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是一種病
相思是一種病
每個輾轉反側的夜,都是漫長的(聽說破千,組長爆照??)
0个发言 338人聚集
終於到了終點

終於到了終點

2014年09月15日

天下皆美為之美 天下皆美為之美

天下皆知美為之美斯惡矣皆知善為之善斯不善已故有無相生難易相成長短相形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後相隨是以聖人處無為之事行不言之教萬物作焉而不辭生而不有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

评论1
浏览219
終於到了終點

終於到了終點

2014年10月12日

我的果幣 我的果幣

????????怎麼全部是葉子了⋯

评论1
浏览297
月.

月.

2015年05月29日

情濃酒淺 情濃酒淺

任何時候,任何地點.

评论1
浏览315
月.

月.

2015年05月26日

用字情深

輾轉
徘徊夢間
情深緣淺,話別涼
一封書籤兩地相思
最多不過書字深情.

评论1
浏览328
傲嬌zero.

傲嬌zero.

2016年01月06日

鬼迷心竅

李宗盛總是將歌詞寫盡每人的心思

评论6
浏览385
傲嬌Zero君

傲嬌Zero君

2015年07月01日

感慨頗多的離人 感慨頗多的離人

許多時候離別總是站在最外圍,默默的看著他人的別離傷感,淚流滿面,獨自無淚...每一個冷漠的人都是經歷過多少傷感離別多少辛酸...永遠不要用最淺顯的目光評價任何人任何事.

评论2
浏览326
傲嬌Zero君

傲嬌Zero君

2015年07月04日

最肯忘卻古人詩 最肯忘卻古人詩

最肯忘卻古人詩,最不屑一顧是相思.

评论4
浏览325
傲嬌Zero君

傲嬌Zero君

2015年07月09日

好像我並不怎麼會和人互動 好像我並不怎麼會和人互動

醬紫是說明我很高...
很冷咩????
可素我真的不高也不是很冷唉~?

评论10
浏览325
注射器先生

注射器先生

2015年07月19日

无题。 无题。

嘶吼,如同职业的吊唁者。
沙哑,好像酒醉的说书人。
模仿骗子的优雅自然。
却是诗人般自欺欺人。

评论21
浏览341
傲嬌Zero君

傲嬌Zero君

2015年07月26日

我當時看到我負32片葉子 我當時看到我負32片葉子

我特麼都驚呆了!居然還有負數葉子!!!而且也整個人都不好了...

评论153
浏览601
傲嬌Zero君

傲嬌Zero君

2015年08月03日

對不起 對不起

我沒有房子,給不了妳要的「家」
我只是流離,從未徘徊!

评论16
浏览378
傲嬌Zero君

傲嬌Zero君

2015年08月05日

突然想起多年前 突然想起多年前

某个女生对我说:你老是管那麼寬,什麼都不知道裝作好心來問著問哪,居心何在!我突然之間不知道怎麼回覆了.將本來打在對話框的一段文字刪掉.默默回覆了一個對不起,然後從此就將她放在通訊錄裡面,再也不去嘗試聯繫!
我不是一個主動的人,我很多時候都是被動去融入別人圈子,被動去接受很多不在我想像範圍以內的東西,被動到甚至去表白!我突然覺得好傻啊,然後被動的提出了
分手...很多時候我都是在被動裡面一個人.不是我喜歡一個人,而是我一個人的時候不會被動去接受其他東西,被動去笑著融入別人圈子,被動去接受別人認為好的!其實一個人很好,我起碼在一個人時候是主動的!

评论8
浏览374
月.

月.

2015年05月25日

评论62
浏览312
月.

月.

2015年06月02日

我就是變態手指控 我就是變態手指控

超級著迷手指啊

评论6
浏览323
月.

月.

2015年06月02日

我在這裡等待 我在這裡等待

不是為了等妳回頭,而是等自己死心
(話說我也是一個文字控,其實手指和文字控都是屬於一類吧.)

评论7
浏览310
津养

津养

2014年11月10日

多希望你在 多希望你在

如歌名,只是那抹香味久久都不能淡去!

评论2
浏览303
hello宝贝

hello宝贝

2014年11月24日

如果我的世界一直纯净

掏心掏肺为朋友,忙碌到不顾自己的事情,结果得到的是什么?为什么人的心不能纯净一点?总把别人想那么自私?我被社会狠狠扇了一巴掌!我不求回报,我只求朋友的真诚相对!原来那么难!十年的朋友,背地里却如此对我,得知后,真是心寒。我一直如此毫无保留的对待她们,在他们看来,我或许是太幼稚太可笑了!我从未接触社会,一直生活在单纯的环境里,而身边的朋友却在社会里摸爬滚打那么多年,我在他们眼里是多么可笑啊!她们已然不是当年的她们,而我,却还是我,一直有着愤青的心,做些愤青的事。我痛苦过,是不是也要学会虚与委蛇?人说,我们终将成为自己曾经最讨厌的人。我不想,我看着她们的变化,我的圈子越来越小,共同语言越来越少。我就是一傻逼,单纯到爆表的傻逼!被身边的人骗了都依然在笑,相信社会不是那样黑暗的。我允许别人欺负我,骗我,我接受一次两次,第三次,我当面对他说,这是最后一次。从此,再无联系,我真的看错人。我原以为吃亏是福,是她吗的屁!还是和孩子们在一起吧,我不适合成年人的世界。好累啊你们!你们累吗?好多人看我的行为像怪物!难道你们没发现,自己已经变了吗?原本单纯的你去哪里了???

评论1
浏览318
終於到了終點

終於到了終點

2014年10月14日

我的自白

我的自白
别理解我
我自己都不理解我
别注意我
我从没时间注意我
别赞美我
我都没资格赞美我
别嘲笑我
我很喜欢现在的我
我很忙
忙着奔赴死亡
我的自白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来看A V
人活着,是为了吃饭
但吃饭,绝不仅是为了活着
小时候曾天真的以为
只要钱够多就能买来一切
长大后才发现
原来真的是这样
在伪善与真恶之间
我选择了杰士邦
别试图窥探我的思想
除非你也是个疯子
你不应该对这些文字新奇
而应该对文字的背后恐惧

评论3
浏览345
終於到了終點

終於到了終點

2014年10月18日

小麗和小張1

第一次见到小张,是相亲时。我妈跟我说她多好多好,某某名校毕业,多少男生跑断了腿,配我这个职专生绰绰有余,后来才知道不过是三本分校而已。
小张有点圆脸,长发飘飘的,坐在那里知书达理,对长辈抱有耐心的笑,偶尔和我有个眼神接触,也是转瞬即逝的样子。
这是我第一次相亲,并没有体会到一见钟情的感觉,连来电都没有。大人让我送她回家,我们并肩在街上走,有一搭没一搭说话,尴尬的难以置信。走着走着我就想,难道真的要和这样一个陌生人过完下半辈子吗?
于是我就不争气的开始想小丽。吃散伙饭时,都喝多了,大家乱哄哄凑钱去搞成人礼。有人满嘴仁义道德,可见大伙儿来真的,两百大元比谁放的都快,还强辩“我只是陪你们去,我又不玩那个。”后来那个人做了机关领导,令人不可思议。
小丽推门进来,穿一件很薄的衣服,倚着门框问我,“可以吗?”
我必须故作老练,被不然被失足看扁了多丢脸,很久以后才知道失足的眼才是阅历天下,谁也逃不过。是人是狗,一丝不挂躺那儿,一目了然。
我说,“就你吧,赶紧的。”
她就笑,带上门,唤我起来,铺了一层塑料单子的东西在床上,轻道,“你看你,那么急往上躺,你也不知道等我上来,多脏呀。”
我一愣,“很脏吗?”
她就笑了,“第一次来吧?那么小,不学好。”
我脸刷一下就红了,想狡辩,又怕再被一语戳穿,到时更丢脸,于是转移话题,“你也不大啊!”
她铺好床,把我放上面,“比你大多了,你得喊我姐姐。”
我更觉得丢脸,“少来了你。”
她很认真的盯着我看,说,“你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我大你五岁。”停了停,笑道,“叫阿姨我会生气的。”
她说很好听的普通话,听不出是哪里人。
她解我浴袍,我下意识躲了一下,她也一愣,随即想到什么,“那你自己来好了。”
我想死的心都有了,这时突然恨不得我们并不是在做这种交易,或者是在校外遇上个心仪的人,或者是在网吧碰见个有感觉的女生。
“你叫什么?”我问她。
她脸上又有了惊讶的表情,估计来这里的雏子并不多,会问这种匪夷所思的问题的人也不常见,但她还是很快的回答,“丽丽。”
“一听就知道是假名字。”我说。
她忽然就把那薄纱给脱了,吓得我有点窒息,“你只有一个钟的时间哦。”说着把我按到了。
房间的灯幽黄幽黄的,像山中的柴房。冷气开的十足,小丽的皮肤如水一般凉。
我摸她,像冷藏的脂肪。几分钟,我就交了枪。

她用薄荷味的湿巾给我擦身体,我跟老年痴呆的病人一样,死鱼般躺在那里,脑子一片空白。期间几次想打个岔说点什么,可是发现脑细胞这会儿好像都射了出去。
她穿好衣服,把她携带东西的小篮子拿起来准备走,我始终没发一言。
走到门口,她回头看我,我俩对视了几秒钟,她噗嗤笑了。
“看你那苦大仇深的样子,好像被鬼附体了似的。干嘛,不爽啊?”
我也恼了,“你看过西游记没?”
“看过啊!”
“猪八戒吃人参果知道不?”
“知道啊!”
我想说我跟二师兄一样委屈,没尝出什么味儿的人参果就吃下去了,突然觉得这样好欲求不满的样子,话到喉咙又生生止住了。
“然后呢?”她站在门边,好奇的问。
“没了,你走吧。”我泄了气,觉得这两百好不值,突然开始心疼钱了,我真没种。
小丽看了我几秒,走了过来,坐在床边,“再做要加钱的。”

谁要做了!”我切一声,没好气催她,“你快走吧,我歇一会儿也走了。”
“真,的,吗?”她坏笑着,一个字一个字的点在我的敏感词上,手指好像甘露柳枝,洒在那枯萎的人参果树上,片刻又拔地而起了。
“我,我不做了,同学,哦不是,朋友还在等我呢!”我捂着那不争气的人参果树,羞红了脸。
她爬将过来,一手攥住人参树,在我耳边悄声说,“你叫我一声姐,我免费送你一个钟。”
“我才不要……”
她手下力气重了点,我撑不住,
“姐……”

评论1
浏览269
終於到了終點

終於到了終點

2014年10月18日

小張和小麗2

见我出来晚了,他们几个就问,“怎么了小祥,不会被保安抓了吧?”“这么久啊,迷路了么?”
我觉得酒劲上来了,自豪道,“做了两次!”
他们对视一眼,喜闻乐见道,“意Y一时爽,全家火葬场!”“洒逼,吹牛逼也得动动脑子啊,你当这里是超市啊,还买一赠一!”“临走还送你个打火机?”
然后大家大快人心的在街边狂笑不止。
我有点累了,懒得争辩。脑中都是小丽乌黑的毛发,以及她背后幽黄的灯光,像一出京戏,在我的人生中拉开了短暂的帷幕。

相亲完了我就没再联系过小张,我妈不断催我,“多好的姑娘啊!你也上上心,别整天下了班就窝家里打游戏!我跟你爸这么大年纪了,就差你这么个心事儿没办完了。”
我一分神,空血的蛮王忘了开大,死在乱刀之下。
“知道了知道了,催催催,媳妇儿迷!”
媳妇儿迷是我小时候我爸常拿来笑话我的。那时候家里来了客人,就有人喜欢逗我,“你将来娶了媳妇儿,是跟你媳妇儿过,还是跟你爸妈过啊!”
我说,“跟媳妇儿过啊!”
他们就一起笑话我,“媳妇儿迷啊媳妇儿迷!”
这个笑话一直到我长大了也没理解,这些长辈结婚后不也是和媳妇儿过的吗?也没见谁带着自己老爹老娘一起过的啊,怎么着就我自己是媳妇儿迷了?
v我给小张发短信,“等你有时间,一起看个电影吧!”然后继续带兵线,拆塔时,手机响了,对面过来两个英雄,我扭头就跑,躲进草丛,回了城,身上的钱刚好出一把红叉。
“你是谁啊?”
我啪啪回过去,“小祥。”然后拖着我饥渴难耐的大刀,传送去了没人防守的下路。带过去兵线,拆了塔,又绕过去,打了龙,手机才姗姗来迟的响了起来。
“呵呵,这个周六下午吧!”
“好。”
那次之后,我就养成了攒钱的好习惯。我爸见了,夸奖道,“媳妇儿迷学会存钱了啊,还没上班就寻思着娶媳妇呐!”
我嘿嘿讪笑,心里磕了一万个头。对不起爸爸,我悉心攒钱是为了护失足的。我不是媳妇儿迷。
再去那地方,从一开始的陌生感,夹杂着隐约的恐怖感,竟然有了一种亲切的感觉。
我问吧台,“小丽在不?”
吧台冷冷道,“这里只售公共浴场套票。”
上次是同学交的钱,我也不清楚是怎么个环节,匆匆交了个通票钱,潦草的冲了个澡,便上了三楼。
门童唱,“三楼贵宾一位——”
立马有个勤快的服务生跑过来,年纪和我约莫大,热情道,“先生有指定没?”
我觉得三楼和一楼这么一对比,的确有天上和人间的区别。
“小丽,比我大几岁那个。”我比划道。
服务生做了难,“先生,咱们这儿叫小丽的有好几个呢,而且好像都在上钟,您知道她的牌号吗?”
我茫然的摇了摇头。
“那要不您先到房间等着,一会儿小丽下了钟,我让她去找您。”
“也行。”
“不过您进了房间就要开始算钟了,45分钟到了您就得出来了,要不您换个试试?”
“不了,我就等等吧,你尽快。”
“好好!先生里边儿请。”

v是和上次有些方位不同的房间,装饰布置都一样,灯光有久违的熟悉感。
我记得小丽的话,不敢乱往床上躺,就在那儿直挺挺的站着,腿酸了就溜达溜达。冷气还是很低,好像故意要把人冻跑似的,我找了找,却没有遥控器。
过了会儿有人敲门,进来个女的,我看她,她也看我。
“可以吗?”她问我。
“不可以。”我回道。
她讪笑一下,转身过去的时候变成了厌恶的神情,带上了门。
又过了一会儿,又进来个女的,问,“可以吗?”
我问她,“你叫什么呀?”
“小丽啊!”
“此小丽非彼小丽。”
“什么?”
“对不起,我在等人。”
“什么玩意儿,切。”墙上有块老旧的表,我心想该不会是暗喻老表子的意思吧?又琢磨了会儿,觉得店长没这么内涵。突然发现,我的时间好像不多了。
一股巨大的失落感扑面而来,席卷着包裹着我,像是从梦里无限的坠落,被抽干了力气。
我蹲下来,难过的想掉泪。
二百块,我攒了他妈两个多礼拜。抽他妈红梅,喝他妈白开水。就这么在这憋屈的小屋里,傻了吧唧的站没了。
一站没。
我小时候学过的古文全冒出来了,什么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什么齐家治国平天下,什么老而不死是为贼也。
突然高秀敏彪呼呼的在我脑子里冒出来了,“你此刻就是给我们喝云南白药,也弥补不了我们心中的创伤。”
我蹲在那里,傻呵呵的笑出来。
门又开了,她好听的普通话在我身后问,“可以吗?

评论1
浏览282
123

相关小组

点滴 点滴
组长已弃疗,各位请走好。
未末 未末
今年事很多
晚安 晚安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1234567 1234567
1234567
闲人琐叙 闲人琐叙
默默叨叨的碎碎念
寻桑 寻桑
我的句子集
留在校园里的青春 留在校园里的青春
生活让我们学会怀念?
漩涡 漩涡
红尘万丈,不过是梦一场。
喜欢双性恋 喜欢双性恋
就会喜欢双性恋
加载中... 加载中...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