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1人来过

果味儿

波波维奇 他就像西天取经的唐僧,去哪都是:路过
青果小姐 蜜汁男子气
锦瑟 方外高人
蜜柚 酸溜溜
莉莉酱 老湿是高人

| 未完 | 明天·节之一

昨天 20:01 In 巴比伦塔
一 周明把通行卡递给卓天的时候,对着她狡黠的笑了笑,然后张开嘴做了个狗叫的口型。 卓天从窗口伸出的手轻微地抖了一下,深呼吸一口,然后并拢食指和中指,拇指在下捏住卡片。 正要抽回手的一瞬间,周明用左手指腹在她的拇指上点了一下。 这次卓天的脸彻底红了。 二 周明作弄成功,回过头来,挂挡,松离合,踩油门,汽车和人一样高高兴兴地冲了出去。 卓天侧过头去偷偷瞄了一眼,看着汽车冲出闸道的样子,像是周明的家伙进入自己的身体时一样,快速且用力。 身后的同事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但是下体却已经有了湿热的感觉。 周明学狗叫,当然不是因为他是一条忠犬。 他是在模仿,那天晚上她在他身前被拽着头发,一次一次被撞击着身体,却又不敢喊出声来的样子。 嘴里被塞着自己的奶罩,当然只能呜呜的叫。 “像一条淫荡的小母狗一样。” 高潮过后上身往前贴在她背上咬着她耳垂的周明如是说。 三 周明经常出差,基本上每两周一次。 地点固定,所以只要班次没问题,周明总能碰到卓天坐在收费站的收费亭里头。 大概第五次或者第六次的时候,周明递卡过去的时候,顺带递了一张纸条过去。 纸条内容不详,但是成功的引起了卓天的注意。 于是他们就有了第一次约会。 四 第四次约会后的当天晚上,卓天刚好轮晚班。 送她去上班的路上,周明忽然把车减速靠边停在了应急通道上。 卓天不明就里,在此之前她头靠在车窗边,眯眼休息。 周明下车,绕过车头,走到副驾驶前,右手打开车门,然后伸出左手将卓天拉了出来。 周围几乎一片漆黑,高速护栏外是一个斜坡,从斜坡边际往外延伸,是一片油菜花田,一直延伸到很远的一户农房。 卓天下车刚站立好,周明便将左手绕过她,搂住了她的腰,将她搂紧在自己身前。 那时是夏天,卓天上身只穿了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周明快速且麻利的用右手解开她胸前的两颗纽扣,然后往上,捏住了卓天的下巴,轻柔地往上抬,然后低头吻了下去。 一切来得猝不及防,尽管已经不是第一次和周明造爱,但是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场景,还是第一回。 于是防线很快被攻克,体温在夜色的催化下逐渐升高,她伸出舌头和周明纠缠在了一起。 意乱情迷前最后清晰看到的画面,是周明解开她纽扣时,嘴角狡黠的微笑。 五 卓天每次在看到周明的微笑时就会不由自主地失神。 回过神来的时候,周明已经打开了后座的车门,把她推进了后座。 卓天跪趴在后座上,抬着头,看着车窗外,时不时地一辆车在面前疾驰而过,车灯一闪而过,车轮碾过带动的震感通过车身传递到身上。 她忽然觉得下身一凉,周明在她身后把她的短裙掀到腰间,然后将她的丝袜褪至膝盖。 她听到他在她身后急促和粗重的喘息声,不由自主地抬高了臀部,然后往后迎。 内裤没有像意料中那样一并被褪下,周明像是已经忍受不住一样,将她内裤扯到了一边,然后,分身在早已湿润的穴口,迅速地被吞没。 秘境内的湿热和紧促让周明重重地吐了一口气,然后双手扶住了卓天的腰,开始了最简单的活塞运动。 但是即便是如此,这样特殊和紧张的氛围,仍然给了卓天不一样的感觉。 她迎合着周明的动作,一次次往后,强烈的快感一次次地冲击着身体和头脑。 她晃了晃自己的头,试图将眼前的几缕头发甩到一旁,这个动作却像是刺激了周明一般。 在一次冲击到秘境最深处的瞬间,周明上身前倾,左手松开握住的腰部,抓住了卓天的头发,然后恰到好处地用力将她往后扯住。 每一次深入,她的头都会抬起,尽管知道周围没人,卓天却依然不敢放肆地叫出声来。 而周明像是看穿了她一样,也松开了右手,开始跟随着节奏,一下又一下的,拍打她的臀部。 清脆的掌声在夜色里显得格外的淫靡和响亮。 一下,又一下。

| 随意 |诈尸正式版本

昨天 17:21 In 随意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花花儿,我一回来你就删我贴,这样不好,不好。 嗯,我回来了。

| 随意 | 快回家

09-28 13:20 In 随意楼
招手。

| 随意 | 就当是新的开始吧。

09-18 In 青果
手机白苹果 疑似电池假死,不想刷机出去找维修激活电池,全都不会。 最后只好自己刷机。 下了个I4说可以刷固件保存资料,结果三次失败。 最后还是只有用ITunes刷了新系统。 之前128G被我装满了,现在全没了。 就当做重新开始,一切从简吧。

| 随意 | 单纯发个帖

09-14 In 随意楼
据说很久没发帖了。

| 随意 | 惊呆了

08-16 In 随意楼
你有Freestyle吗。

| 随意 | 糊屎的,堆尿沙包的还有跳大神的

08-08 In 随意楼
小的时候,大家住一个小区。 有一天晚上,我在楼下跳方格子。 隔壁栋的王二狗跑来跟我哭。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他们欺负我。 我蹲在地上拿石头描格子,谁欺负你了。 他说,就四栋那帮傻逼玩意儿,他们成天就知道冲沙坑里撒尿,然后跟那儿堆沙包。 我抬头看了下他,他一边说,一边用他右手抹他嘴边的沙。 我皱了下眉,说,然后呢。 然后我笑他们,说他们没出息,就知道玩尿,早晚完蛋。 我站起来,拍掉手掌上的灰,说,你说得没毛病。 对啊,我也觉得没毛病,然后他们就打我了。 我看了下他一身的沙,和右手手臂上的淤青。 他们下手还挺狠。 可不嘛,他们还嘲笑我,说我拿狗屎糊墙,说我是个傻逼,说我脏。 他们说得也没错啊。 放屁!二狗跺了跺脚,把我辛辛苦苦描好的方格蹭掉了一块。 我哪儿脏了!我自己爱玩,碍他们什么事儿了! 我踹了他一脚,滚边儿去,别弄脏了我格子。 我又蹲下了身,捡起刚扔掉的石头,继续描边。 对啊,那他们玩他们的尿包,也没碍着你啊。 你想啊,连门卫金大爷都没管他们,你跟那儿瞎操个什么心。 这小区不就是给咱们玩得么。 你玩你的,他们玩他们的,都不挨着。 话一边说,忽然觉得脚有些痒,于是右手中指和无名指夹住石块,食指穿过凉拖的缝隙,扣了扣。 你嫌他们玩尿臭,他们指不定还嫌你糊屎脏呢。 你真看着烦,你不看就行了。 人家跟那儿玩屎,你还非腆着脸凑过去看。 你看就算了,你还要嘲讽人家几句。 嘲讽人家几句就算了,你还非要跟人家置气。 你说你他妈是不是闲的?有病么。 我站起身,正打算再开导开导他,回头看他又拿他那摸过屎的手擦他的鼻涕。 算了,你赶紧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别回头让你妈看见了,准得骂死… 我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忽然右耳一扯,疼得我跳了起来,妈的… 妈,你怎么来了? 让你跟这儿跳大神不回家吃饭!回家吃饭!

| 随意 | 我湿气重你帮我去去湿?

08-04 In 随意楼
我就说怎么会忽然有人给我果味。 原来我也中招。 朋友,拿小号刷果味有什么出息。

| 随意 | 今日最佳

08-03 In 随意楼
男:「有个女孩子说我身上有股奶香。」 女:「乳臭未干。」

| 随意 | 团建险变团战

07-29 In 随意楼
十几年没进过派出所了,谨此纪念。

| 随意 | 2017.07.12

07-12 In 随意楼
有生之年系列。 居然会更新。

「记」2017.07.11

07-11 In 随意楼
…… 他伏在她的身上,一次次的撞击她的身体。 他把头埋在她的耳侧,双唇贴着她的耳垂。 他反复地呢喃着那个只属于她的那个名字。 他近乎歇斯底里般一遍又一遍重复地说着。 他说某,我爱你。某,我爱你。某我爱你。 他像是要把那三年没说过的话拼命说个够。 不同的位面和平行时空,有不同的故事。 但他的每个故事里,都有她。 他即将到达临界点,动作却丝毫未停缓。 她也十指在他身后交扣,抱得更紧。 他的余光看到旁边的婴儿床上, 忽然像被掏空了一样。

| 随意 | 想挂人

07-06 In 随意楼
如题。 阔惜挂不了。

| 随意 | 07.04

07-04 In 随意楼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说这句话的大部分人最终恰好都败给了皮囊。 有趣的是,你真的知道什么是有趣吗。 你看,我就不知道。 笑。

少年,你的游戏机是哪一台。

12-01 In 随意楼
【隐藏我的游戏妈妈】 这真的是一款密室逃脱游戏。 所以,少年阿,你的游戏机是这台金色的游戏机,还是白色的游戏机。

|如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美 |

11-21 In 随意楼
终于找到这句歌词最好的配图了。

| 随意 | 讲道理,别聊林丹

11-17 In 随意楼
历来我一直认为,媒体关注各界名人私生活,群众甘之若饴是一件很病态的事情。 圣母圣父那帮人我就不提了,我就是特别想知道,关你屁事。 当然,你们要聊要关注你们要谈,那是你们的事,我也就这么随口一说。 但林丹这事儿,什么时候开始媒体已经腆着脸把偷拍,且是偷拍他人房间内作为新闻素材炒作得一本正经了。 你国媒体总是想搞事情,然而越搞越离谱了。 习习蛤蛤。

| 打卡 | 客官你是住店还是打尖

11-14 In 随意楼
每天来楼里打个卡签个到吧,如果你愿意。 第一卡,2016年11月14日 下午16: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