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0人来过

果味儿

你是在逗我吗 软萌易推倒
null 少女萌萌拳
蜜柚 辣眼睛
11 SB
ximi 柔软易推倒的A4腰

这个手刹…不太灵

前天 15:50 In 青果
🌚🌚

LittleBoy

12-06 10:18 In 青果
她说你是秋天的老虎 在山茶 山茶花没有人见过的海岸上 奔跑一整夜 对待北极星的时候 拿出口袋里的火把 …

你在游戏里体验过哪些虐心时刻。

12-01 15:52 In 青果
玩《模拟人生》,一直都是宅男作家,这回决定当个醉酒笙歌的浪子。 从上大学就开始泡妞,脚踩N条船,一个学期结束就再来一趟,有一次,一个黑妹竟敢另结新欢,被我建了间房子困成了灵体,没有法律,我就是主宰。大梦三年,回城工作,好不畅快。 然后,就遇到了她。 是我捏了好久的小人,我曾想把她捏成我认识过的人,可是手拙,最终她谁也不像。 既然碰上了,那就随便玩吧,我这样想。 我租住在公寓,她招之则来,挥之即去,我乐得可以节省恢复情绪的时间;很快地,工作表现就上去了,买块地,换了大房子,女朋友多了,还抽空又上了几次大学,她还是默默地来来去去。 有一天,她又来了,可是和平时有点不一样。我查了一下头像,她已经是成年人了,而我由于上大学,仍然青春——哈哈!这下差了个辈份。 不知怎么的,我的女朋友渐渐少了。 有一天我去考古,挖着挖着系统提示有一位朋友老死了,我瞅了一眼,有个满头银发的头像不见了,不过我早已升级了铁石心肠,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考古任务顺利完成,我激动万分,习惯性地点开列表想打电话——我突然愣了,我该打给谁?谁来分享我的成就?……那一刻,我才意识到在这个世界里,我永远失去她了。

yo

11-27 09:07 In 青果
yoyoyoyo

让我化个妆

11-17 12:44 In 青果
🙃🙂🙃🙂🙃🙂🙃🙂

分享一只尤物

11-14 In 青果
开鹿生本遇见的🌚🌚吓哭劳资了歪

梦游仙

10-30 In 青果
(1) 正午,阳光穿过树叶的罅隙,这是没有转弯的温柔,箭头所指的却是一位年过半百的僧侣,虔诚也好或仅仅只是道貌岸然也罢,任何一件袈裟像是这样放置在一个老人的身上的时候你首先感受到的会是肃穆,当然——如果你并没有太多信仰的话。 他伸出手,我不想去形容这双手,我只能告诉你我在之前判断他年龄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他的手。 很多时候,如果你刻意停下,我是说,让你眼睛反射到脑海中的动作变得迟缓一些,你会注意到的细节或许会让你体会到更多的情感诉颂。 手离目的地的距离并不遥远,遥远的应该是时空中某一类正在被缅怀的过去。 他——轻轻的抚摸了一只正在淋浴温柔的山地白狐。 很多的人类聚集地中都有妖的说法,而狐的灵性往往又是这些风俗怪谈,鬼神传说中的不二主角。且很多的时候,它所表述的意向又充满着一些旖旎的情愫。 所有的安静在这时候包围过来,从遥远而来的直白的风带走了一些落叶,摇摆与人的清醒,要是你把视角拉到更深的深处,你会发现这是一片没有人烟的山峰中段,我想即使是平日里也难有貌似忠诚的平民穿过一路的崎岖过来跪拜他们所认同的佛。 老僧人没有太多的动作,只是他把目光偏向了天际,却没有锁定的焦集,他眼中所看到的仿佛不是此时的迦叶山,而是上个秋季被火红覆盖,上个冬季穿上了素衣的山的记忆。 他虽然年老,但依稀可以从他饱经风尘的脸上读取到一些年少时的桀骜。每个人都有隐秘而不可诉说的故去埋在心底。 狐狸轻轻咬着他的手,但渐渐又松开了,似乎这两个身影都慢慢融入沉默,残破的寺庙门前残破的香炉里飘起一缕却也仿佛残破的青烟,它缓慢的穿过了寺庙中菩萨的视线飘向了一个没有云朵的却也黯然的蔚蓝世界。 (2) 剑,意指于长形两边开刃的兵器,常用作于刺,割,撩,扫。据说用剑的高手可以在1秒内发力刺穿一个人的心脏后归剑回鞘。 那顷刻间闪过的微光仿佛一道令人痴迷的银链,由于过于夺目而无法抗拒的闭上双眼,等你在睁开的时候。 “嘶……”僧人没有抬头,他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胸口,血液由于气体压力的作用喷射到空中,形成了一道充满美感的弧线,他原本明亮的双眼在瞬时便暗淡下去,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我也能猜到必然是不甘,怨恨却又含着解脱的。 时间像是被静止,一双亘古不变的眼睛从更高处垂下来,它目睹了这刹那发生的一切,但比起四季生命在它眼中的交替,枯荣来说,这一切又显得太过短暂,仅仅仿佛一片微尘落到了冰冷的湖面,甚至——都激不起一个像样的涟漪。 “这一天……终于来了。” (3) 雨点什么时候是满含悲哀的?我猜测应该是上一秒还风和日丽的天空,在转眼之间便乌云密布。白狐仍然坐在原地,她似乎恍然未觉主人的离去对她而言意味着什么,当然或许也并没有更多的深意。只是——换一个主人,而生活仍然是不用忧虑的被喂养的生活。 由衷的讲,我是羡慕那些漂亮的女性的,她们只是生来便倾国倾城,自然会有无数的男人爬到顶峰后把一切憨甜的果实采摘给她们,而她们甚至都不用流下一滴眼泪。 剑客抱起白狐,自始自终,他的脸上都没有狂喜,也没有得意。他拿回的仿佛仅仅只是自己所遗失的一件物品。 由于剑客并不温柔的动作,让白狐感到了不适,这原本就是被人类喂养长大的娇气生物,她无所顾忌的狠狠一口咬在剑客的手腕,一丝殷红的血液从她的尖牙间渗透出来。 剑客嘴角的抽动证明他确是感到了痛苦,但他并没有改变他所怀抱的动作,甚至连不紧不慢的脚步也没有停下少许。 也许是这种没有反抗的挑戏让白狐感到无趣,很快的它又松开了嘴安然的接受了这个其实并没有那么难以接受的怀抱,旋即她又温柔的伸出舌头舔舐那道仿佛不是她所制造的伤口。 (4) “叮令”“叮令” 剑客突然被一阵奇怪的铃声吵醒,他晃动了一下脖子,结果发现全身被红色的丝带紧紧缚住,周围是一张朱红色的床,而他所熟悉的剑并不在手上。 对于一个剑客而言,他毕生所学皆在他的剑,师傅很早就与他说过,普天之下只有那些惊才艳艳之辈才可走向武道巅峰,而像他们这种人,只有一个机会,那就是走向极端。手中只有剑,眼中只有剑,心中——只有剑。那么或许他还有机会杀掉每一个原本或许还要强过他的对手,虽然技击的原理想通,但剑法始终不似拳法,只有放下剑的时候忘记抬手的方式,那么才能在拿起剑的时候刺出让人炫目的星辰一剑。 “谁?”突然房中的蜡烛熄灭一股杀气从剑客头顶落下。 是的,没有剑的剑客如同离开了水的鱼,但像这样一个男人会被如此容易的杀死的话,那么江湖上的那 些传言岂不是一个笑话? 剑客双指并拢,微微一挣,丝带仿佛纸片一般四散开去,与他而言,放下的剑早已不在是手中的剑,而是心中的剑,即使没有了兵器,只要心中握剑,他的一指一拳皆可是剑。 凌厉的剑气刺向空中,“争”,一声金铁交接之声,在刹那之际激起了黑暗中的水花,随后一声吃痛的“婴”表明那正在落下的攻击之人乃一位女子。 剑客单手扶住女子的娇躯,她落下来与自己的胸口撞了满怀。他看不清女子的面庞,但他也没有更多的考虑,左手抓住腰带便撕开了女子的衣服。 即使黑暗也没有掩盖住这具仿若羊脂玉般的身躯,女子甚至还来不及呼喊便被一对充满厚度的嘴唇含住了所有的声音,她刚想挣扎,便被剑客用挣断的丝带缚住了左右双手挂在床沿上,随后在目不能视的房间中,剑客又极快的用另一条丝带绑住了她的嘴巴,这下她是既无法反抗,也无力呼喊了。 不停扭动的双腿也无法阻止身上的衣服被渐渐拨了个干净,然后她便感受到一具强壮,但凹凸不平的男性躯体压在了她的身上,她用力的想踢动这个讨厌的混蛋让他远离自己,但反而被剑客的右腿用力的顶住,而她的左脚也被剑客顺势抓在了手里,不得不承认她以一个极其羞人的姿势,落在了敌人手中,而她所有的哭喊所发出来的仅仅只有无力的“呜咽”声。 然后……她便感受了一种刺痛在进入她隐秘的心中,而同时她又忽然明白那些凹凸不平却也柔软的触感是什么了,是伤疤。 她绷紧的脚尖无处使力只好挂在了剑客的腰上,而绑在她脚腕上的铃铛也被剑客来回抽动的动作撞的叮咚作响。 慢慢的她不在哭喊,似乎是眼泪流干了,只好发出一声声撩人的呻吟,伴随着那些叮咚声一起好象一曲春天里植被苍荣的暧昧乐章。 (5) 清晨,落了一夜的雨停下来,清醒的空气里蕴含着自然一天伊始的第一口呼吸。剑客幽幽的从树下醒来,衣服上挂着的水珠随着他的动作落到脚下土地的深处,用以喂养旁边的那棵为他遮了一夜风雨的茂绿大树,一个俏皮的头颅从他的怀里的衣服中爬出来,眨了下明亮又迷糊的眼睛便又缩了回去。 剑客站起身,随着朝阳升起的动作猛吸一口气,然后缓缓而又悠长的吐出胸中的浊气。 他的脚下是一堆干柴和一具生物的尸骨,无疑它的牺牲贡献出了自己的血肉为这一人一狐填饱饥饿的肚腹。 剑客提起自己的剑,仍然保持那种不紧不慢的脚步,缓缓的缓缓的走向某一个他眼中不知名的目的地。 如果你仔细看,你会发现他没有留下任何的脚印,在你还在想当然的以为他仍然走在不远处时,再抬头,你却又丢失了他的身影,仿佛这神秘的剑客从来没有在你的眼前出现过。 (6) 人类往往是一群争相追逐利益的生物,所以在去往古都西山的旅途上永远熙熙攘攘。 剑客骑在一匹马上,如果你要问他的坐骑是从何处得来,那么我只能告诉你一个剑客的所有记忆都写在他的剑上。 狐狸从他的胸口露出头来,乖乖的一点也没有乱动,她来回的注视着这些熟悉的繁华,她的记忆中有这样的场景,但是太过久远而显得有些模糊。 城,是4方城,外面的一圈围着市场,平民区,还有赌场青楼与食宿。中间是另一个四方,它周围围绕的只有一家家深不见底的巨大院落。也许这些家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上个朝代的某一场战争,因此他们所聚集之时散发的气息也许可以让你目睹过往的厚重。 敏感的人都有一颗敏感的心,他可以摸寻风中流过的讯息,他可以嗅到一个个带有回忆的游魂在漫无目的飞过这一片片的繁华无声。 (7) 剑和剑碰撞,火花虽是一闪,却点点滴滴。 剑客与剑客错身而过,胜负只在于对生死的领悟。 一个人头落地,一个继续前进。 人和人之间总有各种各样争斗的原因,身在江湖,生不由己。 远处渐渐有整齐的脚步声奔走而来,剑客提起小狐,消失在了夜色漫迷之际,他如同黑色的烟尘,飘过了阎罗的地界,与人世的酒醉。 “第一个。”他轻轻的念道。 (8) “丁令”“丁令” 剑客被熟悉的银铃声吵醒,目及之处仍然是那一张朱红色的木床,同样的杀气,同样的眼神,仿佛之前的屈服只是为了此刻的出击。 但实力之间的差距,意味着即使再也多来几次也是一样的,剑客抬手削断了女子刺来的短剑,他把她双手缚住压在胸口,低声的靠近那双洁白的耳朵,温热的吐息让女子不自主的发出颤抖。 “小狐狸,你叫什么名字?” “放开我,混蛋,如果你一直把我带在身边总有一天夜里,我会杀了你,唔……” 剑客的双手从后面环抱的抓住女子的胸口,盈盈可握的乳房隔着衣物似乎也在表达它令人痴迷的惊人弹性。 手指轻轻划过早已挺起的乳尖,这种震颤让女子有一种将被驯服的恐惧,她抬起右臂使出全力往后击去。 “砰……”剑客不知为何没有闪避,他的脸被劲力打的出现一个后仰的动作,嘴角慢慢溢出血液,但他的眼神仍然是赤裸的。 女子呆在原地,也不知是这记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攻击可以成功,还是被剑客眼中的某种贪婪所摄。 剑客仍然在笑着,含住了女子殷红的唇角。 她在感受到口腔中传来的血腥味时才似乎又记起了反抗,但已经身心无力的她又如何抗拒此时的这个男人的压迫。 她被压倒在床上,男人那低沉语调没有变化,但波动中似乎又多了些更多的挑逗。 “你,叫做什么名字?” 剑客没有理会女子的回答,便把手伸向了她的裙摆,微微一用力,便撕开了衣物碍眼的遮挡,这具天然的如同果蜜中酝酿的女体有着天生的甜味,他的手黝黑和粗糙,因为练剑遍布着老茧,这种仿佛烂布般的摩擦感使得女子的心灵深处生出一种异样的触动。 她已经哭出了声“放开我……我不想……呜……不要。” 剑客又重复了一次那个问题,但不重复的是他的手掌已经覆盖了女子最隐秘的小道。就如同把羞耻放在了她的心口。 她终于还是屈服了。 “我……我叫小紫。” (9) “第二十二个。” 血在飞向空中飘洒,绽放成上百颗红色的雨点。洋洋洒洒掉下来好象是一次次有关幸福的作答。 但它所意味着的却是逝去,抹尽这世间一个存在的所有痕迹。 剑客原本是想去西山古都见一个人,但此时无论这个人是否还存在,他都有了些不大不小的麻烦。 说不小,是因为他左手的手腕已经被齐根斩断,血已经止住,伤口被一层简陋的纱布所包扎着,远远的还可以嗅到一些血腥的药草味道。 说不大,是因为最坏的结果,也大不了只是丢了性命。对于一个剑客来说,他脚步所及的每一处地方都有可能是自己的埋骨之地。 白狐依然被放置在他的胸口,只是一夜的逃亡使得它原本柔顺的皮毛也有了些灰烬。不变的只是它眼神中的灵动和忧伤。 剑客依然在不缓不急的走着,在这离开繁华的小道上似乎也比来时多了些崎岖,他需要一些钱,一些干粮,以及一匹马。 这些东西他的朋友可以帮他弄到,剑客紧了紧手中的剑。 也许,这也是他在世上唯一的朋友了吧。 (10) “啊……嗯,啊……”一声声荡人心弦的女子娇吟,从喉底哽住呼吸。 女子全身绷直,脚尖因为僵硬而悬在空中弯成一条绝美的弧线,柔美的大腿从被撕烂的裙摆下露出,无处着力的抽筋感让她忘了矜持紧紧的夹住男人的腰间。 她芳草凄凄的下腹部如果低头睁开眼睛就可以看到一根火红的男性肉体在她的身体禁区里来回冲撞,蹂躏。 她的耳边全是这个男人低沉的声音,随着抽插的节奏,一呼一吸,热气含着一些汗意打在她柔美的脸颊上,映出一轮羞红的轮廓。 她拼命的想切断那里的感受,但娇嫩的蜜肉和跳动的心尖,不顾身体本能的羞耻清晰的报告着男人的坚硬和温度。 她身体禁区的门扉被情欲不停的拉开,又闭合,嫩肉随着阴茎的抽动,肿胀翻开,暴露的如同不设防的城池。如果可以给到足够的光亮和视角,我们一定可以看到那已经流到床单上的液体,除了打湿了身下的棉被,也打湿了女子那矛盾的情绪。 “不要……啊……不要那么对小紫……嗯……”这断断续续的如同哭泣的请求毫无效用,更反而像是一场点燃更加激情的炎炎火炬。 (11) “争……”仍然是剑与剑的碰撞,四周一片荒芜,而远处漂浮的云朵和一片看不着边际的茂密森林。 剑客知道这是最后一个对手,其实走到这里已原本不是他的本意,但奈何即使如他这样锋利的剑心,也已经泥潭深陷。 “你已经伤的很重了,你的左手都已经断了,一剑。交出夜游仙。” 发话的男人声音铿锵有力,他身着一身红色剑士服,斑驳而稚嫩的脸上刻着坚毅与不屈,他的眼神极其的尖锐,仿佛一柄绝世宝剑的剑芒,扫过的片刻,似乎连空气也微微凝頓。 剑客仍然没有说话,只要他还提着他的剑,那么这就是他最好的回答,他一生坦荡,杀人无数,所谓的其实也只是本心,死亡,于他而言没有什么看不看的穿的,看穿?其实谁又看的穿,世事沧桑,怎比的上我心瞬间,那顷刻的微光。 两人同时出剑,像是两道星辰由于轨道重合的碰撞,刹那之间所产生的光芒让世界都似乎变得黯淡。 身影穿过同时归剑。 剑客仍然没有说话,他用握着剑的右手捂住自己的胸口,伤口很深,但所幸没有穿过心脏,一只白色小狐从旁边跑出来纵生一跃跳入了他的怀中。 他的身影走进树丛,自始至终他也没有再回过头去,于他而言只要他未死去,那么他的对手就绝不会活着。 就这样慢慢的,他的身影消逝在了远处黄昏金色的光影里,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12) 夜游仙,又叫做狐仙,传说中引人入梦交合的兽灵,因为所化女子绝美而让世人沉冕其中,不可自拔。 因此这也是很多手握权柄的达官贵人渴求之物,有了需求,那么就有了交易。 也有了很多无谓的厮杀。 比人类寿命更长久的永远是人类的欲望。 越是文明的群种越是能繁衍出让人叹为观止的黑暗。 (13) 暮春正午的阳光穿过树叶的罅隙,这是一道没有转弯的温柔,箭头所指的是一位年过半百的僧侣,虔诚也好或仅仅只是道貌岸然也罢,任何一件袈裟像是这样放置在一个老人的身上的时候你首先感受到的会是肃穆,当然——如果你并没有太多信仰的话。 他伸出手,我不想去形容这双手,我只能告诉你我在之前判断他年龄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他的手。 很多时候,如果你刻意停下,我是说,让你眼睛反射到脑海中的动作变得迟缓一些,你会注意到的细节或许会让你体会到更多的情感诉颂。 手离目的地的距离并不遥远,遥远的应该是时空中某一类正在被缅怀的过去。 他——轻轻的抚摸了一只正在淋浴温柔的山地白狐。 很多的人类聚集地中都有妖的说法,而狐的灵性往往又是这些风俗怪谈,鬼神传说中的不二主角。且很多的时候,它所表述的意向又充满着一些旖旎的情愫。 所有的安静在这时候包围过来,从遥远而来的直白的风带走了一些落叶,摇摆与人的清醒,要是你把视角拉到更远的远处,你会发现这是一片没有人烟的森林深处,我想即使是平日里也难有貌似忠诚的平民穿过一路的荆棘过来跪拜他们所认同的佛。 老僧人没有太多的动作,只是他把目光偏向了天际,却没有锁定的焦集,他眼中所看到的仿佛不是此时的无名树林,而是上个秋季被火红覆盖,上个冬季穿上了素衣的树的记忆。 他虽然年老,但依稀可以从他饱经风尘的脸上读取到一些年少时的桀骜。每个人都有隐秘而不可诉说的故去埋在心底。 狐狸轻轻咬着他的手,但渐渐又松开了,似乎这两个身影都慢慢融入沉默,残破的寺庙门前残破的香炉里飘起一缕却也仿佛残破的青烟,它缓慢的穿过了寺庙中菩萨的视线飘向了一个没有云朵的却也黯然的蔚蓝世界。                                 (好久以前写的 哎 我觉得我写真好哎😟)

小小小小 小鹿娘

10-27 In 青果
咿呀呀的小屁股😏

早上一更新 晴天霹雳

10-25 In 青果
仅以此纪念我的小黄内内😭😭😭😭

yo man

10-13 In 青果
what's up

我和我12岁的 小叔

10-09 In 青果
🤦‍♂️🤦‍♂️

???

09-28 In 青果
脑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嘿咻????

念念不忘 必有回响

09-28 In 青果
攒了260抽,未收入抽了一个雪童子,80抽出了2阎魔,心里想完了完了,逼弃坑的节奏,这次真的完了😭😭😭😭😭最后10抽抽到花了…我特么,吓哭了歪,不行不行,这次真的要被吓哭了,还好还好,虽然2w勾都花完了,毛病不大…没有遗憾了

为崽而战❤️

09-25 In 青果
哎嘿 挨打半个月 送的蛋盒 意外的精致的一比

哎 夏天就过去了道理也不讲

09-11 In 青果
半小时以后呀 我们去追就要落下的太阳

非常戳心😫😫

08-10 In 青果
😫😫😫😫

和7月的火炉地狱说拜拜

08-01 In 青果
给自己花 给自己糖 给自己亲亲 把自己举高高❤️

别拦着我

07-28 In 青果
我要吹一年

这个草爹cos

07-24 In 青果
我给满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