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人来过

果味儿

北京 大风

01-10 22:14 In 青果
走了一圈没竟然没有s

来自测一下

01-08 21:41 In 青果
U2 Beatles eagles

关于分离

01-03 20:34 In 青果
看图说过

岁月不饶人,我亦未曾饶过岁月

12-31 21:51 In 青果
欢迎你 2018

你我山前没相见

12-30 15:30 In 青果
山后别重逢

我有个珍藏多年的套子

12-29 21:09 In 青果
想跟你分享

好久没穿这么正式了

12-29 12:19 In 青果
有装嫩嫌疑

请君入瓮

12-25 23:25 In 青果
我先去放水

是不是生活太艰难,还是活色生香

12-17 In 青果
我们都遍体鳞伤 也慢慢坏了心肠

在考虑是不是需要加强一下厨艺

12-16 In 青果
还是算了。。。。

佛系sm

12-15 In 青果
腿分开 嗯。 叫爸爸 爸爸。。

第二桶灰(补全)

12-15 In 青果
姑娘们啊 情和性,是在一起的么 情和性,是各自独立的么 是什么时候你对它们的关系慢慢模糊,当躺在在不同陌生人身边时,是否会想起记忆深处那个曾经小心翼翼的自己 夜店,我已经多年没去过,大概是因为岁数大了,大概是不再去追求感官的刺激,工地 三里屯 w酒店离我的生活越来越远,现在最多的会友社交场所反而变成了茶楼的包间,感觉自己正向着油腻男的称号连滚带爬的一路冲去。但这次我想写的正是最近一次被拉去夜店发生事情。 拉我去的是当年夜店小王子的B君,号称北京各大夜场公关和各个组局群主手机里都有他的电话,生涯中次妞无数,但随着年龄增大这货也慢慢淡出了圈子。 事情的起因是B君和我天天开车都听88.7,有一段时间,一个叫sir.teen的酒吧疯狂占据了每个时间段的广告,而这货的女朋友恰恰远在巴黎进修,B君的小心脏又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而我也被一顿京都怀石料理拉下了水,答应陪他去探店。 去sir.teen的日子是一个周五,被工作摧残了一周的小仙女们大都选择这个时间下凡,晚上十点,我按约定来到预定好的卡座,看样子B君已经到了一会了,正在和一个姑娘火热的聊天,应该他准备上手猎物,桌子上摆着几瓶赠送的酒水,B君大大咧咧的向姑娘介绍了我,主人身份十足的问我还点什么酒,酒水销售也期待的拿着酒水单站在了身边。 一壶普洱,我很清楚的看到酒水销售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那姑娘也看sb一样的望向我。十分钟以后,我坐在夜店正中央的卡座里,听着动次打次的舞曲,慢慢的端起了一杯热气腾腾的普洱。。。。 B君可能实在看不过眼,跟旁边的姑娘小声的说了一句什么,然后挪到我身边 兄弟来都来了,high一点么,来,我一会下场次几个妞过来,一起玩玩。说完转身走进了舞池,我一边半躺在沙发上看着面前跳动的人影,一边有一搭没一搭跟身边的妹子闲聊着,慢慢的也融入到了这躁动的气氛中。 就在我挨个数驻场姑娘数量的时候,B君领着两女一男走了过来,坐下指着我,这是我朋友,大家一起玩好了,来,坐坐,酒随便喝。我把茶壶往自己的方向挪了一挪,眯着眼睛,举着热腾腾的茶杯冲他们笑了一下,却发现貌似他们的注意力全在我的茶壶上,赶忙清清嗓子,这几天来事,不能喝凉的。大家哄笑一声,算是破了冰,气氛也融洽了起来,开始互相交换微信。 这时候我才仔细的看了看这两个女孩(请原谅在我眼里夜店里的同性全是空气),虽然都画了夜店妆,但掩盖不住自身的稚气,看来是三个学生,挨着我坐的长头发女孩,167左右的身高,穿着一件黑色的包臀裙,光着两条长腿,五官很秀气,从气质上感觉应该是个南方姑娘,很明显有些郁郁寡欢。而另一个挨着她的也是一个短发女孩,因为这里她不是主角,我也懒得码字去描述她。 泡夜店的朋友们应该都知道,在夜店次妞大致就是逗闷子 游戏 喝酒 跳舞 转场夜宵 开房的流程,虽然我已经很多年没来过,但逗姑娘开心还是轻车熟路,再加上自认具备一些妇女之友的魅力,没多久我身边的长发姑娘就已经融入到了各种游戏中,红着脸听我讲一个又一个的荤段子,随着酒杯的碰撞,她眼神也迷离了起来。 因为喝了太多水的缘故,我起身去了一趟洗手间,出来的时候恰好碰见正在排女厕所队的那个短发姑娘,她看着我,你还挺有办法的,我朋友失恋了,平时是个乖乖女,这次来就为了解脱解脱,你可要陪好她。说完露出一个暧昧的表情。我冲她笑了笑,转身走了出去。 回到卡座,我发现B君这边已经有了实质性的突破,他一手搂着他那个姑娘的腰,另一只手在腿上慢慢的游走,发现我在看他时,他冲着我边上的长发妹子努努嘴,露出了邪恶的一笑。这时候长发妹子明显已经有些醉了,我坐在她身边,低声的问她,美少女,要不咱别喝了,来杯我家祖传的普洱鸡尾茶,或者转战w,我八年前在那还存了个大炮。她花枝乱颤的笑了起来,抓住我的手,盯着我的眼睛盯了一会,突然有些含糊的说。我不想在这呆了,带我走吧。 车上,坐在副驾驶的长发姑娘脸冲着外面不知是睡着了还是在想心事,我也默默的开着车,对于怎么走出酒吧我现在已经不太记得了,我只记得临走前B君猥琐的中指和短头发姑娘暧昧的笑容。 那个。。想吃些东西么?我试探的问她。她摇了摇头。 那。。。我们直接去酒店休息好了。 片刻后,听到黑暗里传来轻轻的嗯一声 不会第一次被怪蜀黍带出来开房吧,我调侃着。没有回应,我扭头看过去,她的脸深深埋在头发里,看不到任何表情。 我把地点选在了一家紧挨北四环边上的挂星酒店,因为是协议公司,所以对这里还算是轻车熟路,可能是酒精的作用,从大堂到房间的路上,长发姑娘一直靠在我的身上,进到房间后直接歪倒在了床头,我看着她心里嘀咕,这尼玛跟捡尸一样。。不过既然来了,也不能浪费一晚几千的房费。 我摘下手表:我先去洗洗了。 还是没有回应。。 穿着浴袍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长发妹子还是维持着之前的姿势,看来是真醉了,我把她抱起来,慢慢的放平在大床上,姑娘脸上的妆已经有点花了,灯光下皮肤显得格外的白皙,我用手握住她的脚踝慢慢向上抚摸,手里一片的光滑。 不得不承认,我对于包臀裙的态度是爱恨交加,爱是喜欢能勾勒出它主人的身材,恨就是脱的相当费劲,尤其是脱一个没有意识女孩的裙子。 经过一番努力,长发妹子的裙子和粉丝的蕾丝内衣已经安静的躺在了一边,记得有个说法,当一个女孩穿着成套的内衣来赴约时,基本这就是上床的前奏。 姑娘的胸不算大,手握起来刚好,我本着天崩地裂也要前戏做足的态度,用指尖慢慢的在乳晕边上画着圈,一点点的扩大一点点收缩,最后用嘴轻轻的含住了乳头,并用舌头在乳头上慢慢的打着转。。。可以明显感觉到姑娘的身体出现了反应,呼吸也重了起来。我的手慢慢的滑下去,下边一片潮湿,小豆豆被我轻易的找到,两根手指也开始轻轻的揉捏,姑娘的反应更加强烈,嘴里也发出了呻吟。。我看到这里,知道时机成熟了,就在提枪立马往前冲的一刹那 XX,抱紧我。。妹子突然梦呓一般。 我愣了一下,xx明显不是我的名字,更不可能是妹子临时给我起的性爱小绰号,那应该是她男友的大名了。没想到这恶俗偶像剧的情节能让我赶上。 不过庆幸的是我也是混过的人,怎么会被这无病呻吟打断,继续向前探去,瞬间被一片温热紧紧包裹住。。。就在我正准备做下一个规定动作的时候,突然被紧紧的抱住了 XX。。。我好想你。。 我撑起头,姑娘泪流满面。。。眼泪混着黑色的睫毛膏仿佛变成了两条小河,我一下不知所措,丫头你怎么了。没有什么回应,只是闭着眼睛重复着我听不懂的嘟囔,我把她的手扳开,慢慢的离开了她的身体,坐在沙发上望着她。 这是在报复么,还是要忘记。我可以肯定的是今晚过后的她,要么会悔恨所发生的事情,要么从此辗转在陌生人的身上,一点点撕开情和性之间的联系,用一次次的欢愉去忘记一段无法忘记的记忆,直到自己慢慢麻木起来。。 上床比交心容易。有个女孩赤裸的坐在我身上看着我的眼睛说出过这句话 最终,我终究什么也没干,就这样静静地坐了一个小时后离开了房间,离开的时候为她穿好了内衣,盖上了被子,留下了一张纸条。昨晚很愉快,你期盼的事情和担心的事情都没有发生,很喜欢你脸红的样子,祝好。 凌晨四点的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我坐在车里,看着不远处的水立方,掏出手机播出了一个号码,号码联系的名字是红颜炮友。 电话那头响了很长时间才被接起来,一个慵懒的声音,传了过来。 什么事,大半夜给我打电话。 我想问个问题。。 说吧。。 那个。。。你爱我吗。。 停顿片刻 你。。有病吧。。。

第二桶灰

12-14 In 青果
姑娘们啊 情和性,是在一起的么 情和性,是各自独立的么 是什么时候你对它们的关系慢慢模糊,当躺在在不同陌生人身边时,是否会想起记忆深处那个曾经小心翼翼的自己 夜店,我已经多年没去过,大概是因为岁数大了,大概是不再去追求感官的刺激,工地 三里屯 w酒店离我的生活越来越远,现在最多的会友社交场所反而变成了茶楼的包间,感觉自己正向着油腻男的称号连滚带爬的一路冲去。但这次我想写的正是最近一次被拉去夜店发生事情。 拉我去的是当年夜店小王子的B君,号称北京各大夜场公关和各个组局群主手机里都有他的电话,生涯中次妞无数,但随着年龄增大这货也慢慢淡出了圈子。 事情的起因是B君和我天天开车都听88.7,有一段时间,一个叫sir.teen的酒吧疯狂占据了每个时间段的广告,而这货的女朋友恰恰远在巴黎进修,B君的小心脏又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而我也被一顿京都怀石料理拉下了水,答应陪他去探店。 去sir.teen的日子是一个周五,被工作摧残了一周的小仙女们大都选择这个时间下凡,晚上十点,我按约定来到预定好的卡座,看样子B君已经到了一会了,正在和一个姑娘火热的聊天,应该他准备上手猎物,桌子上摆着几瓶赠送的酒水,B君大大咧咧的向姑娘介绍了我,主人身份十足的问我还点什么酒,酒水销售也期待的拿着酒水单站在了身边。 一壶普洱,我很清楚的看到酒水销售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那姑娘也看sb一样的望向我。十分钟以后,我坐在夜店正中央的卡座里,听着动次打次的舞曲,慢慢的端起了一杯热气腾腾的普洱。。。。 B君可能实在看不过眼,跟旁边的姑娘小声的说了一句什么,然后挪到我身边 兄弟来都来了,high一点么,来,我一会下场次几个妞过来,一起玩玩。说完转身走进了舞池 。。。。。要开会了,剩下的明天再码

12-13 In 青果
。。。

树洞里的第一桶灰

12-13 In 青果
每个人的脑袋里都有那么一些记忆,平日忙碌时它深深的藏在你找不到的地方,当在安静的夜晚又或者独自发呆的时候,它就会悄悄的露出脑袋,用它的棍子轻轻的拨弄你的心尖。。。 昨日晚上又或者是某日的晚上,与一个刚回国十多年未见的好友喝酒,在小酒馆昏暗的灯光下肆意胡侃,从政治到经济,从元首到女人,酒一杯一杯的下,话不停地说,感觉要把这一年来都没吹的牛逼在这一晚吹完。终于我们的话题狗血的回到了大学生活,回到了当初可笑的理想,回到了那些人和她。不知什么时候两个大男人慢慢沉默了起来,静静地坐在那里盯着面前的调酒师,仿佛那里站着一个浑身赤裸搔首弄姿的荡妇。好了,我说,今天就到这吧,明天还有一天的烂会要主持。他望着我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十二月份的北京已经很冷了,将近凌晨两点的路上,零星几个夜店刚出来的炮友站在路边抚摸着对方的身体,几只流浪猫在旁边翻腾着白天的垃圾。不用送我了,我叫了公司的司机过来。说完老友冲我招了招手,转身走向远处的一辆轿车。我望着他慢慢向前的背影,突然有种错觉,仿佛那些早年的时光也随着他一起踉踉跄跄离我远去,想伸手去抓但什么力气也没有,只能站在路灯下静静的看着,这时候突然嘴边不由自主的哼起一段旋律,可我早已经忘记了它的名字。。。。

常去的小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