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肉皮日记 - 我和摇滚乐手的负距离接触》

文 /

第四十二章
包养一个乐手需要花多少钱?

之后《男人装》的采访编辑让我给她介绍其他果儿,她认为多样本更能体现这个群体的特征。我给她介绍了两个在所谓“圈儿”里还算出名的果儿——苏昀和白幻,一个在西安一个在北京。当然国内最有名的果儿贾嘉我也给她推荐了,但是贾嘉拒绝了这次采访,给出的理由是她这时已经和一个乐手结婚了,不想再提这写“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后来我才明白,其实她只是过了那个心境了。

之前我一直不知道那些过了二十五六岁的果儿(在当前国内过了二十五岁的果儿寥寥无几:一是因为乐手也都喜欢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年纪大了自然没有市场;二是人过了二十五岁就得照顾自己的生活了,光是应付吃喝拉撒睡便已然足够把普通人折磨得有气无力,没有那么多精力投入到性享乐本身?但其实最关键的还是主观原因——她们的心态不“青春”了)是怎么回顾自己年轻时的不羁和淫荡的,后来我知道了——回避,这是惟一的可行之法。国内有个百万粉丝的微博网红年轻时曾是北京尖果儿,她写过这样的文章——“以前我睡了哪个乐手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出了门儿打车都想告诉那个司机——‘知道么?我昨晚把XXX收了’,后来再过几年谁说什么我都不认,真是证据确凿无可抵赖的就说自己那时是宁要烂杏一筐不要仙桃一口,根本不挑人”,最终,我们自己都嫌弃我们这段经历,尽管在当时我们总觉得这比什么都能凸显自己的“牛逼”和魅力——

“你说那些四十往上了还在四处收果儿的乐手,他们怎么就不‘老’呢?”

“搞摇滚乐手的肯定得老,玩儿摇滚乐的哪敢老?老了就写不出歌儿了,全靠年少轻狂的劲儿撑着呢。”

“你说果儿怎么不嫌这些老流氓儿老呢?你试试哪个四十岁果儿还敢出去收孙儿的,就算天后都够呛了。天后跟梁龙睡的时候多大?也就三十出头吧?”

“咳!果儿果儿,总归是给人摘的,不是摘人的。”

“他奶奶的,下辈子我肯定投胎当个乐手,公的!我打娘胎里就弹吉他打鼓!十岁就组乐队!我要把全中国的尖果儿都他妈收了!一个都他妈跑不了!”

《男人装》方面本来想给我、苏昀和白幻都一一摄影,

后来将这期内容分成两次向外发布:一次是在《男人装》纸质杂志里,一次是在男人装的公众号里——对,就是后来公众号大肆被封的那次也被纳入了名单的男人装公众号。纸质杂志倒是没几个人看见,公众号文章则是在摇滚圈儿里被传开了,我、苏昀和白幻一一上了几乎是所有摇滚乐手和积极乐迷的好友热搜,苏昀因为个人微博ID和在《男人装》上的名字相同遭到了大量网友的“微博观光”,这其中既有觉得她酷、有范儿的,亦不乏对她大肆诋毁的,其中最难听的一句话是“你国乐手都好好练琴吧,以后就不用怼这些泔水B了”。其实我和苏昀的关系非常恶劣,虽然我们没打过照面但是彼此都不甚欣赏对方的行事风格,经常跟身边朋友互相诋毁对方。但是在我看到这些侮辱她的言论的时候却突然有“兔死狐悲物伤其类”之感,我觉得那些话不只是在侮辱她也是在侮辱我。我用一个微博小号给她发了条私信,告诉她不要在意外界那些恶意的流言,她不知道那是我,给我回复了一个太阳的微博表情,这或许是我和她这辈子的惟一一次对话了——其实我是爱她的,尽管她对我有着诸多误解,我对她也有,我们也从未想过把这层误解解开,在我看来相互鄙夷比相互爱戴浪漫多了,更符合我们的“范儿”。

第二天摇滚圈里的公众号又开始大肆拿我们三个做文章,这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摇滚天堂”发表了一篇《我们为什么容不下果儿?》,你别以为这个题目是在帮我们说话,其实主编杨子虚用得依旧是他那套搅混水的老成功夫——对我们三个又是褒又是贬,故意混淆观点是非以便带动粉丝转发并引起话题性撕逼。我们又何须被这个世界“容得下”?这个世界上又有谁真的容得下谁呢?大家只不过是都畏惧《刑法》不敢杀人,所以勉强挤在这个星球上互相鄙夷、在不需要付出代价的前提下各自伤害对方罢了。其实当“果儿”在谁面前都没尊严,哪怕是那些自愿舔弄我们下体的乐手,他们心里没准儿怎么瞧不起果儿——果儿只是靠自以为“牛逼”的自我逞强活在自己的臆想里,这也算得上是种收获。

大概两三天这波《男人装》的热度就过去了,之后又出了一个新鲜事儿成为了所有人的新谈资——一个四十多岁的富婆想睡大乾乐队的主唱孙盾,或者应该说是“嫖”,四处托圈里人给她拉皮条,说谁要是能介绍她跟孙盾认识就给谁一个大红包(多“大”的没提),要是能助她一臂之力给她和孙盾制造“做爱”的机会就会给谁三万块钱。知道这事儿之后光复帮的群里就炸了锅了,几个果儿讨论得叽叽喳喳——

“孙盾好看么?我上次看他们演出觉得他一点都不出彩儿啊,这富婆看中他什么了?”

“也可能是才华?大乾乐队的歌儿确实牛逼。”

“天哪,现在富婆嫖鸭子还看才华哪?听着倍儿新鲜,我还以为光看脸看活儿呢。”

“自古就有爱才胜过爱美之人,也不算稀奇。”

“这种事儿吧,我觉得只要开个豪华超跑,孙盾演哪儿她跟哪儿,每次都给带个十万块钱以上的礼物,信不信?只要孙盾还有七情六欲,不出一个月准保儿拿下,没准儿还能包养一段时间呢,用不用得着找这么多掮客在中间赚她钱啊?”

“富婆估计没时间,再则也可能有老公,不方便太公开,先找几个掮客放放话,孙盾要是有这意思再约时间面谈。”

“你们说孙盾能跟她睡么?”

“诱惑这东西没法说,但是我觉得这招对于绝大多数人挺管用的,睡一觉也不损失什么,几十万就入手了,你睡不睡?但也不排除孙盾是个纯艺术家,不为五斗米脱裤衩子,那就没辙了。”

“还有富婆好摇滚乐手这口儿?真没想到。”

“天后都好这口儿富婆怎么就不能好这口儿?好这口儿说明这个富婆有档次,摇滚乐手比单纯卖淫的强多了,在古代这好歹也得是‘艺伎’,都得是达官显贵或者大文豪才玩儿得起,跟今天站街的捏脚的哪是一回事儿啊!”

“包养他们得花多少钱啊?”

“不便宜,之前贾洋被一富二代还是什么的包养了,不是经常给他买爱马仕么?一个爱马仕几十万是常见价儿。”贾洋是个尖孙儿贝斯手,没被包养之前睡果儿成瘾,后来以三十多岁高龄被一个二十多岁的富家女包养了,去哪儿演出都开着几百万的法拉利跑车。

“周鹏不也是?周鹏就是结婚了,他媳妇家家产上亿供他玩儿乐队,他不用上班儿不用顾忌杂事儿,还给他雇了乐队助理、经纪人、灯光师什么的,大全套。”

“周鹏要是没有现在这个老婆乐队肯定不能玩儿得那么牛逼,这个我信。”

“玩儿艺术是需要家底儿的,家底儿不充足就得投靠个富婆,你国不少乐手正宫都不差钱,这些孙儿贼着呢,投靠个有钱老婆卖身,把乐队玩儿起来了去外面睡十八九岁大尖果儿。”

“对了,之前看网上有人提过,为什么玩儿摇滚的都在北京不在上海?因为上海女人不养男人。”

最终孙盾到底和那个富婆联没联系我们不得而知,反正这事是没了下文,不过大家其实也不在乎下文,在乎的最多就是用八卦凑个谈资。

当天夜里桃桃和我用微信语音通话了两个多小时,讲得都是她去北京之后莫林乐队发生的事儿——旧贝斯手靳桓果然被季五挤了出去,只好自己重新组建乐队从零做起,甚至不得不接一些免费暖场的活儿,自此靳桓就恨上了季五,经常四处说他坏话,喝多了的时候更是毫不客气地可以当着任何人大骂季五,有时甚至还造些不太得体的谣言,大家心知肚明他的恨意来源于自己被挤出了莫林乐队也就见怪不怪了,没人拿他嘴里的话当真,他一提这个大伙儿都只是善意劝导他莫做计较——但是别人越劝他往往就越来劲儿,后来索性大伙儿也不搭理他了,他自觉没趣慢慢也就不提了。

“季五这事儿确实不地道,靳桓骂他全家也没毛病。”我在通话里颇显义气地偏向靳桓。

“我跟季五现在都不说话,掐半个眼睛瞧不上他这号人。”靳桓是桃桃的孙儿,她自然也比我更多愤慨。

但是当我们以为这些矛盾只是停留在口舌之上的时候,我们其实是低估了季五的狠毒,他最终用一个极其卑劣的手段把靳桓逼得退出了摇滚乐界。

分享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条评论

条回复

烦球的口水

坐等更新

二逼的水管

我一直找不到前几章怎么看

摇摆的左手

终于赶上了

符离

@林米好吧

烦球的口水

坐等更新,虽然不知道都是谁谁谁,但还是很过瘾

林米

@无敌的胖次哈哈哈爱你

林米

@符离真的,只是有所匿名。

无敌的胖次

@我叫你看刚看到更新!哈哈哈 这次终于知道写的都是谁了

符离

写的都是真的吗

M.Teenyi

@林米我也爱你❤️

抽筋的苹果

终于跟上更新了

锦瑟

无毒不丈夫……

林米

@我叫你看不是摇滚圈的吧?没听说过这人。

我叫你看

贝贝

messyS

@林米沙发小能手~

林米

@messyS手快

林米

@M.Teenyi爱你爱你爱你

林米

@我叫你看谁呀?我可能睡过了

M.Teeny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