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鬼师》第六卷 百里鬼山 灵异惊悚
《渡鬼师》第六卷 百里鬼山 灵异惊悚
作者:姓易的 简介:自从我把房子租给了一个诡异的女人,那些常人难以想象到的麻烦,就接连不断的找上了我…… “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道走中央,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 从古至今,打那些说书人嘴里蹦出来的故事,十有八九都是在引人向善,而不是教人误走歧途。 我要说的故事也是如此。 不过在我看来,这不像是在说活人的故事,而更像是一个给“鬼”洗白的故事。 相信我。 其实鬼这东西一点都不可怕。 可怕的,永远是人心。
组长: 小果
0个发言 1人聚集
小果

小果

2018年02月08日

第一百一十章 改命

  方时良说,他自己的肉身已经超出普通人的范畴了,所以他想要死在不老山上,那估计是件很困难的事。
  但要是说到“困”字,这就不一样了。
  不老山上有什么东西,这点谁都说不明白,哪怕是他们所说的上过不老山的左老头,也没整明白那座山上是个什么状况。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
  那座山上的危险,远超于普通人想象,而且“阵局”这类的玩意儿,也是能把人折

评论0
浏览203
小果

小果

2018年02月08日

第一百零九章 邪器

  方时良所说的那件邪器,其名字貌似还真的是“四人抬棺”,跟我当初猜测的一样。
  那邪器是什么玩意儿,恐怕有的人已经忘了。
  在刚入行没多久的时候,我就按照左老头的吩咐,去了齐齐哈尔一趟,在山里找到了罗能觉罗大师,以及我爷爷的师兄。
  去那一趟,我的主要目的是拿“秘籍”,就是我爷爷留给我的那一本手记。
  至于四人抬棺的那个青铜摆件,完全可以算

评论0
浏览212
小果

小果

2018年02月08日

第一百零八章 咒秽

  看见这八个字的时候,我爷爷他们脑门上都出了一层冷汗。
  虽然他们并不是说有多害怕,而是心里莫名其妙的慌了起来,就如有什么大事即将要发生一般,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咋……咋回事啊?”我父亲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小心翼翼的问左老头:“师祖,这几个字是啥意思??”
  “你问我啥意思??”左老头看着地上的八个大字,苦笑不止地说道:“就是字面意

评论0
浏览206
小果

小果

2018年02月08日

第一百零七章 死怨

  十分钟不到,左老头就被我爷爷领进屋子了。
  在进去的这个过程中,他嘴里骂骂咧咧的就没停下过。
  “嘿,想让我不得好死的人多了,他算老几啊?”左老头说这话的时候,一烟锅就砸在了手里的酒坛上,语气很是不耐烦。
  见左老头的反应这么激烈,我爷爷也不好说什么,讪讪笑着,就带着左老头进了大厅,缓缓入座。
  “师祖,我去给你倒杯茶来。”
  听见这

评论0
浏览209
小果

小果

2018年02月08日

第一百零六章 师父

  这些冤孽的实力,确实比不过海刚,从它们自身散出来的气就能感觉到,这帮孙子与海刚相比差了不止一筹。
  气的强弱程度,在稍微有点经验的先生眼里,完全能够数字化。
  如果总分有一百分,海刚能到九十分,那么这帮冤孽,顶多就是六十分左右,甚至更低。
  所以在面对它们的时候,我父亲显得很是淡定。
  “我不是个东西?”陈邦胜抬起手来,指了指自己惨白的脸

评论0
浏览210
小果

小果

2018年02月08日

第一百零五章 上门

  在送陈邦胜一家人上山土葬的那天晚上,我爷爷又一次失眠了,翻来覆去折腾了半宿都没睡着觉,甭管怎么催眠都不管用。
  最后他也没了耐心,干脆起了床,拿着旱烟杆子就溜达去院子里了,打算去吹吹夜风醒醒神。
  那一晚失眠的人可不光只有我爷爷。
  这一出门,老爷子刚好就碰见了我的父亲。
  两父子似乎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互相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谁也没说

评论0
浏览211
小果

小果

2018年02月08日

第一百零四章 怨魂

  方时良在说完那一番话后,便沉默了下去,也没有继续跟我说后面的事,一个劲的抽着闷烟不吱声。
  “陈邦胜一家都死了?”我问。
  “嗯,一个不落,包括陈邦胜在内,全都死在了你爷爷他们面前。”方时良摇了摇头,唉声叹气地说道:“可以说你爷爷是眼睁睁看着这帮孙子死的,每个人的死状都一样,七窍流血,脉门炸裂……”
  “脉门炸裂?”我皱着眉头:“这有什么说法

评论0
浏览216
小果

小果

2018年02月08日

第一百零三章 自尽

  不需要材料,直接以寿数来起阵,这个阵局的特点,确实是能救人命的。
  但仔细想想……
  洗怨这门有这种法术吗??左老头也没教过我这样的阵局啊!!
  “那是什么阵局?”我看着方时良,语气不由自主的焦急了起来,虽然这个故事的背景已经是几十年前了,但我想到我爷爷要折寿起阵……我他妈还是得急啊!!
  “那是什么阵局?”方时良挠了挠头,似乎也有些想不

评论0
浏览207
小果

小果

2018年02月08日

第一百零二章 惨死

  先生毕竟是先生,不是仙人,不是万能的神。
  许多时候,大家觉得先生都应该能做到的事,其实先生根本就做不到。
  就像是海刚跟陈邦胜这事,我爷爷跟我父亲压根就没来得及反应,它就冲着陈邦胜的家人下手了。
  阵局厉害吧?
  道家的法术厉害吧?
  但全他妈不顶用。
  冤孽出手的速度太快,想要起阵施咒,基本上就是不可能的事,等到先生把阵局起了

评论0
浏览217
小果

小果

2018年02月08日

第一百零一章 弱点

  由于海刚提前就放出话来了,所以我爷爷他们自然不敢怠慢,早早就做足了准备。
  至于这个所谓的准备是什么样的,方时良并没有跟我说明白,准确的说,他自个儿也不清楚我爷爷他们都做了什么准备,但大概就是布阵起咒这类的东西。
  “你爷爷用的阵局是什么,其实你心里大概也有个范围,毕竟厉害的阵局就那么几个,不用折寿的阵局,也就是那么几个罢了。”方时良对我说道,表

评论0
浏览239
小果

小果

2018年02月08日

第一百章 还账

  “那孩子就这么死了?”我问方时良。
  “对,死得很彻底,但魂魄没被那个冤孽伤着。”方时良点点头。
  “就他妈……就他妈这么把孩子弄死了?!!”我声音有些颤抖,明显是激动过度的反应,眼里满是不敢相信:“海刚那孙子就这么狠啊??”
  “恶鬼无心啊,能不狠吗?”方时良笑道,虽说眼神里也有些沉重的意味,但语气听来还是那么的轻松:“如果是普通的冤孽,那

评论0
浏览237
小果

小果

2018年02月08日

第九十九章 鬼心

  说实话,我爷爷他们压根就没想到海刚会这么毫无预兆的出手。
  从古到今,对付冤孽的手段就那么几种,要么是硬着来见面就是干,要么就是软着来感化冤孽,要么……就是威逼利诱。
  大多冤孽都是由人变来的,所以心性也跟人很是相似,威逼利诱这种手段,可以说是最管用的手段,没有之一。
  管用且实用,所以百分之九十九的先生,大多都会选择这种手段来对付冤孽,以求

评论0
浏览222
小果

小果

2018年02月08日

第九十八章 孩子

  那个冤孽的棘手程度,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
  在我爷爷他们赶到陈邦胜家里的时候,那个冤孽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跟个活人一样,气色看着很是健康。
  如果不是有陈邦胜的指引,估计第一时间我爷爷他们都得认为这孙子是活人。
  “那真身太像是活人了,真的,虽然我没亲眼见到,但就你师父说的那些话来看……”方时良唉声叹气的说着,似乎是在为自己没能亲眼见识一

评论0
浏览205
小果

小果

2018年02月08日

第九十七章 死结

  那一年,海刚因为在生意场上得罪了陈邦胜,所以就闹出了一个意外失足,从楼上掉下来惨死的结局。
  这一个意外事故,在当时的沈阳市内,并没有掀起什么波浪。
  如果海刚还活着,他想在城里掀起一翻风雨,那可以说是相当轻松的事情,但那时候可不一样啊,他已经死了。
  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我入行不过一年左右的时间,对于很多事都看得比原来透彻了,特别

评论0
浏览206
小果

小果

2018年02月08日

第九十六章 商人

  好人好报。
  这四个字,似乎经常都被人挂在嘴边。
  好人没好报。
  这五个字,似乎也经常被人挂在嘴边。
  好人究竟有没有好报呢?
  说到底,这个问题的答案,谁都说不清楚。
  毕竟这世上所发生过的事太多,好人有过好报,好人也有过没好报。
  人们所能看见的事其实都很片面,特别是在自己亲身经历了一次后,便会不由自主的对某些话定下结论

评论0
浏览190
小果

小果

2018年02月08日

第九十五章 从前

  “诅咒?”
  “对,诅咒。”
  方时良说到这里的时候,抽烟的速度明显加快了许多,眼里的神色,也显露出了一种难言的疑惑。
  似乎他也有想不明白的问题。
  “我不知道这种东西是真是假,因为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但就你师父说的来看,这种东西应该是确实存在的……”方时良自言自语似的嘀咕着:“你家里人遇见的这些事……也足以证明它的真实性了……可我还是不

评论0
浏览220
小果

小果

2018年02月08日

第九十四章 失寿

  我的寿命很长,用方时良的话来说,我的寿数长得就跟王八成精了似的。
  总的寿数是一百零三年,除开我折去的这十五年寿数,算下来还有八十八年。
  “你逗我呢?”我看着方时良,满脸的不相信:“我只有三十年的寿数?老鬼,你这牛逼吹大了吧?”
  “我他妈是能骗你还是怎么的??”方时良见我不信,顿时就急了,没好气地说道:“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寿数只有三十年,你

评论0
浏览205
小果

小果

2018年02月08日

第九十三章 三十

  次日,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了。
  刚睁开眼的瞬间,我整个人的感觉都有些愣,脑子里迷迷糊糊的乱作一团,好半天都没缓过神来,估计是昨晚上喝酒喝多了,到现在都没过去劲儿。
  回忆起昨夜的事,我感觉有点头疼。
  妈的。
  方时良这孙子真是够疯的,唱了半小时的歌,回到屋子里就开始找酒,找不到酒就来找我的茬。
  我都没反应过来啊,这孙子的

评论0
浏览193
小果

小果

2018年02月08日

第九十二章 长歌

  “他跟你的经历很相似?”我有些好奇,毕竟我没听过左老头说自己的事。
  “不止是相似。”方时良笑了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一个死不了,一个活得长,有些东西都太像了,经历像,连人也是一样。”
  我皱了皱眉头,没说话。
  “这世上,知道你师父经历的人,除了我之外,恐怕不超过五个人。”方时良一只手提起酒坛,仰头就灌了两口,大笑着问我:“他没跟你说过吧

评论0
浏览207
小果

小果

2018年02月08日

第九十一章 撒疯

  方时良手里拿着这一把剑,状若疯狂的胡乱挥舞了几下,泪流满面的样子,看起来格外的狼狈。
  在这时候,晚风已经刮得越来越大了。
  而天空中飘落的雪花,也是有逐渐变大的趋势。
  但这一切,都不影响方时良撒酒疯。
  哪怕这漫天风雪能够冰封千万里山河,也照样冻不住这个酒疯子的心。
  越是在平常表现得无所谓的人,在某些事上,其实就比普通人看得越重

评论0
浏览210

相关小组

《上帝的诅咒》恐怖奇幻 《上帝的诅咒》恐怖奇幻
作者:乙一Otsuichi 这是一个有魔力的头,看到它的人一个小时之后就会死去。 好像很多地方发生了交通事故,可以看到很多地方冒着黑色的烟。绝大多数的电视里什么也没播放,我偶尔会看到没有头的新闻报道员脸朝下趴在桌子上。 我在确信世界上除了我没有其他生物活着之后,一个人走在昏暗的街道上。没有一个地方没躺着人的,不管走到哪,地上的柏油都是脏的。
前马来亚公爵 前马来亚公爵
黄小文 黄小文
躁动的青春和美好的肉体
电影与性 电影与性
阅尽天下毛片,心中自然无码
影视音乐 影视音乐
《渡鬼师》第四卷 古河生孽 灵异惊悚 《渡鬼师》第四卷 古河生孽 灵异惊悚
作者:姓易的 简介:自从我把房子租给了一个诡异的女人,那些常人难以想象到的麻烦,就接连不断的找上了我…… “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道走中央,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 从古至今,打那些说书人嘴里蹦出来的故事,十有八九都是在引人向善,而不是教人误走歧途。 我要说的故事也是如此。 不过在我看来,这不像是在说活人的故事,而更像是一个给“鬼”洗白的故事。 相信我。 其实鬼这东西一点都不可怕。 可怕的,永远是人心。
《渡鬼师》第三卷 南斗天松 灵异惊悚 《渡鬼师》第三卷 南斗天松 灵异惊悚
作者:姓易的 简介:自从我把房子租给了一个诡异的女人,那些常人难以想象到的麻烦,就接连不断的找上了我…… “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道走中央,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 从古至今,打那些说书人嘴里蹦出来的故事,十有八九都是在引人向善,而不是教人误走歧途。 我要说的故事也是如此。 不过在我看来,这不像是在说活人的故事,而更像是一个给“鬼”洗白的故事。 相信我。 其实鬼这东西一点都不可怕。 可怕的,永远是人心。
《吸血鬼酱×后辈酱》 百合漫画 《吸血鬼酱×后辈酱》 百合漫画
吸血鬼前辈与可爱后辈的百合喜剧
李轻松 李轻松
李轻松的诗人身份不够凸显,一个原因是她写得太广、太多。上世纪90年代初,在中国图书市场还不懂得“畅销书”这个概念时,她已经出版了发行上百万册的《玫瑰血》。她的诗在我看来,还是意象范儿,状态不好时,千诗一面,所有的诗像一个大组诗,状态好时便如本诗,充满灵气、鬼气,化腐朽的意象为神奇,警句多多,并且并不压抑自己的女性气息。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