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兔到底纳不纳? 评那年那兔那些事

02-10 16:48 IN 次元壁

  凶兆老师说“除了有少年鳗、少女鳗、萌系鳗、后宫鳗等之外,国鳗界相比11区多一个类型,叫“站队鳗”。鉴赏此鳗的关键不在于质量,而在于站队。广义地说,你瓣上不是打一星就是打五星、中段几乎没有的作品,基本是“站队型”作品。”

  

  我觉得深以为然,人类不光是理性的,还是情感的,逆火效应和证实偏见会阻止每一个人去理性的思考问题,在这种情况之下,大家都是在用理性为情感服务,哪怕技术上有一方压服另一方,但道德上两者是趋同的。

  

  所以阿姨早早就讲的大实话“剿匪(站队)先于理性。”同理,反远邪也是先于理性的。在这种情况下,任何话其实都不必多说,直接打个分把队站了完事,但是作为个人,我还是想在逻辑角度分析下这兔到底有没有那么糟糕,我当然有我自己站的队,但是我尽量客观评论,希望大家都满意。

  

  批评者之批评基本集中于两点,一是把残酷的世界萌化处理,二是其“赤裸裸的纳粹倾向”,三是对兔子的美化。

  

  这三点我都不认同。指责萌化的潜台词是让人丧失对残酷的认识与警惕,但事实上它的萌化是双方面的,如果粉饰了一方,那么必然粉饰了另一方,就其意义来说,并没有让兔一方多增添一丝魅力。

  

  宅殆说的好,神话学中的爱凡麦派倾向认为神话就是神化了的人的历史,他们的研究方式是把浪漫主义的神话还原成现实主义的人,所以“夔一足”是有夔一个就够了,“黄帝四面”是黄帝派了四个人到四面去。这说明人类天然有种合理化解释的倾向,即便对于远古的事情都倾向去做更为实际的解释,更不用提当下,况且事实上,我们都是在了解相关历史的情况下去阅读萌化的,在这时指责萌化的错误仿佛是在嘲笑互相的智商一般:如果萌化有所误导,那么阅读者的智商显然有问题,毕竟我们无论支持与反对的人都看的懂。如果清楚知道误导会失败的作者还要这误导,那么显然作者智商有问题,因为他在做无用功。

  

  所以“那兔”的浪漫主义化居心叵测显然是不成立的,这就好像是一个人执拗的在做所有人都能一眼看穿的阴谋一样,这是不合逻辑的,这也不是阴谋,它只能是刻意解读出来的解读者的阴谋。

  

  接着是“赤裸裸的纳粹倾向”。这个说法起码就目前放出的第一集而言主要来自开篇第一句“这个大地上自古有炎黄…”,似乎完全规避了其他少数民族的因素,这里确实很有趣,让我想到了曾经的一部挺有情怀的电视剧里,苗人头领对人描述国共用的并不是党派,而是“红汉人”和“白汉人”。无论是否有出处,但确实无论国共,很可能都脱离不了某种汉族属性,从开篇的种花(中华)与炎黄,到作为主角的国共,确实代表了某种少数民族的缺位。

  

  但事情迅速起了反转,敏锐的观众们无论是出于站队,还是单纯挑错,第一时间指出无论炎黄还是中华民族,实际上都是56个民族的代称,尤其炎黄实际上本身就是代表民族融合的话语--中国古人是只谈自己出自黄帝的,正统历史上的炎帝系恐怕与藏羌更为亲缘。

  

  但在我看来这种程度的反驳似乎依旧有些“猪队友”的意味,拼命把少数民族拉进汉族中心的圈子里,反而更加坐实了纳粹的叫法。事实上,我们要的不是这样的来自汉族的命名,而是真正中国文化认同。正如炮姐所引,辽史的写法是『蓋炎帝之裔曰葛烏菟者,世雄朔郵,後爲冒頓可汗所襲,保鮮卑山以居,號鮮卑氏。既而慕容燕破之,析其部曰宇文,曰庫莫奚,曰契丹。契丹之名,昉見於此。』

  

  这是一种发自真心的认同,目前有明确的考古证据表明存在两个叫做『炎帝』『黄帝』的人物吗?没有。炎帝和黄帝是文明源流的符号而已。受到炎黄文明影响的民族,会把自己的祖先贴上炎黄的符号,这才是古代的常例。如果只论及血统,广东福建台湾的土著居民不可能是炎黄部落的后裔,但他们仍然自称为炎黄子孙,就是这个道理。

  

  正如一位我忘记名字的西方历史学家所说“无论勾践是否真的是大禹后裔,只要他这么认同,且别人也这样认为他,这种精神本身就值得让我们认可这一事实。”而这一集末尾的话道出了这个文化认同的真谛“去创造一个让人人吃饱穿暖的社会。“,吃饱穿暖才能带来认同,这才应当是兔漫的真谛,也是炎黄之所以是炎黄的原因所在。

  

  最后谈谈美化的问题,这段概念显然不绕,认为对我兔有所美化的朋友要么是没仔细看,要么是根本就没看动画片。我仔细注意了几个关键的点:第一次国共合作,抗日,内战。

  

  第一次国共合作中,显然牵头的是铁拳无敌孙中山,兔没有抢风头的表现,而抗日战争中,兔子一样和秃子被脚盆鸡抽飞在地--最终的胜利来自秃子召唤亲爹鹰酱,相比教科书大肆宣扬共军的功勋相比,算得上大逆不道了。

  

  更难能可贵的是,内战的砖头不是秃子先扔出来的(这是我朝坚定坚持到现在的历史观),而是俩人本身就藏在身后,一起扔出来的--这显然更符合真实的历史。从这个角度讲,到底是美化还是官方意义上的丑化尤未可知,如果非要刻意贬低才不算美化,那么只能说提出这种要求的人本身就连”理性的谈谈这个问题“的心态都没有吧。

  

  结语:纳粹是一种种族主义,它认为为了德国人的幸福可以拿枪去抢占别人的土地耕种,他们理应高人一头。军国主义的日本则是一种民族主义,他们不认为日本人天生高所有人种一头,但是他们认为压迫别的民族获取自己的利益是合理的。但是兔所宣扬的爱国主义从来没有谈到中华民族优于任何人,也没有认为中华民族应当压迫其他民族获取利益,它的爱国情怀更接近于”一条大河波浪宽“之类的”因为我生在这片土地,这片土地上有我热爱的一切,我希望保护她,希望她更美好。”的朴素情怀,这种情怀存在于每个热爱人类和世界的人心中,它不是种族主义,也不是民族主义,它只是人类自然对自己熟悉的,哺育自己的世界的感情,它只是爱罢了。

  

                          2015/3/6

0条回复

喵喵

Hello?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