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1人来过

果味儿

孤獨六講第七講 和呵呵两个字不共戴天的不止你一个
姓赵的天才
奉旨路过方老湿 和呵呵两个字不共戴天的不止你二个
骚得文静 和呵呵两个字不共戴天的不止你三个

忽然想起

13小时前 In 青果
大学的时候,用很奔放的微信头像去聊附近的人,结果有一个已经结婚了的大姐姐,说想出来转一转。 一起从路上转到了学校里,一起围着跑道转了一会,聊了很多有的没的,我想去拉她的手,又怕把她吓到。 最后分开的时候说:抱一下吧。 我把她抱在怀里,她伏在我身上用力的嗅了一下。 后来她说,我鼓了好大的勇气才背着老公来见你……我老公好像有所察觉,管我管的更严了,以后我就在没有机会去见别的男人了……我以为你会吻我…… 然后就再无音信。 时不时的我还会想起她。 我应该牵她的手。 我应该早早的抱着她。 我应该吻她的。 哪怕只是为了填补她的一个回忆, 我也应该吻她的。 一直到今天还在自责。

第一届设定崩坏杯创作大会

20小时前 In 青果
哇……我怎么养了一群口味这么重的家伙…… 经我群严肃探讨,现举办第一届设定崩坏创作大会。 所选设定如图所示。 活动规则: 从众多设定中任选其一创作little yellow 文。 参加者在本贴下报名。 报名时限三天,截止日期七天。 字数不限。 完成作品发到“设定这东西就是拿来玩的活动专组”小组内即可。 投稿数不限,可连载(因为感觉某人要写个暗黑系长篇)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故不设评选。 但如果出现爆款文,主办方我会给予实物奖励,反正就是十几块包邮的东西不要太期待就好了。 另:想加群按我门铃,参加活动的直接加,不参加活动另交一份500字小黄文作为入群考核。

关键词:战乱 老汉 推车 腿交?

01-20 00:05 In 青果
明明只是个入群作业,我却写成了一个大活 倚栏望月 任老汉五十多了。 战乱的年代,到处都是死人,到处都是哭喊,民不聊生的日子,什么东西的价值都变了样。 尤其是在这个一直在打仗的小镇子上。 住民早就跑光了,剩下的只有打仗的兵,做饭的伙计,还有他,运尸体的任老汉。 任老汉年纪不小,但是幸亏年轻时是练家子出身,身体壮的很,能干的动这出力气的活。 其实,他只是不忍心看着年轻人倒在那里没人理,被野狗天葬,只要能运出这个镇子,就自然能找到本家,把这些孩子的尸体带回去入土,带回去,是烈士,带不回去,就只能躺在那看着这越来越死气的镇子。 一个三轮车,不知道运走了多少冷冰冰的年轻人。 在这个地界,金子开始不值钱了,票子也开始不值钱了,今天的活人明天没准就要上他的推车,所有人都只关心吃的好一点,有的,甚至连活着回去都没敢想过。 这天晚上,大半夜的,任老汉用三轮车,推着一车准备回家垫炕用的稻草,慢悠悠的往外走,忽然听见旁边的巷子里有吵闹的声音,一群男人的叫喊声里,还夹着一个女人的哭喊。 世道啊……世道…… 任老汉明白了怎么回事,想去救一救这个可怜的女人,又怕那些兵的身上有枪。 任老汉在一边正想确认一下能不能出手,城外一声炮响,震得老汉脑壳都飞了一寸高。 日娘嘞……什么炮这么响…… 老汉这次敢探头看那条巷子了,只要一打炮,当兵的就都得回前线,不然就算逃兵。 果然,几个兵骂骂咧咧的赶忙往城门跑,留下那个女人在地上,有个兵临走时还依依不舍的掐了那女人的奶子一下,把那硕大的奶子扥起老高。 人都走光了,女人坐在地上,衣服都被撕烂了,扯了半天也扯不出一个能挡住胸前两坨山的布条。 任老汉走出来,冲姑娘说: 快走吧,我送你出去,他们知道你没衣服跑不远,要是放完这炮之后不打了,他们还要回来的。 说着,用手指了指装着一车稻草的推车。 女人会了意,颤抖着光着身子躺在了草上,又感觉不妥,任老汉帮她往身上堆了几层稻草,草枝划得她身上一道一道的红印,想被鞭子抽过一样。 把女人藏妥当了,女人的头朝着里,好透气,也不容易被发现,腿在车头,蜷缩着,除了这一车草有点高之外,还真看不出里面藏了个白净的裸体女人。 任老汉推着她,往城外走,走了几条街,到了田边的小路,一路上都在急急忙忙的赶路,到了野外,只要再走一里路,就是城外了,就有人烟了。 那女人一路上哭了好几气,任老汉只能慢慢的哄,把以前哄自己孩子的那一套都用上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哭累了,走到这,女人安静了许多。 任老汉纳闷,一边走一边低头看女人,女人的大眼睛哭的通红,但是已经没有悲伤和恐惧,反而是好奇的到处乱看。 然后女人把目光停在了正对着她脑袋的任老汉的裤裆上。 那个裤裆,已经肿了一路了,其实从看到她那一对奶开始,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现在就连外面的裤子,都已经湿了一小片。 女人把手从稻草里伸出来,摸了一下那个高耸的裤裆。 任老汉不敢再往前走了。 女人见他停下了,伸手解开了裤子的系绳,把里面那个热气腾腾的家伙露了出来。 一路上,任老汉没停了安慰这个女人,但是现在,两只手不敢送来别把,一句话都没法说。 女人把头往前探了探,忽然张口含住了那个已经湿哒哒的头。 任老汉身子不由得一颤感觉一团温热的东西包住了自己,而且说不出来的湿滑,浑身一颤,一股热浪喷了出来。 女人被吓了一条,唔了一声,赶忙把一嘴的腥气吐出来,连咳了好几声。 好不容易咳干净,一抬头又看到任老汉那一根鞭子直挺挺的立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任老汉一扭头,看到了女人因为颠簸露在车外的一个大白屁股。 女人看他看着自己的屁股,眼睛里露出了惊恐。 你救了我的命,但是我,嫁了人的,那里,不行…… 任老汉站稳了车,走到女人的屁股边上。 我知道不行,我虽然这么大了,也尝过女人,我不进去,你放心吧。 说着,把腰间那长长的一根顺着女人肥嫩的屁股滑了进去,碰到女人阴户的时候,女人拼命地往前躲,任老汉转了个方向,把下面塞进了侧躺的女人的两腿中间,开始抽插起来。 虽然没有进去,但是借着女人流出的汁水,每一次摩擦都会划过女人的两片阴唇,两个人就这么一个在车旁,一个在草里,借着血色,慢慢的享受着摩擦。 任老汉,摩擦了不知道有多久,女人流出的淫水已经淋湿了一片稻草,任老汉猛的开始一阵抽插,几乎要把女人推下车去,几次冲刺以后,就在龟头停在女人阴户门口的时候,一股白浊泄了出来。 女人只感觉到一股热气浇在自己两腿中间,赶忙用手去抹,抹到了满手滑腻的东西,又赶忙抹在车梆上。 任老汉提了裤子,又给女人重新盖了稻草,又慢悠悠的往镇外走。 出去以后,我给你借件衣服,你就该去哪去哪,我也不管你是来干什么,这种地方,少来。 还有啊,这个车可是运死人的。 这一句话女人愣了一下,然后赶忙抬头看了一眼任老汉,看他眼里没有开玩笑的意思,眼睛里写满了害怕。 任老汉看她这个楚楚可怜的样子,忽然感觉好玩起来,就又逗她说,你要是害怕,就抓着我下面。 女人脸一红,把头又埋在了稻草里,那只手,却怯生生的真的伸出来握住了任老汉下面。 任老汉一扭头,那个大白屁股又露了出来。 看来这一里路,怕不是要走整整一夜呦…… 任老汉说着,用手摸着那白屁股,龟头又在那个还湿淋淋的阴户上摩擦起来。

各位

01-19 18:42 In 青果
自便 我总预感ximi会删我的贴

01-19 17:20 In 青果
小黄文写手交流群(严肃脸) 有意者叮铃叮铃

初恋房

01-18 22:40 In 青果
这个名字可以说是很形象了好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01-16 23:21 In 青果
蛋蛋

补一个西门大官人

01-13 13:47 In 青果
我从来不删帖的也删了个贴 因为明明是我自己写的故事,自己却越看越难受,还是删了吧。 给你们补偿一个金瓶梅的经典场景。 懂得人都懂(๑•̀ㅂ•́)و✧

miss you

01-11 17:13 In 青果
查了一下美国时区,现在是凌晨三点多。 说起来有点奇怪,我现在躺在床上,难以自制的思念着一个远在美国的别人的老婆。 嗯,人妻。 犹豫了一下还是发了消息,表达了一下想念。 翻了翻以前的聊天记录,有些感慨。 一转眼就分开一年半了。 一回想起在一起的时候,就满脑子的缠绵,美好,阳光明媚。 再阴郁的人也想要有个太阳,或者说,正因为是阴郁的人,才会感觉到太阳的弥足珍贵吧。

随笔也好久没写

01-09 02:16 In 青果
学生发了个朋友圈,大致是说以前觉得朋友圈删的很干净的人很酷,佩服他们能那么决绝的处理自己的过去。 后来发现,真正酷的是那些从来不删朋友圈的人,因为对他们来说,活在现在才是最重要的,真正的放下不是绝口不提,而是回忆起那段日子的时候,能笑着和朋友讲讲。 有的时候,会忽然发现自己很自卑。 玩社交软件已经成了一种减压方式,但是有的时候,看到精致的姑娘,总是会退而远之。 经常出国的,经常坐飞机的,吃东西会摆盘的,会用大把时间来健身的…… 这些姑娘我都不会去搭讪。 因为我感觉我配不上。 自卑其实已经深入我的骨髓。 潜意识的东西,可能要用很长时间才能改变吧。 18年我要开始写长篇了。 终于有了一种万事俱备的感觉。 我只要一认真的想写点东西,写出来的就会变得很像王小波。 但是王小波的价值在于他是王小波。 我的上司很纳闷我为什么不谈恋爱不结婚,在他眼里我是个有才华有能力长得还不错的先锋青年。 人中龙凤。 听到这个评价的时候并没有高兴,反而有一点反胃。 真是浮夸的商业互吹。 人啊,要在生活上精致一些,精神上方达一些才好。 当然,前提是要先懂得该懂的东西。 我是典型的知识崇拜者,五号人格。 世上没有知识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说明知识还不够。 人总是懂得越多越绝望,但这并不是止步不前的理由。 以前总是感觉自己活不到五十岁,但是按我现在这个佛性来看,应该能挺到六七十。 我想爱很多人 让他们感受到我的温度 但是我却触摸不到自己 我不知道我不是死的 是不是冷的 是不是已经腐烂 是不是只配被蛆虫天葬 但我还是想爱很多人 想被清洗干净 想被很多人拥着 直到看不见我自己

我刚知道

01-08 00:54 In 青果
这是一首情诗 基本功堪忧

spank狂魔

01-05 16:03 In 青果
西门大官人

一个

01-04 17:47 In 青果
文艺的橙子

玩了好多APP之后忽然感觉

01-04 11:17 In 青果
像我这种只靠屌来约炮的人真是单纯的好似白莲花←_← 只能感谢爹妈的遗传基因了。 加过一些微信群,那里会有各种号称“老前辈”的人指导如何约炮: 要给对方一种你们有可能一起谈恋爱的感觉…… 把自己说的有钱一点,感情曲折离奇一点,在网上摘几个比较有品味的不露脸的照片放在个人资料里,自然就会有一群姑娘傻fufu的跑过来…… 总之套路千千万,自我包装全靠嘴,逼急了连血统都能扯出花来。 我可是中国和乌克兰混血哦,是不是对我很感兴趣? 这样可能会很好约,但是不好意思,学不来,怕晚上做噩梦。

我是男的

01-02 23:31 In 青果
可能是因为写东西的风格比较女性化,很久以前就容易被误认性别。男读者们不要误会,虽然头发有点长,但我是直男。

三张图说明一切

01-02 16:25 In 青果
口味还算专一

自己的组里放一份,省的找不着……

01-02 13:38 In 总觉得该写点什么
换了配图的顾二娘 无论再过多久,那顾二娘的屁股也依旧在酱饼铺子里摇曳生姿。 二娘的铺子不大,里里外外也就能容下两个人转悠,里屋和面烙饼,外屋卖饼收钱,二娘没雇伙计,自己一个人忙里忙外,不管这条街其他家的饼店生意如何,她的店门口,一直都排着长队,人们看着店里头,咽着口水,馋的却不是饼。 每一次二娘忙起来,一路小跑的从里屋往外赶,胸前的两个面团上下的颠簸,左边一个,右边一个,各有各的主见,谁都不肯老老实实的待着不动,只要二娘一动身子,肯定就上摇下晃。 那个二娘不穿奶罩子的…… 二娘胸口那过于柔软的形状早就暴露了这点,她也没怎么在意,但是顾客里有人在意了。 顾客里走出来的那个男人身高马大,脸长得端端正正,这个人平时是到处跑庙会唱戏的,今天闲下来,就到二娘的店里看一看。看到二娘一个人忙活的汗流浃背,几步走到店里,把二娘赶到里屋,自己在外面卖饼。 排在外面的一群男人顿时散了一多半。 有几个还在小声的插科打诨。 看来这两个人有戏喽……擀面杖要开始擀大面团啦……我这也有擀面杖,二娘咋看不上……切,人家看不上你那根…… 不多一会,人都散光了。 男人看着没买完的饼,听着别人嘴里的话,总感觉不是滋味。 这时候二娘从里屋出来,看到没什么客人,脸一红,招呼男人说: 你总来帮忙,怪不好意思的,进来吃点东西吧,我做了点菜,还有点酒。 男人看着二娘伸手到背后解开了围裙的绳结,抬胳膊想去帮二娘掸头发上的面粉,手指刚要碰到头发,却被二娘轻巧的躲开了。 一扭头,外面有几个人抻着脖子往里面偷瞄。 男人大步流星走过去,一咬牙,咣的一声关了门,紧接着关了窗户,上了插销,拉了窗帘,一气喝成之后,回头看二娘。 二娘脸上红的像刷了酱,嘴里还嘟囔着: 你这是干嘛,别人要误会的…… 男人也不说话,拉了二娘的手到了里屋,二娘刚要说话,就感觉一双大手伸进了毛衣里来,猛的一把抓住了她胸前的面团,还没等她吱声,就开始大力的揉捏起来。 别,你轻点,疼…… 二娘的毛衣下面并没有内衣,因为胸太大,厨房又太热,穿了内衣,要捂出疹子,就这么空心着忙来忙去,现在男人的手一步到位的揉在了她的胸口上,她倒有一点窃喜自己没有穿那些碍事的东西。 那戏子伸手从二娘头上褪下那件毛衣,二娘胸前的两团肉猛的露在外面,还没来得及跳动几下,就又被握在男人的手里。 二娘感觉胸前越来越热,乳头已经变得硬挺起来,男人伸手一捏她的乳头,惹得她不自主的往后躲,这一躲,屁股就直接碰到男人硬邦邦的东西。 二娘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把那玩意掏出来的,只感觉隔着裤子都烫的屁股滚热,这哪里是擀面杖啊,这分明是烧火棍。 二娘伸手到背后握住那个烧火棍,慢慢的摸上面的青筋,只感觉自己的下身已经变得黏黏糊糊,什么耻骨和大腿都已经乱作一团,自己伸手解开裤带,背对着男人,一口气的把内裤和裤子都褪到了脚底下。 男人看到了那光亮的屁股,找到了目标,把翘起的烧火棍放在了二娘的臀缝里,一点一点的磨蹭着,全然不顾二娘急得屁股乱扭。 蹭着蹭着,男人的眼睛瞥到了二娘准备的饭菜,还有旁边放的一瓶酒。 他拿起酒瓶,喝了一口,感觉不过瘾,就开始顺着二娘的臀缝,把那瓶酒一点一点的倒下去。 二娘感觉屁股一凉,紧接着就开始发烫。原本就按耐不住的感觉变得更加让人发狂,索性自己抓了男人的下面,塞到自己的阴门里去,然后屁股猛的往上一撅,一整根烧火棍就这么全根的进了炉膛。 刚才倒在屁股上的酒,跟着二娘的动作流到了两个人交汇的地方,那种说不出是凉还是热的感觉让两个人都停不下腰上的动作,男人挺的兴起,一把把二娘按在了揉面的案板上,二娘的前胸,在满是面粉的案板上磨来磨去,再抬起来时,已经是白花花的一片。 二娘双手托着沾满了面粉的胸,嗔怪的回头看着戏子,戏子看着二娘,心头猛的涌起一股冲动来,一抬手,在那个湿漉漉的屁股上猛的拍了一巴掌。 二娘一痛,身子猛的一缩,两个人交合的地方都被挤出一股气来。 男人并没有助手,一下一下的拍的越来越起劲,每拍一下,二娘的身子就抽搐一次,手上早已没了力气托住那一对奶,任由它们在案板上蹭了一堆面粉酱料,二娘不停的叫着,双手乱抓,脑子里什么都想不出来,感觉自己已经被身后的这个男人吃掉了,现在是在他的肚子里慢慢的被消化。 一直到二娘叫的没有了力气,自己的屁股已经被顶的不像是自己的,自己的阴腔,更是早就已经不知道抽搐了多少回,地上已经湿了一大片,那是二娘喷出来的水,就算是这样,男人的烧火棍,还有手上的巴掌,还是没有停的意思。 二娘感觉自己几乎快要晕死过去,回头颤巍巍的央求: 我的乖,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你快泻在里面吧,二娘我要昏死过去了。 男人听了这话,腰开始不要命的挺动起来,二娘身子早已瘫软,被这一顶,整个人都顶到了案板上,只感觉下身被摩擦的越来越热,每一次顶到里面都感觉热的出奇,最后男人用想把二娘穿透的力气,把汁水,泻在了二娘身体里面。 男人没有拔出来,又开始用手慢慢的拍打着二娘的屁股,二娘只有喘息的力气,自然没空理他,但是听他拍着拍着,嘴里开始配着这屁股响起的鼓点,咿咿呀呀的唱了起来: 我身跨一匹……良駒宝马……上阵杀敌……左披右挂…… 一直唱到二娘苏醒过来,才把下身和二娘分开,打过水来,给二娘慢慢的擦着乱作一团的前胸和下体。 二娘垂着脸: 我喊的喉咙都痛,别人都听到了,你打的噼啪乱响,别人也听到了,你唱的宝马良駒……别人也听到了,我二娘今天该怎么打开屋门见太阳呀…… 戏子张口含住了二娘的一个乳头,二娘身子一颤,刚擦干净的下身又开始粘稠起来,伸手环住了男人的头,感觉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也就都不足多虑了。

欠你们很久的文,终于补上了

01-02 01:18 In 青果
顾二娘 无论再过多久,那顾二娘的屁股也依旧在酱饼铺子里摇曳生姿。 二娘的铺子不大,里里外外也就能容下两个人转悠,里屋和面烙饼,外屋卖饼收钱,二娘没雇伙计,自己一个人忙里忙外,不管这条街其他家的饼店生意如何,她的店门口,一直都排着长队,人们看着店里头,咽着口水,馋的却不是饼。 每一次二娘忙起来,一路小跑的从里屋往外赶,胸前的两个面团上下的颠簸,左边一个,右边一个,各有各的主见,谁都不肯老老实实的待着不动,只要二娘一动身子,肯定就上摇下晃。 那个二娘不穿奶罩子的…… 二娘胸口那过于柔软的形状早就暴露了这点,她也没怎么在意,但是顾客里有人在意了。 顾客里走出来的那个男人身高马大,脸长得端端正正,这个人平时是到处跑庙会唱戏的,今天闲下来,就到二娘的店里看一看。看到二娘一个人忙活的汗流浃背,几步走到店里,把二娘赶到里屋,自己在外面卖饼。 排在外面的一群男人顿时散了一多半。 有几个还在小声的插科打诨。 看来这两个人有戏喽……擀面杖要开始擀大面团啦……我这也有擀面杖,二娘咋看不上……切,人家看不上你那根…… 不多一会,人都散光了。 男人看着没买完的饼,听着别人嘴里的话,总感觉不是滋味。 这时候二娘从里屋出来,看到没什么客人,脸一红,招呼男人说: 你总来帮忙,怪不好意思的,进来吃点东西吧,我做了点菜,还有点酒。 男人看着二娘伸手到背后解开了围裙的绳结,抬胳膊想去帮二娘掸头发上的面粉,手指刚要碰到头发,却被二娘轻巧的躲开了。 一扭头,外面有几个人抻着脖子往里面偷瞄。 男人大步流星走过去,一咬牙,咣的一声关了门,紧接着关了窗户,上了插销,拉了窗帘,一气喝成之后,回头看二娘。 二娘脸上红的像刷了酱,嘴里还嘟囔着: 你这是干嘛,别人要误会的…… 男人也不说话,拉了二娘的手到了里屋,二娘刚要说话,就感觉一双大手伸进了毛衣里来,猛的一把抓住了她胸前的面团,还没等她吱声,就开始大力的揉捏起来。 别,你轻点,疼…… 二娘的毛衣下面并没有内衣,因为胸太大,厨房又太热,穿了内衣,要捂出疹子,就这么空心着忙来忙去,现在男人的手一步到位的揉在了她的胸口上,她倒有一点窃喜自己没有穿那些碍事的东西。 那戏子伸手从二娘头上褪下那件毛衣,二娘胸前的两团肉猛的露在外面,还没来得及跳动几下,就又被握在男人的手里。 二娘感觉胸前越来越热,乳头已经变得硬挺起来,男人伸手一捏她的乳头,惹得她不自主的往后躲,这一躲,屁股就直接碰到男人硬邦邦的东西。 二娘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把那玩意掏出来的,只感觉隔着裤子都烫的屁股滚热,这哪里是擀面杖啊,这分明是烧火棍。 二娘伸手到背后握住那个烧火棍,慢慢的摸上面的青筋,只感觉自己的下身已经变得黏黏糊糊,什么耻骨和大腿都已经乱作一团,自己伸手解开裤带,背对着男人,一口气的把内裤和裤子都褪到了脚底下。 男人看到了那光亮的屁股,找到了目标,把翘起的烧火棍放在了二娘的臀缝里,一点一点的磨蹭着,全然不顾二娘急得屁股乱扭。 蹭着蹭着,男人的眼睛瞥到了二娘准备的饭菜,还有旁边放的一瓶酒。 他拿起酒瓶,喝了一口,感觉不过瘾,就开始顺着二娘的臀缝,把那瓶酒一点一点的倒下去。 二娘感觉屁股一凉,紧接着就开始发烫。原本就按耐不住的感觉变得更加让人发狂,索性自己抓了男人的下面,塞到自己的阴门里去,然后屁股猛的往上一撅,一整根烧火棍就这么全根的进了炉膛。 刚才倒在屁股上的酒,跟着二娘的动作流到了两个人交汇的地方,那种说不出是凉还是热的感觉让两个人都停不下腰上的动作,男人挺的兴起,一把把二娘按在了揉面的案板上,二娘的前胸,在满是面粉的案板上磨来磨去,再抬起来时,已经是白花花的一片。 二娘双手托着沾满了面粉的胸,嗔怪的回头看着戏子,戏子看着二娘,心头猛的涌起一股冲动来,一抬手,在那个湿漉漉的屁股上猛的拍了一巴掌。 二娘一痛,身子猛的一缩,两个人交合的地方都被挤出一股气来。 男人并没有助手,一下一下的拍的越来越起劲,每拍一下,二娘的身子就抽搐一次,手上早已没了力气托住那一对奶,任由它们在案板上蹭了一堆面粉酱料,二娘不停的叫着,双手乱抓,脑子里什么都想不出来,感觉自己已经被身后的这个男人吃掉了,现在是在他的肚子里慢慢的被消化。 一直到二娘叫的没有了力气,自己的屁股已经被顶的不像是自己的,自己的阴腔,更是早就已经不知道抽搐了多少回,地上已经湿了一大片,那是二娘喷出来的水,就算是这样,男人的烧火棍,还有手上的巴掌,还是没有停的意思。 二娘感觉自己几乎快要晕死过去,回头颤巍巍的央求: 我的乖,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你快泻在里面吧,二娘我要昏死过去了。 男人听了这话,腰开始不要命的挺动起来,二娘身子早已瘫软,被这一顶,整个人都顶到了案板上,只感觉下身被摩擦的越来越热,每一次顶到里面都感觉热的出奇,最后男人用想把二娘穿透的力气,把汁水,泻在了二娘身体里面。 男人没有拔出来,又开始用手慢慢的拍打着二娘的屁股,二娘只有喘息的力气,自然没空理他,但是听他拍着拍着,嘴里开始配着这屁股响起的鼓点,咿咿呀呀的唱了起来: 我身跨一匹……良駒宝马……上阵杀敌……左披右挂…… 一直唱到二娘苏醒过来,才把下身和二娘分开,打过水来,给二娘慢慢的擦着乱做一团的前胸和下体。 二娘垂着脸: 我喊的喉咙都痛,别人都听到了,你打的噼啪乱响,别人也听到了,你唱的宝马良駒……别人也听到了,我二娘今天该怎么打开屋门见太阳呀…… 戏子张口含住了二娘的一个乳头,二娘身子一颤,刚擦干净的下身又开始粘稠起来,伸手环住了男人的头,感觉那些路七八糟的想法,也就都不足多虑了。

强迫症福利

12-14 In 青果
7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