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人来过

果味儿

浩宇辰 像加了蜜的柠檬水 酸酸的有点儿甜

讲个故事(最后)

08-13 In 青果
高考完了去学车,韦歪歪和茶茶不在同一个驾校。一连几天每天下午韦歪歪都去找茶茶,在pad上下了好多电影。两人并排坐着看,一人一只耳机。茶茶不知道心里什么滋味,这些天韦歪歪的举动有些太亲近了,偏偏她没理由躲开。 那小伙子是谁啊。一起学车的都察觉到了气氛的微妙。 ……老朋友。茶茶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到。 玩得还不错的小姐姐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怎么不说实话,他都做的这么明显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茶茶很焦躁,玩了这么久的好朋友跟她上演告白戏码,简直可怕。 小姐姐表示理解,拍了拍茶茶的肩。 再后来韦歪歪来驾校找茶茶,茶茶总以各种借口躲到其他场地去,韦歪歪也明白了,终于有一天给她发了一条消息,你是不是不想见我。 茶茶不敢回复,盯着手机屏幕出神。直到下一条消息蹦出来,那我走啦。 这是什么狗血剧情。茶茶在心里暗骂,回复什么呢?也不是不想见,只是不想有朋友之外的感情?要不就是用以前开玩笑的语气,老子把你当朋友你竟然对我别有所图?真好笑。 他走了。小姐姐给茶茶发消息。 茶茶知道大概有很长一段时间是没法和韦歪歪联系了,她不敢。 填志愿时一念之差,茶茶被一所没有医学院的理工类大学录取了,在Y市。截了张录取通知的图发了条说说,没想到韦歪歪联系到了她,怎么,以后不拿手术刀改研究毒药了? 切,能不能阳光点儿,我就不能研究点儿好的?你以后去哪儿。 还没定下,我的分数太尴尬了。我刚知道我们舍长那天被一个妹子强吻了。 哇,他不是gay吗,被捋直了? 不知道,联系不到。 两人都心照不宣地把那件事跳过,装作没发生过。 韦歪歪也到了Y市,而大奇和茶茶去了同一所学校,有时周末一起去茶茶室友的捐书组织帮帮忙。有次刚好一连几天没课,茶茶就和其他人一起去了当地一所小学帮忙收书。韦歪歪在这时候发了消息。 你叔我忙着呢,贫困地区的小孩子们还等着书看呢,没空和你掰扯啊。茶茶发了条语音。 在哪个小学,我去找你玩啊。 来的话当苦力?那欢迎。 韦歪歪回了一个白眼表情。 开玩笑的,等我忙完就行。 我周五下午去,一块儿吃饭吧。 好。 茶茶看到韦歪歪的时候走了会儿神,现在的他走在路上应该会有女生的目光追随了吧,竟然还挺耐看的。回过神拉过大奇,对韦歪歪说,叫婶婶。语气尽量自然,说完却又心虚地去写登记表。 韦歪歪就站在不远处看他们忙,等收好东西过去帮茶茶搬书,大奇知道韦歪歪和茶茶要去吃饭,也没去计较。 茶茶怕尴尬拉了室友一起,没想到更尴尬,埋头吃着,也没有什么话说。室友不断给茶茶使眼色想溜,茶茶无动于衷。 看你活的好好的白白胖胖的我也没什么心事了。韦歪歪又开始贫。好不容易把你养这么大,叔叔我也放心了。 呸,忘了我把你捡回家的那天了,比只小猫大不了多少,还丑。 韦歪歪把茶茶和室友送上公交车,茶茶看着路灯下那个瘦瘦的身影融进灯光。 之后又是好久没有见面,偶尔韦歪歪会找茶茶聊聊天,推荐几部电影,几首后摇,说说最近的段子。 仅此而已。 余生也只会是这样,关系卡在老朋友的位置,不会有增减。 韦歪歪和茶茶在某个社区互相关注,茶茶很少去那个社区,只是有次帮大奇找资料的时候无意间看到韦歪歪的签名。 我会四处走走,直到找一个像你的人。

讲个故事(Ⅲ)

08-13 In 青果
中午放学的时候班头清姐姐拖了会儿堂,茶茶瘫倒在桌子上,突然从后面传过来一个本子。茶茶垂死困中惊坐起,这是她的留言本。赶紧翻开,满满当当写了三页,狂放不羁的字迹,全是吐槽。唯一一句煽情点儿的话是“其实没和你分到一个班我还是有点儿小失落的”,其余的就是吐槽茶茶的暴脾气,略粗的小腿,没发育的身材,还有小个子。倒是一点儿都没提分别的事,这种傻乐倒是他的风格。 第二天从刚小卖部买糖出来的茶茶被韦歪歪拦下,旁边的一个男生立刻从口袋里找出一张叠得方方正正的信笺纸递给茶茶。茶茶很懵。 重写一张,昨天写的太丢人了。韦歪歪挠头。 好吧好吧。茶茶绕过他们走向楼梯时听到那个男生嘀咕“这种莫名其妙的塞情书情节是什么情况”。哈。 这张纸上大部分还是吐槽内容,正儿八经的煽情依旧只有一句,茶茶似乎能体会到韦歪歪写这留言时的抓狂。结尾还签了个漂亮的签名——韦歪歪。 放假之后就是一天又一天没心没肺的玩乐,直到韦歪歪有天找茶茶聊天,说他没考上三中,只能去四中了。四中更远,据说学校围墙外面就是果园;并且本科上线率很低。茶茶一时间不知道该回复什么。好在韦歪歪岔开话题,两人继续侃天侃地。 高二有段时间茶茶沉迷于手机,每天都玩到凌晨一两点,空间动态总有韦歪歪点赞。终于有一天韦歪歪找到她,小丫头你都不睡觉吗。 好好说话,你现在都不叫我叔叔了。茶茶秒回。 切,小闺女。赶紧睡觉吧,晚睡老得快。韦歪歪一贯的调侃语气。 等会儿就睡,你现在住校? 嗯,十二人间,舍长是个伪娘,整天想着掰弯他上铺,还想说服我们元旦晚会穿女装表演节目。 哈哈,有前途。慢着,你不会是他上铺吧。 当然不是,想什么呢。 就这样一来一回地怼着,不知不觉又到了一点多。赶紧睡觉吧,熬夜起痘痘。韦歪歪果断地终结了话题。 好吧,晚安。 晚安。 没过多久茶茶妈就发现了茶茶沉迷手机的事,没收手机的同时还掐断了茶茶屋里的网线。茶茶很无奈,只能接受现实,只是没能通知韦歪歪,大概下回聊天的时候他会吐槽茶茶躺尸。 元旦放假之前的信息课上茶茶竟然联系到了韦歪歪,韦歪歪约茶茶玩真人密室逃脱,可是茶茶要写卷子,还要提前返校,只能作罢。 那我去看你吧,我们今天就放假了。 茶茶有些犹豫,你怎么过来。 你们学校不是离着车站很近吗,中午几点放学。 十一点四十。 好。 韦歪歪还是很白,很瘦,个子倒是高了些,看起来很憔悴。 你是吸毒了?怎么这么个鬼样子。茶茶直接开损。 哪儿买得起毒品,早晨没吃饭,饿的。韦歪歪咧嘴笑。学校食堂昨天出事儿了,全校两千多人食物中毒。我们寝室就我和一个小胖子活蹦乱跳的什么事儿没有,今天早晨食堂没开,就没吃饭。 茶茶表示同情。怎么突然想起来找我。 趁今年没过完把想见的老朋友都见一遍。韦歪歪知道茶茶时间紧,没扯几句就走了。 下午体育课就有几个班里的女生凑过来开茶茶的玩笑,其中一个还是茶茶初一的同班同学。茶,中午那个是谁啊?聊得那么开心。 看着这一双双闪烁着八卦之光的眼睛,茶茶有些无奈。那是初中的一个同位,老朋友。 啊?那是谁,韦小宝?长开了啊。老同学想起来了。你们俩还联系呢,当年觉得你们很般配。 说什么呢,和茶茶般配的那个在打球呢。其他女生也都意会,坏笑着看着茶茶。男生大奇是班里体委,喜欢茶茶已经是班里公开的秘密,茶茶和他关系还不错,对他也颇有好感,离在一起还差一步。 对对对,体委和茶茶最萌身高差嘛。又是些类似的玩笑。 茶茶和大奇在一起了,是班里最被看好的一对。学习都还不错,性格也很讨人喜欢,好像未来就是他们俩一直在一起,多年后同学聚会接受老同学的调侃。 时间匆匆,转眼要高考。看考场的那天大奇看见了以前的同学,过去打招呼然后就被拉走了,转头向茶茶喊了句我先和他们待会儿。茶茶挥挥手,就先走了。 考场在学校最老的教学楼里,走廊窗外有一棵老梧桐,还有几棵花开得正热烈的石榴。六月的太阳有足够的热度,照进走廊尽头的窗子。茶茶在走廊上转了一会儿,就打算回去。 纪**?突然有人叫住她。竟然是韦歪歪。才发现这栋楼的格局和初中的教学楼极其相似,一时间茶茶还以为时光倒流,回到了几年前。 你也在这儿考?我还以为一中的考点全是理科呢。茶茶眯了眯眼。 大概是这儿唯一一个文科考场吧,一号考场,在五楼。韦歪歪走下楼梯,和茶茶一块儿往外走。 能考好?茶茶笑,你以后想学什么? 我们那个学校一年连二本出不了几个,也就是走走过程。本来可以自招走的,没去。以后学动漫或者广告吧,不一定。你呢?想去哪儿? 我还不一定能考成什么样儿呢。考好了就去学医,考不好就不知道了。茶茶走到临时教室,我到了,不送你出去了啊。 你们学校还真是恐怖,我们从前天就开始放假了。同情你。韦歪歪嘴上说着同情,脸上却是幸灾乐祸的笑,走了啊,拜拜。

讲个故事(接上)

08-12 In 青果
这是茶茶第一次和男生特别亲近。 韦歪歪同学由于离家远,早饭都是到学校后解决,于是每天都有几块钱的零花。每天上午课间溜到学校小卖铺买糖回来,用纸折成个小盒子,把糖全都倒进去,然后放在桌子中央。茶茶毫不客气,解决掉大半。 偶尔遇到开仓放粮领零花钱的日子,茶茶也会挪出大半来买糖。剩下的则留出来和韦歪歪拼漫画。五块钱一本的漫画,一周一本,每次你三块我两块地凑,分配时倒也没出过分歧。倒是韦歪歪每次都先看,而且他有个很不好的习惯——剧透。 哎叔我跟你说啊,你喜欢的那个角色死了,不是我说啊,他这个设定就是炮灰的命啊。韦歪歪絮絮叨叨地剧透,英语课简直是聊天的好时间。 呸,闭嘴,剧透遭雷劈啊。茶茶很想竖中指。 啊还有那个**,最终boss竟然是个小女孩。韦歪歪不停地拉仇恨。 茶茶翻了个白眼,突然听到英语老师要听写词组句子,手忙脚乱找出本子,韦歪歪在一旁递上了提纲。作为被英语老师放弃的人,韦歪歪不需要听写,而茶茶从来不背提纲,听写一塌糊涂。每次都是韦歪歪翻着书,把提纲推到茶茶这边,茶茶轻轻松松抄成满分。 你个混子,好歹藏一下,老师快过来了。韦歪歪替茶茶放风,小声提醒。 茶茶领会,不动声色地把提纲放到本子底下。 当时只道是寻常。 两人一起讨论漫画剧情,看教语文的老头上课在讲台上做老年广播体操,在凶女人教的物理课上传纸条。茶茶依旧每天只写几科主课作业,直到某天,凶女人查了一次政治作业。 凶女人站在讲台上对着名单查作业,茶茶还要收化学作业,根本没时间补。 我给你写,你收作业去吧。韦歪歪翻出书来开始抄题。 茶茶乖乖地去收作业,不时看看座位上奋笔疾书着的韦歪歪。 突然听到凶女人点她的名字,茶茶硬着头皮走向讲台。你的作业呢。 我回去找找,可能收作业时课代表没找到吧。茶茶瞄了韦歪歪一眼,他正淡定地看着英语书。回座位上装模作样地翻了翻书,找出那张新抄的作业,交了上去。 躲过一劫。 上课的时候韦歪歪取笑茶茶,叔,你上讲台的时候让我想到江姐,英勇就义,哈哈。 茶茶掌握了韦歪歪的很多黑料,多到某天上课茶茶一时兴起模仿《五柳先生传》写了篇《歪歪传》,然而原稿被韦歪歪拼死夺走撕碎扔出了窗。 姓纪的我跟你说啊,你这样叫欺负晚辈。韦歪歪难得没有损茶茶。 哦?茶茶挑了挑眉毛,从书堆里抽出英语课本,翻到某一页,指着一个黑人女性说,那叔就给你指婚了,早日成婚,生几个小孩儿,老大叫韦小大歪,老二叫韦小二歪…… 去你大爷。韦歪歪哭笑不得。 当年我地理会考考了九十二呢。韦歪歪有天课间突然蹦出这么一句话,语气里满是骄傲。 茶茶沉默了一会儿,确认了韦歪歪只是单纯的炫耀之后,缓缓开口。你记不记得咱班有一个满分的。 韦歪歪眯起眼,杀气显露。 不好意思,我满分。茶茶大笑,突然停下。我记得你一开始是地理课代表来着。 对啊,当了一个学期,被撤了。慢着,被你顶了是不是!韦歪歪突然醒悟。当年刘大叔看茶茶一身本领无处施展就给她派了个闲职,就是地理课代表。 这就很尴尬了,哈哈。茶茶又笑。 初三转眼就要过完,突然接到通知初四要分班,茶茶天天念叨终于有机会摆脱凶女人了,心里对于可能到来的分别也有些难过。 没有任何告别,过完暑假,看了公告栏里贴的班级表,果然不在一个班了,竟然替韦歪歪庆幸终于脱离了自己的魔爪。 仅剩的交集就是借同一个妹子的漫画,通常是韦歪歪先看,第二天再给茶茶,顺道剧透。还有就是在网上的闲扯,推荐音乐推荐电影,还吐槽小说。 时间过得一年比一年快,转眼要毕业,茶茶买了个很厚的本子,找玩得好的小伙伴写留言。到最后本班的写完,茶茶拎着本子到楼下找韦歪歪。 在走廊上遇到小学同学,让她帮忙把韦歪歪叫出来。 韦**?那个学习不太好的?小学同学有些惊讶。 难道有重名?茶茶懵逼。 不不,我觉得他好像是个坏学生,你怎么会找他。 以前的同位,他人挺好的。茶茶隔着玻璃看到了坐在后排的韦歪歪。 好吧我去给你叫。 不一会儿韦歪歪出来,接了本子,又和她扯了一会儿。你以后去哪儿。 一中,家都搬到那儿了。茶茶趴在走廊窗上。你呢? 我想去三中,三中擅长文科。 小城有两所重点高中,一中和三中。一个在北边,一个在南边,隔了整座小城。茶茶有点儿失落。

讲个故事

08-12 In 青果
故事要从好多年前说起了。 那是十多年前的九月一号,初中开学第一天。茶茶生活的小城市保留了五四制,初中四年。茶茶预想了好多种见到同桌的场景,好多好多种。如果是个妹子,白白净净,笑起来有颗虎牙,简直完美。然而班主任刘大叔残暴的一匹,把所有人叫到走廊上,男生女生按高矮个各站成一队,一对一对地安排到座位。 梦想破碎得很彻底,个子小的茶茶直接被推到队首,然后被班主任点到进门第一张桌。随她一起的还有一个白白净净的戴眼镜的男生。简直是孽缘的开始。 男生的名字很好听,姓氏也不是很常见,和《鹿鼎记》的主角同姓。 你姓纪,我想想啊,纪晓岚。韦小宝贱兮兮地笑。 韦小宝。茶茶果断回击,顺手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 啊真狠毒,眼镜蛇。韦小宝依旧贱兮兮,摇着头笑着念叨“纪晓岚”。 呸,你才眼镜蛇。茶茶简直没辙。 不欢而散。 竞选班干部课代表的时候茶茶趴在桌子上画小人,惊奇地发现韦小宝挑了个地理课代表的差事。看什么,眼镜蛇。韦小宝低声道,还是贱兮兮地。 茶茶白了他一眼。 好在下午下了第一节课刘大叔发现有一对前后桌很能闹腾,就把茶茶的位置调了过去。茶茶麻利收拾东西搬走了,告别了这只当了短短半天的同桌。 一告别就是两年。 两年间两人几乎没有交集,偶尔有交流也是以恶狠狠的一句眼镜蛇做结尾。唯一一次让茶茶有点印象的事是在初二,当时的茶茶沉迷漫画,从后桌的一个男生那里借了好多,囤在桌洞上课的时候看。学校中午提供午饭,可以让离家远的学生留校休息,韦小宝就是其中一个。某天他发现了茶茶这一片座位的桌洞里有漫画,和茶茶还有漫画主人打过招呼以后,就招呼了小伙伴们中午一起看,一直以来都没出岔子,直到有一天茶茶发现少了一本。茶茶很着急,课间堵了韦小宝问,正在和周围人玩闹的韦小宝呆了一下,答应帮忙找找。第二天下午上课前茶茶就在桌洞看到了那本漫画,还有张字条,韦小宝写的,原来漫画放错了桌洞。 字还可以啊。茶茶看着纸条上的字迹,转头看了看隔了半个教室的韦小宝。 说起来好笑,茶茶考过一次好成绩之后,刘大叔对她超级放心,任她上课自己玩,座位一排一排地往后调,直到倒数第二排。而韦小宝入学排名虽然靠前,然而一到考试原形毕露,被刘大叔认出学渣真身之后就被发配到后排,天天乐得自在。 各自自在的生活到了初三就戛然而止。好脾气的刘大叔被调到初一,新任班头是个雷厉风行的凶女人。口口声声说自己还年轻,有资本,茶茶暗暗想看起来比妈妈老多了。 凶女人知道班里的传奇人物茶茶,一鸣惊人之后销声匿迹的茶茶。当她看到窝在教室后排“自甘堕落”的茶茶时简直是痛心疾首。还有那些乌烟瘴气的教室后排,萎靡不振学习风气,都让她决心改革。 于是新的座位表在中午放学前被贴了出来,百分之九十借鉴了这个班级第一份座位表。没错,茶茶和韦小宝,又被分到了第一排,不过凶女人可能是把南北颠倒了,这次是靠窗第一排。 走在放学路上,小伙伴们都笑凶女人做了件傻事,班里一对暧昧的准情侣被分到了一张桌,男生就是那个当年借漫画的,那个茶茶有点儿喜欢的男生。 其实你和韦小宝有点儿般配哦。不知道话头怎么转到了茶茶身上,其他人竟然还附和。 啊?他,嘴太毒了,特别气人。茶茶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 反正看起来很合适。周围人半真半假地开着玩笑。 少来这套。茶茶嘻嘻哈哈地怼回去。 以后再叫我眼镜蛇我就掐你了啊。茶茶刚收拾完东西做好就推过去一张小纸条。 那换一个,姓纪的。纸条很快被推回来。 茶茶很无奈,在纸上写了韦小宝的名字,取了首字母缩写,YY,突然乐了。在纸上写了韦丫丫,还注了音。推了过去。 韦小宝把纸条揉成一团塞进桌洞。 茶茶努力憋住笑。等了半节课等到了回信,很无奈的三个字——别这样。考虑了一会儿,茶茶在纸上写了韦歪歪,还附了一个条件:以后叫叔叔。 没想到他竟然答应了。

常去的小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