惊讶,我们纷纷开玩笑地表示和他相比国内乐手那些呲妞儿劣迹也不算多“渣”了。

“国外乐手是真的有钱啊!国内乐手出去演出都得紧缩开支,哪有那么多钱天天全球各国到处飞?”孙淼在群里插话。

这时封先乐队吉他手也在群里出现了:“国外对音乐版权的保护多棒啊,顶级乐队的音乐版权贵得离谱,欧美国家的三四线小乐队年收入比中国超一线乐队都高。”

“谁是超一线乐队?痛仰?”痛仰乐队是全国公认的最赚钱乐队,据我所知乐队截止目前的演出报价约在人民币三十五万元左右,乐队年收益早已逾了千万大关。

“痛扭二反逃?”所谓“痛扭二反逃”是一种习惯统称,指代的是痛仰、扭曲机器、二手玫瑰、反光镜和逃跑计划,这五个乐队近年几乎包揽了所有大型音乐节的主舞台压大轴,是国内最火的摇滚乐队。

“差不多吧。”封先乐队的吉他手只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看完《北京娃娃》之后我尤其想和外国乐手发生一次性爱关系,我坦诚地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陈程,陈程也很大方地将那位英国主唱的微信名片发了上来,他的微信名字叫作Lucien。

“他在中国还有一个女朋友,所以时不时会来中国。”陈程在群里发了几张Lucien的演出照片:这位主唱目前身在一支哥特摇滚乐队,登台演出的时候脸上会化着异常诡异而妖娆的哥特妆容,有点儿肖似Marilyn Manson但却并无Marilyn Manson那么冷峻阴森。从照片上看他的身型很是瘦削:下巴如锥子般尖细,锁骨显得格外突兀。

“他好帅啊!怎么能把身材维持得那么瘦!”

说来也巧,当时Lucien正在中国,而且正在上海。我加上他微信的时候并没有和他主动攀谈,过了三四天之后他找上了我,用中文询问我的来意。我很直白地告诉他我是经陈程介绍来的,对他的身体很感兴趣。他看到我的资料地址是在上海以后当即向我索要照片,我依言给他发了过去,他看了之后觉得满意,立刻将他的酒店地址发了过来,约我下午五点准时去见他。

这或许是我第一次和外国乐手做爱,我看他化妆化得那么烈艳故而也将自己的妆容化得浮夸了些,除此之外倒是没做多余的准备。桃桃在此之前也和Lucien有了联系——

“你睡不睡Lucien?”

“你先试着,之后告诉我活儿怎么样。”

到了门前我才发现这是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前警卫见到陌生面孔就会主动请来者证明身份,但是我却没有携带任何有效的身份证件。我联系了Lucien,希望他能接我上去,我本以为这是由于自己的疏忽给他添了麻烦,哪知他听了之后连声“Sorry”,告诉我在一楼大堂里稍等片刻。

这间酒店的大堂非常豪华,我之前住过的最豪华的酒店是上海外滩对面的华尔道夫,这家酒店和华尔道夫不相上下,华尔道夫是三千元一夜,这间酒店也不会低于这个价位。我正坐在大堂里好奇中外摇滚乐手到底有着多么大的经济差距,突然用余光看到有个穿着一身黑的男人正在向我的方向走过来,从那副骨架身材上看这个人应该就是Lucian:脸上戴着一副大大的墨镜以至于我看不到他的完整长相只能看到一个尖尖的下巴如同刀削,脸上的底妆厚重到了全无血色,整个人显得阴森森的。

“对不起,是我忘记了。”他告诉我。

我们打车去了拳击猫,他在车上一直牵着我的手并未松开,我发现他的中文讲得很好。拳击猫是上海最好的一家精酿啤酒餐厅,我之前只有耳闻但还从未来过,到了餐厅之后Lucian才把黑色墨镜摘了下来,我盯着他的脸发愣:他居然化着和舞台上毫无二致的厚重妆容——浓黑的眼线把眼睛四周紧紧包住,内眼角上化了一个长长的钩儿,显得气质十分诡异;上眼皮的浓黑眼线上面还化了自黑而灰的大片眼影。

“你平时也会化这么浓的妆么?”我语气惊讶地问他。

“你夜里可以看到我彻底卸妆的样子,白天不会。”

我仔细地端详着面前的英国男人,虽然他化了一个足以掩盖真面的浓妆但是还是依稀能够看得出来他的长相很有英国味儿——脸颊较之其他国家的白人显得扁平,同时有点儿向里凹;五官非常端正,有些国字脸,脸上的棱角异常分明。再看他的妆容我真的发自内心地觉得是这张画皮是一件艺术品,国内从来没有乐手敢于化出这么夸张而另类的舞台妆,即便是那些号称视觉系和另类金属的乐队乐手。

“你这几天为什么会在上海呀?”我想起了今天的巧合,心中揣测是不是陈程所言的“中国的女朋友”现在就在上海?但是Lucian否认了——

“我偏爱上海,没有别的什么原因。”

“有个事情我还得向你道歉,在来见你之前我都没有在网上找到你们乐队的音频,我不会翻墙,中国的网站里找不到你们乐队太多资料,只有一些简单的文字介绍,我想听听你的音乐。”

“酒店里面有我自己带来的音箱,我回去给你听。”

那天夜里我吃了很少的华夫饼和脆皮鸡,但是喝了很多很多的酒,拳击猫的酒真的太好喝了。Lucian是个很有绅士风度的男人,他见到我的酒杯空了就会主动叫来服务生为我续上一杯新酒,每一杯酒的口味都不一样。直到夜里十点多我终于喝得酩酊大醉,Lucian也玩儿得尽兴了,离开拳击猫的时候我脚上穿着的十厘米防水台高跟鞋异常尴尬——两条腿因为酒醉不听从使唤了,根本走不了路。他笑笑之后把我抱了起来,我在他的怀里钻上了一辆出租车,在车上懵懵懂懂地听见他用不太标准的汉语说他曾经也喝得烂醉如泥直接冲上舞台,第二首还没唱完便把胃里的脏污全部吐到了前台观众的头上,我听完了搂着他的脖子大笑不止。

分享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条评论

条回复

蜡笔小新的眉毛

补打卡,丝丝棒棒的

林米

@M.Teenyi❤️

林米

@Black哈哈是的

Black

外国大哥还是比较绅士

M.Teenyi

🍃

小黑匣

@林米酱紫

林米

@还是Icing不过我和他的性爱体验并不好,下章会写到。

还是Icing

啊 Lucian好性感

林米

@小黑匣还是一周一更,只不过从周五串到周一了。

小黑匣

哇 现在更的好快

佚名

迷亂!

锦瑟

@林米😂😂😂😂老板这周应该给自己发小花花

林米

@锦瑟老板不忙了呗

锦瑟

果然绅士……除了最后

锦瑟

那个大蜘蛛好吓人……🙄🙄🙄

锦瑟

这周怎么这么给力?周一就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