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果

不点赞就想跑?

聊天 勾搭

第一百四十一章 巨手

  喊话的这人,是孙老瘸子。

  他当时的语气听起来是要多着急就有多着急,甚至于都能说是有些慌乱了,这可跟他以往冷静稳重的性子不符啊。

  但不得不说,这也是最正常的反应。

  “我们好着呢!”左老头一把夺过对讲机,按着按钮,冲着对讲机那边的孙老瘸子喊道:“没出事!甭担心!”

  听见左老头的声音,对讲机那边顿时就安静了下来,足足过了十来秒,孙老瘸子的声音才再一次响起。

  “你他娘的有病啊?!老子都呼叫你们十来分钟了!!现在才吱声?!!”

  “哎不是我……这不能怪我啊!!”左老头被骂得也有点委屈了,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后对孙老瘸子解释道:“对讲机让我徒弟放在包里了!插着耳机呢!一点声音都没有!你让我怎么吱声?!”

  在这时候,苦和尚忽然往天窗下面扫了一眼,说:“快要满出来了。”

  一听这话左老头也没敢再多作解释,直接冲着对讲机那边的孙老瘸子喊着:“小兜率宫要塌了!!你赶紧给其他人说一声!!让他们都走!!现在就走!!”

  “现在?”孙老瘸子一愣,显然是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对,现在就撤。”左老头一丝不苟的嘱咐道:“包括度生教的人,全都得撤走,你们只有三分钟的时间,能跑多远就跑多远,最好是直接从这个峡谷出去!”

  “那你们呢?”孙老瘸子有些担心了,语气里满是紧张的味道:“姓左的,你别跟我说你要舍生取义啊。”

  由于孙老瘸子说这话的时候,明显是没有压着声音说的,所以在对讲机的那边,应该很多人都听见了他的话。

  霎时间,那边就咋咋呼呼的吵了起来。

  “左老爷子您可别乱来啊!!我老板呢?!易哥他没事吧?!”黑子喊得最大声,刚听见这一嗓子的时候,我都被吓了一哆嗦。

  “我师父呢??”昙先生的喊声也紧随其后。

  “袁长山!!你没死吧?!”沈涵的大喊声也传了出来,每一个字里都透着难掩的焦急,听着都有点带着哭腔了:“你可不许乱来啊!!”

  听见这些声音,左老头跟我们面面相觑了一阵,笑着耸了耸肩。

  “你们赶紧撤,要不然我们就死定了。”左老头简单的解释道:“抓紧时间,你们现在就走,我们马上就闯出来,别挡住我们的生路!”

  “你们现在闯出来?”胖叔有些纳闷:“你们是不是遇见大麻烦了?”

  左老头听见这问题,眼皮子一翻,脏话差点没喷出来。

  “废话!”

  “得了得了!都别吵了!等他们出来了再说!”胖叔似乎是拍了拍手掌,招呼着对讲机那边的人:“现在就撤!把行李都……”

  “行你大爷!都他娘的赶紧滚!”葛道士忍不住催促了一句。

  “哦哦……”

  很快,对讲机那边就没声音了,也没人再跟我们说话,估计也是害怕影响到我们。

  “老葛,你先带着他们下去,准备好了就喊我一声。”苦和尚低声说道,语气渐渐凝重了起来:“下面的虫子要出来了,我得先帮你们挡着,尽量给你们争取点时间。”

  听见这话,葛道士也没犹豫,拿起黄纸点了点头,一边继续在黄纸上画着符,一边就领着我们往石台下面走。

  在这个过程中,我的注意力一直都在石台上面。

  当我们走到一半的时候,我就听见了嗖的一声,随即便看见苦和尚伸出了手,一把握住了“三根红线”。

  不得不说啊,苦和尚下手是真的狠。

  握住那些虫子的时候,直接猛地一掐,硬生生的便将其掐断成两截。

  那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只在瞬间,一点让虫子钻进自己肉身的机会都没给。

  “你们快点!!”

  苦和尚在喊出这话之后,就再也闲不下来了。

  由于那时候我还没起肉身阵,所以视觉能力也还处于普通人的水平,压根就看不清苦和尚的动作。

  当时那场面看着……真的很诡异……

  苦和尚的两只手臂就跟消失了一样,而越来越多的红色肉虫,则像是被天窗喷出来了似的,直接向着石室的另外一头飞去。

  等到虫子落地,我这才发现,那些虫子都已经让苦和尚给掐断了。

  那这么说的话……苦和尚的手臂压根就没有消失!

  跟我想象的一样,只是动作太快了,快到连残影都看不见而已。

  “行了。”葛道士忽然说了句。

  没等我反应过来,瞎老板就让他一把拽了下去。

  “吞下去。”

  葛道士说着,把那一张画好的符纸递给了瞎老板,满脸的认真。

  “要吃啊?”瞎老板一皱眉。

  “你说呢?要不贴你脑门上?”葛道士没好气地说道。

  我当时没插嘴,看了看那张符纸的大小,又看了看葛道士还带着血腥味的手指,心说瞎老板也是够倒霉的。

  这孙子画符都不带洗手的,要是把他画的符吃下去,那还不得闹肚子啊?

  不过话虽这么说,该吃还是得吃,哪怕我跟瞎老板换个位置,我也会选择吃。

  都这时候了还担心闹肚子,那就真的是在找死了。

  “我都多少年没吃过生符了……”瞎老板将那张符纸揉作一团,塞到嘴里嚼了两下,满脸痛苦的便咽了下去:“难吃倒是说不上……我就怕咽这玩意儿……太难受了啊……”

  “你别动啊。”

  葛道士说道,又从包里拿出来了一根贡香将其点燃,随之便让瞎老板张大嘴接着。

  当时,葛道士把贡香的尾巴,抵在了瞎老板嘴边,右手直接捏住了火星头,然后往下猛地一撸,直接将贡香上包裹的粉末尽数撸了下来。

  说来也怪,那些贡香的粉末在被弄下来的时候,就像是被吸尘器吸走了一般,不偏不倚的就灌进了瞎老板嘴里。

  “你买的这是劣质品吧?”瞎老板吃完那些贡香粉末之后,一脸的恶心,有种想吐的意思,不停的干呕着:“吃着太味儿了!”

  “什么贡香不味儿啊?”

  葛道士叹了口气,压根就没打算让瞎老板缓缓,直接伸出手去,用食指跟中指,抵在了瞎老板的眉心处。

  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在被葛道士抵住眉心的瞬间,瞎老板脸色就白了下去,身子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葛道士当时应该是念咒了,嘴一直动个不停,但他念咒的声音太细太低,哪怕我就站在他的身边,也照样听不清他所念的咒词内容。

  正当我观察着瞎老板的反应时,只听站在石台顶端的苦和尚,毫无预兆的咦了一声。

  我听见这声音的时候,下意识的就转过头看了过去,只见苦和尚正站在天窗边上,满脸疑惑的望着石台内部,并没有再继续跟那些“红线”动手。

  当然,这也能说是,他没了动手的机会。

  “这些虫子怎么不往外蹦跶了??”苦和尚嘀咕了两句,也像是在问我们:“都不动了啊!看着跟死了一样!”

  “不动了?”左老头皱了皱眉,他应该也没想到会出现这个状况,所以在那时也难免显得有些错愕:“这又是几个意思啊……难道是那个古仙要对我们手下留情了?”

  一听左老头这话,苦和尚也愣了愣。

  “有可能啊,说不准它还真打算对我们……”

  “轰!!!”

  没等苦和尚把话说完,只听一声靐鸣,整个洞穴都随之颤动了起来,犹如地震一般。

  而一团巨大的红影,也在那瞬间破开石台天窗冲了出来,直接裹住了苦和尚。

  从那团红影的轮廓来看……

  真的很像是人类的手掌……


0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