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

Hello? OK

聊天 勾搭

中国资本:有钱也带不动日本业界

02-10 IN 次元壁 86次浏览

作者:捉鱼人

从去年年初开始,由中国投资、日本动画公司制作的“中日合作动画”如雨后春笋一般出现在观众的视野之中。随着《一课一练》等5部中日合作动画一同登陆去年10月新番,动画的“中日合作”俨然已经成为一股潮流。






但是在这一波合作大潮中,不少问题也随之出现,其中最突出的就是被广大观众诟病的动画质量。两国人才与技术的合作结晶,居然有不少是粗制滥造的作品。在愤怒与不满的同时,这一现象也让很多人感到十分费解。






近日,几名中日动画业内人士在访谈中就对此提出了他们的见解。其中既有两国文化差异与行规不同的原因,也涉及到日本动画业界自身的弊病,原因意外地复杂。

1.中日动画行业的差异

国内知名动画公司绘梦动画的创始人、动画导演李豪凌在接受日本动漫媒体AnimeAnime采访的时候,就谈到了两国动画行业的之间的差异。

绘梦动画在2015年的时候进军日本,成立日本分公司,招揽了不少日本动画业界人士。回顾刚踏入日本市场的时候,绘梦也遇到了“水土不服”的问题。比如国内动画公司一直以来都是在项目成型之后才开始找声优之类的,而日本的动画公司却一般在企划阶段就会决定声优、导演等制作人员。




代表作:《一人之下》、《狐妖小红娘》、《凸变英雄》、《王牌御史》


另外两国在动画制作流程上也有不同,不了解这些的绘梦动画曾经在动画制作环节上出过各种问题。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绘梦学到了不少2D动画制作的先进技术,但也承受了一定的损失。李豪凌认为,一方面是国内动画公司缺乏经验所致,但另一方面,日本动画业界本身也存在着问题。

第一个是合同方面的问题。日本业界在拟定合同的时候,时常会不愿签订合同书,有时候单单就用口头约定,而有时虽然签了合同但里面的内容却写得非常模棱两可。这一情况让人惊讶又难以理解,毕竟合同是保护两方合法权益的凭证,这可能会在未来衍生出许多纠纷。






另一个问题就是待遇,中国的动画公司对于员工的福利待遇和薪水是有保障的,而对比之下,日本的动画从业者大多连公司的正式员工都不是,不仅没有福利,基本工资也很低。




《白箱》中日本动画从业者收入,最左边即为动画师


可以看出,虽然现在“中日合作”风生水起,但是在背后,两国的动画公司都有不同程度的问题,加上行业规则与行事方式上的区别,合作之路并不能说一帆风顺。

当然,在两国合作制作动画的过程中,出现的问题还不止这些。说完上面这些宏观上的业内问题,下面我们聊聊更实质性的现象。

2.制作委员会坑害中国资本?

相信有不少人都想过这么个问题:理论上像腾讯这样家大业大的公司出资制作,动画也应该是弹药充足,但是为什么有钱却没有好质量呢?《Wake Up, Girls》的导演、动画界著名评论家山本宽和动画制作公司GAINAX的前社长冈田斗司夫在去年12月底的直播中谈到了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制作委员会。






制作委员会这一制度初现于宫崎骏的《风之谷》,而将它发扬光大的正是冈田斗司夫老东家GAINAX的名作《EVA》,现在已经被绝大部分动画采用。制作委员会由出资制作动画的公司组成,并且最终将动画所得的收益分配给投资的公司。对于这一制度,山本宽认为现在亟须改革,因为它对中国投资方和日本业界人士来说都是个大坑。






之所以说制作委员会制度有问题,是和现在大举入侵日本业界的国内资本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打个比方,假如说一个国内的视频网站掏出了10亿日元要合作动画,对于平均每话大约1000万日元的TV动画来说,这个数字基本上就意味着预算怎么烧都行。

但是对于被投资动画的制作委员会而言,拿到了这么多钱,他们并不会感到高兴,反而会感觉很麻烦。一部12话TV动画的预算总额一般也就是1亿多日元,制作委员会中出资最多的公司只要拿出4000万日元左右,就足以保证自己的利益了。但是如果中国公司一下子砸了10亿日元,那么其他出资公司的处境就很尴尬了。






冈田斗司夫补充到,虽然现在日本动画业界一直在说欢迎中国的金主投资10亿甚至20亿日元,但是实际上,如果国内哪家公司真的投资了这么多钱的话,那么这部作品就几乎等同于中国公司100%出资了。

但是这样一来的话,日本公司就完全失去了对作品的话语权。于是他们利用了制作委员会这个制度,设立了一个版权窗口。然后预定一个制作预算的最高上限,比如2亿日元,在这种方式下,主要的投资方只需要拿出4000万日元就可以保证自己的话语权和收益。






如果中国公司出资20亿日元的话,当然日本公司也可以相应地拿出N亿日元来投资,但现实是日本公司不一定拿得出这么多,也不一定敢承担这个风险。

于是这种方法应运而生:把这20亿日元投资到其他十几部动画作品上,反正只要不超过原先设定的单部制作预算上限,那么日本公司只要投入几千万日元就能保证自己的权利了。






宽叔认为,这也是现在动画数量明显增加的一个原因,投资方的资金被制作委员会投资给了其他动画。动画越来越多,但是这个行业却承受不了成倍增长的数量,所以导致行业现在的衰退。

冈田斗司夫说,现在有钱、想要投资动画的公司很多,但是制作委员会的各位大人物们还想继续操控动画的版权,所以早就已经定下了动画制作的预算上限,不管谁来投资多少钱,动画的制作费用也不会再增加。那么走出这种困境的方法是什么?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只要这些掌管版权的制作委员会大人物们都走人,让动画公司和中国投资方直接接触,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




无良制作人的常用名言


从制作委员会的视角来看,与其做一部没赚到什么钱的好作品,还不如做一部投资少、回报高的动画。制作委员会这一模式既然出现并一直沿用至今,说明有其存在的道理。但是宽叔认为,至少上面这种商人的想法需要改变,只有资金到位了才能做出好作品,不重视动画的话,就算动画做出来也不会火。

宽叔和冈田斗司夫谈到的这一问题,说穿了就是日本厂商可能没钱、可能怕风险不敢投钱,但国内公司却出手阔绰,动辄就是以亿为单位。日本公司为了保证自己的收入,利用制作委员会设立游戏规则,强行给动画预算封顶。预算不够,也就做不出好动画了。






看到这里,相信你应该对中日合作动画的现状及其背后存在的问题有了一定的认知。虽说在日本制作动画确实应该按照人家的行规,但是日本动画界有些规矩本身就有问题,甚至还刻意创造规则,强行让中国的公司遵守。

商人为了争取利益,采取些手段也无可厚非,但是中国资本的介入对现在问题百出的日本动画业界无疑是一剂良药,希望未来日本业界可以逐渐接受国内的公司,也希望合作动画的质量能越来越好。






0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