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比伦塔
巴比伦塔
幻境,美人,美酒,诗词,笙乐。 我们先有了眉眼间的流连,才会有身体之间的往返。 我们一定不要做了披着人皮的牲口。
11个发言 59人聚集
奉旨路过方老湿

奉旨路过方老湿

2018年01月03日

| 重启 | 文字游戏,欢迎参与 | 重启 | 文字游戏,欢迎参与

别管下面会有什么了,毕竟私密组。

先进来再说。






是的,我又无聊了。

大概是换屏换电池等到我睡着的缘故。

所以我打算重启这个文字游戏。

我想想,当年参加过的人,还有谁。

噢,左左少年!

快来吧,宝贝儿!



这个游戏的名字叫做

“想把我唱给你听”

没错,我瞎想的,不接受反驳。



这个游戏的规则是这样的,你提供一份随机的歌

评论15
1
浏览282
奉旨路过方老湿

奉旨路过方老湿

2015年04月16日

不高兴和没头脑

修复处女膜之话题一

自拍。

节之一。

咔擦。

闪光灯下,胡二倚在梅老五的肩上,在自己好看的脸上,摆了个特别妩媚和妖艳的表情。临按下照相键前,胡二还朝着梅老五满是胡茬的下巴努了努嘴唇。

梅老五略显厌烦地用左手在面前晃动了两下,然后搂着胡二的右手用力捏了下掌心下后者的肩膀。你怎么就这么喜欢自拍。

他厌烦并不是因为胡二,或者因为自拍,而是闪光灯。
梅老五进过局子,他本来只是因为小偷小抢然后被同伙出卖,他以为在局子里混过那么段时间,也就自由了。结果他差点在那里自杀。
梅老五并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凶狠不起来。也不是老实巴交的好人,关键时刻也不敢跳起来咬人,于是他差点就自杀了。
所以他每次遇到闪光灯,他就会想起刚进局子的时候,他拿着个牌子,站在房间里,然后唰唰唰,他就进去了。然后他就想起那段时间的事情,然后他就特别难受。

他特别难受的时候,他就会把胡二扒光,然后提枪进入胡二的身体。
胡二通常这个时候都特别配合,无论胡二上一秒是在做饭还是工作,甚至有一次胡二刚从卫生间走出来。


节之二。

他们分开很久之后,关西和胡二缠绵之后,关西问胡二,你当初为什么会和梅老五在一起。
胡二埋在关西的胸前,发了很久的呆。
胡二的脑子里全是梅老五进入自己身体时那个强硬却又带着暴戾的样子。

梅老五压在自己的身上,滚烫的胸膛和分身焦灼着自己的身体。胡二曲起自己的双腿,勾住梅老五的腰,用力地将对方的身体往下按,然后拼命地抬高自己的臀部。
梅老五做 爱的时候从来不说话,他总是埋在胡二的脖颈间,像是饥渴了很久似地用力咬住胡二的肌肤,然后吮吸。然后胡二也不说话,仰着头,扭动着自己的下体回应着身上男人的冲动。

还有的时候,梅老五会把自己按在客厅的落地窗前,像是打桩机一样,穿刺着自己的身体。他粗糙有力的双手紧紧的钳住自己的腰,然后每一次深入,他便把胡二的身体往后拉,直到顶在胡二的深处。
胡二做 爱的时候也不说话。但是很喜欢自拍。用胡二自己的话来说,这些动情又或者动人的时刻,应该被记录下来,等到以后可以用来缅怀和回忆。梅老五嗤之以鼻,快速地抽动下体,然后将炽热粘稠的液体通通射进胡二的身体。

节之三。

大概是因为,他霸占了我的第一次吧。

回过神来,胡二这么回答关西。你知道的,像我这样的人,即便一开始我有多么地不情愿,但一旦开始了,我就没办法控制自己了。然后胡二就再次打开了床头的DV,然后将关西拉到了自己的身上。

关西翻身骑上胡二的身体的时候,眼角余光扫了一眼床头DV闪烁的红灯,忍不住白眼了一下,然后嗤之以鼻。

但这个时候,胡二的脑子里全是第一次和梅老五相遇的画面。这些画面像是被刻在了自己的脑海里一样,怎么也摆脱不了。胡二一直以为,用DV拍下来的,是最真实的。那些细微的动作,和难以察觉的表情,在事后都能通过DV清晰地展示出来。然后像是手术刀一样将对方完整的剖析出来。

可是这些以为被梅老五轻易地粉碎。

梅老五走进那间叫春的酒吧时,胡二正在和一个穿着暴露,腿长屁股翘的醉酒疯女人抢着点歌台的话筒。
然后梅老五选择了吧台的位置坐下,要了一杯啤酒,双手上臂往后,手肘支在在吧台上,看着对面成功抢到话筒的胡二。
这个时候胡二其实也是有些迷醉。胡二的眼神迷离,双手握着话筒,嘴里哼着歌。胡二一直认为自己身材也很好,腿长屁股翘,还很丰满。所以胡二一直很自信。

这种自信在看到梅老五向自己走过来的时候荡然无存。他朝着自己走过来的时候,胡二莫名地感觉到了紧张。
梅老五走到点歌台前,手上端着啤酒,面无表情地对胡二说,你唱得很好,我想请你喝杯酒。然后自己把那杯酒仰头而尽。
这下换胡二面无表情了,哪儿有人请你喝酒,自己把酒喝光了的。
胡二瘪了瘪嘴,招手示意服务员送了杯啤酒过来,然后一仰而尽。

节之四。

那天晚上梅老五之所以出现在春吧,其实只是因为他刚好做成了一桩买卖。
当然,对于梅老五而言的一桩成功的买卖,对于别人来说,却是一场痛心疾首的失窃。就像现在,对于梅老五来说,他只是因为心里高兴,所以想要敬面前人一杯。但是对于胡二来说,胡二的心在看到梅老五的那一刻就失窃了。

该死的偷心贼。胡二低头咬了咬唇。然后说,我们去吃点宵夜吧。

后来他们根本没有去吃宵夜,因为胡二早就已经醉得分不清东南西北。无奈之下的梅老五只好把胡二带回了自己的出租屋。

梅老五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
这种有原则表现在他从来不带人回家,也从来不会轻易和别人上床,更从来不会轻易在别人面前表现自己的情绪。
所以当梅老五在剥掉胡二身上的衣服时,他还在思考为什么自己会为了眼前这个人一口气犯了这么多次原则性的错误。

但是这些考虑在他剥光了对方的衣服之后,都显得多余起来。
他的眼神逐渐变得迷离起来,他站在床边,房间里关着灯,只有身后的窗台外偷溜进来一些月光。些许的月光包裹着他早已勃 起的分身上。
他的呼吸逐渐变的沉重起来,他缓缓抬起左手,上臂甚至因为紧张和兴奋有一些颤抖。他用左手牢牢地握住了自己得分身,粗糙的掌心刺激着分身上的每一根神经。
他看着整个瘫软趴在床上的胡二,想象着自己把分身送进对方身体时的场景,左手的动作越来越快。分身上的月光因为身体的关系不断晃动,那些不断摇晃的白光让梅老五有些不安和烦躁,于是他把整个注意力都放在了胡二的屁股上。那是个紧致光滑的屁股。
那个屁股吸引了梅老五几乎所有的注意力,他的左手的动作越来越快,他的眼里除了那个光秃秃的、在月光下散发着绮丽的亮泽的屁股什么都看不到。他感觉自己就快要爆发。

然后他就真的在爆发的那一瞬间,短暂的失明了0.03秒。
然后下一秒,他就不顾手上的粘稠,抄起了床边的折叠凳,狠狠地扇在了面前那个光秃秃的屁股的主人身上。

节之五。

胡二醒了很久。
或者说,胡二根本没有醉。
用胡二自己的话来说,胡二只是在被梅老五脱光所有的衣服之前,他只是被剥夺了运动神经的能力。
但是当胡二的衣服被剥光的那一瞬间,胡二奇迹般地醒了过来。更加奇迹的是,胡二在第一时间想到的并不是翻身跳起来,也并不是逃跑,他选择了默默等待对方身体达到临界值的那一刹那。
他悄悄从身旁被胡乱扔在床上的外套中拿出手机,然后点开照相按钮,设定为自拍模式。他想记录下这一瞬间。这种等待并不是像是等待猎物的猛兽,却反倒会让胡二在身体某一瞬被对方顶到深处的时候,想起幼时课后等待老师发给每个人的糖果。
这是胡二第一次被人进入自己的身体。胡二觉得这是一个很微妙的感觉。尤其是,在自己身上的这个男人,带给他的这种莫名的感觉。

节之六。

梅老五很生气。
我说了,他既不是一个凶狠的人,也不是一个能在极怒的情况下会反常的人。但是唯独这一次,梅老五很生气。这种生气直接导致在之后和胡二在一起的每一天,他能够轻易地在胡二面前进入暴戾的状态,然后将对方狠狠地贯穿,释放自己这种平时从来不会出现的情绪。
就像是胡二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爱上梅老五一样,梅老五同样不清楚,胡二为什么像是一个开关一样,在看到对方的下一秒,那个开关就会自动启动,然后把自己陷入一种难以言语的状态里。

梅老五的折叠凳砸在胡二的身上时,胡二的身体还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当中,他的神经紧绷,享受着对方滚烫的浆液,还有那种成功记录下这一刻的窃喜。
所有的情绪,因为臀部和大腿传来的疼痛感,被巨大的力道冗杂在了一起,然后变成了一种前所未有过的快感。这种快感使得胡二在下一秒大脑变成了空白,因为疼痛而启唇呐喊出的声音被揉捏成诡异的形状,变成了呻吟。然后胡二明显地感觉到自己也达到了一种未曾经历过的高潮。

当胡二确定了自己这种快感的来源之后,他赤裸着身体,从床上跳了下来,走到面目表情已经拧在了一块儿的梅老五面前,俯身便迎着对方的胸膛凑了上去,低头咬住梅老五的乳 头,伸出舌尖肆意地挑弄起来。胡二的左手绕过梅老五的腰际,往下将五指分开,挑起中指,指尖绕着对方的臀部边沿轻柔的滑过,温热的指腹时不时地触碰到梅老五紧绷的肌肉,让后者无法抑制的轻颤。胡二的右手往下,抓住了梅老五的分身,毫不客气地套弄起来。

梅老五看着面前赤裸着身体并在对自己的身体大肆玩弄的人,梅老五觉得自己脑袋要炸了,他觉得整个事情发展得太莫名其妙,情绪需要转换的契机太多,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大脑神经了。以至于此刻他连自己的身体亦然无法控制。强烈的快感从胸口、臀部和下体传来,他几乎快不能思考。

算了,管那么多做什么。干了再说。
梅老五屈身将胡二抱起扔回床上的时候,他最后这么告诉自己。

节之七。

后来呢?
关西骑在胡二的身上,双手撑在他的胸膛上,不时抬手抓捏自己的乳 房。

没有后来了。
胡二摆弄着自己的单反,不断地切换着角度和焦距,关西的肉壁不断地收缩,刺激着他的分身,但是他丝毫提不起兴趣。他不喜欢这个话题。

为什么没有然后了?
关西趴在胡二的身上,她并不知道对方性趣平平。

他说了一句话。
胡二终于放下了单反,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打开照相功能,切换为自拍模式。他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分身快要爆发。

他说,你不是处女。
胡二看着左手手机屏幕中的自己,觉得眼睛有些发红,嘴角却像是牵起了一个无奈又怨恨的弧度。

然后他的右手点下了屏幕中的红色按钮。分身因为被关西快速地摆动达到了高潮,所有的精 液从胡二的身体中喷涌而出。

【去他妈的,我是个男人。】

完。

评论12
3
浏览495
奉旨路过方老湿

奉旨路过方老湿

2017年10月17日

| 未完 | 明天·节之一



周明把通行卡递给卓天的时候,对着她狡黠的笑了笑,然后张开嘴做了个狗叫的口型。

卓天从窗口伸出的手轻微地抖了一下,深呼吸一口,然后并拢食指和中指,拇指在下捏住卡片。

正要抽回手的一瞬间,周明用左手指腹在她的拇指上点了一下。

这次卓天的脸彻底红了。



周明作弄成功,回过头来,挂挡,松离合,踩油门,汽车和人一样高高兴兴地冲了出去。

卓天侧过头去

评论26
3
浏览431
左左左

左左左

2015年04月26日

门后的死婴(猎奇向) 门后的死婴(猎奇向)

主题二,婴儿


我是一个病人,全世界只有我自己知道这件事。
我已经记不得我到底是什么时候得生的病了,如果是外伤所致的话,就是我跳楼却没有死的那次,我第一次看见自己的骨头露在外面,白森森的,一条腿废了,人却没死。
如果是精神创伤的话,就应该是我的妻子被卡车撞飞的时候,我也是第一次看见她的骨头露在外面,但是她死了。
最开始,我只是会听到一些杂音,隐隐约约像是小时候邻居老头拉的胡琴,咿咿呀呀,说不上好听,又总能一听一下午。
后来,那声音慢慢变得清晰了,有时候在唠叨,物价又涨了,物业很坑爹什么的,有的时候在骂街,爷爷奶奶的骂个全和,有时候在叫床,男人也有,女人也有,听起来倒是也蛮过瘾。
再后来,事情就超出我的想象了。
我开始有了幻觉,这一开始让我很不安,我感觉自己就像被戴了眼罩的骡子,以前熟悉的路边摊挂满了人头和人的手脚,铺子里的柜台也塞满了肠子和心肺。一开始这样的时候,我只能把自己关在家里,因为我自己知道那是假的,只要过一阵子,那些东西就会变一个样子,至于变成什么,大概和我的心情有关。在我生气的时候,垃圾堆里会有扎满了竹签的人头,我抑郁的时候,女人的身上都会有黏糊糊的绿水,或者我在想女人的时候,路边就会有长的像山羊的女人扒开自己的下身给我看,但只要我安静的看一会,便能看出那些东西本来的样子,垃圾堆里的烂菠萝,女人头上的绿丝巾,至于那扒开下体的羊,就真的只是只羊。
习惯了之后,感觉这样的生活,倒也还能接受。
今天我又像往常一样,在挂着人腿的地方买了晚饭,又蛮有兴致的看了一会女人扒开的阴 户,不过这次不是羊,是真的人。
假的,都是假的。
我早已经习惯了这种幻觉,每天在飘忽的世界里生活,有时候也在想,如果那些都不是我的幻觉,我是不是可以上了那只长着人头和乳 房的山羊,然后把她宰掉放在买人腿的旁边论斤卖掉。

我回了家,打开门,感觉门后有什么东西硌愣着,我用脚把那玩意勾出来,只见红乎乎的一团。
是个死婴。
在我看来他是个死婴。他或许是早上忘扔的垃圾袋,也可能是一个包裹,我盯着他看了老半天也没看出来他本来应该是个什么东西,便索性上床睡了,因为我的幻觉,不可能持续一晚。
第二天早上醒来拿起满是蛆虫的手机,确定了一下时间,我又想起那个死婴,我不敢把他扔掉,因为那没准是个很重要的东西,我这种病人要维持正常的生活要十分的谨慎才行,我最怕的就是他又变了其他样子,像是半截女人尸体什么的,虽然自己很喜欢,但是那样依然不知道他是什么东西。
但我来到门边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想多了。
那死婴,还是死婴。
肚子大敞四开,小小的肋骨一根根的好像鱼刺,头歪在一边,一条腿只剩了骨头,看样子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啃过了一样。
我忽然开始恐慌起来,如果从今天开始,我不再能看出幻觉之下那些东西的本貌,就像这死婴一样。无论过多久,还是死婴。
而且我还怕一件事情,这个死婴如果是真的死婴怎么办。我会被抓起来,送到警察局,送到医院,会被用漏斗灌食物,用电击棍睡觉,就再也没有女人的下体可看,更别说要上了。
我被吓得浑身一抖,经过再三的考虑,我决定把死婴扔出去,就算我看到的是感觉,别人应该不是,如果这是真的死人,他们会尖叫,会报警。
再说这死婴本来就和我没什么关系。以防万一,我还是带了把刀在身上。
我拎着死婴小心翼翼的出了门,啪的一声把他扔在路上,然后躲起来看别人的反应。这条路的行人很少,等了好半天才有个人路过,那是个披着一身蜥蜴的男人,他低头看了看死婴,又四周找了找什么,沉思了一下,就又抬腿走掉了。又过了一会,来了一个乳 房被割成两半的女人,她看见了地上的死婴,啊的尖叫了一声,慌不择路的甩着四瓣乳 房跑开了。
我快疯了。
这到底是什么?这样子我该怎么活下去?
我走过去气愤的踢了一脚那坨死婴,往闹市区走去。刚一走进人多的地方,就感觉有些不对劲,路边的一个男人挖出了自己的眼球,还把流出来的血仔细抹在脸上,旁边一个女人跨坐在一个老妇身上,手里拿着刀不停的往下插,街对面一对男女在做 爱,那个男人一边挺动着腰一边用锤子砸着女人已经稀软的头。
我舔了舔嘴唇,感觉口渴的受不了。
我感觉,我应该融入这个世界,刺鼻的味道就像是催情剂,我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膨胀,就像个水气球一样皮肤都被胀的透明。我感觉浑身都开始发痒,就好像整个人都是一根勃 起的阴 茎,我终于抑制不住那种欲望,拔出刀来在自己身上胡乱的割着,那动作就像是在洗澡,我感觉到那个世界在接纳我,感觉不到一点的疼痛。
你们谁来陪陪我啊……我把刀子对准喉咙,锯木头一样来回抽动。
终于,结束了。
我大概是疯了吧。
最后的最后,我的血流净的前一刻,我看清了路边在杀鱼的女人,在涂防晒霜的男人,和拿着锤子修自行车的师傅。还有一群围着我尖叫的报警的叫好的,人。
血泊里,我又想起了前几天跑进我家里那只吃了老鼠药的猫。
什么啊,真扫兴。
早知道,直接从高层跳,就能直接摔死了。

评论16
3
浏览411
Linz

Linz

2015年05月15日

Love is such a weak word Love is such a weak word

修復處女膜 主題之三 — 我愛處女座


不得不感嘆下
這期主題簡直就是為我選的
我感到了一股不秀恩愛真的會死的compulsion
於是意識流Linz又來了
趁幾位在寫千字的小夥伴還在忙
趕緊把我隨意的作業先交上?



正文如下:


跟最愛的兩個處女座都是在k歌app上認識的
也許是我玩太多
也許是有音樂追求的男生對我的吸引力實在非同尋常
最終他們一個成爲了我的papabear,一個成爲了好閨蜜
因為我的緣故兩人也變成了soulmate's soulmates
即使我不在也會一起唱歌聊音樂彈吉他

不過這次我不打算再寫某熊
讓我來講講gestie


gestie = gay bestie
這個詞是他給我普及的
在k歌平台無意發現他的時候他還沒什麼粉絲
只是一個人老老實實的錄歌發歌
原本我只是被一個頭像吸引
可當我發現這個自我介紹寫著「k友們好!希望在這裡能夠遇到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切磋 」
列出自己喜歡的風格和歌手還加了「:)」
這麼真誠可愛的陽光帥哥
居然一首歌疊了四層,不但一人包攬主聲合聲甚至自配真聲autotune
我就無法淡定了

即有熱情又這麼專注認真
對我的吸引力實在致命
差點忘了他還帥


開始聊天就覺得相見恨晚
原來他不但是個處女座
還是個處女座scientist
國內一流大學出來的物理phd
gestie不是很明顯的娘gay
而是個偽裝很好常被女生表白牽紅線的偽直
可是我倆剛沒說幾句他的直男偽裝就被我誤打誤撞地識破了
他坦然出櫃之後
我們的話題就從求學、唱歌、吐槽
講到喜歡的男生類型、sex偏好
還給我普及了下同志常識
我想跟我一般white washed還能騷到一塊的phd
也只有gay了⋯⋯

自此我就多了個在各個層面都能懂我的閨蜜


跟他認識不久後計畫一起合唱一首歌
青果的老朋友或許記得,就是那首《Lucky》
當時為了給一個共同好友慶生獻禮
兩個人廢寢忘食地趕製這首歌
作為認真謹慎的金牛座,我以為我對自己的要求已經自虐般地高了
跟處女座合作才發現
他根本不把自己當人看

我們給對方提意見完全不留情面
我長篇大論的改進意見他不會尷尬只會感激
儘管如此
當他給我提意見我還是著實吃了一驚⋯⋯
配圖就是這麼來的?
為了副歌的幾句合聲
這個傢伙拿簡譜連小裝飾音都不放過地跟我對
細緻程度令人髮指
我花了好幾個小時扣過的底板無法通過還要大改
virgo scientist果然不能小覷

不過正因如此
我更愛他了

即便多次返工很辛苦
跟gestie的整個錄歌過程其實充滿歡樂
《Lucky》發出後廣受好評
我們還第一次上了官方電台
如果沒有他不拿自己當人一般地push
最後錄出的成品想必不會如此成功
此後我也出過不少合唱底板
但那首合作曲目的質量卻從未被超越
我們各自錄歌也會私下發給對方尋求改進意見
然後毫無顧慮地「傷傷感情」
真是對促進進步的正能量小夥伴呀~


跟gestie因為唱歌相識
但是自相識後唱歌就變成了次要內容
我們相互欣賞並心有靈犀
在認識某熊之前,gestie是跟我交流最暢通的人
我話都沒說完,他已經懂了
或許因為自小就頗有能力,興趣廣泛又為人陽光風趣
gestie的故事很多,恰巧他也是個很會講故事的人
曾經跟他煲六個小時的電話粥聽他平靜地講以前的事
我在電話另一頭哭哭笑笑不捨得掛電話
最終因為三小時的時差電話還通著我就睡著了


他說「I will always love you you know」
即便沒有見過面
gestie卻懂我的認真我的隨性我的風騷我的深情
除了某熊,我可能沒跟gestie外的其他男人這麼膩過

看著我跟某熊速成班一樣的一路走來
gestie的感情生活也幾經變化
我說「I wish there's a bear for everyone, especially for you」
然後表示既然我差不多已經安定,可以幫他物色他的熊了
可gay都藏那麼深,我怎麼加強我的gay達呢?
他答,「if he doesn't hit on you, he's gay」
——如果他對你不感興趣,他就是gay

多sweet的閨蜜~


離開美國前,我知道我必須見他一面
所以就計畫好了一趟走前去他的城市的旅行
原來他的好友都已經知道我,期待與我見面並且願意為我提供城中心的住宿
我除了受寵若驚
也更加意識到我在他心中的份量


我們這麼相愛
他要是直男恐怕真沒某熊什麼事兒了?

评论42
浏览529
奉旨路过方老湿

奉旨路过方老湿

2015年04月06日

【塔木诗】第二期 【塔木诗】第二期

正文:

几乎断更的第二篇,这是一个话题。

看完了前两天漏掉的帖子,我忽然好奇一件事。

来,聊一聊,你们开房(交换微)之后遇到的无奈和奇葩。

我觉得应该很好玩。

巴比伦塔等待你的光临。

评论25
1
浏览487
左左左

左左左

2015年04月11日

巴比伦蜘蛛 巴比伦蜘蛛

修复处女膜之主题二,巴比伦塔

好像错别字不少,没力气改了。

正文:

我在街上走的时候被工地掉下来的砖头砸晕了。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次事故,其实那在我自己感受起来就是走着走着忽然睡着了而已,只不过睡着是个渐变过程,而我是瞬间完成了这一步骤。
我醒来的时候感觉很神奇,睁开眼,身边一群白大褂来回晃动,还有几个我认识的人,嘈嘈杂杂的说些什么,我努力去听,却怎么也听不清,那些人见我醒了,一张张脸往我鼻尖凑,跟着凑过来的还有一股汗臭味和消毒水味。
“安静点,你们在说什么啊”我话刚说完,眼前的人都楞了一下,然后白大褂又把我摁到了床上,吉利哇啦说了一通什么,这时候我才发现,我不是听不清他们说的,而是听不懂。
他们嘴里发出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从声带发出的,就像是一袋子的玻璃渣摇起来的哗啦哗啦声,说不上刺耳,但是很嘈杂。并且我从他们的表情看出来,我说的,他们也听不懂。
接下来在医院的几天,我就在不停的脑科检查和碎玻璃声中度过。
我没什么朋友,也讨厌说话,从这次以后,我可以如愿以偿了。
我像个聋子一样一脸茫然的看着别人说话,我像个哑巴一样看着别人对着我一脸茫然。
直到有一天,我在街上听到了有人在唱歌,唱的很难听,但是我是在时隔几个月之后第一次听到人的声带发出的声音。那人在哼歌:
嘿~嘿咿呀嘿嘿~哦我的第八只脚~嘿咿呀嘿嘿~
说实话。我对与人说话并不十分向往,这时听到的歌声也只是让我感觉好奇,我仔细分辨了一下,身边的人说话依旧是碎玻璃声,我对他们说话也依旧是回应为一脸茫然,但那歌声还在。
“你是谁?”我试探着问。
那歌声戛然而止。
“你在哪?”我又问。
“真是难以置信!你居然能和我说话!”
我听清了,这声音来自我身边的一片铁丝网上,那里一只八脚细长的灰色蜘蛛趴在那里,两只前脚一张一合,似乎十分开心的样子。
“你?”
“对,是我”蜘蛛回应到。
“初次见面,我叫灰乌,请多指教”蜘蛛似乎很讲究礼节,自我介绍的时候八只脚要先排整齐才开口。
“你好,我是失呈,这么叫我就可以”
蜘蛛点了点头,刚才排好的八条腿又懒散的岔开。
“不过你能和我说话还真是个大事呢”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我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或许,我是疯了,而不是出现了超能力,我才好不容易进入了一个安静的世界,不想再让自己的身边聒噪起来。
“你是在等公车吧,看你在这站了好久了”
“是的,我在等639公交车”
“哦,那个我知道,上一班是三十分钟二十秒经过我这的,下一班是在一分钟四十三秒后,你如果再错过这一班的话,就要再等一个小时十七分十六秒。”
我张大了嘴,如果是一个人和我说这些,那他一定是疯子,但我面前的,是一只蜘蛛。
我还没来得及消化这一连串的启示,639就停到了我的身后。
“快去吧,有空可以来看我哦”灰乌摆了摆两只前腿道别,我也道了再见上了车。
我的生活又开始转变了,再不能和人类交流之后,我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思考,或者和蜘蛛说话。和蜘蛛说话很有意思,有的擅长辩论,有的可以未仆先知,有的只是一味地聒噪个不停,而有的,压根就不会说话。
我问过灰乌,蜘蛛为什么可以未卜先知。
“这个东西嘛……也算不上是预测未来”
他一边织网一边说。
“只是我们蜘蛛之间的信息是共享的,我们可以清楚的知道这个城市里有多少同类,都在干什么,在进行计算,就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
我挥了挥手,表示听不懂。这段时间里我对蜘蛛的肢体语言已经理解一二了。
“好吧……”灰乌停下了手里的活,抬头看着我,用一只前腿一边画圈圈一边说到“我的种族里有一个传说,说的就是蜘蛛和人类。在上古时期,人类和我们蜘蛛有一样的能力,他们的信息共享,很不就不需要用语言交流,但有一天,他们妄想去往天堂,而且修建了一座高耸入云的塔”
感觉之后的情节与人类巴比伦塔的情节无异。
“我听过这个传说”
“不,你没听全”灰乌一脸严肃。
“那是你们的传说,你们是主角,而现在,这是我们的传说,你们只是配角。上帝在人类散去之后决定推倒那座塔,在推到之前,他在塔里放进了一种独立于所有动物的东西,那便是我们,我们来到这世界是有自己的使命的。”
“好了失呈,我作为一只蜘蛛,很负责的告诉你,我可以告诉你你们人类世界的真像,但你要付出代价,你想不想知道”
灰乌的声音像魔咒一样回荡在我耳边。
“想知道”我坚定的说。
“哎……”灰乌叹了口气,“我还以为你多少变得像蜘蛛了呢,到头来还是只人类罢了”他说着,把八只脚分开,把自己只有头和腹的身体抬高,我从来没见过这种姿势,他用头上的所有眼睛看着我,我感觉有点耳鸣。
“我只说一次”
“你认为,世界上真的有“意外”这东西么”
他用一只后腿勾了一下蜘蛛网上的一根丝,整条街的路灯都熄灭了,只有月亮还亮着微弱的光。他又用一只腿勾了一下另一根丝,我身后的一辆卡车和一个行人砰地一声撞在了一起,行人身上骨头碎裂的声音听的一清二楚。他又把前腿搭在一根丝上对我说:
你认为,世上真的存在“意外”和“巧合”这种东西么?
我一回头,那辆失控的卡车朝我撞了过来。
醒来时,我是在医院,还是那副熟悉的光景,熟悉的消毒水和汗臭味。
“哎呀我忘了和你道再见了”那是灰乌的声音。
“和你相处的这几天,真的很愉快,和好朋友之间,不道再见可不行,那么,再见喽”
我仿佛听到了他用细腿勾动蜘蛛网的声音,我的心跳,戛然而止。
蜘蛛这东西,还真是懂礼节啊。
我闭上眼,死了。
身边的医生说,这孩子太倒霉了,先是被砸晕,又出了车祸,遇到了那么多意外,太可怜了。
但是,真的有“意外”么?

评论14
浏览435
Linz

Linz

2015年01月21日

強烈要求老濕負責! 強烈要求老濕負責!

做了那麼久的資深virgin
我一直抗拒著種種誘惑,為了年度資深守身如玉

然而在我毫無防備的時候
老濕卻開了只接受非處的小組⋯
百般無奈之下
儘管還沒準備好
也只好把自己破了⋯⋯

難道處女就要受歧視嗎??

破處的疼痛在記憶中始終是那樣的清晰
——強烈要求方式出來負責!!

评论23
浏览424
奉旨路过方老湿

奉旨路过方老湿

2015年01月22日

【塔木诗】第一期

正文:

一。

一定是感谢篇。

哪儿有一开场就感谢的,等你提名了,拿到金果奖再来发表获奖感言好么。

#所谓金果奖就是看谁果得最好看是吧。#

二。

感谢你们。

妈妈桑,Lz,欢喜,Miiko,小尘缘,累累还有梵高,Messys…

尤其是特地买了资深破了处加了组的Lz和Miiko,你们是真爱啊。我已经感动得不行了。

隆重感谢,默默在我身后支持我的小黑。闷骚界唯一的传人。

三。

妈妈桑问,这个别院是干嘛的。

巴比伦塔当然是随意楼的附属产品。

我不会悄悄告诉你们它最重要的意义是让我玩。

当我发现可以用来吐槽的人和事情太多了,我发觉光吐槽是根本不够的,那么,就从根源上解决这个问题吧。

「巴比伦塔,天上的人间。」

四。

还在为自己凑不够叶子而烦恼吗。
还在为自己不是资深而心事重重吗。
还在为没有一个合适的对象勾搭而望眼欲穿吗。

巴比伦塔,一定能替你解决掉所有的烦恼。
对,你没有听错,巴比伦塔,不要两万八,不要九九八,甚至不要九十八!仅仅需要五十片叶子!五十片!你就能加入了!
仅仅只是需要你连续登陆签到三天!你就能进入到你前所未有的世界!

五。

所以,你以为只要进入小组,你就能轻易勾搭上妹子和汉子了吗。

别逗人笑了!

我们拒绝LowX,拒绝Loser,所以私密组的资深是我们第一道门槛!
#对不起由于组长很久没买过资深了所以你需要签到多少次才能换资深我没办法告诉你!#

我们拒绝平庸,所以所有求叶子的帖子一律删除请自重!这是我们的第二道门槛!我们要的是有趣的伙伴,无论是床上还是床下,网上还是网外,真材实料的人不需要通过求叶子换资深!
#你能写能说能扯能拍你怎么都能受人关注跟你聊天送你叶子!#

我们拒绝渣男,拒绝抠脚,拒绝装叉当饭吃。这是我们的第三道门槛!所以如果姑娘们觉得你不行,那么对不起,再也不见!
#狼多肉少的时代别抱怨男女不平等,你自以为是有的是有本事的汉子冲在你前头!#

我们拒绝滥交,拒绝无底线。这是我们的第四道门槛!所以你想要妻妾成群,想要众星拱月,对不起,满足不了!

六。

幻境,美人,美酒,诗词,笙乐。
我们先有了眉眼间的流连,才会有身体之间的往返。
我们一定不要做了披着人皮的牲口。

七。

你问我,你到底想干嘛。
其实我只是好玩而已。
那么,玩,我们何不玩得开心,玩得尽兴。
既然屏蔽人数不够用,那我们自己来创造一个好玩的世界。

你问我是谁?
对不起,我只是一个平凡的打酱油的。

转身,喝一口我的李锦记。

晚安。
这是【塔木诗】第一期。

完。

评论66
浏览478
長川

長川

2015年01月21日

我掐指一算 我掐指一算

命里缺老师

老师,那美人蹙眉叹息,是否是不识老师的缘由?
老师,那妖精不采精华,是否是不知老师的芬芳?
老师,那妖孽不魅众生,是否是思忖老师的嘴角?
老师,那舞间满室寂静,是否是等待老师的声音?
老师,那绵绒小兽静卧,是否是等待老师的指尖?
老师,那美青年自读书,是否是等待老师的棋艺?
老师,那少年望树玉立,是否是等待老师的呼唤?
老师,那娇俏少妇含笑,是否是等待老师的颔首?
老师。。。 。。。
老师。。。 。。。


老师~老师~拉袖子,摇摇摇~
伦家要抱抱呐~~张手,抬高~~

评论27
浏览455
Stephy

Stephy

2015年01月21日

哎呀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评论16
浏览469

相关小组

岁逝情淡 岁逝情淡
遮掩伤口的疤,忘却撕裂的刹那,不言寂寞葬浮华。回忆不是思念,暮日轻烟映天边,经不起夜的敲打。记忆若是想念,夏末柳蝉啼泣血,却入了谁的耳帘?
随风 随风
感情终会朦胧,往事一切随风。
111 111
111
每天过得很有趣~ 每天过得很有趣~
我怕寂寞,你能陪我玩玩吗? 我什么都不懂,你能教我吗?
小黑屋 小黑屋
从前有24个比利,被关在小黑屋里写日记,日记里的那只老鼠叫叽叽。
嘚嘚嘚 嘚嘚嘚
嘿嘿
白的容器 白的容器
在这里所诉说的一切,只能留在这二次元的世界里。
三千鸦杀 三千鸦杀
I put your soul in my heart
过好你自己。 过好你自己。
还没有想好
刺青 刺青
...圖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