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人公馆
废人公馆
就让我堂堂正正做个废物吧
组长: 酷纸饭川
9个发言 27人聚集
酷纸饭川

酷纸饭川

2014年09月20日

以后废人公馆就在这里更新了

之前的在专辑组里

评论1
1
浏览347
酷纸饭川

酷纸饭川

2014年09月27日

四个半盒 四个半盒

杰士邦已过期

评论1
1
浏览389
酷纸饭川

酷纸饭川

2014年09月20日

废人公馆(十一)

9月16日 8:22    酷纸饭川白话集
废人公馆(十一)
一出机场,袁明元远远看见一个熟人,似乎是来接机的。
最没什么兴趣见到的那个熟人——杨过之。
听说他现在是文化界名流,什么赚钱做什么。
杨过之看着袁明元牵了了个新妞,看起来还不到二十岁,于是满脸yin笑地迎了上来。
“哎哟哟,袁大师!老久不见,杨某找您找得好苦啊。”杨过之一边说,一边挽了上来,眼睛上下打量着欧蔚斯,叹道“这马子好正啊,袁大师果然不同凡响,不同凡响。”
袁明元躲开他伸过来的手,冷冷地说:“你有什么事吗?长话短说。”欧蔚斯见状,眼神示意袁明元她要不要回避一下,去一盘抽根烟等他谈完。
“不必了,没什么不能听的。很快就完。”这话是袁明元对欧蔚斯说的。
“没什么要紧事,小事,小事。”
“说。”
“能让我跟着您一阵子吗?”
“干嘛?不要用您,就说你。”
“您……你是真不知道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您……你留下一部巨著就消失了,学术界沸腾了,谈你的书都谈疯了,快成一门新学问了,元明学还是什么,相关著作都出了上百种了,还有您……我这改不了口,就别纠正我了,还有您的小传野史之类,关于您和赵画家叶大师的情史就有上十种版本,本本畅销,您说……我来找您干什么?”
“干什么?”
“写一本《我在袁明元身边的日子》啊。此书一出,年度作家排行榜总榜冠军非我莫属了。”
“以前你也不总和我们混在一起吗?那不能写吗?另外,作家也有这种榜了?有意思。”
“那些旧事都被人写完了……想出奇制胜,我只能来找您了。”
“有什么报偿?”
“所有衣食住行吃喝嫖赌,噢,吃喝玩乐的费用我全包了,另外书成之后,版税全部给你,版权也给你。”
“又不是我写的。我不要。你不图钱吗?”
“瞧您这话说的……杨某岂是那种鼠目寸光之辈?能在您身边沾沾仙气,我还愁赚不到钱?”看着杨过之獐头鼠目的样子,袁明元实在忍不住点点头。
“您这就是同意了?您要去哪?我给您当司机,外人——一概没有,免得惹您心烦。”
袁明元想可能再没有比你更让人心烦的家伙了,忍住没有说,还是牵着欧蔚斯上了他的车。
袁明元一路指点,买了些打火机和盐后径直上山,杨过之摸不着头脑,又不好发问,硬着头皮开到半山腰,再往上就没有车路了,只能走上去。
“咦?我们几年前来过这吧?还是田老狗带我们来的。”杨过之走上走过的山路,终于想起了点什么。
“你换个称呼吧,我很感激也很尊重田公。”
“好的好的,您这是来采风?”
“不是,来住。”
杨过之一听愣住了,思索再三,估计是考验,或是让自己知难而退。
“反正他也要住这里,有罪一起受……不行,我也得找个妞,一个不行,三个……”杨过之默默地想着,准备回头打电话叫人送妞来,还有一些生活相关物资……
他正想着,袁明元已经牵着欧蔚斯走远了,他赶忙追了上去,气喘吁吁。
当天,袁明元收拾好了石屋,自制了根鱼竿,钓了几条鱼,撒了点盐,烤熟三人分食。
杨过之果然财大气粗,他打完电话没多久,一架小型运输机就给他运来了豪华的帐篷,各种装备、食物,还有各种电器,外带柴油发电机……
杨过之把帐篷搭在了石屋的不远处,依旧过着现代人的生活,看着像原始人一样生活的袁鸥二人,心里痛骂:傻逼!
白天,杨过之就跟着袁明元瞎转悠,像个实况记者一样,把发生的事情都用录音笔记录下来。
“现在是XXXX年X月X日,袁明元正蹲在一个水塘边玩水,不知道抽什么风。”杨过之远远地录完这句话,然后跑到袁明元身边,原来他正在抓蝌蚪。
“哎呀妈呀好大一群,我密集恐惧,好恶心。”杨过之一走过来就大呼小叫的,袁明元看了他一眼,说:“你当真有病?”
“是啊,密集恐惧症!”
“那你还不去看病?瞎嚷嚷什么。”
杨过之被他问得无话可说,想想自己也没觉得这有多恶心,就是赶个时髦,谁知道袁明元跟他较真起来。
他默默不语,蹲下,和袁明元一起,欢快地抓起蝌蚪来……
夜里,袁明元惊醒,身边没人,他走出石屋,发现不远处的山洞有光亮,他走了进去……
他遇见了一个陌生女人,那人说:“我爱你。可我只是个复制人,你不信?等会还有人这么跟你说,他们都是我的分身。”说完她就消失了,袁明元继续往前走。
一路上,他遇见了无数个人,有男人有女人,有老人有小孩,还有不同肤色不同语言的人,而他们都用同样的声调告诉袁明元:“我爱你。可我只是个复制人,你不信?等会还有人这么跟你说,他们都是我的分身。”
袁明元吹灭了山洞石壁上的蜡烛,再点燃,周围的光景变成石屋,欧蔚斯在一旁睡得正香,说着梦话。
“我爱你,可我……我爱你,可我……我爱你,可我…………………………”

评论1
2
浏览384
酷纸饭川

酷纸饭川

2014年09月20日

这个组什么都可以发

百无禁忌,我是不会删的

评论1
1
浏览326
酷纸饭川

酷纸饭川

2014年09月20日

废人公馆(十)


废人公馆(十)
天黑了,两人心情都很好,还想喝酒,就一起来到一家酒吧。
刚一坐下,欧蔚斯点了一根烟,说:“袁,我们聊聊历史吧?”
“聊哪里的历史?”
“随便瞎聊。”
袁明元并不是很了解历史,随便聊了一些从书上和游戏里知道的东西,跨度很大,欧亚两个洲换着说,大多是一些奇情野史。
“我说的这些当不得真,随便听着玩玩就好。”
欧蔚斯听得有趣,又喝了不少酒,声音大了一些,吸引到隔壁桌一个眼镜男时不时转头。
他端起酒,走近袁明元那桌,推了推眼镜,说。
“晚上好,我对你们说的内容很感兴趣,能不能一起聊聊?”
“抱歉,我无意与你讨论。”袁明元较为客气的拒绝了,但还是和他喝了一杯。
而眼镜男似乎没有听见他的回答,自顾自的说开了。“你刚刚讲的中世纪的一些话题有很多错漏和谬误,比如骑兵的优势并非你说的那样……”
“等等,我真的无意与你讨论。”
“那你凭什么瞎讲?”
“我们只是在闲聊,不好意思,请你离开。”袁明元已经有点烦了。
“你知道为什么现在的人越来越轻浮躁动吗?就是因为你这样不学无术的人太多了,我好心指正你的错误你居然都不领情。”
“你这人有病吧?”欧蔚斯也忍不住了,还有更难听的话她忍住了。
“男人讲话,女人闭嘴。”眼镜男恶狠狠地回答她。
“我没打算跟你讲话,滚。”袁明元站起,走到眼镜男面前。“想挨打就把眼镜摘下来。”
眼镜男忽然往后跳了一步,大声呼喝:“有人打人啊!这两个人打我,老板,赶快报警啊!”
一边喊一边绕着酒吧跑,袁明元和欧蔚斯站在原地没动,恶心得想反胃。
眼镜男跑了一圈,跑回到袁明元那桌附近时,不知道是装的还是真的没站稳,摔了一跤,手磕破了一些皮,脑袋也撞到桌角起了个包。
“他伸腿绊我,大家都看见了吧,警察来了你们要跟我作证啊!”
他一边喊着一边在地上打滚,看他滑稽又龌蹉的样子,袁明元恶从胆边生,掏出折叠的手杖,拉长,一棍打爆了他的脑袋。
一阵很闷的撞击声,眼镜男当场死了,围观的人楞了一下,随后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人群让出了一条路来,直到袁明元二人走远,才有人打电话给警察。
“真他妈恶心。我居然和这种东西一个是物种。”袁明元拿纸擦着手杖,边走边说。
“你还好吧,杀这种人太不值了。何必呢?哎,我也不想说你了,其实我刚才也想弄死他,太恶心了。”欧蔚斯手里一直把着一个酒瓶,事情发生的太快她都忘了扔掉。
“咦,你还有酒,我们换个地方喝了吧。”袁明元顿了一顿,似乎想起什么“我们刚才付钱没?”
“付了,我压在桌子上了,这瓶酒的钱也放上去了。我刚刚打算放了钱走人的,没想到你这么爆。”
“不说了,就去那边长椅上喝酒吧。”
两人走到长椅边,也没管干不干净就坐了上去,把酒打开,你一口我一口的喝了起来。
“说点什么吧,我现在有点怕聊历史什么的了。”欧蔚斯觉得这样默默喝酒蛮无聊的,看得出来袁明元还气得慌,想随便说笑一下排解一番。
“就说我小时候看毛片的事吧。”接着,袁明元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欧蔚斯听得津津有味。
这时突然冒出一个流浪汉,大概刚才一直在树荫下面,没有看见有这么个人。
“乱七八糟的时间点,录像厅时代有H漫播?然后13岁,表哥买VCD机,14岁就电脑时代下A片了?这是时间快进的节奏吗?”他跑了过来,突然说了这么一大串,似乎一直在旁听。
“我说的是去录像厅看录像,去租书屋租H漫,漫画书。并且我并没有说14岁买电脑,我说的是后来,后来可以是一天后,一年后,十年后,都有可能,你理解吗?”袁明元十分无奈的解释说。
“我反正听懂了,没觉得有什么问题。”欧蔚斯在一旁补充。
“你们这是强词夺理,明明就是逻辑混乱胡言乱语,老子也是过来人,不比你们懂的少。”流浪汉似乎情绪很激动,大声嚷嚷。
“您懂得多?我们打扰您休息了吧?对不起,我们换个地方。”欧蔚斯说道,她实在担心袁明元又要杀人。
她正拉着袁明元要走,被流浪汉拦住了。
“嘿?没讲清楚就想走?”
袁明元忍不住又摸向怀里的手杖……
欧蔚斯眼看不妙,塞给流浪汉一堆零钱,说:“我们错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让我们走吧。”
流浪汉接过钱,转头对袁明元说:“小蹄子可以走了,你呢?有钱找小姐没有钱孝敬本大爷?”
袁明元不讲话,挖了个坑把他埋土里了。
“这人真是,自己理解有问题,如果是讨论的口气就算了,想都不想就开始喷,你说这些人怎么这样?”一晚上碰见两个神经病,欧蔚斯快要崩溃了。
“有病。心癌。把对生活的不满发泄到所看到的所有事物或人身上,就是为喷而喷。”袁明元无奈的说。
“嗯,我觉得你不是不讲道理,不能接受批评的人。”
“如果说别人确实讲的有道理,我也不会这么烦。但即使有道理,如果我不想回应,我有权不回应的对吧?对于友善的建议,我自然是求之不得,那些上来就兴师问罪的渣滓,我恨不得把他们都丢进绞肉机里。”
“感觉傻逼的密度越来越大了,真想与世隔绝啊。”
“你确定?我也有这个打算,而且早就选好的地方。”袁明元说的是那个山间石屋。
“那就去呗。走。”

评论2
1
浏览396
酷纸饭川

酷纸饭川

2014年09月28日

我想做一百个美少女的炮友

也不在意她们有一百个炮友

评论3
1
浏览386

相关小组

“七夕分手信”官方活动组 “七夕分手信”官方活动组
单身狗们的恶趣味,为那些过七夕的渣渣准备一份分手信吧
动漫 动漫
动漫小组,欢迎光临
晚安,我的星星。 晚安,我的星星。
禁果最有节操的小组!每天说一句晚安,对自己,对别人。
晚安 晚安
晚安,所有未眠的人们
胡子的收藏馆 胡子的收藏馆
给小胡子自己
我是谁 我是谁
我是怎样一个人
忘掉种过的花 忘掉种过的花
听着伤人的歌,身心俱疲,又没完没了。
欺负小妞兴趣小组 欺负小妞兴趣小组
丧心病狂的记录着那些欺负女孩的坏点子
yet yet
胡乱记录荒废日子
小锡兵 小锡兵
我和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