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屌丝副队长
野生屌丝副队长
野生屌丝副队长的只言片语。新浪微博同名
0个发言 10人聚集
野生屌丝副队长

野生屌丝副队长

2014年06月01日

飞蛾(1

飞蛾(1)
2014年05月10日 01:26:30 野生屌丝副队长
黑夜此时成了幕,路灯散打着橘黄色的光,懒懒的洒在冰冷的路牙子上。

此时此刻已是凌晨两三点,街道上空无一人,这是一个路口的一个角,光撕不破黑夜只好尖锐的像一团橘黄色的毛刺亮在那里。时而飞驰而过的汽车也都像逃离这片幽暗的路段一般一闪而过。正是四五月的天,本还没到飞蛾出没的时季,可南方的天总是比北方温情湿热,温热的气候能酝酿所有奇妙的事情,如夜风刮着路旁的树叶瑟瑟做响,一只飞蛾不知从何处闪跳在路灯光亮中。

它快速煽动翅膀带出了一片光影和橘黄色的路灯相呼应。路灯像一个嗜睡的士兵挺直了腰杆却又弯着头。一言不发也不看飞蛾一眼,飞蛾自己不停的闪现身体一下在路灯右边,一下又跳到左边。像是在挑逗那一团毛刺,又像一个舞者对着瞎子跳舞一样白费力气,终于累了,停在了路灯外壳上,路灯的光藏住了飞蛾鹅黄色的身体,有了这样的伪装飞蛾安心的停留在它的身上。不时还扇动下满是绒毛的翅膀。

“啊~”

一辆汽车从前方的漆黑中突然冲出,偏离了道路对直朝路灯撞上来。伴随而来的还有一声能刺破厚重黑夜的尖锐的惊恐的女声尖叫。

“轰隆”

一声巨响,路灯在重击下终于弯下了腰,对折把头摔在了地上。飞蛾在路灯坠落的时候飞出了毛刺般的光团停在了那辆变形的汽车上,副驾驶上的女人显然被重击导致了昏迷或死亡,一个粗重的声音不停的喘气。他踉跄慌乱的把满脸是血的女人推下了汽车,打档位,倒车,极速转动的轮胎和水泥地强力摩擦发出了尖锐的声音扬长而去。路灯壳碎了,灯也灭了,还有地上碎了的车窗玻璃和右边的车头灯。洒满了地面。在暗晖的夜色里女人和路灯一样横躺在了马路上了,满脸是血却又看不到伤口在什么地方…

这一切飞蛾知道!

灭了一只灯的汽车还在飞驰,南方的这座城市中就数这个城市绿化最好了,长长的路,长长的绿化带,长长的漆黑,长长的重复倒去的街道。而飞蛾早已飞进了驾驶座,闪动的节奏和男人的呼吸频率一样。男人脸上的惊恐还没平息,下巴无声的颤抖,显然是吓坏了自己,可不知为何眼眶在微弱的车灯映照下流出了眼泪~

飞蛾累了,停在了仪表盘里望着男人。

眼泪很快被破损的车窗灌进的风吹干,男人突然歇斯底里的狂吼,一声声像从地窖内发出来的厚重。

“啊~啊~~啊~~!”

突然的声音吓到飞蛾惊飞,拍打着翅膀欲要离去,可一只大手猛地伸到仪表盘像是在摸索寻找什么。失败,没有找到,飞蛾正在起飞是却被那只大手按住了翅膀摩擦,疼痛,折断了它的翅膀,它无法飞起,只能用另一支翅膀扑腾着,大手离开摸向了手档位位置,终于找出了一只手机。

“滴滴滴滴…”

按下了一串数字,陷入了长长的等待音中,嘟~嘟~终于在快要在他放弃时对方接了电话。

“喂,谁啊?”对方的声音柔软无力显然刚刚从睡眠清醒还带着一丝不耐烦。

“我,良子!怡被我杀了,我不是故意的…你别急你听我说…”


评论1
浏览263
捌月

捌月

2014年06月01日

首杀

fd???

评论1
浏览259
野生屌丝副队长

野生屌丝副队长

2014年06月01日

一个人的话

黑夜本是给寂寞的人们独自狂欢的礼物,却成了太多人火上浇油的痛苦。

评论1
浏览220

相关小组

细微 细微
生活的琐碎
男人的痛,女人有时也不会懂 男人的痛,女人有时也不会懂
一个可以随意讨论的地方,也是自我发泄的地方
麦田守望者 麦田守望者
总是喜欢做些跟别人不太一样的事。这里好像还没有文学小组吧,那就来个塞林格小组吧。
小心事 小心事
没什么
更衣室 更衣室
脱掉你的正装,穿什么随你。欢迎各种装B各种发泄。浮夸和没溜儿远不是极限,更躁的生活要由自己亲手创造。
shoe fetish shoe fetish
??---------?????
成都 成都
生活在城市不仅仅需要激情,还需要温暖。
一则日志 一则日志
我发呆,发呆是短暂的放空自己。
遇见 遇见
爱哭鬼的心事
不如我们借一步说话。 不如我们借一步说话。
得知欢聚最难得 难耐别离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