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08-13 IN 青果
感觉每天档期都是挤满的,除了中午吃完饭在宿舍悠闲点和晚上睡觉悠闲点。高三狗的生活就是这么凄凄惨惨戚戚的赶脚。那么,讲个故事。
一个女孩,小时候爱四处玩,然后就比同龄人黑了。但小时候的她觉得跟别人除了黑点就没什么两样。小学有着她自认为超好朋友的玩伴,小学生嘛,喜欢乱认姐姐妹妹,因为个子比其他人都小,所以,她排在第九。她觉得她们关系都挺好,可直到某天午睡的时候,前桌的她觉得玩的挺好的男孩隔着她,问她后桌的一个好朋友生日会的事,生日会?她居然不知道?接着装睡,然后男孩问,要她去吗?
好朋友可能摇头,然后男孩沉默。
之后她生日会也确与她无关,只听她们在说笑着那天的好玩的事。女孩开始觉得,有些事情并不像自己想的,回想起以前的事,好像,自己都是被她们排在外的。但是,她不懂。
到初中了,好像每人都不再像以前那样,起码原本的九人都没提过那姐姐妹妹什么的幼稚的事。言情小说渐渐替代了儿童文学的位置,她开始在意自己的样貌,可是,黑了却白不了。开始的,好多人都喜欢讨论谈恋爱,班上好看的人都在交往或正在追求。她开始幻想,有人关注她,喜欢她,不像其他人那样欺负她,叫她讨厌的外号。
她在初中认识的两个算是闺蜜,友谊很短,日子长了也渐渐意识到,她又在犯曾经的错误,她是不会有什么真挚的友谊的。果然,其中一个人走了,三人组散了成二人行,原本挺好,冷的时候那她不顾自己把身上的衣服脱了给她,而不久吧,她又听着别人的挑拨,疏离了那个她,后面也不知道是有了什么矛盾,彻底的绝交,也因为一次口无遮拦,那个她打了她,这是她所经历的一次校园暴力,第二次吧。第一次是自己坐在教室里写作业,她觉得跟他聊的挺好的男孩打了她,说的什么记不清也听不清,只记得他拿着书扇了她的脸,四下,不轻不重,却让她有些明白些事情,男孩觉得她没反应,悻悻走了。同一排那时被人叫做班花的女孩,跟他们玩的最好的问她,你那里惹到他了,她淡淡道,我不知道。
被这当初的闺蜜打的时候,感受跟那时是一样的,很难过,在想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到现在没有一个朋友。她同时也转了性子,把自己伪装起来,时刻摆着看起来很开心的笑,时刻想着不得罪别人,对人好,没脾气。
为了高中转学回老家也是,但除了同桌,前桌,没几人相交谈,有种尽量不跟其他男生和不喜欢的女生讲话的想法。可能还是她的肤色,和不说话是面无表情,私下有听到人说她高冷,难相处。
她也开始有个男朋友,其实在初中那时就有,那两个闺蜜知道。
她的男朋友是曾经的邻居,戴眼镜,阳光型,挺好看,比她高一个头多一点,跟她一样喜欢画画,会画画,学习比她好。两人经常在一起,他教她画画,写作业什么。两个人关系很好,刚刚好爱好都差不多相同,有几个共同认识的,关系挺好的朋友。两人去看电影,看到恐怖的前段男孩会赶快掩住她的眼,在教室写作业时会教她,争执的时候虽然不退让,但会哄她,像哄小孩似的。男孩不像其他人那样,交往一学期也就是牵着手,第一次接吻两人都青涩腼腆,男孩轻轻吻上,温润温润的。耳根红了好一会儿。
高中的时候,因为网上的互动,舍友发现了她谈恋爱,纷纷八卦。她说他在广州,偶尔放假两人都回家了就有聚在一起。两人有时候会在晚上打电话,某软件聊着。舍友都八卦着她深藏不露。
某一天,她跟舍友说她跟男票分了,她说的。她说她说了三次分手,一次是吵架的时候,一次是初三异地的时候,这一次是第三次。男票不肯,可能觉得她闹脾气,或是玩笑。她跟舍友说他男票对她说的这些无动于衷,不当回事。
可她是真想分,她累了,她再也不想异地恋,她想要有人能陪着她,而不是在她难受得哭的时候,只能哄着说,说着别哭了,我抱不到你这样的话。说着,舍友还被感动到。她坚决分了,但男票还是像以前那样发信息,有时打电话。等她回心转意。后面,两人的共同好友还打电话来问他们两的事,她说已经决定了,不变了。他值得更好的。好友不再说。
后来她恢复单身,在某次宿舍的游戏中,某个电话认识了一个男孩,后来还跟舍友几人同游,舍友想撮合她和他,那男孩暧昧不清,她有想和他在一起之后的事,可是她发现他表里不一,看上去还可以,但其实就是个中央空调,对谁都一样,她看了他的一些动态,他是有喜欢的人的,还来跟她聊。居然还跟她舍友说有点喜欢她,可能高中不同于小时候,长开了,她眉眼好看,除了肤色,其他的她对自己还算喜欢。哦,有一点就是她腿粗,这很讨厌,肌肉腿,难减。
他跟她说一些暧昧不清的话,他说,你应该好好去想想我喜不喜欢你这件事,后面她问他,你说的喜欢不是喜欢吃这种吗?他开始贬低她,怼她,末了还说你觉得喜欢就喜欢,反正无所谓你怎么想,怎么想都没问题。她开始厌恶,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人。搬出她的男票,说她有喜欢的人,有男票,别想太多。之后可能一切都说清了,他不可能再搞暧昧了,从此了无音讯。
班上,有一个看着内向的男生在软件上找她聊天,网络上话很多,有时候偶尔几句暧昧的话,但都打哈哈过去,也不像上次那中央空调那样,可现实中连招呼都没跟她打,她有听到一些这男孩暗恋她的话。可按在班里他对她的反应,也不像这回事,除了,他给过她一包阿尔卑斯糖,因为考试想让她给他抄。虽然后面也没怎么有,再后来就没怎么聊了。
到高二,两人还同班,某次,他又找她聊天了,话题总能被她带到吃的上去,他问她生日,要她邀请他,还发什么用你能不能这四字造句,造的让她觉得,他真是在暗恋她,什么你能不能回头看我一眼,你能不能不要离开我,这次她打哈哈掩盖过去。
她说你在班上都没跟我打招呼,他说他近视,后面在班上,碰见时他会对她打招呼,在她擦黑板时开她玩笑。她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可能,保持这样挺好,她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她怕失去,不想去捅破那层纸。
然后,故事在继续,这是我的故事

1条回复

Miik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