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个故事

08-12 01:48 IN 青果
故事要从好多年前说起了。
那是十多年前的九月一号,初中开学第一天。茶茶生活的小城市保留了五四制,初中四年。茶茶预想了好多种见到同桌的场景,好多好多种。如果是个妹子,白白净净,笑起来有颗虎牙,简直完美。然而班主任刘大叔残暴的一匹,把所有人叫到走廊上,男生女生按高矮个各站成一队,一对一对地安排到座位。
梦想破碎得很彻底,个子小的茶茶直接被推到队首,然后被班主任点到进门第一张桌。随她一起的还有一个白白净净的戴眼镜的男生。简直是孽缘的开始。
男生的名字很好听,姓氏也不是很常见,和《鹿鼎记》的主角同姓。
你姓纪,我想想啊,纪晓岚。韦小宝贱兮兮地笑。
韦小宝。茶茶果断回击,顺手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
啊真狠毒,眼镜蛇。韦小宝依旧贱兮兮,摇着头笑着念叨“纪晓岚”。
呸,你才眼镜蛇。茶茶简直没辙。
不欢而散。
竞选班干部课代表的时候茶茶趴在桌子上画小人,惊奇地发现韦小宝挑了个地理课代表的差事。看什么,眼镜蛇。韦小宝低声道,还是贱兮兮地。
茶茶白了他一眼。
好在下午下了第一节课刘大叔发现有一对前后桌很能闹腾,就把茶茶的位置调了过去。茶茶麻利收拾东西搬走了,告别了这只当了短短半天的同桌。

一告别就是两年。
两年间两人几乎没有交集,偶尔有交流也是以恶狠狠的一句眼镜蛇做结尾。唯一一次让茶茶有点印象的事是在初二,当时的茶茶沉迷漫画,从后桌的一个男生那里借了好多,囤在桌洞上课的时候看。学校中午提供午饭,可以让离家远的学生留校休息,韦小宝就是其中一个。某天他发现了茶茶这一片座位的桌洞里有漫画,和茶茶还有漫画主人打过招呼以后,就招呼了小伙伴们中午一起看,一直以来都没出岔子,直到有一天茶茶发现少了一本。茶茶很着急,课间堵了韦小宝问,正在和周围人玩闹的韦小宝呆了一下,答应帮忙找找。第二天下午上课前茶茶就在桌洞看到了那本漫画,还有张字条,韦小宝写的,原来漫画放错了桌洞。
字还可以啊。茶茶看着纸条上的字迹,转头看了看隔了半个教室的韦小宝。

说起来好笑,茶茶考过一次好成绩之后,刘大叔对她超级放心,任她上课自己玩,座位一排一排地往后调,直到倒数第二排。而韦小宝入学排名虽然靠前,然而一到考试原形毕露,被刘大叔认出学渣真身之后就被发配到后排,天天乐得自在。

各自自在的生活到了初三就戛然而止。好脾气的刘大叔被调到初一,新任班头是个雷厉风行的凶女人。口口声声说自己还年轻,有资本,茶茶暗暗想看起来比妈妈老多了。
凶女人知道班里的传奇人物茶茶,一鸣惊人之后销声匿迹的茶茶。当她看到窝在教室后排“自甘堕落”的茶茶时简直是痛心疾首。还有那些乌烟瘴气的教室后排,萎靡不振学习风气,都让她决心改革。
于是新的座位表在中午放学前被贴了出来,百分之九十借鉴了这个班级第一份座位表。没错,茶茶和韦小宝,又被分到了第一排,不过凶女人可能是把南北颠倒了,这次是靠窗第一排。
走在放学路上,小伙伴们都笑凶女人做了件傻事,班里一对暧昧的准情侣被分到了一张桌,男生就是那个当年借漫画的,那个茶茶有点儿喜欢的男生。
其实你和韦小宝有点儿般配哦。不知道话头怎么转到了茶茶身上,其他人竟然还附和。
啊?他,嘴太毒了,特别气人。茶茶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
反正看起来很合适。周围人半真半假地开着玩笑。
少来这套。茶茶嘻嘻哈哈地怼回去。

以后再叫我眼镜蛇我就掐你了啊。茶茶刚收拾完东西做好就推过去一张小纸条。
那换一个,姓纪的。纸条很快被推回来。
茶茶很无奈,在纸上写了韦小宝的名字,取了首字母缩写,YY,突然乐了。在纸上写了韦丫丫,还注了音。推了过去。
韦小宝把纸条揉成一团塞进桌洞。
茶茶努力憋住笑。等了半节课等到了回信,很无奈的三个字——别这样。考虑了一会儿,茶茶在纸上写了韦歪歪,还附了一个条件:以后叫叔叔。
没想到他竟然答应了。

9条回复

愁眉苦脸的蛋蛋

年轻时真好

Stra

@奉旨路过方老湿

Stra

@锦瑟

Stra

@Miiko当年太小

Stra

@taykayet可能吧

taykayet

伪造

Miiko

这真是年轻的故事呀

锦瑟

❤❤

奉旨路过方老湿

挺好,路过,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