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

片叶子
签到
前往我的主页 退出登陆

《骨肉皮日记 - 我和摇滚乐手的负距离接触》

文 / 林米

第五章
裸跳

我坐了一夜的火车,第二天早上八点到达了西安火车站,出站便看到了高耸巍峨的西安古城墙横亘眼前,而此刻西安正在下着大雨。我拒绝了张洪磊要来车站接我的好意,因为我不希望自己留给他的第一印象是一个风尘仆仆的邋遢女人。临行之前张洪磊在淘宝上为我买了一件文胸和一个丁字裤,款式十分情趣,他希望我能穿着这身和他见面,我欣然答应。

酒店是由他来选、由我来订的,在离他公司比较近的位置。到了之后我才发现这是一家设施简陋的快捷酒店,这或多或少使我感到了意兴阑珊,我最最不愿忍受的便是自己所在的做爱环境不够优雅,这会破坏做爱所必须的情致。但是那天别无他法,我没有心情也没有力气顶着这么恶劣的天气出去再找其他酒店了。张洪磊微信告诉他十点多才能到酒店找我,让我先自己休息一会儿,他来找我的时候会给我买上一碗正宗的西安羊肉泡馍当作早点。我在几近破败的浴室里简单地清洗身体之后上床朦朦胧胧地睡着了。待我醒来已经是十一点了,张洪磊还是没有给我发来任何消息,我坐起身来突然感到了一阵头痛欲裂:一整夜的火车、西安的低温和大雨、迟迟不见踪影的早餐、破烂的酒店、突如其来的身体不适以及张洪磊的迟到都令我异常恼火。我发微信问张洪磊什么时候才能来看我,他说要推迟到下午一点左右。

我无奈地穿好衣服自己出去吃了一碗咖喱牛肉饭,身上这才有了一些温暖气息,几近两点左右张洪磊终于到了酒店,我才发现他长得和之前的照片明显有着不小的差距——特别显老,皮肤黑乎乎的,穿着一件老旧过时的牛仔裤,一点儿也不像一个需要经常上台表演的摇滚乐手——我险些忘了他本来也不怎么上台。种种不利情势加在一起使我当时近乎是怒火中烧,但我又不希望自己远道来此仅仅是为了吵上一架。我强忍情绪,面无表情地和他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不言不语地乘坐电梯和他回了房间。

自从进了房间之后张洪磊的手机就一直在振振作响,都是想要报名这次音乐节志愿者的乐迷们打来电话咨询相关工作事宜。我坐在床上百无聊赖,随便给一位南京乐队的主唱发送微博私信索要他的联系方式,不料他看了我的照片之后断然拒绝了,毫不委婉地告诉我是因为我的长相不合他的口味。

我坐在床上兴致全无,张洪磊接完了这轮电话之后倒是兴致冲冲,立刻坐上床来一边和我接吻一边把手伸进了我的裤子里。

当他的嘴唇离开了我的身体之后我立刻告诉他:我已经坐了十多个小时的火车,过度疲倦以至于头痛不已,希望他先忍耐一会儿,容我把状态调整过来以后再和他做。然而他却对我的合理请求置若罔闻,火速将我身上的衣服全部扒光之后压在了我的身上。

那次性爱是在半强奸的情形之下完成的,他的持久性并不长,正如他的身下物也不够长,但是由于我的下体事先并没有被前戏足够润滑因此依旧疼痛欲裂。做完之后我转身哭了,他装模作样地问了几句也没再言语什么,反而语带责怪地暗示是由于我不够配合才会使下面那么干涩。我无力与他作这些无谓的争吵,起身穿上衣服走出了酒店。

以前在月亮小组里看到过不少果儿抱怨自己不被乐手尊重,直至今天我才真真正正地感受到了个中苦涩,但我今天所遭遇的这些还算不上什么,曾经有个果儿在床上被吉他手用厚玻璃烟灰缸砸到满面鲜血。我在街上吃到了西安羊肉泡馍,名不虚传的好吃却也名副其实的腻,离开饭店之后我暗自打算回到酒店整理行装之后改签车票返回上海,连音乐节也不准备去看了——我实在是不愿意再次面对一个如此不尊重我的男人。但是正在此时我却看到了张洪磊发过来的微信:“我们工作组刚才开了个会,落实了住宿问题。这次主办方给所有工作人员开的都是标准间,不是大床,本来我应该和灯光师住在一起的,没想到刚才唐禹突然告诉经纪人他的行程有变,演出之前也要在这儿住,所以主办临时把我和他分到一间房间里了。你知道唐禹么?”

我当然知道唐禹其人,而且久闻其名:他是对抗乐队的贝斯手,对抗乐队则是一支国内大牌朋克乐队,也是各家音乐节上的常客乐队。唐禹称得上是乐队的灵魂乐手了——既是技术担当、创作担当同时还是颜值担当,作为乐手,唐禹的个人名气丝毫不低于乐队本身。我固然很想借此机会与他私下谋面,但我却误以为张洪磊当时的言下之意是这次无法再带我一同入住,正好我也对他极尽厌烦,干脆当即回复了他:

“好的,那不麻烦你了,我一会儿先回上海了。”

“你回上海干嘛?”

“你也没有住的地方安排给我,我自己根本没准备那么多钱来这儿开上三四天的酒店。”这当然是在扯谎,出门在外我绝无可能连三四百元钱都拿不出手,我只是急于想要摆脱他罢了。

“你来住啊,我刚才已经和唐禹说过了。我告诉他我要带个姑娘,他说你们两个不要当着我的面搞,安安静静睡觉还是可以的。”

“你还是算了吧,人家跟你有那么瓷(关系亲近)么?面子上不好意思拒绝你,你大半夜带着一个陌生姑娘回房算是怎么回事儿啊!”我以为唐禹和张洪磊不是同一个位阶上的乐手,关系自然也不会太过亲近。

但是张洪磊毅然地否定了我的猜测,他告诉我他和唐禹是多年故交,没有什么沟通不了的事情,他希望我们之前的原计划还能照旧兑现。于是我对唐禹的渴望终于冲破了我对张洪磊的反感,我立刻答应了。

一天之后,音乐节顶雨开幕。虽然天公不作美但是草坪上却依旧是人山人海,乐迷穿着奇装异服举着各支名队的大旗在泥土上疯狂躁动,根本不顾衣服湿没湿、鞋子会不会被水浸透。我在人群当中见到了不少留着长发的美男子,每每发现他们我都会细心辨认一下这是不是哪支乐队的乐手,但是我却连一个都没能认得出来。当然,也没准儿他们根本不是乐手。

挤来挤去的几个小时之后天色渐渐转好,到了八点左右大雨终于停了,国摇的现场之王——谢天笑与冷血动物是当天主舞台上的最后一支乐队,现场的沸腾程度也达到了至高点:我在人浪里突然听见最前排一片狂欢尖叫,抬头就在大屏幕上看到原来一个姑娘站到舞台前面的栏杆上之后将自己身上的T恤、短裤和胸罩全部脱了下来随手扔向了后排观众区,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三角内裤作势跳水(“跳水”是摇滚现场尤其是金属现场上的一种常见游戏,是指某个乐迷或者乐手站到舞台前面的栏杆或者凳子上,之后用力一跃将身体腾空甩向人群)。从大屏幕上看这个姑娘的身材异常火爆,大胸、翘臀和马甲线样样俱备,这种性感一下点燃了前排人群,男孩子们纷纷向她身后位置靠拢准备徒手接住她的身体,这样便能肆无忌惮地随手揩油,之所以“肆无忌惮”是因为在摇滚乐的世界里这并不是一件会被人们谴责的事情。当这位姑娘猛然一跃将自己抛掷到人群当中的那一刻摇滚现场的欢腾也随之达到了最顶端,摄像机联动大屏幕一直在给这位美丽、勇敢而洒脱的姑娘以特写,无数双手把她从最前排一直人浪传递到了中间区域,她的内裤几次都快要离开私处,但都被她及时发现及时拉住,全程并没走光。在她高声呼喊:“放我下来!快点儿放我下来!我不行了!”之后人们终于将她放回了地面,我往前凑了凑才看得出来这个姑娘不光有着火爆身材、就连长相气质也很性感和奔放,浓重的黑金属尸脸妆亦掩盖不住自身五官秀美。她似乎是想要找回她扔在人群里的衣服,于是我赶紧把自己随身带着的一件大号披肩从手提包里掏了出来走上前去,打算把它递给她,用以暂时包裹住那具赤裸的胴体。哪知她的身材尽显之后在场独自前来的男乐迷都打上了她的主意,纷纷大献殷勤要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为她穿戴,她正在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看见了这里还有一个女孩儿,于是推搡着那些男人快步向我走了过来,将我伸向她手中的那件披肩抖开披在了身上,伸出右臂牵住了我的左手走向其他地方继续寻找她刚才抛下的衣服。她身后的那些男人纷纷为此怨声载道,其中还有一个大声冲着我嚷嚷了一声:“你他妈的真能管闲事儿!”我和身边这位漂亮姑娘听到之后相视一笑,谁也没有理睬。


分享
登录 后发表评论

条评论

条回复

锦瑟

@ximi🙈🙈🙈还有遥遥无期的下一期

ximi

@锦瑟我错了

林米

@锦瑟编辑说今天更但是现在还没更😂,可能太忙了,估计明天怎么也上了…

锦瑟

新的一周开始了,新的一篇日志在哪里😳😳😳

M.Teenyi

@林米要不然呢...毕竟我得keep it real啊哈哈哈🍃

林米

@M.Teenyi天天给我刷叶子你怎么那么乖呢

M.Teenyi

🍃

林米

@愤怒的左手我曾经也是这么想的,我也以为我这一辈子只会有一个性伴侣,你也可以说这是我的不幸,至少我的初衷和我现在的经历完全背道而驰。

愤怒的左手

我敢说,如果我有初恋那她一定是我夫人

林米

@还是Icing笔芯

还是Icing

继续坐等❤️

林米

@落魄崽。哈哈哈哈哈爱你

落魄崽。

坐等下一篇

林米

@Fin下一周✌️

Fin

坐等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