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肉皮日记 - 我和摇滚乐手的负距离接触》

文 /

第三十五章
出名前后的差距

“诶?你们经纪人挺厉害的啊,邹承不就是他一手带起来的么?”进了酒店之后我和主唱同去浴室洗澡,我故意在他的头上揉出不少沫子。

“邹承和我以前算是伙伴吧,我们八九年前经常一块儿赶场子。”主唱闭着眼睛回答我:“你这洗发水给我抹得太多了。”

我听了开口大笑:“我是故意的,就是为了让你睁不开眼睛。你们既然一块儿赶过场子怎么今天他那么火你这么……”我及时地止住了口。

“你是想说我还混迹十八线呢,是吧?”主唱倒没生气。

“十八线倒不至于,但你确实是没他火啊,他现在个人演唱会都能卖到千八百门票了吧?你才一百。”我如实地回答他。

“以前我、邹承、左平平、胡立四个人经常在一起玩儿,”主唱从我手里拿过莲蓬头将脸上的洗发水都冲掉了,“但是那时民谣的境况还不如摇滚乐,崔健、窦唯那个时期好歹摇滚乐还是火过,民谣这块儿完全是市场空白。我们四个人的身价那个时候都差不多,在大理的酒吧弹唱三个小时才能赚上五十块钱。”

“那足够应付衣食住行么?”

“就因为赚不到钱我们四个才在一块儿混啊,这样房租和饭钱都能省着点儿花。四个人租一间地下室,没有空调没有供暖,硬生生把胡立冻成了肺炎,一到冬天手脚都是冻疮。日常煮上一锅米饭配上酱蘸白萝卜块就算作是一餐了,几乎是吃不上肉。谁要是几天没接到演出或者酒吧老板拖欠演出费的话也只好彼此照应着,三个人把他的饭钱平摊了,也没有借钱还钱这回事儿,谁都有倒霉的时候,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和那些摇滚乐手在北京树村过苦日子的那阵子也差不多了。”我唏嘘不已。

“摇滚大概是05、06年才赚上钱的是吧?民谣比摇滚还晚一步,八九年前我们还过着苦日子呢。”

“你是不是那时改玩儿摇滚了?”我若有所悟。

“对,我是这四个人里最先走的。左平平后来也走了,做生意去了。邹承和胡立一直咬牙坚持,现在终于熬出头了。”

“你太傻了,你走了之后没两三年马頔、宋冬野、郝云这批民谣歌手就火了,邹承是在他们之后火起来的,但是名气一点儿也不比他们小呀。胡立现在也挺赚钱的,你要是一直坚持下来肯定会比现在更有发展。”我洗完了,先行一步走出浴室并给主唱递上浴巾。

“我就是由于以前没能看清形势,所以现在才想着把民谣重新捡起来。”

“你还不如解散乐队好好玩儿民谣呢,半民谣半摇滚的这是在干嘛呀?显得不伦不类的,知道外面乐手怎么说你们么?”

“哈哈哈哈知道。”主唱朗声大笑之后不再作声,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我也索性不再追问,心下想着也许是他已经看出现在的民谣市场越来越趋向饱和故而担心自己重新起步未免过于艰难。

“对了,你先告诉我你都睡过谁呀?”主唱借此转移了令他尴尬的话题。

“我从来都不会当着这个乐手的面显摆我和哪个乐手睡过。”我回绝了他。

“我也就是随便问问。”主唱低头讪讪地说。

“对了,我倒是有个非常隐私的事儿想要问你。”

“你是问我睡过多少果儿么?”

“不是,我是想问邹承睡不睡果儿。”

“怎么着,你想睡他?”

“不是,我身边的民谣果儿都想睡邹承,所以我才替她们打听打听,”我赶紧澄清事实,“我不碰民谣。”

“哈哈哈哈哈你真逗,果儿之间还分的这么清楚呢?有摇滚果儿和民谣果儿的区分?”主唱仿佛是从未听到过这类说辞。

“你先回答我问题。”

“睡。”

“不会吧?!怎么我身边的姑娘从来没人睡过他?这些果儿姿色都足够啊!他全都拒绝了。”我听到主唱口中道出了“睡”字不禁大感意外,其实我在向他发问之时心里只是想确定一下邹承是当真洁身自好,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自己居然得到了肯定的回答。

“你先听我说完,”主唱轻轻拍了两下桌子,“他现在肯定不睡了,已经出了这么大的名再闹出这种丑闻对他事业的打击是致命性的,太不值当了。他睡,但是是在八九年前我们四个人一块儿赶场子的时候,那时为了苦中作乐我们经常拿睡姑娘的事儿相互比试,比‘到一个城市谁第一个睡到果儿’,赢了的那个下次出去喝酒不用花钱。”

“没出名之前他睡的多么?”我穷追不舍地问主唱。

“不多,真讲出来你可能觉得挺意外的,我们四个人里今天他混得最牛逼了,但当时他绝对是四个人里最不受姑娘待见的那个,他要是哪天约到果儿了我们三个都觉得太阳是打西边儿出来了。”

“哈哈哈哈哈,”我笑得乐不可支,“睡了你们三个的姑娘要是知道当时最不受待见的那个今天都红到了这份儿上还不知道该有多后悔。眼光太重要了,作为一个果儿眼光真的是太重要了。”我口中自顾自地重复着。

我和主唱当夜做了两次爱,第二天早上晨勃的时候又做了一次。起床简单冲洗之后我立刻离开了房间留他一个人继续睡觉,上了公交车赶紧拿出手机在光复帮里告诉其他姑娘:

“我已经替你们打听到了,邹承如今已然没戏。早年真的睡果儿,要怪也只能怪你们生错了年代。”

“民谣果儿都是怎么想的?唱民谣的到底有什么可睡的?”陈程抢先来了句看似全不相关的抢白。

“民谣果儿怎么了?”孙淼毫不客气地接话,她正是那个由于办理酒店登记而被网上爆出和知名民谣歌手发生性爱关系的姑娘,“我还不理解你们这些摇滚果儿是怎么想的呢,没名没姓的艺人有什么好睡的?”

“哈哈哈哈民谣歌手,”陈程也语气不善地回答了她,“摇滚乐手绝大多数都是瘦高长发大花臂,你们民谣呢?我今儿还就不给谁留面子了,除了邹承还算得过得去之外全都那么土、肥、丑,你们胃口是真的棒。”

“用不着你留面子,我还想问问你睡的摇滚乐手有几个人知道?我睡的孙儿有几十万粉丝,你臭显摆之前应该先去看看你的摇滚主唱黄一飞粉丝量破千了没。”

我看着她们各自气冲冲的对话笑而不语,这其实只是果儿心态上的不同罢了:有的果儿是贪图自己的性伴侣读都是名人明星,有的果儿则是贪图乐手站在舞台上的迷人风度,还有的果儿是单纯看中了乐手的音乐才华,亦有果儿只是痴心于某种音乐故此希望创作音乐的那个人能和自己发生一些故事……以上种种不一而足,但是这其中绝无任何高下之分。

三天之后晓玥跑来找我,兴高采烈地告诉我她要跟拍的地下乐队——厘米乐队已经找到了一位合适的鼓手,名叫古森,去年刚从上海音乐学院毕业。现在主唱兼任贝斯手,吉他手和鼓手都齐了,今天下午正式开始排练之前已经创作好了的曲目。

“你要去拍摄他们乐队排练是么?”

“是呀,你过去么?”

“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啊,我过去干什么?”

“我要是说实话了……你要先保证你不会生气。”

“怎么了?”看到晓玥这么卖关子我心下不禁也犯起了疑。

“我之前也跟他们乐队沟通过这次是要完成《摇滚果儿》和《中国地下乐队的发展状况》两部纪录片,之前我还以为他们作为上海乐手一定会认识上海当地的果儿,我希望他们愿意为我引荐。但是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很是推脱搪塞,迟迟都没有消息。在你答应充当我的拍摄对象之后我也把这件事情也告诉了主唱和吉他手,是吉他手想要趁此机会见见你呢。”

我听完之后立刻明白了其中隐晦:八成是吉他手想要睡个果儿了,既然他有意我也没有必要轻言回绝。今日左右无事,倒也不妨就跟着晓玥前去看看。

分享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条评论

条回复

锦瑟

我恍惚看到了不错的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