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身后不寂寞:那些版权过期后的改编

02-10 17:21 IN 次元壁

作者:白麟

之前白鹅纪介绍过很多作家遗作与遗作遭遇,这些作品在亲属或公司的管理下,有的被续写,有的被改编。但换个视角,把时间放长一点,也可以发现近年其实也有很多版权过期、进入“公共领域”的作品改编。

这种进入“公共领域”的作品,指的就是那些著作权保护期已过,所有人都可以不经作者或版权原持有人许可,不支付报酬免费使用的作品。另外某些特殊的创作品,如数学公式等,在大多数地方也属于公共领域。其中一个特例,就是这张猩猩自己拍的照片。虽然拥有相机的摄像师很想靠这张照片收钱,但由于按下快门拍照的是一只猩猩,没有创作“人”,所以这张照片也进入了公共领域:






一方面,版权制度能够给作者本人或继承者带来收入。但版权过期后,对公众开放的公共领域作品,也是后来人进行研究与再创作、保护和创造文化的基石。比如说著名的《龙珠》,主角名字“孙悟空”,以及“如意棒”与“筋斗云”这些元素就直接来自公共领域的中国古典小说《西游记》:






不知大家有没有注意到,最近这些年有很多动画,就来自那些刚刚解禁的公共领域作品。然后这些改编也有着各自的路数。在这里我挑出了三部典型作品,为大家讲一下常见的改编公共领域经典作品的手段。

附带一提,由于各国的版权保护时间各不相同——比如我国与日本都是作者死后50年,大多数欧洲国家与美国为70年,在美国,公司版权还被延长到了95年。由于下面说的大多是日本作品,如果没有特别说明,下文里的版权期限都以50年为标准。

1.正经改编

最直接的做法,就是《青之文学》系列这种正经改编了吧。2007年开始,集英社推出了以“不朽的名作x热门漫画家”为卖点的“夏日一册”活动,重新设计了一些日本文学名著的封面并出版。比如说这张由《死亡笔记》、《棋魂》的作画小畑健绘制封面的《人间失格》,就曾经吸引了很多眼球:




原作太宰治,版权到期时间:1998年6月


除了这本之外,这一系列还有由《死神》作者久保带人绘制封面的《堕落论》等等,这一系列的封面作者都是漫画名家。




原作坂口安吾,版权到期时间:2005年2月


2009年,这一系列被改编为电视动画《青之文学》。这部12集动画,采用对应小说封面画风作为人设,翻拍了太宰治的《人间失格》、《跑吧!美乐斯》、坂口安吾的《盛开的樱花林下》、夏目漱石的《心》、芥川龙之介的《蜘蛛之丝》、《地狱变》这六部作品。






这个动画系列,每篇名作都有不同人员制作。剧情大体遵循原作,即短小精悍、也张力十足。同时由日本演员堺雅人担任作品旁白与六部作品男主角配音员,各个章节之间也不会有太大的割裂感。就名著改编来说,这是一次不错的尝试。

虽然原著版权已经过期,但这种加入独创改编的书籍与动画,这种改编作品自身的版权会作为再次创作而重新计算。也就是说,除了让人重新品味那些故事,这种改编的另一个好处就是让作品作为 “商品”重生。






2. 推陈出新

虽然经典作品故事质量很高,但毕竟是50年前甚至更久以前的作品,很可能遇到作品时代背景与现代社会时代脱节的问题。同样是19世纪,福尔摩斯系列里的19世纪英国在各种作品里面经常出现,一般人对那个时代还算有个大体认识。但坂口安吾在推理小说里面描绘的19世纪日本,相对而言就没那么多观众清楚是怎么样了。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UN-GO 因果论》剧组选择对原著进行大胆改编,直接把故事背景放到类似未来的虚构时空,把《明治开化 安吾捕物帖》再现成了一部充满现代感的作品。




原作坂口安吾,版权到期时间:2005年2月


故事背景是在战争之后,日本国内动荡不安,被称为无冠之王的海胜麟六掌握大量信息,并对此作出分析推理,解决很多疑难案件,他的对手是自称“最后的名侦探”的结城新十郎与助手因果,他们明明每次都发现了真相,人们却只接受海胜麟六“顾全大局”的曲解,因此被嘲讽为“败战侦探”。

动画登场人物的名字大多来自原著,各章节也对应原作故事。但角色与设定基本由制作组重新设定,原创成分占了很大比例。虽然看起来与原著相差甚远,但作品中剥离人的各种矫饰,给观众展现人类本来面目的故事内核,却完全符合“无赖派”旗手作家坂口安吾的做派,再加上各种独具匠心的推理诡计设计,使得这部动画成为少有的优秀改编作品。




融合无知与奔放的两种特质的机械妹子佐佐风守,超带感


3. 粉碎原作

第三种改编方式,就是《侦探歌剧福尔摩斯》这种彻底自由发挥了。这部作品的主角们被设定为福尔摩斯等著名侦探的后代,讲述她们组成“Milky Holmes”小队,在 “侦探都市横浜”与怪盗们对决的故事。




取材自柯南道尔的《福尔摩斯系列》,原著按照英国法律2000年版权到期


本系列作品有四季动画与剧场版与OVA,也出过PSP游戏。看图片就知道,这不是正经的侦探作品。不如说搞怪成分下降,认真推理的第三季动画的评价反而比较低。动画借了侦探与怪盗这一主题,并疯狂地加入各种深度宅向段子与超能力战斗元素,某些荒诞的段落甚至让人感觉到相当的狂气。




戏仿EVA的片段


每季动画开头,几个侦探都会意外变成没有能力的废柴,然后就在奋斗中无尽卖萌与卖蠢。福尔摩斯本人确实有出场,姑且也会解决案件、指认犯人。但是相信我,看这片真的不需要太多智商。




智商1300亿的天才美少女明智小衣


除了以上三部,这种直接或间接改编自名著的作品的数量并不少,比如2015年版权到期的江户川乱步作品,近期就一下子出现了《TRICKSTER -来自江户川乱步<少年侦探团>》、《乱步奇谭Game of Laplace》、《超?少年探偵団NEO》三部动画改编。同样进入公共领域的克苏鲁题材,也有《潜行吧!奈亚子》、《沙耶之歌》等多部作品。

作品这么多,创作质量自然也会变得参差不齐,对原作用心程度也各有差异。既有上面的《青之文学》、《UN-GO 因果论》这样深入理解原作的改编,也有《文豪野犬》这种剧作者不读原著、主要任务就是耍帅的作品。




和原作并不怎么契合的《文豪野犬》


对这种现象,每位版权持有人有不同的态度。很多个人持有者经常会采取比较开明的态度。比如江户川乱步的孙子,有人问他怎么看版权到期后大量二次创作,他直接说“我的祖父对二次创作十分宽容,允许拍摄那部《恐怖奇形人类》的就是我的父亲。我非常讨厌作家的原稿被放在博物馆里展览,与其被忘掉,还不如被当做段子让人继续诉说”。

手冢治虫的家属也是,虽然手冢的漫画版权远没过期,但他们一直都在积极筹划甚至鼓励各种戏仿。田中圭一就画过一本恶搞包括手冢作品在内经典作品的黄段子漫画《神罚》。他就请到了手冢后人手冢留美子,一起在漫画封面上演戏——封面写着“千万不要告我”,留美子在腰封回话:我当然告你!(怒)。






但另一方面,如果版权到了集团或公司的手里,那么事情就不妙了,挣更多钱这个唯一目标经常让他们变得极端贪婪甚至不近人情。美国版权保护期从50年延长到70年,公司版权从75年延长到95年,这两次法案修改,背后都有迪士尼真金实银的游说与推动。

对这些人类共有的优秀材料,有人选择遵循原作以新的技术再次展现,还有人把整个故事彻底翻新,然后另一些人则将这些作品的元素揉入自己作品中。不管是怎样的利用手段,这些材料都给创作者很大的帮助。如果为作者带来收入的版权出自对作者善意的话,维护利用这些公共领域作品的出发点对所有读者的善意了吧。

专门搜集并公开公共领域作品的互联网图书馆“青空文库”,它的创办者就这么说“青空文库的书籍,既不向读者索取钱财,也不需要什么资格。就像天空一样,一直等着你的视线注目。丰富的书籍在这里悠然接待每一个人,这就是我们创建青空文库的想法。”笔者也认为,一味地延长保护期限对创作和作品都是伤害,版权保护的个人利益与版权过期后公共领域的社会利益应该兼顾,并采取一种平衡的态度。

如果读者对“作者身后的作品处理”这个话题感兴趣,也欢迎阅读白鹅纪另一篇从其他视角描述这个问题的未被侮辱的,与被损害的——漫谈名家遗作的遭遇,另外大家有什么看法,也欢迎写评论参与讨论。






0条回复

喵喵

Hello? 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