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人来过

果味儿

波波维奇 他就像西天取经的唐僧,去哪都是:路过
青果小姐 蜜汁男子气
锦瑟 方外高人
蜜柚 酸溜溜
莉莉酱 老湿是高人

| 随意 | 惊呆了

08-16 11:08 In 随意楼
你有Freestyle吗。

| 随意 | 糊屎的,堆尿沙包的还有跳大神的

08-08 01:08 In 随意楼
小的时候,大家住一个小区。 有一天晚上,我在楼下跳方格子。 隔壁栋的王二狗跑来跟我哭。 他一把鼻涕一把泪,他们欺负我。 我蹲在地上拿石头描格子,谁欺负你了。 他说,就四栋那帮傻逼玩意儿,他们成天就知道冲沙坑里撒尿,然后跟那儿堆沙包。 我抬头看了下他,他一边说,一边用他右手抹他嘴边的沙。 我皱了下眉,说,然后呢。 然后我笑他们,说他们没出息,就知道玩尿,早晚完蛋。 我站起来,拍掉手掌上的灰,说,你说得没毛病。 对啊,我也觉得没毛病,然后他们就打我了。 我看了下他一身的沙,和右手手臂上的淤青。 他们下手还挺狠。 可不嘛,他们还嘲笑我,说我拿狗屎糊墙,说我是个傻逼,说我脏。 他们说得也没错啊。 放屁!二狗跺了跺脚,把我辛辛苦苦描好的方格蹭掉了一块。 我哪儿脏了!我自己爱玩,碍他们什么事儿了! 我踹了他一脚,滚边儿去,别弄脏了我格子。 我又蹲下了身,捡起刚扔掉的石头,继续描边。 对啊,那他们玩他们的尿包,也没碍着你啊。 你想啊,连门卫金大爷都没管他们,你跟那儿瞎操个什么心。 这小区不就是给咱们玩得么。 你玩你的,他们玩他们的,都不挨着。 话一边说,忽然觉得脚有些痒,于是右手中指和无名指夹住石块,食指穿过凉拖的缝隙,扣了扣。 你嫌他们玩尿臭,他们指不定还嫌你糊屎脏呢。 你真看着烦,你不看就行了。 人家跟那儿玩屎,你还非腆着脸凑过去看。 你看就算了,你还要嘲讽人家几句。 嘲讽人家几句就算了,你还非要跟人家置气。 你说你他妈是不是闲的?有病么。 我站起身,正打算再开导开导他,回头看他又拿他那摸过屎的手擦他的鼻涕。 算了,你赶紧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别回头让你妈看见了,准得骂死… 我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忽然右耳一扯,疼得我跳了起来,妈的… 妈,你怎么来了? 让你跟这儿跳大神不回家吃饭!回家吃饭!

| 随意 | 我湿气重你帮我去去湿?

08-04 12:20 In 随意楼
我就说怎么会忽然有人给我果味。 原来我也中招。 朋友,拿小号刷果味有什么出息。

| 随意 | 今日最佳

08-03 18:30 In 随意楼
男:「有个女孩子说我身上有股奶香。」 女:「乳臭未干。」

| 随意 | 团建险变团战

07-29 04:33 In 随意楼
十几年没进过派出所了,谨此纪念。

| 随意 | 2017.07.12

07-12 In 随意楼
有生之年系列。 居然会更新。

「记」2017.07.11

07-11 In 随意楼
…… 他伏在她的身上,一次次的撞击她的身体。 他把头埋在她的耳侧,双唇贴着她的耳垂。 他反复地呢喃着那个只属于她的那个名字。 他近乎歇斯底里般一遍又一遍重复地说着。 他说某,我爱你。某,我爱你。某我爱你。 他像是要把那三年没说过的话拼命说个够。 不同的位面和平行时空,有不同的故事。 但他的每个故事里,都有她。 他即将到达临界点,动作却丝毫未停缓。 她也十指在他身后交扣,抱得更紧。 他的余光看到旁边的婴儿床上, 忽然像被掏空了一样。

| 随意 | 想挂人

07-06 In 随意楼
如题。 阔惜挂不了。

| 随意 | 07.04

07-04 In 随意楼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说这句话的大部分人最终恰好都败给了皮囊。 有趣的是,你真的知道什么是有趣吗。 你看,我就不知道。 笑。

少年,你的游戏机是哪一台。

12-01 In 随意楼
【隐藏我的游戏妈妈】 这真的是一款密室逃脱游戏。 所以,少年阿,你的游戏机是这台金色的游戏机,还是白色的游戏机。

|如你喜欢怪人,其实我很美 |

11-21 In 随意楼
终于找到这句歌词最好的配图了。

| 随意 | 讲道理,别聊林丹

11-17 In 随意楼
历来我一直认为,媒体关注各界名人私生活,群众甘之若饴是一件很病态的事情。 圣母圣父那帮人我就不提了,我就是特别想知道,关你屁事。 当然,你们要聊要关注你们要谈,那是你们的事,我也就这么随口一说。 但林丹这事儿,什么时候开始媒体已经腆着脸把偷拍,且是偷拍他人房间内作为新闻素材炒作得一本正经了。 你国媒体总是想搞事情,然而越搞越离谱了。 习习蛤蛤。

| 打卡 | 客官你是住店还是打尖

11-14 In 随意楼
每天来楼里打个卡签个到吧,如果你愿意。 第一卡,2016年11月14日 下午16:49。

连叶子都没有啊…

11-12 In 随意楼
连 叶 子 都 没 有 啊

「活动」有一种棍,又黑又长。

11-10 In 青果
如题,这种棍,叫烧火棍。 搜图过程中,看到一幅图,上面有一句话: 一个人,一根棍,面对整个世界。 吓死我了。 最后,我爱一条棍,算不算一种棍?可他明明是一种药。

| 随意 | 回忆过去,痛苦的叶子找不到

11-10 In 随意楼
那个时候的我多任性,首富日子一去不复返啊。

| 随意 | 转载请注明出处

10-24 In 随意楼
正文如题。 要点脸吧。

这些马甲你们一定是一家人吧?

10-23 In 随意楼
我这两天无聊做了个纪录,于是我真的很想知道。 你们真的不是一家人? 抽筋的右手 发愁的口水 粗壮的肚脐眼 细小的肚脐眼 淡定的肚脐眼 贼贼的黑头 衰衰的菊花 烤焦的脚趾 黑化的香蕉 啵起的香蕉 香喷喷的洗洁精 还有一些正常的某某的某某我就不做纪录了。 可是看到肚脐眼都有三个,我一点都淡定不起来。 再来几个马甲把器官凑齐?

| 聽曲 | 丙申年戊戌月甲戌日

10-19 In 青果
甜言蜜語,谎话嬉笑。 多给我一点,切勿缺少。 话题尽了,也不紧要。 吻我至凄冷的深宵。 ——————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