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助:就这样漂来漂去

02-10 17:04 IN 次元壁

           人从一出生就被赤裸裸的抛在这个世界中,接受这个世界的风刀霜剑,因为是被抛的,所以说,人是无根的,是像浮萍一般随遇而安的,在无根的世界里,每一个人都缺乏足够的安全感,在还没有意识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学会生存,接受处罚和奖励,规训自我,于是有哲学家,有科学家,有心理学家,还有各种各样的××家,但毫无疑问,在这个世界上,漂流的每一个人都是经受着恐惧与战栗,如卡夫卡。所以,你以为,我要写一篇严肃的哲学思考,可惜,你错了!






虽然在飘来飘去的,但人类总是需要各种感情的支撑,比如恨,比如爱!火影世界里佐助的一生是典型的漂流的一生,理解佐助,就需要理解他的漂流。废话这么多,原来其实我是要写佐助佐二少爷的!

首先,佐二少爷还是挺帅的,下图:






哦,不,是这一张,






佐助漂流的起点是木叶,更是自己的家族。在这个起点里,佐助的主题有两个,一是是爱向复仇的转换。确切的说,当自己的鼬尼桑在那个月夜让自己见证了家族的团灭之时,木叶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木叶,佐助的漂流就注定开始。第二个主题是对复仇的抑制和在新感情的产生。在木叶接受基本训练,和卡卡西,鸣人一起作战只是延缓了复仇的时间,为他的漂流储备了一定能力,和感情。更为以后的复合提供了可能的解释。这算是他漂流的起点。在这个起点上,我们可以看到佐助漂流的最初原因和动力:爱与恨!











         他的第一站是大蛇丸博士,这一站,佐助的主题是复仇和忍术。在蛇博士的尽心栽培下,他收获了咒印,增强了千鸟的能力,提升了各方面的忍术,信息量大量增加,开阔了各方面的见识,可以想见,在大蛇丸巢穴的几年里,佐助忍受了多少身心的极限。这一站,佐助的增长是知识上的,忍术上的,能力上的,但唯独在世界观上,可以说,佐助是没有怎么样的增长。最不可思议的就是这里,大蛇丸博士作为一个大师级的存在,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其世界观在忍者世界是独一无二的,不管是对人性的理解,还是对世界的认识,大蛇丸都是站在忍者世界的最前沿,然而,这样的人居然对佐助的世界观没什么影响,也确实是醉了。不过,合理的解释是,此时的佐助复仇心智坚定,意志力强,以至于基本忽视了别的东西。






         佐助的第一站以杀死大蛇丸结束,以组建鹰之小分队开始,这一站,佐助的主题是复仇和行动。这一站的佐助开始了忍术的试炼,杀死自己的哥哥,为宇智波家族报仇,在这一站的漂流中,他报得大仇之后,身体却像被掏空,原因很简单,杀掉自己的哥哥是自己的唯一心愿,为了这个目的一切都可以忽略,因此,当这个心愿得以实现,那时的佐助可以说就是一具行尸走肉,恨的部分得以完成,爱的部分还没来得及构建。(可以合理分析,如果鸣人此时出现,对佐助进行爱的表达,完成佐助的救赎,可以当成一种叙述的方式。但此处如何进行确实体现出岸本的牛逼之处。)






        拯救佐助的是宇智波带土,宇智波带土的话重新定义了爱与仇恨。这一站,佐助的主题依然是复仇,不过复仇的对象完全转换了方向,可以说,这一站是佐助的世界观的完全刷新,面对这样的哥哥的大爱,佐助一开始完全懵逼了,到后来咬牙切齿,到最后歇斯底里。爱与恨的转换如此奇妙,爱的深,所以恨的深。佐助的行为再一次体现出这个真言。佐助自此之后开启所谓的黑化模式:独闯五影会议,虐杀木叶村忍者,典型代表就是那位成为火影的团藏。不理解这一点,就无法理解佐助的黑化和疯狂。






        佐助的最后一站是第三次忍者大战,这一站,佐助的主题是爱。受到自己的鼬尼桑的爱的感化,佐助开始思考何为村子,并在关键性的战斗中和太子鸣人封印了辉夜,取得了忍者大战最后的胜利。






       最后的最后,佐助离开村子,在世界范围内进行了他的奇幻漂流,但这时的佐助,估计心里已经没有了执念,而是想: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吧。

        看待佐助,人们的态度不一,观众既爱又恨,爱的是欲罢不能,春光无限,恨的是咬牙切齿或者不屑一顾,人们常常从上帝的视角来点评佐助“这个sb”、“自以为了不起”、“咋这么笨”等等。然而,正如我所说,理解佐助,就要理解佐助漂流的一生,恨是他的根,爱也是他的根。他的这两个根就是他的一生。佐助其实是一个非常简单的人物:爱的真,恨的真。为了这爱或者为了这恨,佐助是那种不顾一切的,是执着的。这个执着,这个不顾一切可能会忽视一些规则,忽视一些感受,忽视甚至伤害一些别人。但对佐助而言,貌似,好像,这一点都不重要。






最后的最后,欢迎订阅公众号,你的订阅是我写作大大的动力






0条回复

喵喵

Hello?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