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人来过

果味儿

单单

10小时前 In 青果
有时候庆幸当初做得决定,离开父母的唠叨,离开他们的羽翼之下,虽然还是有些保护,但也大多靠自己,离开家才深刻地知道小学课文学的家永远是最温暖的港湾是什么意思。任何地方都不及家的一分,哪怕家里停电断网,我也呆得毫无怨言。 寄人篱下,就算老爸老妈有给钱,但也终归不是真心对待。到了学校,幸得与舍友相处的还好,住宿期间也还算好。一到离校时间,就觉得世界到处都是成双成对,只剩我一人拖着行李。放假时间短,挤着公交回外婆家住,放假时间长回自己家,哪怕行李又多又重也开心。 不喜欢去外婆家,不但下车得走上一段长长的路,还得做他们的送钱保姆,看着同样下车的人都让人接走,然后,没有然后。 一个人也挺好的,能碰到好多暖心的事,当我拖着行李走向公车时,乘务员走来帮我拎,虽然他可能是嫌我走太慢。 一次外婆家这边修路,得走上一个小时多才能搭到公交,半路一路过的不认识的学长停在我面前载我走。依稀记得,是个没算特别帅帅的,但是阳光。 打车时碰上一个好司机,即使那人不给钱追上去讨钱,之后那人没散钱还四处帮她找,最后流着汗坐回车上说着,做人还是要做好人嘛。 坐车总有陌生人说要一路小心注意安全,比如这次补完课要回深圳,打车要去搭巴士的时候,师傅以为在别的地方要再送我去,一边嘱咐着要注意看车,旁边有一三轮车师傅,就算我说不搭车,还连连嘱咐着注意安全。是因为我看起来小个吗?其实我很独立了,除了经济方面。 出门在外,帮过我的陌生人仔细想想真挺多的,就只记得这几个例子,其他的随着时间渐渐模糊,但我清晰地记得很暖心,世界上可能坏人很多,可是我遇见的是好人很多。这些人我不记得他们的脸,也都只会遇见一次,如果有第二次,那一定是缘分。 写下这些不为别的,只想记住,不忘记这些曾经的感动。回家的大巴很安静,沿途的草树闪着落日的点点余晖。

故事

08-13 01:29 In 青果
感觉每天档期都是挤满的,除了中午吃完饭在宿舍悠闲点和晚上睡觉悠闲点。高三狗的生活就是这么凄凄惨惨戚戚的赶脚。那么,讲个故事。 一个女孩,小时候爱四处玩,然后就比同龄人黑了。但小时候的她觉得跟别人除了黑点就没什么两样。小学有着她自认为超好朋友的玩伴,小学生嘛,喜欢乱认姐姐妹妹,因为个子比其他人都小,所以,她排在第九。她觉得她们关系都挺好,可直到某天午睡的时候,前桌的她觉得玩的挺好的男孩隔着她,问她后桌的一个好朋友生日会的事,生日会?她居然不知道?接着装睡,然后男孩问,要她去吗? 好朋友可能摇头,然后男孩沉默。 之后她生日会也确与她无关,只听她们在说笑着那天的好玩的事。女孩开始觉得,有些事情并不像自己想的,回想起以前的事,好像,自己都是被她们排在外的。但是,她不懂。 到初中了,好像每人都不再像以前那样,起码原本的九人都没提过那姐姐妹妹什么的幼稚的事。言情小说渐渐替代了儿童文学的位置,她开始在意自己的样貌,可是,黑了却白不了。开始的,好多人都喜欢讨论谈恋爱,班上好看的人都在交往或正在追求。她开始幻想,有人关注她,喜欢她,不像其他人那样欺负她,叫她讨厌的外号。 她在初中认识的两个算是闺蜜,友谊很短,日子长了也渐渐意识到,她又在犯曾经的错误,她是不会有什么真挚的友谊的。果然,其中一个人走了,三人组散了成二人行,原本挺好,冷的时候那她不顾自己把身上的衣服脱了给她,而不久吧,她又听着别人的挑拨,疏离了那个她,后面也不知道是有了什么矛盾,彻底的绝交,也因为一次口无遮拦,那个她打了她,这是她所经历的一次校园暴力,第二次吧。第一次是自己坐在教室里写作业,她觉得跟他聊的挺好的男孩打了她,说的什么记不清也听不清,只记得他拿着书扇了她的脸,四下,不轻不重,却让她有些明白些事情,男孩觉得她没反应,悻悻走了。同一排那时被人叫做班花的女孩,跟他们玩的最好的问她,你那里惹到他了,她淡淡道,我不知道。 被这当初的闺蜜打的时候,感受跟那时是一样的,很难过,在想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到现在没有一个朋友。她同时也转了性子,把自己伪装起来,时刻摆着看起来很开心的笑,时刻想着不得罪别人,对人好,没脾气。 为了高中转学回老家也是,但除了同桌,前桌,没几人相交谈,有种尽量不跟其他男生和不喜欢的女生讲话的想法。可能还是她的肤色,和不说话是面无表情,私下有听到人说她高冷,难相处。 她也开始有个男朋友,其实在初中那时就有,那两个闺蜜知道。 她的男朋友是曾经的邻居,戴眼镜,阳光型,挺好看,比她高一个头多一点,跟她一样喜欢画画,会画画,学习比她好。两人经常在一起,他教她画画,写作业什么。两个人关系很好,刚刚好爱好都差不多相同,有几个共同认识的,关系挺好的朋友。两人去看电影,看到恐怖的前段男孩会赶快掩住她的眼,在教室写作业时会教她,争执的时候虽然不退让,但会哄她,像哄小孩似的。男孩不像其他人那样,交往一学期也就是牵着手,第一次接吻两人都青涩腼腆,男孩轻轻吻上,温润温润的。耳根红了好一会儿。 高中的时候,因为网上的互动,舍友发现了她谈恋爱,纷纷八卦。她说他在广州,偶尔放假两人都回家了就有聚在一起。两人有时候会在晚上打电话,某软件聊着。舍友都八卦着她深藏不露。 某一天,她跟舍友说她跟男票分了,她说的。她说她说了三次分手,一次是吵架的时候,一次是初三异地的时候,这一次是第三次。男票不肯,可能觉得她闹脾气,或是玩笑。她跟舍友说他男票对她说的这些无动于衷,不当回事。 可她是真想分,她累了,她再也不想异地恋,她想要有人能陪着她,而不是在她难受得哭的时候,只能哄着说,说着别哭了,我抱不到你这样的话。说着,舍友还被感动到。她坚决分了,但男票还是像以前那样发信息,有时打电话。等她回心转意。后面,两人的共同好友还打电话来问他们两的事,她说已经决定了,不变了。他值得更好的。好友不再说。 后来她恢复单身,在某次宿舍的游戏中,某个电话认识了一个男孩,后来还跟舍友几人同游,舍友想撮合她和他,那男孩暧昧不清,她有想和他在一起之后的事,可是她发现他表里不一,看上去还可以,但其实就是个中央空调,对谁都一样,她看了他的一些动态,他是有喜欢的人的,还来跟她聊。居然还跟她舍友说有点喜欢她,可能高中不同于小时候,长开了,她眉眼好看,除了肤色,其他的她对自己还算喜欢。哦,有一点就是她腿粗,这很讨厌,肌肉腿,难减。 他跟她说一些暧昧不清的话,他说,你应该好好去想想我喜不喜欢你这件事,后面她问他,你说的喜欢不是喜欢吃这种吗?他开始贬低她,怼她,末了还说你觉得喜欢就喜欢,反正无所谓你怎么想,怎么想都没问题。她开始厌恶,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人。搬出她的男票,说她有喜欢的人,有男票,别想太多。之后可能一切都说清了,他不可能再搞暧昧了,从此了无音讯。 班上,有一个看着内向的男生在软件上找她聊天,网络上话很多,有时候偶尔几句暧昧的话,但都打哈哈过去,也不像上次那中央空调那样,可现实中连招呼都没跟她打,她有听到一些这男孩暗恋她的话。可按在班里他对她的反应,也不像这回事,除了,他给过她一包阿尔卑斯糖,因为考试想让她给他抄。虽然后面也没怎么有,再后来就没怎么聊了。 到高二,两人还同班,某次,他又找她聊天了,话题总能被她带到吃的上去,他问她生日,要她邀请他,还发什么用你能不能这四字造句,造的让她觉得,他真是在暗恋她,什么你能不能回头看我一眼,你能不能不要离开我,这次她打哈哈掩盖过去。 她说你在班上都没跟我打招呼,他说他近视,后面在班上,碰见时他会对她打招呼,在她擦黑板时开她玩笑。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可能,保持这样挺好,她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她怕失去,不想去捅破那层纸。 然后,故事在继续,这是我的故事

今天

07-30 23:11 In 青果
明天31号,要去学校报名了。 整个暑假(也就20天)都在打算从外婆家搬到自己老家去,也就是在自己家住而不是寄人篱下。如果不是当初为了读高中初三回老家读,老妈一直说因为外婆家离学校比较近,然后是在外婆家比较放心,不然就不会让我一个人回老家读。 好吧,那个时候为了读书确实无法反驳。 初三那年还挣扎了一次,办完转学还想在另一学校报名,可是成绩不好吧,还是校长嫌我们没有送点东西,没让我进。只能回老家。可能这便是悲剧(我自认为)的开始。 外婆是个很封建的人,虽然她嘴上说着不重男轻女,但一言一行都很诚实。虽然刚开始问题不大,但问题往往都是日积月累,慢慢放大的。外婆家两个人,外婆和二舅。二舅是个脑子有问题的,是真的有问题的那种。游手好闲无所事事,全靠自己老婆和孩子赚钱。也就是我二舅妈和表哥表姐。要问他这种人怎么娶到老婆的,老婆好像,是从人贩那买的,还是他们去拐的,这种陈年往事我这辈分的没多少记忆。我很佩服我二舅妈,她很厉害,心性很厉害,唔,不懂为什么她当初即使回家了还回来,还做得了好媳妇这角色。这二舅,我不愿意叫他,白天不在家什么事都不管,晚上要学习的时候就开始看电视,音量大!!刚开始才住没多久,只能忍,也不好意思说,实在忍无可忍才说。外婆也就说几句,没了,有时候会骂他,其实也不知道是真骂还是骂给我听,有时候好像在指桑骂槐,嗯,我好像是那棵倒霉的槐。到最后撕破脸,把电视关了,嗯,我去关的。 刚开始到他们家,我应该是客人的角色。每餐饭外婆都很客气的说吃,多吃点,吃饱,,,菜色,肉糜汤,万年不变,因为外婆喜欢吃,水加肉加盐或酱油有时多加个蛋。我从来能不动那汤就不动,因为外婆只吃那个,而且他们省钱,从来没多做点,除非人多。菜,有去买的话,就冬瓜,或者白菜,或者豆腐,,生菜,嗯。外婆不喜欢吃的,如果有买,就会被贬得没有食欲,正好,我爱吃的大部分她都不吃。所以…… 我该庆幸当初不会做饭,因为在我妹步了我后尘后我才知道他们还能做出让我妹读完书回来还得做饭给他们吃这种事,晚上还是早上就没什么,晚上委屈点,可是中午就那么点时间,回来居然还得做饭给他们吃,要我早就翻脸了。热的要死还要伺候你们?!(从外婆家到学校要顶着太阳骑车五分钟多,全程无遮蔽物)外婆还有个习惯,习惯睡觉的时候打电话,声音巨大(外婆家没有隔间,是老房子,不是我们家在深圳那样的,城市的条件)就是床是两张,分开的,但隔不远,声音真的超级大,尤其是讲着讲着突然就吼出来跟吵架似的。没办法。 还有一点,重男轻女。这应该深深植根整个社会。因为我在,然后所有的活都让我做了,除了做饭,因为那时候我不会,现在会了,每餐都是要我做,先假惺惺说你去做饭还是你二舅去,我如果说不去,就开始阴阳怪气,然后变脸,然后……那个准备中考的时候,我放学的时间都得帮他们做事,还嫌。后来,开始没了耐心,不爽,冷战,然后我名声渐渐臭了,这些当着我面笑嘻嘻的邻里,其实一直都跟着外婆背地里数落,议论,骂我。外婆这人就是这样,一有什么事就是打电话,然后我姨知道,全世界知道,我爸妈知道,然后铺天盖地的道德谴责。我想说我来到这里是干嘛的,做免费的,倒贴钱的保姆?(我来他们家肯定是给钱的,不然刚开始他们就不会那么客气。但其实伙食很凄惨,一天下来不知道有没有二十块) 他们从来道听途说,从来自认为耳听为实,然后对我进行道德绑架,要尊老,敬老,她年纪大要听她的,不要气她。谁想过我在这里过得是什么生活。我是寄人篱下好吗?表哥表姐并不亲,话很少,好像仔细想想,他们就没跟我讲过多少话。尤其是后面我跟外婆吵架,还有我不愿意理二舅这些破事传开。当初他们人人心知肚明吧,就我一人蒙在鼓里。天,越写越觉得委屈。 三年,初三,高一,高二,吵的次数越来越多,只有搬走才是解放。跟我妈争了一个暑假,她不肯,说住了那么久,现在搬走,外婆的脸往哪放。我爸理解我,听完我说的也支持我搬回自己家,虽然到时候是自己一个人,毕竟是自己老家,环境还比外婆家好,干净,安静。有父系的人在,也就是我爸的哥哥什么的,还有奶奶也在。冰箱就差下单了,要换的锁也买好了,手电筒,风扇,电磁炉什么都计划好。然后,临了临了,被绑架了。 今天刚回老家,明天要去交学费,然后就住学校了,希望别下雨,让我能一早就搭车走,远离这鬼地方。虽然还得一个人拉着行李走十多分钟,但总比那次走半个多钟好。那次要不是有个陌生的学长好心载我一程,恐怕得顶着大太阳和一些异样眼光走上一个多可能一个半小时才能搭到车。 一个人还真是不够潇洒,如果条件不够的话。我不怕一个人,但是一个人做事真的不方便。

07-26 01:06 In 青果
昨天去打了一针,记得上一次打针是因为感冒还是什么,几年前了吧。打在屁股上时候狠狠打了冷颤,之后屁股就开始有点痛,好久没打针了,原来是这感觉。 要说我为什么去打针,唔,要从过敏说起,如果过敏源是因为吃了辣椒和上火的东西,那世界上就失去美好了,这两样几乎我爱吃的都占了。放那么二十天假我就过敏了两次,第一次随便去了个诊所,医生随便给了点好像不是治我这过敏的药,然后敷了老姐的修复过敏的面膜,药还没吃完,脸就好了。甚至皮肤比以前更好。那面膜叫敷尔佳,好吧这不是广告,是分享。这真的好用,就是有点贵。 过敏这段期间,真的是,我只想说,为什么要在我脸丑的时候出门呢?照镜子都嫌弃我自己一脸,而且,为什么过敏非得体现在脸上,手上,脚上,我都不介意的。虽然我黑了一点点,胖了一点点,可我自认为我五官除了鼻子是真挺好看的,如果小时候不四处荡,就不会晒伤,难养皮肤啊。 还记得在学校过敏的时候,舍友说我变丑了,其中一个舍友,还强调了不止一遍。羞羞的我差点就紧张死了。

17.7.21

07-21 18:49 In 青果
今天去拖着老姐去看了悟空传,彭于晏怎么看怎么帅,欧豪这个不像猪八戒的天蓬元帅一定是史上最帅的天蓬元帅。荧幕里的故事始终会有美好的爱情,可惜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这部不像西游记的悟空传里,孙悟空都一样执着、强大,认定一件事情就绝不放弃。如果我也能这样,一定会比现在强多了。 明明做了暑假规划,却完成得懒懒散散,果然在家里的自制力比在学校差多了,明明想着要把差的科目补上,却连带回来的书都没翻几下,除了写写英语。唉。 电影院很少人,零零散散的。不会开电动车真是一件麻烦事儿,不是不想学,是不太敢骑,怕它嗖的一下飞老远了而我又控制不住。等哪天有空了,真得练练。

异想

07-21 In 青果
今天发了一条说说,说一句你印象深刻的古风歌词(大概这样)然后看到一个久违的老友转发了,有点意想不到,我的印象里她没有喜欢古风这爱好吧,虽然是二次元。很好奇她转的歌词是什么,但是翻了好久翻不到她的说说,干脆就点开她的空间看一看,最后确实有些落寞,不开放,可申请访问… 看来自认为是老友也不全是这回事儿。 其实落寞也就那么一瞬间,可能还有一丝松了口气,毕竟我记得之前有那么几次翻开我以前发的说说的时候,有那么几个当初备注了的好友,变成了我不认识的昵称。相比起来,起码她还记得认识我,起码她的列表里还有我。 我常想,我其实不碍眼吧,让我躺在你的列表里应该也不占地儿。至少在我刷动态的时候,看到你发的还可以给你多点个赞。我应该也不拉仇恨吧,除了不善交际,很少会主动找人聊天,好像很高冷的样子(额,这怎么好像就有点拉仇恨值)可是你明明认识我知道我,我丫的就是一开口毁的逗比啊,我明明付出了我想要交朋友的真心啊,为什么你转个身就对着谁谁谁拿我作为笑柄啊,为什么因为我家境比较好而人前句句挖苦啊。 时间改变了每个人,可能顺便在一些人中间划开一道杠。我知道每个人都是世界的个体,两条直线纵是相交也终将远去,每个人不过是每个人的过客。每个人的生活圈不同,朋友圈不同,关系总会在没交集之后慢慢变淡。很多时候想去维持这段关系,了解了解这些人的关注点啦,看看这些人喜欢聊的八卦啦,聊着聊着想明白一个道理,聊不来就别硬聊。即使曾经认为再好的“老友”也会变得半生不熟,所以那些普通同学什么的又何必纠结她们有意无意的疏离甚至离开。(虽然还是会失落)看透不说透,应是人生至理,也是这生活的潜规则。在我的生命里,很高兴你能来,也不埋怨你离开,这句话很是受用。 但难免在某个寂寞的时候自嘲,看呐,过了这么久,你还是独自一人连一个真正靠得住的朋友都没有。不住冷哼,这几年不都一人住着吗?做饭都自学成才了,还怕一个人吗?更何况在学校也还有舍友,疯的时候也有人一起疯,不算孤独。 我挺开心自己变得独立,自从过上必须靠自己的生活,曾经有点胆小内敛的我逐渐变成与以前性格截然相反的我,虽然还有点坏毛病,但是比以前好多了,更成熟了更懂事了。自恋点说,我这么可爱,ta们不跟我做朋友真是替ta们感到可惜。

好像

07-19 In 青果
也不知道怎么下载的这个软件,只知道想找个只有没有人会认识的地方说说经历和想法。嗯,没想到尺度大的贴子挺多,看来我还是太小(摊手),有许多不同的价值观,有不同的思想,跟生活中不一样,有那么一刻刷新了我的世界观,歌好听,短片发人深省,就是不敢看恐怖血腥重口味,有点压抑和负能量,但是心态够端正,调整好就好,接着看会儿英语了,虽然英语真的烂到不行,为了考试,也真是的,稍微玩会就有种犯罪感

常去的小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