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人来过

果味儿

老无所依

昨天 09:55 In 青果
早晨,公交车上挤满了老人,提着包,挎着筐,只为去更大的市场买更便宜的菜。 趁着人多,还没到站就把卡刷一下,只为剩下那几毛钱。 可怜,可叹。

第十四章 归处

昨天 07:29 In 青果
彷徨,看不清方向。但终究尘归尘,土归土。 就这样,在懵逼的状态下毕业了。毕业前的那几天,虽然还有课,但谁还会在乎?谁还会去上?每天都希望把这4年欠下来的酒喝完。真正的是醉生梦死。 白天睡觉,晚上喝酒的状态持续了一礼拜,终于在依依不舍的告别中,结束了这场青春的宴席。 我的人生轨迹不是我自己的,是从小耳濡目染规划好的,小时候好好读书,长大了考上大学,大学毕业找一份稳定的工作,然后娶妻生子,安安稳稳过日子。平淡,平凡,平庸。 我生病了,和其他老人一样都会得的病。自己感觉身体越来越差,这种消极的态度也影响着身体的恢复,虽然知道这一点,但人在老了之后就会有很多消极的情绪。如同冬天里只会盼望春天的到来,如同晚上希望明天的美好。 期望,才是最折磨人的东西。自己的期望常常欺骗自己,别人的期望常常作贱自己。 很多老人像我一样,坐在轮椅上,挨着病痛的折磨,检讨自己的过往。如果我再勇敢一点?如果我再努力一点?如果我再积极一点?如果? 所以在中国,不说今生今世,说三生三世,来生来世,估计就是多数人的期望。这辈子过扯淡了,下辈子好好活,哈哈,好像下辈子就一定是人似的。 人生若无悔?那该多无趣。这是我年轻时看过的一部电影,《一代宗师》。 菩萨畏因,众生畏果。 神荼,卒,享年58岁。

第十三章 误人子弟

05-17 14:23 In 青果
我的心被捅了一刀,她拔出了刀,我的心空了一块。 学校的老师要是不正经起来,恐怕要比现在的网红还厉害。差劲的学校往往能培育出优秀的段子手。 我们是广告学专业,听起来高大上,但我们的学校却是一所地质学校。所以你就会知道,地质学校的广告学,是会有多么的不靠谱。 我们学校值得骄傲的地质勘查学,在全国某个地方实习的时候,发现了恐龙化石,这让我们学校有了吹嘘的资本,于是盖起了一座地质博物馆。但因为投资太大,所以在宣传上只能邀请我们专业的老师出谋划策。我们的老师接到这个任务感到很荣幸,憋了一礼拜,终于与领导敲定了一句特别牛逼的广告语,一经面世,就引来全校轰动,那句广告语是 周末休闲哪里去,XX学院看恐龙。 从此,我们专业的男生不敢再跟本校女生说我是广告学的。 我们在大二的时候开始有了选修课,本着从专业角度出发的考虑,我选修了道教。教课的是我们学院副院长。看起来很牛逼的样子吧。 副院长在一次讲课的过程中,讲着讲着跑题了,讲到了气功上面。在上世纪80年代流行的气功,有一次一位气功大师冒着严寒来我院莅临指导。在一次发功的过程中,突觉腹痛难忍,陪同老师建议去医院,但大师坚持要用气功抵挡。最终抵挡不过,送到医院就给开刀动手术了。 后来的诊断结果是胃痉挛,喝一杯热水就好了。看来误人的不止是本院的老师。 一位脾气温和的老师,实在看不下去我们严重的逃课行为,终于点名了。他低下头,一个名字一个名字念。就那样一直低着头念名字。120个人的大课,去了40多个人。很多同学替缺席的答“到”,于是在点名结束后,老师高兴的说“今天人到的很齐”。 很齐啊,很齐。 我不去上课,并不是我不爱学习,只是我不喜欢惹老师生气。我不喜欢惹老师生气,因为并不是因为怕挨罚,而是真的不屑和老师计较那些没用的。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第十二章 失乐园

05-16 10:15 In 青果
人之所以会心痛,还不是因为喜爱的人与自己擦肩而过。 2005年,大一。 刚刚来到学校,就是傻子进了大超市一样,对什么都感到稀奇。 天南海北聚在一起的兄弟,就要度过4年的时光。 虽然时代在变化,但免不了俗气的仍会评出个班花班草。 她小巧可爱,虽然没有惊鸿般的面容,但却有着一股脱俗的气质。刚开学的第一天,院里雄性的荷尔蒙就喷薄而出,追在她后边的人络绎不绝。 我,只能远远的看着,像傻子一样,看着那闹剧。 也许是在村里呆久了,对女生的心思真的特别不敏感。每天跟着一帮没人要的哥们打游戏,打牌,出去耍。 好像是有几个女生看上了我,但也可能是看岛国的小片看多了,产生了幻想。 总之,管它呢,爷要尽情玩,去tm的爱情。 然后,就tm的成为了单身狗,天天被虐。那些没人要的哥们儿,也慢慢的谈起了恋爱,最后只剩下我一个傻子。 失乐园,爱情是苹果,女人是毒舌。

第十一章 万法皆空

05-15 17:44 In 青果
猴子还是那个猴子,没有了野性的猴子是人类。 我做了一个怪梦。在一个地下昏暗的楼道里,前边两个人在带路,我跟在后边,我问他们 要带我去哪儿? 他们并没有回答,只顾着低头往前走。前边有一个拐角处,我本性感觉到了危险,这时候我扭头往外跑,但是我就这样以一个很奇怪的姿势定在了那里。 我睁开眼,喘着粗气,但是我无法动弹。我的头以90度的方向朝向一旁,屋里的灯光还亮着,我想大声呼喊,但却发不出声音。 就这样,大概过了2分钟之后,我的身体可以动了,我活动了一下,感觉心里很怕。开着灯,一直到失去意识的昏睡过去。再睁开眼,已是天亮。 偏僻的小镇,没有那么多的知识及科学能够为我们答疑解惑,只有来自民间的传说。 鬼压床,据说在一个人极度疲惫的情况下,人身上的阳气会很微弱。鬼就会找到这样的人,趁他睡着压在他的身上,吸一些人身上的阳气。这时候人会梦到地狱,梦到有人拖拽着你走向深渊,如果不能够及时醒来,那就会一直沉睡下去。 天道,阿修罗道,人道,饿鬼道,畜生道,地狱道,六道轮回。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轮回

05-04 08:03 In 青果
时间,是世界上最厉害的毒药。 它慢慢腐蚀你的野心 抹掉你的青春 愈合你的伤痛 麻痹你的神经 到最后, 当你蓦然回首 什么都已经没有 就连你美好的记忆 也打散在春夏秋冬里 皱纹像年轮一样增长 新的开始 意味着老的结束 轮回 只轮转,没有回头路。

万法皆空

04-23 In 青果
亦真亦假亦人言, 似是似非似梦还。 非色非空非真我, 笑天笑地笑流年。

第十章 年年岁岁花相似

04-20 In 青果
第十章 年年岁岁花相似 记忆像蒙了灰的伤疤,不经意的擦拭,还会痛。 “神荼,你想啥呢?”侯斌推了我一下。 “是不是又想那个小妹妹呢,你才多大啊,就想跟人家谈恋爱。” “喂,貌似你很大似的。”我看着侯斌,眼神仍然有些呆滞。 “侯斌,你有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就是你突然会觉得你曾经经历过这一幕,然后场景、人物,甚至包括说的话做的事都是一模一样的?” “别岔开话题啊,说,你到底有没有想”。 “你刚才说的这句话,我都已经猜到了。刚才咱俩聊着聊着,我就觉得特别熟悉,你的动作神态,而且你还推了我一下,接下来说的话,我都猜对了。这样的场景我好像梦见过。” “你丫脑子有病了吧”。侯斌不理我了,回头去撩扯小姑娘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我会这样?还是所有人都会这样? 那一年,我初一,那一年,1999年。

第九章 无常

04-19 In 青果
生亦何欢 死亦何苦 我死了,在一个寂静的夜晚。 我看着我静静的躺在那里,就这样看着。意识开始模糊,仿佛天亮了一般,“眼前”白茫茫的一片。 虽然我离开了,但是我能想象得到,我这样的一个草率的决定与告别,会给这个家庭带来多大的打击。 家里人在失去我时候,痛苦一直陪伴着他们。爸爸妈妈经常在夜里偷偷的哭泣。爷爷奶奶也最终抑郁而终。 而我们的家庭,在村里乃至县里都成了反面教材。一个家庭为了让自己的孩子好好读书生生把孩子逼死,这个话题即便过去十几年,都还会被提起。 -------------------------------------------------------- 我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周围再也没有光,昏暗、潮湿,像地下室,又像是监狱。 我就孤零零地坐在这里,虽然潮湿对我没有影响,但仍会感觉不太舒服。我想走出去,但这里貌似无边无际。没见到传说中的孟婆和阎王,可我知道我确实在一个独特的空间里。 因为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昏睡了过去。 我做梦了。 梦到父亲慈祥的面孔,梦到母亲的微笑。我叫嚷着,想向他们忏悔,他们似乎听不见,就这样慈祥的看着我。我努力睁开了眼,打量着周围,熟悉的房子,还是那么破旧的橱柜,还是那带着温热的土炕。 那一年,我出生了,那一年,1986。

扎心了老铁

04-18 In 青果
233333~~

第八章 知识改变命运

04-17 In 青果
很多事情,对于你来说是一件小事,但对于一些人来说则是一生。 或许我们之间的缘分是属于孽缘。每每看到她或者跟她说一句话,一整天的精神都是恍惚的。 就这样在懵逼的时间里,迎来了高一第一学期的考试,而且很显然,我考砸了。全班倒数。 我不敢面对家里人,怕知道后家里人不高兴,所以考试结束后,我回到了家里,装作像往常一样躲在屋子里边学习。家里也问过我几次,考试成绩下来了没,我说还没有,要等到开学才公布成绩了。 农村人很在乎面子的,心眼也很多的。跟我一班的有个小伙伴,他的父母在一次不经意间聊天中,让我的父母看到了成绩单。 然后我就迎来了人生第一个特别痛苦的回忆。先是爸爸把我暴打了一顿,怪我不认真学习,辜负他们的期望,然后爷爷奶奶哭了,一边哭一边骂我不孝顺。 再然后,就是连续一礼拜的时间里,家里死气沉沉,谁都不理我,而且还有很怨恨的眼神看着我。 我是一个孩子,我也不是故意要不努力学习的。可是,在家里看来,你就是一个应该被放弃的孩子。 于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呆呆的看着炉子里边的火苗,怨恨着身边的每一个人。我悄悄的盖上了炉盖,趟在了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着,但我再也醒不过来了。 -------------------------------------------------------- 在中国,乃至现在,仍有很多贫困地方的孩子,希望通过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甚至改变整个家庭的命运。他们从小就承受着他们不该有的压力,他们没有童年,没有玩具,只有全家的期望。

第七章 躁动的心

04-14 In 青果
异性之间的吸引,也是出于好奇心。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到了年底。 这一天是元旦,班级里晚上有派对。乡下的派对不比大城市,只是简单的各个班级串一串,表演个很拙劣的节目,大家热热闹闹的叫嚷一番。 我是走读生,但是那天我决定留下来放松放松。而也是因为我恰巧的决定,有了跟女神独处的机会。 班级里的同学全都去别的班狂欢了,只剩下我和她。我忐忑的挪到她身边。 “你怎么不去跟他们一起玩?” “没意思,而且我不喜欢热闹” “哦,我也不喜欢” “你在复习功课吗?” “嗯” “我一会儿该回家了” “你不住校啊?” “我家离这里很近” “哦” 妈的,于是我就回家了。 好怂啊,好不会聊天啊。我懵逼一般骑车到了家里。坐在椅子上,努力的想着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可怎么也想不明白。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太阳照常升起。

第六章 意识转移不转移

04-12 In 青果
对于未知,总是充满好奇,而好奇,又让我们与众不同。 我喜欢上政治课。 高一的政治课讲的是哲学,而且是马列主义哲学。对于一个爱思考的人来讲,这是个很有意思的课程。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多数人建立了自己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当然对于一些听不太懂政治课的人来讲,他们的世界观恐怕建立的还要透彻。 其实马克思列宁主义所讲的哲学,我认为是西方人思想的代表。物质是存在的,它就在那,你注意不注意它也会在那。规律是普遍存在的,所以一个人做任何事情要循规蹈矩。这好像在给西方的科学和民主找到了一个正规的理论基础。 再后来当我接触到中国哲学的时候,我发现,西方的思想更适合洗脑,因为它相对于中国哲学,比较简单,让人容易理解。西方人讲,一就是一,二就是二。 中国的哲学像是一股涓流,一直在动,一直在变化。它告诉我们思想或者意识,可以改变一切,所谓“境随心转”。万事万物没有定数,所以要让自己不断学习,不断进步,不断思考。在中国,一即和,和即一切。“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当然,这些是后话了。 教我们政治课的老师有点儿娘,所以他的课也就没有什么威慑力。一到他的课,多数同学紧绷的神经也就松了下来。睡觉的睡觉,抄作业的抄作业。我喜欢的那个女孩显然对这个课也不感兴趣,也睡觉了。而我则跟紧老师的步伐,在马列主义的哲学体系中遨游。 说到马列,想起了小时候一则笑话。班级里有个大舌头同学,有一节朗诵课文的课。刚好轮到这位同学朗诵《伟大的友谊》,他站起身,拿起课本,大声念道: “马克思很平穷,长期流氓(亡)在外。” 好嘛,能不贫穷吗,拿钱都逛窑子了。 我就说嘛,一谈到关于意识的话题,就神散形也散了,权当散文看吧。 上班了。

是这样的吧?

04-11 In 青果
总觉得抽烟的女人很性感

第五章 被上天眷顾的人

04-10 In 青果
因,遇到缘,结成果。 我还是没能考到县里的一中,而是去了三中。听说初中时心仪的那个女孩也没有考到一中,心里有些惋惜,但更多的是庆幸。 人可能都是这样的,每天都在希望与失望中徘徊,为了一些事在不安中度过每一天。 后来听说那个女孩的家里还是花钱让她去了一中,心中也就再也没了念想。因为虽然都在一个县城,但凭着那个女孩的美貌,估计应该会有很多比我还优秀的人追她吧。 我好像生来就带着自卑,这也可能跟我从小身体弱有关系。 开学报到的那天,雨下的很大。又赶上正在修路,所以从家里到学校的路走得格外的艰辛,也觉得觉得路走得格外长。 到学校的时候已经迟到了。我按照黑板上的通知,走到了我们的班级门口,老师正在里边上课。我像傻逼一样走进去,引来哄堂大笑。我囧着脸,赶紧找个靠近我的座位坐了下来,再装出一副认真听讲的样子。 因为我是走读生,所以没赶上发课本,他们都已经拿到了课本,我只好和同桌商量了一下接着他的看。他叫康岩,一个老实又壮实的男孩。 正当我聚精会神的听课的时候,一个手指戳到了我的后背上,“喂,帮我把笔捡起来”。 我扭头一看,惊住了。是那个我心仪的女孩。 “你······你不是去一中了吗?” “不想去了呗,快帮我捡笔啦。” “哦,给你” 我们的再次见面就这样发生了。或许我真的有被上天眷顾的时候。 所以,有时候真的不需要那么不安,该来的不推,走远的不追。人之所以为人,就是比其他动物想的太多。

第四章 梦遗少年

04-08 In 青果
昏睡的顽童,梦就像烈酒。做了就泪流成河,不做就难耐忧愁。 我梦遗了。 梦到一个女孩向我走过来,然后拉着我的手,带我去了一个很偏僻的角落里。然后把我摁在墙上,开始摸我的身体,从我的胸往下摸,一直摸到我的小弟弟,我激灵了一下,把她逗乐了。 她拽着我的手,让我解开她的衣服。她穿了一件带拉链的裙子,拉链在后边,我把手伸到后边去解,这样我们俩靠的很近,我闻着她的体香,她用嘴舔我的耳朵,我的小弟弟不争气的硬了。她的裙子被我笨手笨脚的脱掉了,露出了里边一套黑色的内衣。我吻她的嘴,把舌头伸进她的嘴里,她用她软糯的小舌头舔我。我一直手搂着她的身体,一直手开始摸她的胸,她的胸很挺,摸起来很有弹性。 她的呼吸变得很粗,略带一点点呻吟。我学着电影里的动作,手顺着她的胸往下摸,一直摸到她的小妹妹,用手指夹住她的阴唇反复摩擦,她湿了。这时候她趴在我的耳边小声地说“我要”。 她背对着我,扶着墙,我抱着她的屁股,从后边插了进去,开始越来越快的抽插,她的小妹妹很紧,夹的我很舒服,我每一次都很用力,她搂着我的大腿,让我再用力一些,再快一些。 闹铃打断了我的春梦,我的内裤里湿湿的。 可能是昨天看到了一个风骚的女人穿着很性感,所以才会做这样的梦吧。也可能是最近心仪的女孩跟我说了几句话,所以脑补了很多不会发生的镜头。 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子,都开始追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了。而我也有心仪的女孩,但奈何自己长的丑,学习差,家教严,所以只能远远的看着她。 哪里有什么屌丝逆袭,有颜值才有天下,从那个时候就是硬道理。 那一年,我高一,那一年,2002年。

今天不更了

04-07 In 青果
打游戏输了,心情不好

第三章 梦与现实

04-06 In 青果
如果这是一场梦 那梦里的人又是谁? “神荼,你怎么了?”露娜瞪着两只大眼珠,望着面前呆呆的小青年。 “就在刚才,你就这样看着我,我看着黑板上老师写字,写的那些字,包括老师写完字后转身看着我们的神态,我都感觉是一模一样的”我眉头紧锁,好像要从这里边揪出一些线索。到底是梦见的,还是曾经也发生过? “哈哈,我看你是最近快考试了,压力大,神经有点儿不正常了”,露娜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我。 “露娜,你有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就是你突然会觉得你曾经经历过这一幕,然后场景、人物,甚至包括说的话做的事都是一模一样的?”我仍然希望从这里边找出能够解答我困惑的内容,哪怕是希望别人也和我一样的“不正常”。 “好像是有过吧,但好像也没有。哎呀,不知道,反正我觉得你刚才怪怪的。” “好啦,上课吧,要认真听讲了,虽然听不懂老师在说什么”。 初三面临着升学的压力,在这个小县城里,只有进入一中,才能够有考上大学的可能。 作为一名农民的儿子,虽然家里并没有那么穷,但我从小身体就羸弱,家里希望我能够通过考大学,摆脱种地的命运,因为只有念书才适合我,至于种地,家里认为我恐怕连锄头都拿不起来。 知识改变命运,对于这一点,我从小就是深信不移的。所以每天都很刻苦地学习到深夜,有时候做梦都在解方程式。 可能真的是升学的压力比较大,才导致我过于敏感,而且出现了幻想吧。 但一模一样的场景不停地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也经历过很多次,有时候跟身边的人说,都以为我是在开玩笑,慢慢地也就不说了。 那一年,我初三,那一年,2001年。

第二章 时间是止痛药

04-05 In 青果
间可以抹掉一切,包括任何感情 我死了么? 我看着我的身体血肉模糊的躺在那里,司机傻傻地愣着。这是一个女司机,流泪的眼睛里是迷茫的眼神,摇晃着我的身体,不知所措的叫嚷着什么。 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以至于把交通都堵塞了。公司也有人跑了过来,尖叫着,打电话给同事,同事尖叫着打电话要联系我的家人。一个小时左右,救护车才呼啸着疾驰而来,而这时候,我身上血估计已经流干了吧。 我就这样在天空中,低头看着这一切。我想再回到我的身体,但我已经动不了了。 我想再回到我家人的旁边,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我想了很多,心中还有一点确幸,我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了人间,离开了亲人。其实早在很久我曾经试图设计我的死亡,但都不忍心看到家人痛苦的表情和每天忧郁的眼神。但直到今天,我被迫离开了自己的身体才发现,人和其他动物一样,你的身体只是个躯壳。 想着想着,一股无形之中的牵扯力,慢慢地拽着我往上走,我的意识也在慢慢的模糊,知道我失去了意识。 ——————————————————— 无良的老板在我离开之后,没有给过我家里人一分钱,而且再也没提起过曾经为他奋斗打拼的我。 我的妻子带着孩子嫁给了别人,那个人对她和小孩都很好,小孩子也长大成为一个优秀的小伙子。 我似乎没有在这个世界上来过。 所以,时间是一剂止痛药,它慢慢地抹平你痛苦,然后让你忘掉曾经在乎的东西。 未完待续……

轮回 第一章 死亡也许是解脱

04-05 In 青果
时间是一种霉菌,腐蚀了我的青春。 我像往常一样,在深夜2:30醒来,然后双眼望着天花板发呆,就这样,又不知在什么时候睡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早上8:30.贤惠的妻子开始在厨房鼓捣早饭了。可能是上了岁数的原因,虽然今年刚32岁,最近睡觉越来越轻,越来越不踏实。 难以想象的是,步入中间的生活,已经变的像白开水一样,平淡透露着乏味,人如同机器一样,吃早饭,出门上班,一坐就是一天。 更难以想象的是,当你发现你的工作也如同告白水一样,而又没有了去尝试新鲜事物的勇气,心里逐渐地惶恐了起来。 今天老板来的特别晚,公司里死气沉沉的,没有人工作,也没有说话。原本好好的业务在经济不景气的环境下,逐渐地失去,只剩下一根稻草,让不想离开的员工苟延残喘。 老板忧心忡忡地进了办公室,召开包括我在内的几个核心骨干开会。其实,每天都要开会的,越是没有生意越是要开会。啰啰嗦嗦地说了一些手头上的事情。老板终于说出了他面色不好的原因—他得了痔疮。他很担心的让我们几个就“痔疮能不能根治?如何保养”的问题发表了一下意见。最终大家得出的结论是:你得锻炼。 下午,我在与另外一个同事私下八卦老板得痔疮这件事的时候,那件事情又发生了。时间、地点、人物表情、所说的话,如同我有预见一般又发生了。好像这样的事情之前发生过,但却又不是在做梦。 或许,我也是一个奇葩。 可是,就在这个平淡的日子里,冲突也是意料之中却又不期而至的到来了。导火索是因为一个同事的离职,她来公司不久,但是每天都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所以她觉得还是要离开这个地方。而老板却把她的离职怪罪到了我的头上。我当时一下子就爆发了,我指着老板的鼻子大骂,还把他得痔疮这个事嚷地所有人都听见了。 然后,我就辞职了。虽然我让他很难堪,但他还是想留下我,而我和那个离职的同事心情是一样,每天上班跟上坟一样,我也就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离开。 我气冲冲地走出了办公楼,也许是因为实在太气了,也没有看红绿灯就跑了出去,然后,我就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撞击和疼痛。我倒在了地上,看着旁边死气沉沉地轮胎和司机惊恐的眼神。一切变的越来越模糊。 我的意识在慢慢消失,最后听到的一句话“神荼,你不要死!”

常去的小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