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光中
余光中
余生请你指教。
组长: Apache
0个发言 24人聚集
Apache

Apache

2015年01月13日

于是你幻想去旅行 于是你幻想去旅行

于是你幻想去旅行


你是地铁上的一个乘客。你在下午六点被散发着汗味和香水味的陌生人的身体挤压在车厢中央一个狭小的空隙里。你的两只手都够不到任何一只扶手吊环,于是你只好依靠双脚保持平衡。在你头顶上方空调正送出冷风,但你的后背却开始不断渗出汗珠。你的视线越过此起彼伏的头颅看见车窗外闪过一幅巨大的灯箱广告,画面上是一片宁静、碧蓝、似乎没有边际的海水。于是你幻想去旅行。你幻想这列地铁驶离此地,开往一处不知名的远方。它穿山越岭,走过许多陌生的城市。当车身终于停稳,你看见左侧的车窗里有一条平坦的海岸线,右侧的车门打开,海风扑面而来,你的眼前是一座几乎看不见人的海边小渔村。

你是渔村里的一位小学教员。你在一个宁静的午后坐在天花板上悬挂着一只吊扇的办公室里用双色铅笔批改学生的作业。你偶然抬头,发现办公室里现在只有你一个人。透过敞开的木窗你看见小操场上只有一个戴着草帽的校工正在阳光下弯着腰清除杂草。当你把目光投向更远处那条朦胧而闪烁的海平线,你忽然意识到那条海平线你已经坐在同一张办公桌后面看了整整两年。于是你幻想去旅行。你幻想自己骑上自行车沿着校门口那条水泥路来到一公里外的海边,然后顶着腥味十足的海风登上一艘马达隆隆作响的机帆船。你站在船尾看着学校操场上的旗杆离你越来越远。当你越过那条海平线,你来到一座叫做纽约的城市。

你是纽约曼哈顿金融区一家连锁咖啡店里的服务员,但你的真正志向是成为一名作家。你在每周一晚上乘地铁去二十三街的一间酒吧坐在角落里听文学朗诵会,你在每周六的下午去东村第四街另一间文人出没的酒吧希望在那里碰到愿意阅读你小说手稿的出版商或者经纪人。现在,你正俯下身子手持一把笤帚清扫一位刚刚离去的顾客撒落在桌子下面的蛋糕屑,你身旁的座位上有三个身穿闪亮白衬衫的华尔街职员正在高声谈笑,他们谈到私人游艇、欧洲假期,还有意大利女人。你走到店门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香烟,你的手在另一只口袋里搜寻打火机时碰到了那封从昨晚开始一直塞在那里的寄自《纽约客》的退稿信。于是你幻想去旅行。你幻想自己拦住正从你眼前开过的那辆黄色计程车,告诉司机你要去肯尼迪机场。你在机场大厅掏出你那张还没有透支的信用卡,对柜台后面那个身穿航空公司制服的女孩说你要去巴黎。

你是巴黎左岸圣日耳曼德佩区一位独居的老妇人。每天下午三点你穿戴整齐、略施淡妆,走出你那间位于六楼的小公寓。你手扶楼梯缓缓下楼,穿过静得出奇的小天井,推门来到阳光温暖的街上。你走过咖啡馆外面手持酒杯、面向大街翘腿而坐的优雅男女,走过门前聚集着外国游客的墙壁斑驳的老教堂,走过出售可丽饼和冰激凌的街边售货车,走过门脸不大的时装店和小画廊。你转入一条小街,推门走进 “不二价”超市。你手推购物车,在货架前认真地挑选蔬菜和奶酪,然后手提购物袋沿原路返回你的小公寓。在动手准备晚餐之前你像往常一样坐在沙发里看电视。你按动遥控器变换着频道,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你醒来的时候窗外和屋内都是一片昏黑,电视机里闪烁着微光。你看见屏幕上有三只大象和一只小象正晃动着鼻子缓慢而稳重地在草原上行走,在它们和远处的地平线之间只有一棵细长的小树,像一颗孤零零的钉子。于是你幻想去旅行。你幻想你五十年前的情人在门外按响你的门铃。你们带上红酒和水果坐上他那辆雪铁龙敞篷车,然后你们一路哼着约翰尼•哈里戴的歌开车去非洲。

你是南非首都开普敦一家五星级酒店的老板。每周二下午两点你会准时驾车离开你的酒店。你会沿着M6海滨公路一直向南开去,你的左边是散布着棕榈树和私人别墅的低矮的山岩,你的右侧是细浪拍打着岸边礁石的南大西洋。你会在十五分钟后抵达坎普斯海滩附近一家装潢别致的小旅馆。你会在那里停好车,直奔117房间。你会熟练地掏出门卡打开房门,然后你会在房间里看见一个躺在床上(有时是坐在椅子上)的裸体女人。你不能确定每次和你云雨的女人叫什么名字、芳龄几何,你不能确定你的朋友肖恩(这家旅馆的老板)是从哪里源源不断地为你弄来这么多小妞,你更不能确定那些肤色不同、身材各异的妙龄女子是否认得出你是开普敦那家著名酒店的老板(或许她们更加熟悉你那位身为国会议员、经常在电视上出现的老婆?)。但你从来不为这些不能确定的事耗费脑筋。现在,在一番剧烈运动之后,你习惯性地闭着眼睛仰面躺在床上,一只手懒懒地抚摸着身边那条褐色的长腿。这时你忽然听见开门的声音,这时你忽然闻到一种你熟悉的香水味道。你听见一个熟悉的女声在尖声喊叫,你睁开眼睛,有几秒钟你竟然无法分清那张愤怒的脸此刻是出现在电视机里还是真的横在你的床头。于是你幻想去旅行。你幻想你根本没有开车驶上M6公路,根本没有停在这间旅馆门前,根本没有打开过这个房间的大门。你幻想你此时此刻正在一个离此地非常遥远的国家。于是你想到了印度。

你是印度德里旧城的一位街头流浪汉。你在一个圆月高悬的夜晚斜靠在路边的墙角左手夹着一支烟头右手握着一听罐装啤酒。你的头发和胡须粘连在一起,你从头到脚套着11件捡来的衬衫和5条捡来的裤子。你在每个白天弯着腰走街串巷仔细研究这座城市里每一只垃圾筒的内容,你在每个夜晚坐在你固定的角落里看着这座破旧的老城变得越来越安静。今晚你感到幸福,因为你刚刚在两条街以外的公共厕所里洗了一个凉水澡,因为你路过你朋友库什的角落时他扔给你一听还没有过期太久的灌装啤酒,也因为你听说抓乞丐的囚车已经从这条街上开走,至少今晚你不再需要担心被抓去坐上两年大牢。于是你感觉到一种放松,于是你哼起了小曲,于是你让自己的思绪飘散开去,于是你幻想去旅行。旅行,会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你在心里对自己说。但是此时此刻你实在想不出除了这个舒服的街角以外还有其它任何地方值得你挪动身躯。这时,你抬起头,看见了悬挂在街对面大楼顶上的那轮硕大无比的白色的月亮。你幻想去那里走上一趟。

你是人类历史上第十三位登上月球的宇航员。147个小时以前,你和另外三名宇航员乘坐“牛郎星”号登月舱平稳地降落在月球表面,你第一个走下扶梯,你的宇航靴激起的尘土像慢动作镜头一样缓缓地升起,又缓缓地落下。123个小时以前,你和你的同伴驾驶一辆月球车在坑坑洼洼的月球表面颠簸着前进,你意识到登月24小时以来你看到的景象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头顶上方永远是漆黑一片的无尽苍穹,脚下永远是像在海底世界一样沉睡着的尘土和碎石。84个小时以前,你躺在登月舱里的吊床上做梦,你梦见了你家门口A&P超市货架上那些颜色鲜红的番茄。47个小时以前,你在一座低矮的山坡上滑了一跤,尘土和石屑如丝巾一般飞舞,当你终于像从游泳池底爬起一样重新站直了身子,你又看到了低低地悬挂在黑色天幕上的那个只露出半个脸庞的蓝色的星球。24小时之前,你收到休斯顿总部的通知:停留在近月轨道上的“猎户”号指令舱出现电脑故障,总部的工程师正在全力远程抢修。5分钟之前,你收到最新通知:指令舱彻底瘫痪,无法按原计划在23小时之后完成与登月舱的对接。1分钟以前,你的助手罗斯通过对讲机告诉你:休斯顿将紧急发射一架小型火箭为你们提供补给,但登月舱上的氧气储备仅够维持31个小时。现在,你站在月球表面,手里握着一块矿石标本,身体一动不动。你忽然感觉这里如此荒芜、如此死静,如此丑陋不堪。你于是你幻想去旅行。你幻想回到远处那个蓝色星球上的任何一个角落。你不在乎风景,你只想把自己包围在人群之中,让自己可以闻到人的味道。毫无缘由地,你想到了一列拥挤的地铁。

你是地铁上的一个乘客。你在下午六点被散发着汗味和香水味的陌生人的身体挤压在车厢中央一个狭小的空隙里。你的两只手都够不到任何一只扶手吊环,于是你只好依靠双脚保持平衡。在你头顶上方空调正送出冷风,但你的后背却开始不断渗出汗珠。你的视线越过此起彼伏的头颅看见车窗外闪过一幅巨大的灯箱广告,画面上是一片宁静、碧蓝、似乎没有边际的海水。

于是你幻想去旅行。

评论18
浏览337
Apache

Apache

2014年11月30日

爱如猫腻人生 爱如猫腻人生

我的猫,她的花。
阳光从窗口铺洒进来的时候,脸上暖暖的。我的猫蜷缩着温 暖的身体匍匐在我胸前,阳光在她身上镀上一层淡淡的金黄 色的光。我们的影子被阳光拉得好长,好长,投射在洁白的 墙壁上。我和我的猫依偎着的影子,像是一辈子那么长。
“喵~喵~喵~”
你听,我的猫也是这么觉得的。
今天早晨的花,是我的猫最喜欢的郁金香。那个来自浪漫国 度的花朵。清香在空气萦绕,我的猫,你看她正闭着眼睛深 呼吸着,那是她跟她的花在低语。我的猫,有双明亮又迷人 的眸子,那么深邃,如夜晚天空的满天星斗,一闪一闪。
我想,我的猫,她有魔法,她是黑夜的精灵,是阳光的使者 。
我的猫。
(二)我的猫,她的阳光
“阿嬷,阿嬷,我的猫呢?”
“呐,在天台上呢,她又跑去看阳光去了。”
我的猫,可真喜欢阳光。
黎明,我的猫隐身在层层光晕里,我看着她静逸的沐浴在阳 光里。我轻声的走近她身边,她像是有感应般的回过头看我 ,那双眸子在阳光下闪着幽光,就那么定定的看着我,而后 是轻声的“喵喵叫”,我的猫,是想跟我说话呢,她是想跟我 分享她所有遇见阳光的喜悦。我陪着她,静静的坐在那,看 着黎明的阳光升起,所有的光晕渲满天际,那是一场盛大的 黎明开幕式。我和我的猫,静静的,静静的感受这一刻。
温暖,安静而又美好。
我的猫。
(三)我的猫,她的海
那个蝉开始鸣叫的季节,风吹在脸上有些燥热。窗外的小野 花正在风里,阳光下弯腰哈背。我的猫静静的趴在洁白的大 理石上,微微的凉意让她在这样燥热的天气里舒服的伸了伸 她的小爪子,一幅安逸的样子。
我的猫,你一定不知道,我正要带你去海边。
你的喜欢的沙滩,你喜欢的海浪,你喜欢的蓝天白云。
去到海边。
我的猫迎着来往的浪潮,在海里嬉戏。冰凉的海水洗刷过她 的小爪子,湿润的毛发,让她像是洗了澡那般狼狈,但却可 爱。我看着她,一会儿跑跑那里,一会儿抓抓那里,一会儿 挠挠那里。她好像发现了阳光下倒映在海水里的,她的影子 。她便好奇的晃晃小爪子,影子也跟着动了动小爪子。那样 子真有趣。她一定是把自己的影子当好朋友了,正跟她的影 子玩的不亦乐乎。
那片蔚蓝的大海,正在我的猫的身后晃动着海浪,我的猫, 沐浴在海水里。
我的猫。
(四)我的猫,她的玩具
窗台上的陶瓷招财猫是我去年的生日礼物。不管晴天,雨天 还是阴天,不管白天还是黑夜,我的猫,都喜欢静静的伫立 在他身边凝望着他,可是微笑着的陶瓷招财猫并不理会她。
夜幕开始降临。
落地窗外的暖黄色灯光开始照亮那片深邃的天空。我的猫蕴 藏在灯光里。那是一片暖黄色的世界。没有灯红酒绿,没有 喧嚣繁华。我的猫,便静静的,静静的伫立在那里,陪着她 的陶瓷招财猫。偶尔动动小爪子挠挠他,虽然陶瓷猫从来没 有理会过她,她并不气馁,也没有失望。
我也静静的陪在她身边,偶尔让她伸出温热的小舌头舔舔我 的手,我的脸。我大多时候便默默的看着她,微笑,皱眉, 无奈,宠溺。
那样的夜晚是安静的。
我的猫陪着我,我陪着她,还有她的玩具。
我的猫。
(五)我的猫,她的仰望
我失去那个人的那段日子。
我的猫也似乎陪我一起难过着,哀伤着。
我静默的坐在窗台仰望,我的猫便也陪着我。那双眸子,悲 伤的望着我,似乎是想安慰我。我知道的,我的猫,心疼我 的心疼。不知什么时候,我的猫也开始了她的仰望。
那片没有阳光的天空,阴霾着。我的猫,看着厚厚的沉重的 云朵,仰望着,偶尔飞过的飞鸟,偶尔经过的飞机,偶尔路 过的花蝴蝶。开始落叶的树木,满街道都是树叶的残余。那 个悲伤的季节,有些人来了,有些人离开了,有些人笑着, 有些人哭着。
而我的猫,陪着我,静静的仰望那片阴霾的天空,没有笑, 没有哭,也没有说话。
我用手摸了摸她的头,她便把脸深深的埋进我的手掌心,我 感受她温热的舌头舔过我的手心,我的心里便开始变得暖暖 的,暖暖的。
我便也不再寂寞不再感伤了。
即便全世界都离弃了我,我的猫,她还在,陪着我,一直陪 着我。
我的猫。
(六)我的猫,她的我
郁金香代表爱的表白和永恒的祝福。
我希望我的猫,永远那么美好,幸福并且健康。
我希望我的猫,像她喜欢的阳光一样,永远散发光芒,活在 阳光里。
我希望我的猫,像她喜欢的大海一样,永远蔚蓝,永远包容 所有生命里的不开心。
我希望我的猫,像她喜欢的玩具一样,不管晴天,阴天还是 雨天,不管白天还是黑夜,永远安逸,自得其乐。
我希望我的猫,拥有自己我的仰望,而不是因为我。
我的猫。
记得,安逸,微笑,阳光。

评论24
浏览393
Apache

Apache

2014年11月24日

爱如蛙叫蝉鸣 爱如蛙叫蝉鸣

前面是芦花荡。

划了一气,小英子说:“你不要当方丈!”
  “好,不当。”
  “你也不要当沙弥尾!”
  “好,不当。”
  又划了一气,看见那一片芦花荡子了。
  小英子忽然把桨放下,走到船尾,趴在明子的耳朵旁边,小声地说:
  “我给你当老婆,你要不要?”
  明子眼睛鼓得大大的。
  “你说话呀!”
  明子说:“嗯。”
  “什么叫‘嗯’呀!要不要,要不要?”
  明子大声地说:“要!”
  “你喊什么!”
  明子小小声说:“要——!”
  “快点划!”
  英子跳到中舱,两只桨飞快地划起来,划进了芦花荡。芦花才吐新穗。紫灰色的芦穗,发着银光,软软的,滑溜溜的,像一串丝线。有的地方结了蒲棒,通红的,像一枝一枝小蜡烛。青浮萍,紫浮萍。长脚蚊子,水蜘蛛。野菱角开着四瓣的小白花。惊起一只青桩,擦着芦穗,扑鲁鲁鲁飞远了。
  ……

评论19
浏览286
Apache

Apache

2014年10月19日

你以为这是猴子 你以为这是猴子

你以为这是猴子。

不,这是你。

《悟空传》里面有一只猴子,被刀劈斧砍雷劈火烧之后只剩一副躯壳屹立不死,但紫霞仙子的一句话,便让那双眼睛再也失去了神色。

《大话西游》里面有一只猴子,被紫青宝剑和三颗痣穿梭兜转五百年,找到爱人却发现自己爱上的是别人,拯救爱人却又不得不戴上割舍感情承担责任的金箍。

《西游记》里有一只猴子,徒孙被欺,便厮杀寇敌以牙还牙;欲习长生,便织筏信游步履仙山。通天,入地,意众生,散诸佛。

《西游记》里有一只猴子,天赐与这几般歹徒症候,尚兀自不肯休。却被反复暗鄙的鬼蜮伎俩界在割分唐蕃的五指山,渴饮铜汁饥餐铁弹。之前是人样的猴,之后是猴样的人;之前是不羁反叛的王,之后是忍辱忠耿的徒。踏遍天涯都不移志。

你可千万别给我生猴子。

评论9
浏览261

相关小组

漩涡 漩涡
红尘万丈,不过是梦一场。
DL.c  鞋吧子 DL.c 鞋吧子
全系列 阿迪达斯 耐克 万斯 新百伦 匡威 乔丹
无非就是些废话 无非就是些废话
就是有事没事叨逼叨的废话…
不顺遂 不顺遂
净XJB写。
她说 她说
她说我可以顾虑很多,但目标除外我可以自私很多,但快乐除外我可以嘲笑很多,但现实除外我可以妥协很多,但命运除外我可以叫真很多,但回忆除外我可以错过很多,但缘份除外我可以苛求很多,但爱情除外我可以释然很多,但,你除外
宅男腐女集中营 宅男腐女集中营
一入腐道深似海,爬也爬不出来。 所谓腐,只为推倒的那一刻, 人生在世,不找个人推倒一下,枉少年。
大圣的私房 大圣的私房
Boom~
独白 独白
What is lost is lost
一首歌讓你帶回去 一首歌讓你帶回去
記錄日子裡的每一首歌
做個暖男 做個暖男
暖男有人好、长得帅、八塊腹肌、加入暖男一起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