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果

不点赞就想跑?

聊天 勾搭

《ZOO》 Closet 04 完结

02-09 IN 《Closet》恐怖奇幻 260次浏览

  4

  一点五十八分。

  距约好的时间还差两分钟的时候,美希来到跟主屋分开的龙次的房间。她像发生杀人事件的那个晚上一样,坐到沙发上。美希时不时地望向壁橱。十一月的气温很低,房间里又没开暖气,每呼出一口气,就会马上变成白雾。

  两点的时候冬美出现了。她的身后跟着两个穿着绿色制服的男人。看到他们时美希倒退了一步。

  “这两位是谁?”

  “这两个人是我的学弟。他们在搬家公司打工,我告诉他们我们家现在有个大件垃圾要搬,于是他们就跑来帮忙了。”

  “大件垃圾?”

  冬美点了点头。说完其中的一个男人走到壁橱跟前,开始测量壁橱的尺寸。另一个男人则指着壁橱向冬美问着什么。

  “嗯,是的,我说的就是这个壁橱。麻烦你们把它搬到卡车的货架子上。”

  “你准备做什么呀?”

  冬美惨白的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

  “我们家前面停着一辆借来的卡车,我让他们帮忙把壁橱搬到车上。”

  两个男人从两边抬起壁橱。

  “什么?这个壁橱特别重?好像里面装了人?嗯,可能是吧。你们要小心点,不许乱来。也不要抬歪了,不能倒过来。”

  壁橱被搬出了房间。两个女人跟了出来。

  “你就是想告诉我这个的吧,嫂子?你就是杀人凶手。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吧?”

  “肯定是误会。”

  “绝不是误会,你老老实实交待吧。”

  龙次的房间跟主屋不在一块,出了房间就是院子了。有一辆轻型卡车停在那里。

  “把这个装上车之后,准备送到哪儿?”

  “送到警察局前,你觉得怎么样?”

  壁橱被抬偏了一次。

  “你们仔细点搬。”

  美希立刻大声说道。

  “嫂子,你还记得昨天你在一郎哥哥房间里说的话吗?你当时想打开壁橱,结果没打开。你知道为什么吗?”

  “你觉得是因为什么原因呢?”

  “那时候嫂子说锁坏了,所以才打不开,对吧?”

  “我今天早上检查了一遍,锁确实坏了。锁扣里的螺丝掉出来了。”

  美希辩解道,结果冬美嗤地大笑起来。

  “可是那时候根本没坏。今天早上坏了,那是因为嫂子发现了自己的失误,所以才把自己的借口变成事实,真的把锁弄坏了。”

  “自己的失误?”

  “你不可能没发现。嫂子那时候‮进插‬去的不是一郎哥哥房间里的壁橱上的钥匙,而是龙次哥哥房间里壁橱的钥匙,对吧?两个人房间里的壁橱看起来几乎一样,钥匙也都是古香古色的金色钥匙。我小的时候两个哥哥给我看过他们壁橱上的钥匙,所以我知道。但是虽然两把钥匙看起来差不多,却只能打开跟钥匙的形状吻合的锁。”

  两个男人准备把成为重要疑点的旧家具搬到轻型卡车上,美希和冬美则站在被抬起来的壁橱的面前。

  “那时候嫂子把两把钥匙弄错了,也没发现,就用龙次哥哥壁橱上的钥匙开一郎哥哥房间里的壁橱。看到壁橱打不开的时候,我隐隐约约地这样觉得。肯定是信上的内容让我产生了联想。我当时很怀疑,为什么嫂子手上会有龙次哥哥房间里的壁橱钥匙呢?结果我想到了很恐怖的情形。”

  那两个男人用绳子把壁橱固定到卡车上。

  “嫂子把某样东西仓到了龙次哥哥房间里的这个壁橱里了,然后为了不被人发现,把它锁上了,最后把龙次哥哥房间的钥匙和壁橱上的钥匙都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冬美转过头去看了看那两个男人。

“谢谢你们了,帮了我的大忙。剩下来的我自己就行了。”

  冬美对那两个男人表示感谢,于是他们鞠了一躬,然后默默地离开了。现在站在壁橱前面的只有冬美和美希两个人。

  “现在只剩下我和嫂子两个人了。”

  冬美抱着胳膊说道。美希却摇头表示反对。

  “不是啊,一共三个人呢。”

  冬美吃了一惊,然后立刻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果然是你杀了龙次哥哥,然后把他的尸体藏到了这个壁橱里。你准备在有时间处理掉尸体之前,就这样把尸体放在他的房间里,对吧?”

  “不是这样的,这是误会!前天晚上我确实去了龙次的房间,不过我并没有杀人。”

  “我才不相信你的话呢。”

  “啊,真受不了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天哪。那天晚上凶手逃跑了,结果我就会最先被怀疑,所以我只好把龙次的尸体藏起来。”

  美希叫着解释道。

  “那天晚上龙次把我叫到他的房间,要跟我谈谈我过去的一些事。当时屋里放着大声的音乐,我在储藏室里呆了三分钟,因为龙次说储藏室里有一郎画的画。之后我从储藏室里出来、回到那个放着沙发和壁橱的房间时,看到龙次的头被人用东西砸过,已经死了。”

  “就像信里说的那样,用的是烟灰缸?”

  “是的,当时桌子上放着沾了血的烟灰缸,结果我不小心拿起来看了看,就沾上了我的指纹。后来烟灰缸从我手里掉到地上,还发出了好大的声音呢。”

  “你是说你在储藏室的这段时间里龙次哥哥被人杀了?”

  “当时音乐声淹没了所有的声音,所以我才没听到。当我站在尸体前不知道怎么办好的时候,妈妈来敲门、准备进来。不过当时门锁着,她没打开。”

  “妈妈没进得去?如果我相信嫂子所说的话,当然我现在一点都不信。我是说‘如果’,如果嫂子说的话是真的,那杀死龙次哥哥的凶手就是有他房间钥匙的人了。当嫂子去储藏室的时候,那个人偷偷地打开锁、进了房间,然后用烟灰缸砸死龙次哥哥,再出去。到外面后又把门锁起来。因为凶手手里有钥匙,能办得到这些。”

  “可是房间的钥匙在龙次的口袋里呀,所以我刚开始的时候认为凶手是拿着备用钥匙的人。当时房间里只有我和龙次的尸体,我真是恨死那个凶手了。可是我不想去警察局。”

  美希马上捂住嘴。于是冬美好奇地歪着头问道:

  “这是为什么呢?如果嫂子说的是真的话,你到警察局说明白就行了呀。”

  美希用手捂着脸。

  “肯定是报应,我现在根本不敢去警察局。我只能不停地苦恼,这肯定是上帝给我的惩罚。肯定是上帝杀了龙次,然后为了让我痛苦又写了那样的信。”

  “嫂子,你没事吧?”

  “不好意思,我没事。以后我肯定会跟你解释的。”

  美希哭着说道,她的眼睛都哭红了。不过她还是坚强地看了一眼冬美。

  “继续说刚才的吧。我刚开始听到有备用钥匙的时候,最先怀疑了爸爸。”

  “怀疑爸爸?也对,我告诉过嫂子说爸爸手里有备用钥匙。可是半年前爸爸的备用钥匙丢了,难道他为了自己不被怀疑,于是撒了谎?不管怎么说你觉得有人得到了备用钥匙,对吧?”

  “可是仔细想想的话,有一点我想不通。昨天早上龙次老也不来吃饭,后来爸爸去他房间叫他了。可我在前一天晚上离开龙次房间的时候,用龙次口袋里的钥匙锁了门呀。所以说爸爸没有备用钥匙的话,应该没法进去看里面的情况。我觉得门应该一直到今天早上都是锁着的。可是爸爸却说备用钥匙丢了。他说昨天早上龙次的房间没上锁,可我确实锁了呀,到第二天早上却是开着的。”

  “即使说爸爸手里一直有备用钥匙,不,即使不是爸爸,那那个凶手为什么要在夜里把门打开呢?难道想在夜里潜到龙次哥哥的房间里消灭证据?然后忘了锁门?”

  “还有一个更简单的答案,那就是根本就没人用过备用钥匙。备用钥匙被爸爸弄丢了,一直没人知道在哪里。凶手手上也没有。”

  “咦?”

  “龙次把我叫到他房间的时候,那个凶手就在屋里,在龙次的房间里。然后瞅准我去了储藏室,于是把龙次杀了。后来他也没离开房间,而是暗中躲在屋里的某个地方。就是这么简单。”

  “你是说凶手一直呆在房间里、直到嫂子走了?”

  “是的。我出房间的时候,用龙次的钥匙锁了门。但是凶手离开房间的时候,没办法锁门,所以门后来就一直没锁。”

  “可是凶手躲在龙次哥哥房间里的什么地方呢?”

  美希默默地用目光指了指壁橱。刚开始冬美根本不知道什么意思,后来才一下子恍然大悟,说道:

  “啊,原来是这样。”

  “那个房间里能‮人藏‬的只有那个了。他一直藏在那里,等我去储藏室的时候他从里面出来,然后用架子上的烟灰缸砸死了龙次,然后又回到那个地方。事情就是这样。”

  “我还以为里面装着龙次哥哥的尸体呢。”

  “我本来也想把尸体藏到里面的,可怎么也打不开。我把钥匙‮进插‬去,扭了一下,可怎么也打不开,好像卡在什么上了。刚开始我还以为是锁坏了,龙次也说过锁有时候不太好用。我还以为他说的不好用是说即使在锁孔里转动钥匙、锁也打不开呢。不过我现在觉得龙次的意思是说即使转动钥匙壁橱也锁不上。可能那天晚上有人在壁橱里面弄成那样的,让壁橱的门打不开。由于壁橱打不开,我就没法把龙次的尸体放进去了。然后我看了一下四周,发现了我的旅行箱。龙次的个子很小,我一下子就觉得能装进去。”

  “你把凶器也放到里面了?”

  “嗯,因为上面也有我的指纹。可是旅行箱里装满了衣服,没地方放尸体。于是我只好把旅行箱里的衣服拿出来,换成尸体,然后把衣服留在了那个房间。”

  “哦,那些衣服是嫂子的吧?女人穿的。”

  “是啊,所以被发现就糟了,我就会被怀疑了。当时我看了一圈,发现房间的角落里堆了一堆的衣服。所以我把自己的衣服也塞到里面。我本来想等大家都睡着的时候去取的,结果那天夜里也没去成。”

  “所以第二天早上那么冷,你还穿着很薄的衣服,是吧?因为你没有衣服换了。所以你后来去龙次哥哥的房间里不是去拿书,而是想把自己的衣服拿回去。我想把乱放的衣服放到壁橱里的时候,嫂子匆匆忙忙地从我手中抢了过去。我当时就觉得嫂子的行为有点怪。原来当时嫂子很急是因为我手里抱的衣服是女人穿、也就是嫂子你的衣服啊?”

  “你当时抱的衣服里有我的胸罩,当时胸罩垂了下来,在那儿晃荡呢。”

  “那凶手到底是谁?”

  “我也不知道。那天一郎离开那个房间之后,到我去的那段期间,房门一直没锁,所以任何人都可以在那时候潜到房间里。”

  “等等,嫂子,等一下。昨天我跟嫂子在一郎哥哥的房间里说话的时候,你没拿错钥匙?”

  美希点了点头。

  “所以我才怀疑锁坏了,但事实上当时根本没坏。肯定又是那个人藏在里面、把门弄住了。我当时没拿错钥匙,我把钥匙‮进插‬锁孔里,转了一下。当时我的本意是想打开锁的,可结果是我把壁橱锁上了。里面的人被困住了,只有把锁砸了才能出来。后来我发现一郎的壁橱锁坏了,肯定是这个原因。那个凶手一直躲在壁橱里听我们两个的谈话。你看,壁橱的两扇门能从两边打开,它们之间有一条缝吧?那个人就这样把一只眼堵在缝上,看着我们。”

  冬美好像意识到了什么。

  “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那个人应该不知道嫂子已经发现了。所以今天嫂子在所有人的面前说有话跟我谈,还说了时间和地点。”

  “我想我这样说的话那个人肯定又会躲到壁橱里偷听我们的谈话的。”

  美希用手掌拍了拍壁橱。

  “现在这个里面装的不是龙次的尸体,而是那个凶手。那个人想偷听我和冬美你的谈话,所以现在应该在里面。”

  冬美用力地拍一下壁橱。

  “他真的在里面吗?你要是在里面的话就回答我,也可以从里面敲一下。”

  冬美抱着胳膊,抬头看着被固定在货架子上的壁橱。有几秒钟的时间,四周一片寂静。

  然后咚地一声,壁橱里面响了一声。两个人对望了一眼。

  “刚才的声音是从壁橱里面发出来的吧?有人在壁橱里面,在里面敲了一下。”

  冬美似乎很惊讶。

  “是你杀了龙次吗?是的话就敲壁橱的门两下,不是的话就敲一下。”美希对里面的人说道。

  这次敲了两下,答案是肯定。

  冬美接着问:“信是你送的?”

  又是肯定。

  “你写信是为了让大家发现尸体、把我当成凶手?”美希问道。

  这次是否定。

  “你是有计划地杀人?”冬美问道。

  否定。

  “是因为我过去的事?”美希痛苦地问道。

  肯定。

  “龙次告诉你了?”美希问。

  肯定。

  “你把知道我秘密的龙次杀了,然后准备再惩罚我?”美希继续问道。

  肯定。

  “我们打开看看吧。”

  冬美这样说道,然后马上打开了壁橱的门。正好碰上汗涔涔地、正从壁橱的缝隙望外看的我。妹妹和妻子的脸立刻失去血色,如死人一般。


0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