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肉皮日记 - 我和摇滚乐手的负距离接触》

文 /

第三十八章
摄像机里的音乐节

我依言在迷笛的官方微博上搜出了阵容表拿给桃桃,哪知她大致扫了一眼之后又把手机扔给了我:“算了,没劲透了。”

“怎么着呀?这批没你看得上的货色了?”我笑着问,此时晓玥拿出了DV对着我们。

“看得上的早睡过了,没睡过的全都没兴趣。”桃桃的语气里极尽失望,“对了,最近有个叫假假條的朋克队儿火了,你知道么?他们主唱是从伯克利回来的。”美国伯克利是全球最负盛名的音乐学院。

“我听说了,他们队儿的CD首版现在比《万能青年旅店》的首版市价还高。我上次在闲鱼上看见好像炒到一千多了,万青的才八百。”

“万青的现在已经再版了,原价不到一百。这些抢首版的纯粹是脑袋有病,万青如果真不再版了肯定会告诉他们这个就是绝版专辑,压根儿没这么发话还都抢个什么劲儿啊?”

“也不能这么讲,首版还是比再版值钱多了,而且万青这个还是首专首版,买了之后再找董二千拿个签名,八百多倒也不算亏。窦唯的签名首版《黑梦》现在市面上已经炒到三千多了,刚出来那阵儿估计几十块都不到吧?都不知道翻了多少倍。”

桃桃叹了口气:“行了,周六早上在虹桥站见吧,看完迷笛我再带你去寒山寺后门那家烟店逛逛,就是我上次买黑苏的地儿,你多带点儿钱,没准儿能入手什么好烟。”

“成啊,”我应下了,“苏州的酒店怎么订?你要是不约乐手我开个标间得了。”

“怎么?你也没约么?”桃桃这才从沙发里仰起了头。

“没约。”

“为什么不约?”

“没有看得上的呗,和你一样。”

“蒙萨乐队演完之后你去找他们鼓手,他约。”桃桃说到这儿停顿了一下,“或者你现在联系也行,我给你微信。迷笛艺人休息区外面有栏杆,临时想找谁还得站在栏杆外面喊人,太麻烦了。”

“你收过他了?”

“对了,这段对话涉及具体乐队了,你后期制作的时候把它完整剪掉或者打个消音。”桃桃突然面冲正在举着DV的晓玥嘱咐,晓玥听了连连点头。

“没事儿,她有分寸。你先回答我呀,这乐队你都睡了?”蒙萨乐队是一支内蒙古乐队,不仅在中国摇滚乐界十分出名,出了国门也以其民族音乐风格受到不少国外乐迷的关注和肯定,经常出访国外演出。不过蒙萨乐队名声虽大却从未被人传出过睡果儿绯闻,再加之乐手都是蒙古族人因而不免引发了普通乐迷关于“蒙古乐手也许不像汉人乐手那么好色”的揣测,故而当桃桃道出她有鼓手的微信并且给出了“他约”的明示之后我其实是颇感意外的。

“睡了呀,他们乐队一年之前巡演过一次。我最开始勾搭的是他们主唱,但是主唱拒绝了,他说他当时刚分手,没有和果儿开房的心思。之后我又找了贝斯手,结果刚加上好友就看见他在朋友圈里晒他老婆刚生完小孩儿,我知道这回又玄了,而且听得出来他汉语也不怎么利索,我都不确定他到底听没听懂我是来干什么的。我连着呲了两个乐手都没到手,本来死心了,想着就看看演出得了,结果后来的事儿还挺有意思的……”讲到这儿桃桃突然自己笑了出来。

“你是不是现场又去找他们鼓手了?”

“不是,他们乐队挺好玩儿的,其他乐队是这样——要是哪个乐手不待见你那他就是不待见你,他也许会把有果儿呲他这事儿拿出去炫耀炫耀,但是炫耀完了也就得了。这个乐队不是,他们互相分享,自己不睡他还去问问乐队里有没有人睡。”

“哈哈哈哈哈,”我也跟着桃桃大笑不止,“怎么这么善良呢?”

“对啊对啊,我呲完贝斯手也就两三天之后吧,他们鼓手突然加我微信,我看头像是他就通过了,结果他一上来就问我是不是果儿。”

“他们也这么叫?也是‘果儿’?”

“是,后来鼓手告诉我他们乐队还在内蒙古的几年里根本不知道还有‘果儿’这回事儿,五年之前乐队去北京演出,演完之后live house的经理在酒桌上告诉他们乐手在中国衡量自己乐队火不火的标准大致有三个:巡演票价过没过百、音乐节台下有没有人扛着乐队的旗、演完之后有没有果儿主动求睡……”

“没毛病,是这个理。”我插话道,这时正在对面举着DV的晓玥都禁不住笑了。

“前两个他们都懂,第三个把他们听懵了,主唱挺不明所以的呀,就问他们‘什么是果儿?’结果那个经理听见之后眼睛瞪得多大,‘你们连果儿都不知道么?’”

“哈哈哈哈,”我越听到后面笑得就越是大声,“经理怎么跟他们几个解释的?”

“‘演出之后上赶着给你当免费慰安妇的妞儿’。”

周六万里无云,不出早上九点我和桃桃各自打车去了虹桥火车站。当天桃桃身上穿着一件系带抹胸背心和白色低腰牛仔短裤,显得分外热辣性感。刚到入站口就看到晓玥已经拿着DV等在门口了。

“你怎么不穿得漂亮点儿?迷笛上的奇装异服一抓一大把,都是想怎么穿就怎么穿。”桃桃见面就“挤兑”晓玥,晓玥身上只穿了一件款式俗气的纯黑色T恤和牛仔裤。

“没关系,我们在工作场合通常都会穿这样的黑色衣服,这样在人群才不会引起多余的注意。”

从上海虹桥站到苏州站的搭乘高铁只需要二十分钟,但是从苏州站到苏州迷笛营却差不多有两个多小时。本来迷笛是有免费班车专门负责接运从苏州站下车的外地乐迷,但是桃桃却怎么都不肯坐,理由是迷笛班车里吵得要命,因此我们一行三人只好选择搭乘附近公交。

“迷笛班车里可有意思了,就是个装逼大会。”上了公交之后桃桃坐在我身边附耳说道。

“怎么呢?”

“我坐过三四次,就这么两类人在车里蹦跶得厉害:要么就是炫耀自己和哪个哪个大牌儿乐手多熟,要么就是不知道哪来的垃圾乐手炫耀自己的十八线乐队怎么怎么牛逼——‘我给崔健暖过场、我和黑豹同过台’,就这个套路,恶心得要人命,我宁愿折腾点儿也不愿意听他们聒噪这些东西。”

“炫耀这些干什么呀?”我不由得发笑。

“你那么牛逼怎么连迷笛都上不了还和乐迷挤班车呢?自卖自夸也不嫌害臊。”

桃桃这次没约任何乐手,干脆选择了晚上在迷笛营里自己露营。我成功约到了蒙萨乐队的鼓手穆德尔,所以自己出去开了间大床房。蒙萨乐队按照演出排期是在迷笛音乐节的第二天出场,因此第一天夜里晓玥也和我同住酒店,第二天再去陪着桃桃露营,这样她就能够依次拍到我和桃桃在音乐节之后的各自活动。迷笛向来是国内最纯正的摇滚音乐节,白天的演出不出意外的相当躁动,加之天公作美风和日丽,我和桃桃在草坪上玩儿得疯疯癫癫精疲力竭,感觉没精神了就把刚买来的凉啤酒相互从头顶浇到脚背。晓玥整个下午一直都跟在我和桃桃身后拍——我和桃桃本就穿得颇为暴露,致使很多人看见了还以为我们两个是专门来迷笛取景拍写真的伪乐迷。傍晚之后大牌乐队纷纷出场,人群也越来越欢腾,晓玥干脆坐到战国舞台的前排栏杆上高举DV拍摄站在舞台下方燃放冷焰火、洒彩粉、跳水和死墙(摇滚现场的常见游戏,由台上主唱指挥乐迷从中间分开两侧各自向后撤退,之后随着主唱的极端嘶吼两侧乐迷相互奔跑对撞)的狂热乐迷,几次险些被乐迷挤下栏杆。最后压轴的无疑还是痛仰,在数万人齐声高呼“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当中第一天的迷笛音乐节结束了。我、桃桃和晓玥约在南门口见面,随后一块儿饥肠辘辘地赶往附近饭店吃到了苏州当地出名的松鼠鳜鱼和蟹黄豆腐。

分享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条评论

条回复

林米

@囍樂。快到一半了。

囍樂。

真的追了好久

林米

@无敌的胖次辛苦了

无敌的胖次

追到现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