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need cry. dear.

01-12 04:13 IN ▪️
You need cry. dear. 从W身边醒来时,右手边米白色的窗帘上,透着被树枝切割成的不规则的光,再转而映射到我们身上。狗子安静的趴在笼子里抱着它的小熊,我的W,则抱着我。

动了动身,觉得大腿根儿酸的着实够一梦的,今天怕是不能走路了。边想着,边寻么着衣服都扔在哪儿了,大概是我的动作惊醒了他,迷瞪着大手一捞,我又老老实实的被环在了他怀里,赤条条的两个身体紧贴着,股缝分毫不差的抵在了跳动着的晨勃弟弟上。

他舔了下我的耳朵“想去哪儿?”
“痒..痒痒,别闹..”
“痒?是这里吗?”他轻笑着把手探到我下面揉着
“轰----”外阴的一阵酥麻让我从脚趾充血到天灵盖儿

“喜欢被我操吗?嗯?..” 他刚睡醒的嗓音可真性感..
“回答我..”已经湿哒哒的小阴唇被他用两指撑开..
“喜欢被老公操吗?..”另一只手指顺势旋转着伸了进来
“喜..喜欢..”我半眯着眼看着眼前的W,他似乎有些不一样了,腼腆话少的他在性面前是这么强势。

听到我的肯定,他将我翻转过来,我自然的打开双腿准备迎接他,但他不徐不疾的先是含住了我的乳头,保持着侧躺的姿势夹住我的一条腿,一只手臂支撑着上半身,另一只轻拍着我的阴蒂,舌尖绷紧的快速撩拨着渐渐在他口中耸立起的乳尖儿。“哦..”我轻呼出了声...并试图夹紧双腿。

“我爱你...M...”他含糊着仿佛呓语的说着..我的心跳停止了,脸红的发烫,耳鸣头晕,这句咒语般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像是装满糖果的爆破箭炸开在我的胸腔里弥漫开来..看我晃神,他轻咬了一下我涨到红的发亮的那一小粒,我吃痛的皱了下眉,又没出息的流了出来..

真是羞死了..怎么上了他的床就像个欲求不满的荡妇水龙头怪物..刚想抑制住体内的燥热,让自己看起来尽可能的清醒些,借着阴道内充足的润滑后,他一点点的塞入了两根手指,弯曲着向上勾着去探索那一小块凸起被称作G点的地方,看我起了反应开始呻吟着弓起身子,他就放肆的抽插起来,越来越深,力道也越来越大..就在我以为自己快要死了的时候..他抽出手用力的搓着我的阴蒂..我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潮吹..打湿一大片床单甚至浸到了褥子里..他掏空了我,但是这么说来,他好像又填满了我。我也第一次认识到原来快乐到极点的时候儿,是叫不出来的。

我不知所措的以为自己被摸到失禁了,委屈到鼻酸,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他温柔的亲了亲我的眼睛,告诉我不必感到耻辱,这叫做高潮,能让我快乐他很高兴。

我也想让他高兴,可下身的酸痛肯定是经不起他再折腾了,于是我依附在他身上,吻过他的锁骨,一路舔到肚脐眼下面,咸咸的,出了太多的汗。他时而粗重的喘息提醒着我哪些是他的敏感地带,一个没稳住我脸直接埋进了他微张的腿间,鼻尖贴着两个凉凉的蛋,喷出的热气让他颤栗了一下儿,就是这了,我用湿润的舌头由下到上舔舐着皱皱的囊袋,小手也不安分的呈O状有规律的套弄着他的阴茎,他低吼了一声,手扶住我的脑袋像是怕我突然抽离,我努力张大了嘴巴吸住了他一侧的蛋,舌头在口腔里贴着软软的肉丸子不停的滑动,他受用的闷哼着,手里的肉棒又硬又烫,一跳一跳的引人犯罪。

松开嘴,连着口水还来不及咽下就迫不及待的一口含住了圆圆的蘑菇头,舌尖绕着圈的拨弄着暴起的青筋,和那条敏感的分界线。W忍的太久了,快要爆发的他忍不住按住我的脑袋想让我吞的更深,我加快了动作,上下吞吐,用舌头缠绕着,紧紧的裹住他,噗呲噗呲的口水声和我的呜咽,无一不在刺激他,“嗯...”他用力的一按,白色滚烫的岩浆终于爆发在我的喉咙深处,这下好了,我苦笑着,腮帮子也酸了,怕是连话都说不了了。

坦诚相待后的两个人,也就索性同居起来。我兴高采烈的像个女主人一样买了双份的所有日用品,备好了换洗衣服和鞋,呀,这温暖的小窝儿,一切真美好。

我们一起在被窝儿里啃着鸭翅盯着屏幕重温着《血色浪漫》,抽风带着狗子大夜里出去玩儿雪撒欢儿,靠在一起给我讲着他在大理认识的哥们儿赵,和他的奇遇,他会在我犯困的时候只开着一盏落地灯,坐在床前的椅子上低声弹唱着我爱听的歌儿,也会因为我醉后随口一句“最讨厌鞋脏了”蹲在卫生间给我刷一宿鞋,到家就能听见他那句“回来啦,洗手准备吃饭吧。”,

我会把他所有衣服抱出来洗过晾干叠好再收起来,他出去应酬我就带着狗子出去洗澡,回家再把他三年没刷过的烟灰缸儿也涮的发光,还买了很多奇形怪状大小不一的花盆儿,僵尸脑袋是准备种大蒜的,蒜苗长出来就是原谅色的头发啦。最后静静坐下,为这个小家点上一根檀香,为自己点上软白塔。

腻歪的日子总是过不够,快要过年了,但他要走一阵儿,我回了家也是一个人,于是决定留下照顾狗子。定下了行程日期,开始掐着算天数儿,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变的更粘我了,缠绵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哦,他也舍不得我。

“真冷,对吧?”,我问向绿化带里的狗子,它把爪子搭在栏杆上,歪头看我。W走了一个多礼拜了,也没说具体什么时候儿回来..回来的时候儿是不是就不爱我了?肯定是吧..连一句想我都没有..他怕不会抛弃我们娘儿俩跑路了吧..?哎隔着手机抱不着亲不着的,急得我真是抓耳挠腮!“叮—”,听见提示音摸出手机还没来得及看,就冻到强制关机了。“跑吧孩子!”不想被冻死的我坚持着等狗子大完才回到家。开了机,电话回过去,他说X通小哥儿等我半天了,现在去胡同口儿送别家儿了,让我迎着接一下儿。

刚缓过点儿劲儿来又要下去,冻的跟三孙子似的找了三圈儿没找着,手机又歇了。真丧,转身往家的方向走着,冷清的街道,萧瑟的风,在城市中万千灯火的强烈对比下,一下儿就酸了鼻,所有委屈,孤独,想念都随着眼泪夺眶而出。

“嘿,有你的快递!”,回过头,W站在身后大咧咧的笑着看我,“你知道的,X通比较慢,让你久等了。”,说着快步走向我,用力的把我揉进怀里,“我想你,想亲口告诉你。”。

“ You need cry. dear. ”
“ I want you. ☻ ”

6条回复

嗯嗯

待续

橙子小姐

还是未完待续呀?

奉旨路过方老湿

一个小方块儿,一个圈。我总以为是我在下载什么东西,半天跑不动,下载不了。🤦🏻‍♂️

messyS

奉旨路过方老湿

路过,点赞。有你的快递。

锦瑟

🧐

王醒醒的眼睛

甜又丧 / Young&Dumb

TA的其他帖子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