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论仙

  听见左老头这话,我跟瞎老板都有点迷茫。

  在那座山眼里?

  “你们可能不明白我的意思,当然了,你们短时间内也没办法明白我的意思。”左老头重新点上一支烟来,沧桑的老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笑容:“多经历一些事,再活个几十年,你们就差不多懂了。”

  “人命如草芥?”瞎老板皱着眉头,说:“不老山上最吸引人目光的,应该就是立地成仙的那座山峰了……您是不是了解什么内情?”

  闻言,左老头沉默了一下,耸了耸肩。

  “谁知道呢。”左老头表情复杂的笑着:“仙也好,孽也罢,这世上所存在的一切,其实都有各自存在的价值,凡人妄图一步登天,那自然会付出许多代价。”

  “那座山峰,应该是叫舍尘脱胎登仙道吧?”我问左老头,试探着分析了起来:“舍尘这两个字,是不是含义特别重啊?”

  左老头抽了口烟,也没急于回答我的问题,目不转睛的看了我一会,最后才说:“如果让你舍弃你所有的一切,之后才能立地成仙,你愿意吗?”

  “一切?”我紧皱着眉头:“有具体点的内容吗?”

  “家人……亲人……朋友……爱人……”左老头念念有词的跟我说了起来,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语气很是认真:“这些东西,你都会失去。”

  “他们会死?”我一愣。

  “不,但从别的角度来说,也算是死了。”左老头拍了拍我的肩膀,嘿嘿笑道:“失去人性,便可悟解大道,以至于脱胎换骨,失去感情,便能到达所谓的仙人之境,也就是传说中的太上忘情……”

  “忘情而至公,不为情所动,不为情所扰,这便是仙。”

  说到这里的时候,左老头哈哈大笑了起来。

  “人生八苦,随登仙而逝。”

  “生,老,病,死。”

  “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取蕴。”

  “当这八苦尽逝,凡人自可脱胎换骨,得道成仙!”

  不知道我是怎么了,在听见左老头这一番话的时候,我只感觉心里有了种莫名的恐惧。

  没错。

  那种恐惧,源自于传说中的“仙”。

  如果按照左老头的说法来看,在不老山上成“仙”的人,皆是太上忘情之人。

  别的神仙有没有情,这个我说不准,但就不老山的这些“仙”来说,他们应该是没有情字可言的。

  但我记得,在很小的时候,我爷爷就对我说过。

  佛陀慈悲是情,祖师慈悲也是情。

  无论是神仙还是佛陀,哪个敢说自己没有情?

  太上忘情,说的应该是仙人圣人有情,只不过是情太重慈悲也太重,所以才将其放在犹如遗忘的位置上。

  有情却不为所扰,有情却不为所困,这才叫做太上忘情!

  “毫无人性的人,自然是无情之人,让这种无情之人成仙……”瞎老板毫无预兆的冷笑了两声,语气满是不屑:“成出来的,真是仙吗?”

  “对喽!”左老头听见瞎老板的话后大笑不止,就如同一个老师听见学生说出了自己最满意的答案那般,眼神里满是欣慰:“就算那座山真的能让人成仙,那成出来了,也绝对不是仙,只不过是一帮怪物罢了。”

  “哎师父,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啊。”我特别好奇的看着他,试探着问了句:“你去过不老山,那你就肯定去过那座能让人立地成仙的山峰吧?”

  “去过。”左老头点了点头,并没有隐瞒我们的意思:“我还在那里研究过,待了不少时间呢。”

  “那你没试试?”我又问。

  “我不敢试,因为我怕自己会后悔。”左老头咧了咧嘴:“我宁愿自己就这么死,也不愿意去做一个怪物。”

  “那你知道有人在那里成仙过吗?”我追问道。

  听见我这个问题,左老头想了想,问我:“道听途说的算吗?”

  “算个屁。”我无奈地说道:“起码你得亲眼见过那人才行啊,或者是古代的记载完整一点,那也作数!”

  “那就没有了。”左老头耸了耸肩。

  “这就对了!这里面说不准有猫腻啊!”我一拍大腿,跟发现了新大陆似得,兴致勃勃的问左老头:“大家都听说那里可以让人立地成仙,但真正在那里成过仙的人,却从来没有出现过,可以这么说吧?”

  左老头嗯了一声,点点头,没说话,继续听着。

  “那你们说这里面会不会有个让人误解的地方啊?”我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什么地方?”左老头问我。

  “不管是佛家,还是道家,哪怕是巫教,最注重的都是精神上的修行。”我缓缓分析着,说出了自己的猜想:“所有的宗教都殊途同归,精神都是引人向善尊重自然,而且大多都有太上忘情这种类似的概念……”

  听我说到这里的时候,瞎老板跟左老头的脸色都有些难看,似乎都已经猜到了我接下来的话。

  “那也可以说,精神,远比肉身重要。”我低声说道:“比起改造精神,让人立地顿悟,那我觉得改造肉身的难度会更低一些,就像是我的肉身阵……你们懂我的意思吧?”

  “你继续说。”左老头抽着烟,眼神复杂的看着我。

  “那座山既然这么牛逼,还能不断的转换自己的位置,那就足以说明,它的力量远超于人们的想象……”我说道:“凡夫俗子做不到的事,它能做到,就像是让人立地顿悟,直接拥有太上忘情的状态,进入所谓仙的境界……”

  “但如果它所做的事,也仅止于此呢?”

  “只改变了人的精神境界,却没有让人的肉身发生半点改变,这种情况会不会出现?”

  说着,我还给左老头他们举了几个例子。

  “比如,有的人弃恶从善,让我们看见,都会说他像是脱胎换骨了,跟变了个人一样,这就说明,精神的改变,也能跟脱胎换骨这几个字扯上关系,并不是单指真正的脱胎换骨。”

  “又比如,古代的那些圣人,拥有仙的精神境界,思想境界也超脱于凡人的范畴,但在那时候,他们就真的拥有了仙人的力量吗?没有!可到了后世,他们也一样变成了宗教里的神仙佛陀!”

  “佛家的释迦牟尼,道家的太上老君,哪个不是从凡人变来的?都说悟道成仙,那也是悟道啊,并不是说要让人的肉身发生什么改变。”

  “与其说他们脱胎换骨成仙成佛了,还不如说,是他们悟道之后,灵魂发生了真正的改变。”

  “古往今来,能够让自己的肉身犹如仙人的先生,也不是没有出现过,就像是方时良,他也近乎于你们所说的仙了,可灵魂却没有发生改变啊!思想境界,精神层次,依旧是在凡人的范畴里!”

  “说这么多,我就是想说一下,既然不老山这么牛逼,那咱们也得敢想……”我端起茶杯来喝了一口,继续说道:“如果那座山并不是让人脱胎换骨,只是让人的灵魂跟精神思想,都一步登天,直到释迦摩尼或是老子李耳的那种层次……”

  “你这有点……有点不太现实……”左老头皱着眉头说道:“精神的改变……远比肉身困难啊……之所以说悟道难……也是因为这点……”

  “你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是想说,就这样成了仙的人,其实一点都不可怕啊。”我摊了摊手:“他只有思想跟灵魂改变了,就跟道家始祖李耳一样,他并没有移山倒海的本事,只不过是思想超出凡人的范畴太多罢了。”

  “你的意思是,在那里成仙的人,其状态很可能是仙人的灵魂凡人的躯壳?”左老头一愣一愣的看着我。

  “对啊!就是这样!”我大笑道:“圣人圣人,说的是思想超凡入圣的人啊,最初的宗教都注重精神跟思想的修行,肉身反而落了下乘,但在咱们这个时代,肉身不变,光有思想,这他妈的有个屁用!”


0条回复

小果

不点赞就想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