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人来过

果味儿

青果小姐 虾条味儿红枣
锦瑟 红枣装虾条
ximi 一个,汉子
落在我卑贱的心 卫龙味道
还是Icing 红枣味儿虾条

哇!快半年不见了!

04-27 In 青果
青果你好! 新换了个手机 装应用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你啊,就回来看看! 叶子还在!活跃的人基本没有认识的了,但看得出来仍然是什么咖都有,依旧热闹得很,令人happy! 时间有限,除了玩儿了两把方格子,没有仔细瞧瞧哪些兄弟姐妹成了光膀子露奶子骚话连篇骗叶子的主力军,但勇气可嘉,春光可赞!加油啊! 下次换手机的时候我也许还会再回来的 哈哈

Farewell

12-10 In 青果
一直到现在也没攒够一年资深的叶子 唯一的小小的遗憾 嘿嘿 周末愉快!

就这么点儿小目的

12-07 In 青果
游戏我默默无闻地玩,叶子已经攒了五千四百多了,距离目标达成还差一点点!但我实在是玩儿不动了,所以放张………我看着也不像我的无p照片 赚点叶子 谢谢各位客官了!

网页版速打一篇meaningless bullshit出来

12-06 In 青果
考完试之后感觉有点空虚,好像最不在意的就是能不能过,8000多块陪太子读书的感觉也没那么差,如果六月份还要再来一次,应该也不会有更大的触动。那我最近一周、一个月、一年做的都是些什么呢?来到新城市半年了,一个case也没做成,吃了数不清的没什么意义的饭局,约了好几打儿的妹纸,说了不少之前没想到会说出口的话。。。最后剩下的只有对这座湿热城市的不适和没什么根据的对未来的美好展望,望来望去发现好像一直都在原地踱步。。。想回家,哪儿都行,想回到一个已经冷到嘎嘣脆,大鼻涕没流出来就结冰,每个人都穿的异常笨拙的城市,每天往返在家和办公室,用八小时好好写上两年OR的论文,不用去思考到底什么样的生活适合我。

手老实点儿

11-22 In 青果
有点儿想念昨晚那个正着看侧着看坐着看躺着看睁眼闭眼怎么看都像极了范晓萱的妹纸 今儿这张一米八宽的大床又都归我一个人了 可劲儿滚去吧~

今晚对题数23/23 耶

11-17 In 青果
一个很滑稽的连备胎都算不上的人的快乐与纯真,短暂但很美好啊

啊啊啊啊!

11-16 In 青果
女神新砖好听爆炸!!!!

国王屯的最后影像

11-13 In 青果
零点钟一敲 距离我master毕业已经过去一年整了 做梦一样

周末快乐各位

11-12 In 青果
有个果友给我留了个味道 说我是苦味儿的 让我有点儿方啊哈哈哈

积极参与活动

11-11 In 青果
没啥创意 期待礼物 木哈哈

catharsis

11-10 In 青果
工资一发 撸了一波上个月想买但。。。没钱买的各种没卵用的书和一个瑜伽垫。。。。特意挑的加厚的,希望可以。。。。睡的舒服 乃文什么时候会在香港开新专签售会,是我此时此刻除了晚上吃什么最想了解的问题

停药两天喝点儿没事儿的阿弥陀佛

11-09 In 青果
Alcoholic cider 冰镇一下 哎呀那个口感啊!啧啧啧

这不是我的发言风格但是。。。。

11-07 In 青果
一位美丽的果友发来的照片告诉我 女人的臀部就像是汽车的安全气囊 不撞架的时候只是看着给人安稳 一旦危险发生 有没有气囊的差异实在是太大了。。。。

what a hips

11-07 In 青果
净资产就剩不到十块钱了 深圳通里剩七毛 工资鬼知道什么时候会发下来 但我一点都不愁呢 哈哈哈哈哈 这两天可以走路上下班多吃食堂调养一下了

whatsoever

11-04 In 青果
Night in night out~

再来一发

11-01 In 青果
爽啊~爽死了~

扎我!认真的。。。

10-31 In 青果
挂水上瘾 这病能治么?现在每天最开心的事 就是来医院挂水 午休一瓶 晚九点一瓶 不多不少 一百毫升半个小时 感觉血管被冲的凉滋滋的很干净 每天最放松的时候就是挂水的时候 躺椅舒服能睡着 也可以难得奢侈的放空 走在去医院的路上 心情比赴炮局要激动 回公司的时候瞬间就蔫儿了。。。

都别哭了孩子们!

10-30 In 青果
扎我!扎我!!!

太爱这首词

10-29 In 青果
从你走后 时间它离开了我 给我孤独 美其名叫做自由 慢慢变成一头思念的野兽 它啃食着我 也豢养着我 。。。。 可惜爱 只是我单方感受 难成气候 爱 怎么在你心逗留 成为永久? 想你的理由 相遇的路口 即将愈合的伤口 这些都是我 最卑微的快乐 我说

离心力

10-28 In 青果
又要发片了,非常激动。距离上一张实体已经四年了,这四年一张CD也没有入手过,这个份子钱,当然要留着凑给你。希望你六十岁的时候还可以唱歌发片,我可以带我的小孩去听你的演唱会。 不要擁抱 切莫親吻 我會粉碎 再不完整 我不存在 就沒有 消失的可能 欲言又止 也很快樂 我只是你 眼前星塵 你不明白 這裡 危險萬分

常去的小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