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肉皮日记 - 我和摇滚乐手的负距离接触》

文 /

第三十七章
桃桃和关韦恋爱了

据桃桃说莫林乐队在乌鲁木齐演出的中途不知何故突然冲进来了一大批全副武装的警察,大约坐满了五六个警车。这些警车先是在场地门外声鸣大作,酒吧老板和几个检票人员听到警车声赶紧出来探看个中究竟,没想到警察下车之后先是把老板推进了警车,随后冲进室内叫停乐队演出。

“为什么啊?叫停演出得有理由啊!”

“你别打岔,听我往下给你讲。台下几百观众看见这个场面全都吓傻了,根本不敢出声。调音师先跑过来问警察是怎么回事儿,还向警察保证这次演出没有涉及任何非法活动,但是警察不搭理他。台上四个乐手当时也是懵的,全都站在台上不明所以,直到服务员说老板被抓了他们这才意识到这次是真的闹大了,赶紧回身装琴,六个人都被带上警车拉到了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之后呢?”我继续追问。

“到派出所里其实还真没怎么审问乐队的人,主要是审问这家酒吧老板,问他之前为什么不办理相关演出许可,老板这才懵了。因为这次演出不是在专业的live house里,他家只能算是一个中等大小的酒吧,老板没有做现场演出的相关经验,他都不知道摇滚乐队的演出是要提前办理演出审批的,没有演出审批这个演出就是非法的。”

“闹了半天是这个老板太业余了?这可真是个乌龙。”我笑着接话。

“是,结果就因为他业余,我和四个乐手也跟着遭殃,和他一样被关在派出所里接受批评教育,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办手续放人。”

“你们怎么选了这么个烂地儿?事先也没跟他交涉演出审批的事儿么?”

“乌鲁木齐这个城市本身也没有几家live house,当天实在是没有其他空余场地了才选了这家对付演出,真没想到老板还会在这事儿上掉链子,演出审批这都算常识了吧?就因为他之前没有这方面的了解所以才出了岔子,谁都没顾忌这个问题,还都以为他心里有数呢。”

“后来怎么办?演出退票?”

“肯定是啊,没演完肯定得退票啊。这次演出乐队总共损失了两万,酒吧老板损失了一万,三万块钱就这么打水漂了。当然后来有不少歌迷知道内情之后还比较义气,告诉我们不用退票了,但乐队经纪还是坚持给退了,怕以后再落下什么口舌。”

“乐队经纪做事有分寸,还是退了更妥当些。”

“对了,忘了告诉你件事儿,”桃桃话锋一转,“我和关韦谈恋爱了,关韦就是莫林乐队的吉他手。”

我转过头来呆呆地看着她,一声不出。

“怎么了你?痴呆了?”桃桃伸出右手五指在我面前晃了两下,“我告诉你我和关韦谈恋爱了!他长得好不好看呀?上次来上海你见到了。”

“你不是把他们乐队除了主唱之外都睡了么?”我在确定了自己并没听错之后大感诧异地问她。

“对啊,是都睡了啊,然后呢?你到底想说什么呀?你不理解关韦为什么还把我扶正,是吧?”桃桃当即猜中了我的心思。

绝大多数乐手向来分得清果儿和女朋友的区别,果儿在他们眼里是和很多乐手做爱的女人,而女朋友相对而言更加纯洁,即便之前有过性爱史但至少也不会是在乐手堆儿里被人睡出了名的,站在中国男人的传统立场上来看这显然有失体面。在我所接触到的乐手里只有极其少数才会接受果儿成为自己的交往对象,但即便是这样往往他们接受的果儿也并非是一个曾经睡过自己乐队几乎全部乐手的女人。这种事情我在此前只耳闻过一例:英国顶级摇滚乐队Rolling Stones(滚石)主唱Mick Jagger一生睡过骨肉皮无数并且前后共生育了八个孩子,这其中最为知名的几个女人依次是美国著名影星Angelina Jolie和前法国第一夫人Carla Bruni-Sarkozy以及骨肉皮出身的美国女歌手Marianne Faithfull。Marianne Faithfull曾经公开坦诚过自己和Rolling Stones乐队的艳情史:“我和滚石乐队的三个成员都发生了关系,最后觉得选择主唱才是最明智的。”她也由此成为了Mick Jagger的正式女友。而眼前的桃桃与关韦除了声名不够显赫以外简直能称得上是和Mick Jagger与Marianne Faithfull的故事版本如出一辙,而这在国内摇滚乐界显然是异常罕见,至少是我前所未闻的。

“关韦……”我立时词穷,但是过了一会儿还是讲出了实话,“他这作法挺有态度的,但是我有点儿顾虑以后人言可畏。”

“我也想到了,但是他们爱说什么说什么吧,反正我早就知道人与人之间几乎没有什么善意可言,”她的语气之中既有无奈又有倔强:“即便你的一言一行都如圣人那么高风亮节也还是会有人无中生有地来指责你的不是,对吧?”

“我刚才其实是在想关韦这事儿干得有点儿像Mick Jagger。”我笑着绕开了这个令桃桃不愿面对的话题。

“你还记得有人曾经指责过Mick Jagger的一个骨肉皮没羞没臊么?那个姑娘是这么回应的——‘我确实睡过了Mick,但是这有什么羞涩的?我只知道你们终其一生都睡不到’。”

我当然打心眼儿里希望桃桃也能够带着这股桀骜不驯的姿态去应对即将发生在她身上的流言之祸,但我其实更明白的是这只不过是自我安慰罢了。桃桃并不是一个真真正正玩世不恭的女孩子,她也有着和大多数姑娘一样的敏感和脆弱,其实很多越是这样的女孩儿越是擅长用表面的无所挂怀、绝不畏惧来遮掩自己内在的不堪一击,真正强大的人反而不需要时时刻刻冲着别人展露自身的铜盾盔甲。我此时此刻既不愿意、也没有必要啰里啰嗦地在她耳边劝慰告诫,我只但愿在她日后遭遇流言困苦之时还能和关韦继续走下去,而非儿戏一样的夭折了断。要知道,像她这样经历的女孩儿在中国、尤其是在摇滚乐界能够找到一个合适的男朋友比人们想象当中还要不易。

“这么说你还是异地恋,对吧?会不会陷入之前的问题里:你的性欲总是得不到适时的抚慰。而且关韦长得还那么好看,又是乐队吉他手,你放心他自己在北京呆着么?”我对他们的相互忠贞隐约感到了些顾虑。

“我也不妨把实情告诉你,我和他谈得是开放式恋爱,我不干涉他的私生活,他也不会干涉我的,我和他更多的是保持名义上的男女朋友关系。而且北京到上海即便是坐火车也就四个多小时的事儿,和之前的异国恋怎么相提并论?”

第二天中午我带着桃桃去见了晓玥,桃桃之前已经从我口中了解到了她的纪录片拍摄计划,因此单刀直入地给晓玥规划出了几个较为完整的拍摄方案。晓玥听了之后双目骤亮,并向桃桃表示自己此前都没有把这项工作的各个步骤考虑得如此全面。

“这也很正常,因为你之前从没接触过什么果儿或者乐手,还不太了解这个圈子里很多或明或暗的规则。”

“也还好吧,因为我最近几天几乎都在月亮小组里恶补八卦知识,已经快要翻到10年的老帖子了,虽然花费了不少时间但还是涨了很多见识的。”晓玥回答道。

“没必要,完全没必要。你有什么不懂的来找我和丝丝就好,月亮小组写的东西很多都不触及事件实质而且也不可信,它充其量只是一个真假并包的绯闻平台。”桃桃还是坚定着她对月亮小组的鄙夷态度。

“苏州迷笛你是怎么安排的?”桃桃扭头冲我问道。

“我已经通知晓玥买票了,音乐节是周六下午开始,我安排她买的是周六早上的高铁。你什么时候走?”

“跟她一块儿吧,周六早上。我这段日子跟着莫林跑,也没顾得上约这次迷笛上的乐手,阵容表先给我看看。”桃桃陷在沙发里慵懒地指使我。

分享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条评论

条回复

锦瑟

矛盾的骨肉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