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肉皮日记 - 我和摇滚乐手的负距离接触》

文 /

第四十三章
靳桓走了

这件事情当时闹得还挺大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曾经一度被捅上了人民网的官方微博——某乐队贝斯手靳桓通过网络QQ群组织拍摄女性裙底竞赛活动,涉嫌违法。如果加上其他各个新闻媒体对此事的报道,想必阅读覆盖人数应有数千万之多,或许今天在看文章的读者也对此有所耳闻——但是当然,不排除你们当时看过但是现在不记得了,这件事情发生也已经距今有近两年了。

其实靳桓是冤枉的,因为他从来都没参与过这件事情,以他每站演出都被一大群果儿围着求睡的资本,他何须出去盗摄女性裙底来满足性欲?想想都知道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这个QQ群是靳桓在七八年前建的,最开始是作为他的个人粉丝群,后来他年纪越来越大,过了有点儿中二病的少年心性,渐渐也就没有了那份儿对偶像派乐手身份的执着了、也越来越有为人处世的功利心,索性完全屏蔽了那个QQ群,只在需要宣传演出的时候才偶然发布一条广告,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QQ群里都在干些什么——因为他一刻都不曾解除屏蔽。就是这么一个群给他带来了舆论层面的灭顶之灾:有人在他的这个QQ群里煽动群成员在地铁、公交车、商场等等公共场合偷拍女性裙底。

是季五的女朋友最先发现了这件事情,其实发现的机缘也是十分凑巧,只不过有人随手截了几张该QQ群的聊天记录发到了她自身所在的一个微信群里旨在表示“现在什么傻逼都听摇滚乐”的谴责态度,没想到她在得到这部分截图之后如获至宝,将这几张图片断章取义地变成了群主靳桓通过QQ群组织自己的粉丝偷拍女性裙底,并把这件事情通过一位乐迷之手同时曝光在了月亮小组和微博。月亮小组虽然也有十几万成员但是好歹还是个私密小组,媒体一时之间也无从下手,而微博就与此不同了,那条曝光截图的微博以一小时内转发破千的速度病毒式蔓延,本来聊天记录就已经经过了季五和他女朋友恶意的掐头去尾,何况又辅以了“群主是贝斯手靳桓,这个QQ群里都是他的个人粉丝”之类的有意误导,靳桓迅速成为了“组织者”、成为了众矢之的。次日,各路媒体纷纷发来私信要求对事主进行联系和相关采访,靳桓的QQ号码、微信号码、部分带有社交性质的朋友圈动态和私人照片都被半曝光半人肉地展示在了百万人、千万人面前,“摇滚乐队成员靳桓组织粉丝拍摄陌生女性裙底并以此竞赛”成为了诸多新闻媒体不经任何查证就大肆报道的新闻标题,因为靳桓之前是在莫林乐队,因此就连莫林乐队的官方微博也被污言秽语的成百上千条评论彻底攻陷。在社会大众的印象里,摇滚乐手这个群体本来就是邪恶、病态、见不得光的,人们愿意无条件地相信他们是恶魔,靳桓在强大的舆论攻势面前百口莫辩,同时也拒绝了任何人与之联系,QQ和微博下线、微信不回复、手机关机并且从他任职的琴行辞职,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找不到他,还有人有些多心的怀疑他会不会是心理防线崩塌寻了短见——无论如何,大家都明白一件事情,他即便好好活着在未来也极难再参与任何乐队了,即使大家心里明白这件事情他或许是最大的受害者也没人愿意站出来替他“两肋插刀”雪此大耻,因为摇滚乐队和乐手并没有娱乐明星那么强大的公关团队,面对媒体和大众这种排山倒海的攻击之势完全是“懵”的。莫林乐队在事发次日之后紧急发布微博撇清了和靳桓的关系并表示乐队任何人也无法联系得上靳桓,请求大家知悉靳桓在事发之前已经离任莫林乐队的事实并且不要将此事株连到乐队无关人等。尽管这颇不义气,但是大家也知道这时站出来替他发声反倒会进一步刺激和挑战大众被媒体误导产生的固有认知,虽然有情义但却百害而无一利。

好在靳桓并没怎么样,大概一周之后他用微信给最亲近的几个朋友报了一声平安——其实也有些道别性质,他要彻底离开这个行业了。

季五赢了,是彻彻底底的赢了,因为他和他女朋友非常阴险,没有自己出面曝光此事而是选了一个没有任何身份的乐迷借刀杀人。没人知道这件事情其实是季五所为,连靳桓都不知道——也或许他想到了,这其中的事情我就不得而知了。

桃桃得知这件事情是因为她认识那位被季五利用来当做“爆料者”的乐迷并且从他口中打探了事情的全部经过,这个乐迷趟这个浑水其实也没什么原因——就想制造点儿事情出来显摆显摆自己,以为有了季五这个大牌乐手背后撑腰以后在摇滚圈儿里就能成为一号人物,完全不知道这背后还有这么多的人情曲直。桃桃把这个人用微信骂了个狗血喷头并在随后拉黑了,她一度想在微博上曝光季五的不良用心,然而她并没证据能够证实这段聊天记录是被掐头去尾的——季五给这个爆料者的图片就已经是动过手脚的,而在出事的第一时间靳桓冲动之下解散了这个事发QQ群,那些被曝光的“聊天记录”原样如何都已经找不回来了。

“我恨死季五了,不是因为他害的是我的孙儿,他就是害谁也不能这么心狠手辣,靳桓被他挤兑出乐队背后见人损他几句怎么了?这是他应得的,他为了这么点儿小别扭就使出这手儿,他太他妈不是个东西了!”桃桃在弄清全部事实以后用明显气急败坏的口气给我发来了这条微信语音。

“算了,算了,靳桓遇人不善,运气不好谁都没辙,他和他女朋友心思这么狠毒,你也别往枪口上撞,我现在担心的是你,他万一也对你使什么坏你根本扛不住。”

“去他妈的吧,他敢!”

桃桃有时过于鲁莽,我怎么劝她也没有用,她趁莫林乐队排练再撞见季五的时候当着乐队所有人的面儿把这件事情的原委捅了出来,大骂了季五十多分钟以至于乐队排练完全无法照常进行,她丝毫没有顾忌到以季五这种人品以后绝对不会轻易忘了这次大庭广众的抢白和羞辱。从这以后他们两个人在任何场合都全无交流,虽然看似平静但其实早已是暗藏汹涌,桃桃招惹小人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这还是后话,日后自会写到。

桃桃跟着关韦移居北京之后上海彻底变成了我自己的天地,因为只有我一个非常“勤奋”的果儿了,几乎每个摇滚乐队来演出我都能截住他们并且要求做爱,有时两个乐队同时来演出我还会一个安排在演出之前见面做爱一个安排在演出之后,我的理由是“我家里的管束很严格,我父母从不允许我夜不归宿。”这当然是骗人的鬼话,我也不知道他们是真信了还是逢场作戏,总而言之大多数都不会拒绝我“你到了上海我们立刻做爱”的请求。那也是我玩儿得最疯的一段时间,尽管频繁做爱也会基于生理机能使我短暂抑郁但是“集邮乐手”的瘾却像毒瘾一般,我沉迷其中从不知道疲惫和厌倦,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桃桃为什么会放弃了我们这么快乐的生活方式去选择背井离乡跑到北京追随一个并不怎么出彩的乐手,我有点儿恨她,我恨她为什么那么轻易就能为了关韦把我一个人扔在上海这个处处都是欲望沟壑的城市,使我在性爱尽欢之后除了孤独之外一无所有。

但我其实想得简单了,我在之后面对的事情绝不只是孤独那么轻易,我和秋子被双双挂上了月亮小组,性爱经历被大白于十几万人面前,甚至还拆散了秋子所在的厘米乐队。

分享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条评论

条回复

黑化的桌子

你不再更新了吗?

蜡笔小新的眉毛

弃贴了?

Black

怎么不更新了

烤焦的小白兔

好久没更啦😣

蜡笔小新的眉毛

这都多久没更了

黑化的桌子

秋子我有印象,之前那个谁说了五个字“你睡了秋子?”你当时已经埋了伏笔,埋了这么久,等揭晓啊😂

skald

感觉好几个月没更新了吧

锦瑟

😳😳😳为什么觉得好久没更了……

金光闪闪

真好

倔强的李先生

孤独最可怕

林米

@无敌的胖次哈哈哈么么哒

无敌的胖次

我来了!

M.Teenyi

🍃

林米

@我叫你看嗯。

林米

@锦瑟之前写到了

锦瑟

最疯狂的时候是不是也是一种惯性……根本停不下来……

锦瑟

秋子?怎么没有印象呢……

我叫你看

都是有血有肉的姑娘

🎾🎾🎾

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