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

Hello? OK

聊天 勾搭

拯救世界技术哪家强 《The Last of Us》(美国末日)玩后感

02-10 IN 次元壁 59次浏览

原载《多玩日报》,剧透醒目!!!!












人类属于地球,地球不属于人类。

——伟大的艾守义(不)


“后末日”这个已经被翻炒烂了却始终热度不减的题材,其主旨也是几十年如一日永恒不变——第一生存,第二逆袭。在第一条有了一定保障的情况下,没有哪个故事里的主角不去尝试第二条。有时主动,有时被动,但不管他们一开始是否心甘情愿,不管促使他们踏上征程的契机是什么,顶着英雄光环的主人翁,都会兢兢业业克服万难跋山涉水逆天开挂地……

……拯救世界。

这份英雄主义情结的根源,是一种据说被永远关在潘多拉盒子里的东西——希望。虽然一个人在正常的环境下可能早就对生活失去了“希望”,可换成后末日背景,大家都不由自主地高尚起来,有了责任感。所以我们往往能看到,一个挣扎求生浑浑噩噩的角色,一听到“世界还是可以恢复原样的”,立刻双眼放光振作了起来(嘛有时可能没那么“立刻”,但最终ta会振作起来的)。就连《行尸走肉》这个一直以来都玩着“生存模式”的故事,也还是不可避免地选择了这种俗套。希望的力量最强大,果不其然。

当然世界是不可能辣么轻易地被拯救的,英雄们走上的是一条荆棘密布的路,期间免不了出现强大的敌人、各种可能导致团灭的分支选项,和许多同伴的流血牺牲,稍有差池,主角队就会前功尽弃。简直好像冥冥中有一股意识在和你对抗,简直好像世界自己根本不想被拯救。

在经历了那么多后末日逆袭故事的洗礼之后,这种冥冥中的意识终于得到了重视,在前年大热的《美国末日》(The Last of Us,又称《最后生存者》)中,出现了一个让惯于当弥赛亚的各路玩家都大跌眼镜的反转结局——还是一个被瘟疫(其实是一种寄生菌株,会使人类变异)毁了的世界,还是一个背负人类命运的具有抗体的小吕孩。人送外号“乔三光”(不要问我为什么)的乔尔大叔,在奔波一整年、穿越北美大陆、数度几乎丧命地护送萝莉艾丽到达目的地之后,不仅没有把艾丽交给“火萤”组织去研制抗体,反而临时起意大开杀戒,把眼前的“火萤”成员砍个精光,带着萝莉逃了!

原因当然是价钱没谈拢………………信了你就输了。

如果要提取艾丽脑部的菌株样本,势必会害死萝莉。大叔想起20年前自己惨死的亲生女儿,不禁同步率爆表启动berserk模式……最后带着萝莉回到一个人类居留地,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当然,游戏的成功不仅仅因为这个反传统的结局,精美的画面,动人的配乐和代入感一流游戏性都十分添彩。但大胆地迫使玩家面对“只救最爱的一个人也好”的做法,还是很令人拍案叫绝,也是通关后被人谈论得最多的东西之一。制作组甚至没有折中地来个“双结局”——让屏幕前的玩家决定,到底是选择救萝莉,还是当个传统的“大义灭亲”的英雄,就直截了当地让乔三光化身鬼父(不),抢人跑路。

站在全人类的角度看,乔尔做了一件非常自私的事,甚至没有尊重艾丽的心愿。事后当艾丽问起,他还撒了谎,说她体内的菌株提取出来也没用,以防艾丽自己良心发现又跑回去——连萝莉都做好了为世界献身的准备,乔尔大叔却无法面对会失去这个“女儿”的结果。

现在问题就来了——拯救世界技术哪家强?

如果这个游戏真的有双结局,玩家们到底会怎样选择?……我知道很多人肯定会想方设法把两个结局都玩出来,但真正对你们来说的“good ending”到底是什么?换言之,如果拯救世界的关键握在你们手中,而代价就是你会失去对自己至关重要的人或东西(比如眼睛),而不管怎么选择,你都可以继续活下去(即不存在伪命题,比如世界毁灭了你和同伴也会死之类),你们会怎么办?

有人的回答是:如果人们都知道是我拯救了世界,那我就选世界;如果没人会知道我偷偷带着萝莉跑路,那我就选萝莉。

撇开沽(tian)名(bu)钓(zhi)誉(chi)的这个逗比不提,救世界还是救最重要的那个人,似乎和“我和你妈掉河里”这种真正的二选一式问题不太一样。至少对我来说,世界的命运完全取决于,我是更喜欢那个需要我去救的人,还是更喜欢这个世界。

有人可能会说一个瘟疫扩散怪物横行文明隳堕的世界怎么可能让人喜欢,这就太低估了一个死宅兼克苏鲁信徒的反社会反人类本质,这个人做梦都向往着《我是传奇》里威尔·史密斯开着跑车在纽约市中心猎狮子的场景……

何况,这种事仔细想想远没有那么简单。就拿《美国末日》来说,即使牺牲了萝莉,提取了菌株,就一定能制作出抗体吗?抗体就会对所有人有效吗?游戏中日渐衰落的“火萤”组织真够完成这么重大的任务吗?就算以上问题的答案都是肯定的,要让世界恢复原状也绝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或许需要十几、几十、甚至一个世纪以上的时间和努力,而且肯定有很多东西是永远不可能“恢复原状”的,比如有些已经消失的国家政权就不会再被建立吧——只能说世界会逐渐走出萧条和混沌,但却不会再是以前那个样子了。

从生物学的角度来说,人类的适应力其实是很惊人的。在《第四级病毒》这本书里,曾写过一个预言——没有哪种疾病可以杀死全部人类。不管几率多么小,永远有人生来就对这种疾病有抵抗力。比如艾丽,可能是因为长期处于“准感染”的状态中,最终形成了抗体。她不是科学实验或基因改造的结果,是人体自身适应环境的产物。今天有一个艾丽,意味着以后可能会出现更多的带有抗体的人,即使火萤没能从她身上提取宝贵的抗体,也不等于人类就会死于这场瘟疫,只不过抗争的过程可能会更漫长一点而已。






更有趣的是,正如开头所写,人类似乎完全无视了“世界”的想法。我们都太沉溺于自我中心主义,一谈起“世界”无非指的是“人类世界”或“人类文明”。不管末日的成因是细菌还是外星人,人类总是幻想着反攻倒算、“战胜”敌人,仿佛这才是唯一的救赎之道,才是真正的“希望”,正如火萤的领袖马琳所言“我们没有别的选择!”,却完全忘了人类属于地球,而地球却从来都不属于我们。与其想着如何夺回它,或许怎样共生和重建秩序才是更重要的问题。毕竟,游戏中对艾丽和乔尔伤害最多的根本不是变异者,而是人类同胞……

游戏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一个场景,是乔尔和艾丽在倾圮的高楼旁,发现一只可爱的长颈鹿在吃树叶!当他们爬上楼顶,更看到有一群长颈鹿在无人的城市中穿行……碧空万里,阳光灿烂,这些来自动物园的动物摆脱了人类的囚禁,优雅而自由地走在化为废墟的钢筋水泥丛林中,真是一个充满暗示意味的神来之笔——我们甚至不曾想过,世界是否需要我们的“拯救”?






当然,虚构故事采取“人本位”主义,也是为了创造明显的剧情冲突——如果大家都很祥和地随波逐流,安分守己,还哪来的故事可言?让整个世界的命运被短暂地掌握于一个或几个人的手中,藉此凸显英雄的伟光正和牺牲精神,同时将所有其他的人类都置于“无辜羔羊”的地位上,不是等待拯救,就是等待灭亡,其实说白了是一种简单粗暴的戏剧化处理手法而已。

而现实却永远是无穷尽的“蝴蝶效应”和“薛定谔的猫”,很难有什么行为的后果是可以被完全控制和预测的。

量子力学的不是有言,每个生物的每个选择都在制造平行宇宙的分支吗?你耐着性子看完了这篇文章,或许就是一千年后宇宙得救的契机,看完后忘记推荐,最终竟导致全球性的大崩坏……君不见《雪国列车》结尾,小兰孩小吕孩携手走出脱轨的车厢,面对茫茫雪原不知何去何从。远处山峦上,一只北极熊正注视着他们。

世界的命运,或许就取决于那只北极熊肚子到底饿不饿。






0条回复

TA的其他帖子

你可能感兴趣

请注意,开放关系已上架

发现有趣小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