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喵

Hello? OK

聊天 勾搭

未被侮辱的,与被损害的 漫谈名家遗作的遭遇

02-10 IN 次元壁 85次浏览

作者:pharisees

不知从何时开始,ACG产业也变成了一个“高危行业”。今年伊始,灾星似乎就来到了各位创作者头上。前不久,台湾著名历史题材漫画家郑问先生与世长辞。创作了《东周英雄传》、《刺客列传》等经典作品的他本打算借着漫画版《清明上河图》重出江湖,却没能坚持到清明时节,命运如此的捉弄令人哑然。






同样是在不久前,轻小说作家佐藤大辅也因病去世,而其负责原作的漫画《学园默示录》尚未完结。本作曾被改编成同名动画,作为一个“美少女打僵尸”的故事自然是血腥暴力与色情福利齐飞,洋溢的B级片气息吸引了不少爱好者。此番噩耗也为本作的未来打上了问号。






实际上,在数量众多的“有生之年”系列作品中,有相当一部分都是由于作者猝然离世而无法画下句号的。就让我们趁着这清明时节,来盘点一下这些充满遗憾的作品,和它们的不同结局吧。

1.永远的遗憾

如果说《学园默示录》依旧可算是前途未卜,更多的作品则已经注定成为永远的遗憾,其中最著名的,当属“漫画之神”手冢治虫的不朽名作《火之鸟》。






本作以传说中的“火之鸟”——凤凰的见闻为线索,在二十一年间用十二个章节描绘了从远古到未来,从地球到宇宙,不同时空不同尺度下的人类生活,借此探讨生死、命运和道德等诸多宏大主题。就在本作正要迈入作为完结,想必也会是高潮的现代篇时,手冢却因为过度劳累而撒手人寰,留给读者无尽的惋惜与遐想。

同样的在关键剧情处戛然而止的,还有经典校园爱情电视剧《恶作剧之吻》的原作漫画《一吻定情》。作者多田熏声称,本作恋爱细节的灵感大多来自与丈夫相识相恋的经历,堪称戏里戏外都喂得一手好狗粮。但她本人却于1999年罹患脑溢血辞世,漫画因此永远停留在了女主琴子得知自己怀孕而惊诧不已这甜蜜又惊喜的瞬间,两相对比之下实在让人唏嘘不已。






比这些在辉煌处落幕的经典更令人心痛的则是佳作的早夭。《圣魔之血》是吉田直所著的巴洛克风格、吸血鬼题材的奇幻小说,分为短篇故事集R.A.M(Rage Against the Moons)和长篇连载R.O.M(Reborn on the Mars)两个系列。前者一共出版了6部,而后者在作者病逝前只写到第七章的序章部分。从日后披露的设定集《神学大全》来看,这些故事在作者规划的宏大舞台中也只是序幕,仅仅如此就已经凭借其恢弘的格局、浪漫的风格、丰富而各具特色的人物征服了无数读者。作者的英年早逝,在他巨大野心的衬托之下,显得愈加沉痛。






从《豹头王传说》到《风之圣痕》再到《造梦机器》……相信无论哪个时代的观众心中都有这样一部充盈着不舍的遗憾之作吧。

但是慢着,让我们暂停这种感伤——在充斥着“爱”、“奇迹”与“魔法”的ACG世界里,作者去世这道似乎无法逾越的鸿沟也是可以填平的。

2.微妙的续写

今年2月,经典轻小说《零之使魔》第二十二卷,也是完结篇正式发售,只是这次发售有点奇特:原作者山口升早在2013年就因癌症病逝,去世时本作只写到二十卷,那这最后两卷又是从何而来?

原来,是本作所属的角川出版社在2015年宣布,山口老师去世前留下了关于结局的大纲,因此得以通过找人代写的方式将这部作品完成。最终两卷分别于16年与17年的二月发售,也算圆了一个长久的遗憾。




才人和路易斯迟到许久的HE


值得一提的是,这两卷的作者名字仍然写的是山口升,出版方声称是为了尊重老师的遗愿,和读者的观感。遗憾的是,代写部分的口碑不佳,被不少读者认为和原作存在差距。而这位“日本高鹗”的真实身份也一度成为了读者当中的话题。

但不是所有作者都有机会留下如此缜密的安排。因创作了《虐杀器官》、《和谐》而备受期待,却因肺癌不幸早逝的科幻作家伊藤计划,身后只留下了约30张未完成的遗稿。其中已完成了序章的《尸者的帝国》在经家人同意后,由其好友,同样是知名科幻作家的圆城塔续写完成,名义上是两人合著。






有时,这种续作甚至可能与原作者的规划相距甚远。美国天才动画师Monty Oum(MO)一手打造了日式网络动画RWBY系列,本人却在动画前两季完成后不幸于2015年因过敏反应逝世。他所属的工作室决定将这一系列继续下去。但在经历了导演更换,以及工作室制作人员变动后,在16年10月播出的第四季中,MO的动作、分镜等个人特色已然消失殆尽,对于喜欢他的粉丝而言实在是一大憾事。




Monty Oum独立创作的RWBY预告片 Red/Ruby


以上几部作品“续写”的方式不同,效果也有好有坏,但都或多或少地遭遇了“失去了原作的灵魂”这样的评价。诚然,由他人补完的做法一定程度上弥补了作品粉丝在剧情方面的遗憾,但代写者和原作者笔力的差距,或是风格的差异,又往往令观众们产生 “狗尾续貂”之感。

3.永不消逝的经典

当然,也不是所有由他人延续的作品都是费力不讨好。日本国民级超长篇动画《海螺小姐》是吉尼斯认证的“播放时间跨度最长的电视动画片”。本作漫画原作早已于1974年完结,而作者长谷川町子女士也于1992年去世。但动画却从1969年播放至今,一直保持着高收视率,可以说已经成为日本民众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这种现象的产生固然有时代背景和社会因素的共同作用,但另一方面本作家庭日常生活剧的形式和主题,也为后继者们创造了极大的便利。毕竟,这类作品中没有所谓的“主线”,描绘的是不变的角色们在变化的社会背景下的日常生活,剧情和制作方面更加注重的是体现时代感,对当下的社会现实的反映,也因此真正做到了与时俱进,常看常新。只要制作方愿意,相信这部作品还可以一直延续下去。

而题材、形式都与之类似的《哆啦A梦》、《蜡笔小新》两部动画,在原作者去世后也都采用了相同的处理方式,分别以“藤子F不二雄工作室”和“臼井仪人工作室”的名义继续发表作品。而后者更是推出了由臼井仪人助手执笔,名为《新蜡笔小新》的漫画新作,继承和发扬的野心可见一斑。






诚然,在原作者过世后,这些国民级作品系列的新作也会面临诸如“水准下降”、“不再深刻”之类的不满,但更多的还是对经典角色能够延续荧幕生命的感激和欣慰之情。归根究底,是这些伟大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已然挣脱了作者本人的控制,飞入了万千观众的心中,获得了真正的永生。

不难看出,作者的离世并不是其作品的终结;这些遗作反而通过各种方式,展示和延续了创作者的生命。作品真正的死亡,是在它彻底被人遗忘之时,而今时今日的回顾,则是对那些优秀的作者们最好的缅怀方式。

以上就是本文的全部内容,各位读者若是对其中某部作品有同样的喜爱与怀念,或是有自己与众不同的珍爱之作,欢迎写评论与大家分享。






0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