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保姆养成 03

02-10 IN 都市情感 140次浏览

             第三章 引誘計畫 

  第二天早上,我起床的時候,撞見惠鳳在浴室裏洗衣服。 

  ’早啊!’她主動和我打招呼,一邊在搓衣服。 

  我忽然看見她衣服裏沉甸甸地兩個乳房在滾動著,竟然沒有戴乳罩!我興奮得 

腦袋裏暈乎乎的。透過衣服可以看見紫黑色的乳頭和乳暈,但是我馬上冷靜下來, 

結了婚的女人是不在乎的。我又和她搭訕了一會,果然她沒有挑逗我的意思,只是 

那對巨乳實在是讓人受不了。 

  那天上班的時候我做了一個更周密的計畫。 

  一開始,我告訴她說,因為現在只我一個人住家裏,白天沒有人。為了安全起 

見,要扣留她的身份證,惠鳳倒是通情達理,只是遲疑了一下就交給了我。然後我 

到介紹所說那個保姆不錯,我家裏已經要了,付了仲介費,順便核實了惠鳳的身份 

證。介紹所的人剛拿了筆錢,二話不說就給了我她家所有的資料。原來她從安慶農 

村出來,家裏很窮,以前做的人家給的錢也不多(可以從她提出的期望工資裏看出 

來)。 

  等到了家,惠鳳已經把熱菜熱飯弄好了。我要她坐在一起吃,她推辭了一番, 

也坐下了。 

  我掏出300元錢給她:’這是菜錢,一個禮拜的。’ 

  ’啊,用不了那麼多……’ 

  ’用完了再要,先拿著。’我粗魯地把錢塞進她手裏。 

  ’哦,我這個人記性不好,可能忘記給菜錢,到時候要你墊就不好了,’我頓 

了頓:’想起來的時候,我會把錢先放在寫字枱的右邊抽屜裏,我不鎖的,知道了 

嗎?’ 

  ’知道了,那好像不太好……’她猶豫著。 

  ’不要亂想,我已經有你身份證了,還怕什麼?’我哄她說:’集中一次多買 

些東西,買一次報一次。’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風平浪靜,但是我等得卻不耐煩了。 

  起先,她每次都買東西報帳,但兩次之後,我推說嫌煩,拖到一週一次,然後 

是一個月一次……而錢每次我都不少給,漸漸地,我們都似乎淡忘了這事情。 

  人都是有弱點的,貧窮必會引起貪欲,我靜靜地守侯著。 

  在第二個月月尾的時候,我終於等到了機會。我發現抽屜裏一下子少了一千塊 

錢,而以前都是一百兩百地拿的。 

  那天晚上,我什麼也沒有說,就像不知道有這事發生一樣,而她也沒有提起。 

  ’惠鳳,今天起你先洗澡。’我突然冒出一句。 

  ’啊,’她正低頭吃飯:’但……’ 

  我知道,每次都是我把髒衣服先脫下來,然後她一起洗的,但她卻沒有問為什 

麼。 

  趁她洗澡的機會,我又一次偷窺,惠鳳比剛來的時候白了許多,特別是那豐乳 

的乳頭,有些泛紅了。看見那對乳房在肥皂沫裏擠來擠去,深陷的乳溝、肥厚的陰 

戶,我的肉棒變得滾燙。 

  過一會,惠鳳抱著衣服出來了。 

  ’不要把髒衣服拿出浴室!’我命令她。 

  她只好放了回去。那次洗澡,我肆意地用她那浸有奶漬的乳罩和發黃的內褲手 

淫,噴出大量的精液,全部卷在乳罩和內褲裏。 

  我一身輕鬆,回到臥室,然後惠鳳進去了。我聽到了水龍頭嘩嘩的水聲,然後 

突然,什麼聲音都沒有了,裏面一片寂靜。過了一會,又開始聽到水聲。惠鳳出來 

晾衣服的時候和我打了個照面,但她沒有看我的眼睛,低著頭過去了。 

  那天晚上,大概也出乎她的意料,什麼也沒有發生。 

  第二天一早,我仍舊是老時間起床,刷了牙吃早飯。因為我們從來沒有什麼主 

仆之分,吃飯都是一起的。突然,我蹲了下去,她也敏感地把頭低下來。 

  ’你幫我盛粥,有一粒花生米掉了。’我彎腰鑽到桌子底下。 

  飯鍋在桌子上,她站了起來。 

  我用猛地一沖,從她寬大的衣服裏鑽了進去。她被我撲倒,猛烈掙扎。 

  ’小亮(我名字裏有個亮字),不要……大哥……啊!’ 

  其實她比我要大6歲,卻叫我大哥。 

  她伸手去推我,但我包裹在衣服裏。只是一瞬間的工夫,她不反抗了,兩手垂 

到兩邊,只是極力站穩,怕自己摔倒。 

  惠鳳早上從來都不穿內衣的,我的臉就緊緊地貼在那對豪乳上,異常地溫暖。 

雙手摟著那微微發胖的腰,我貪婪地吞入了那顆甜美的果實。開始吸吮,一絲甜味 

順著舌頭流入口中。是濃郁的乳汁。 

  我使勁地把頭埋入乳房,呼吸那獨有的味道。惠鳳沒有發出任何聲音,聽任我 

的擺佈。等到一個乳房被吸乾以後,我又含住另一個乳頭吸吮,故意發出很大的聲 

音。 

  現在我才知道她的骨骼不是很大,因此惠鳳的乳房比看上去的碩大許多。我整 

個臉部都深深陷進去。我嘗試儘量吞咽她的乳房,但是實在太大,最多只能到含住 

不到四分之一。惠鳳的乳頭被吮吸,被舌頭攪動,她禁不住吞下口水。我的膽子更 

大了,伸出手解開上衣的鈕扣,托起另一隻乳房,輕柔地捏搓。 

  ’大哥,不要……’惠鳳無力地拒絕著。 

  我知道她現在並不是享受,而是怕我提起錢的事情。 

  我猛地撤掉托住乳房的手,那碩大的肉彈忽地沉下去,顛了兩下。突然又捏住 

紫色的乳頭,旋轉著。 

  ’哦……’惠鳳忍不住發出呻吟。 

  另一隻乳房也沒有奶水了,我揚起頭,直盯盯地望著她說:’乳頭怎麼硬了? 

嗯?’ 

  ’大哥你別這樣……我怕難為情。’惠鳳不敢直視我的眼睛。 

  ’都生過娃了,還會那麼敏感嗎?’我特地用安徽口音說那個’娃’字,接著 

突然咬住原先吸吮過的乳頭。 

  ’啊……’因為疼痛的關係,惠鳳的身體抖了一下。明顯地感覺到嘴裏的乳頭 

變大和變硬了。我又伸出舌頭彈弄乳頭,翻卷著乳暈。 

  ’大哥,不要這樣……吃……奶……’因為羞愧,惠鳳語無倫次。 

  我繼續挑逗她,因為一個大我6歲的哺乳期的女人叫我這個處男’大哥’,讓 

我性欲勃發。 

  我索性跪在地上,雙手捏住雙乳,用力揉搓,而眼睛直勾勾地盯住已經面色潮 

紅的惠鳳。 

  她斜靠在椅子上,不能抬起頭,否則就是一副忘情享受的樣子;但如果低頭的 

話,就必須直視我的眼睛,只好歪著脖子,努力不去想胸部傳來的一陣陣刺激。女 

人生過小孩以後性欲就會變得愈發強烈,現在離家已經一個多月了,一定也想她老 

公的肉棒了吧? 

  ’大哥,你上班要遲到了。啊……不要再弄了,我受不了!’惠鳳說。 

  ’我已經請了一個禮拜的休假。’我早就有這個周密的計畫了,因此在上星期 

就向老闆請了休假。 

  接著我抬起她的雙腿,惠鳳感到一陣恐懼,連聲音都顫抖了:’大哥……不要 

……你放我過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有丈夫和孩子。’ 

  我固執地壓住她的肚子,將兩腿放到肩膀上。她穿的是普通的裙子,帶花格子 

的布料。裏面是棉內褲。在陰戶的地方已經濕透了,顯出一大塊三角地帶。我掀開 

裙子,伸出中指頂住那塊濕漉漉的凹陷處,緩緩向裏推進。 

  ’哦!’惠鳳努力地想夾起大腿。 

  ’不要?那你是想跟我說清楚那菜錢的事情咯?’我刁難她。 

  ’大哥……請你不要難為我了。’她一臉的無奈,急得眼睛都紅了。 

  我用力一拉,內褲應聲而開,整個陰戶暴露在我的面前。 

  ’啊!’惠鳳發出絕望的呼喊。 

  她的恥骨很突出,陰戶隆起,蜜穴已經打開,露出裏面的嫩肉,兩邊肥厚的陰 

唇沾著淫水,發出誘人的光澤。我的手指捏住惠鳳的陰唇,搓動起來。她的身體開 

始有了反應,大腿不由自主地擺動著。很明顯地,肉洞上方有個小豆子樣的東西慢 

慢鼓起,探出頭來。 

  這大概就是女人敏感的地方吧?我想。伸出另一隻手的雙指一把捏住,果然, 

惠鳳的身軀抖了一下。 

  ’大哥不要碰那裏,我會……哦……受不了的。’ 

  我開始套弄肉豆外面的包皮,就像給自己自慰一樣。 

  ’啊……啊……太厲害了……’惠鳳極力要克制住自己的身體反應。 

  一股清水從肉洞裏流了出來,她果然也一個很想要的女人。 

  我站起身,脫去褲子,準備操這個發浪的女人。 

  惠鳳似乎意識到什麼,兩手擋住我的身體:’大哥,這個不行,讓我用手給你 

弄吧……要不用嘴也可以。’ 

  我已經忍不住想要進去試試看女人的陰戶:’你要麼把錢吐出來,要麼就聽我 

的。’ 

  說罷抬高她的雙腿,將發燙的肉棒湊近她。但是因為第一次的關係,怎麼也對 

不准,幾次都從旁邊滑了過去,但龜頭上已經沾了不少熱乎乎的淫水。 

  我揪住她的巨乳,命令她:’把我的肉棒放進去,聽見沒有!’ 

  惠鳳感到胸部一陣疼痛,乖乖地抬起屁股,扶住那裏,我順勢一挺,立即感到 

進入一片前所未有的柔軟和溫暖中。惠鳳顯然不覺得什麼疼痛,只是一臉驚懼地望 

著我。我的龜頭在裏面挺進,到處都是淫水的滋潤。 

  ’哦……進去了,非常舒服!’我對惠鳳說:’你看流了那麼多的水,你有什 

麼感覺?’ 

  ’不要講這個,很難為情的。’ 

  ’難為情?你不是和你老公幹了無數次了嗎?’一想到她的肥穴經過她鄉下丈 

夫數不清的抽插,我的肉棒變得更硬了。 

  惠鳳叉開大腿仰在沙發上,使我不能俯下身體更深入。於是我伸出雙手脫起她 

的臀部,把她抱起來。這女人真重,大概有120斤。 

  ’摟著脖子。’我命令她。 

  我們走向我的臥室,膨脹的肉棒停留在她的穴裏,隨著步伐微微抽動。 

  惠鳳輕聲呻吟著,雙臂勾著我的脖子,那對D罩的豐乳緊緊貼住我的胸脯。 

  我抱她到床沿,猛地放下。因為被勾著脖子,我也一起倒進床裏,隨著慣性, 

陰莖猛地插入更深。刹那間,我感覺到肉棒的頂部抵到了子宮口,她猛烈地抖了一 

下。 

  ’啊!……’惠鳳張開那豐滿的唇,我的嘴巴迎上去,舌頭也探進她嘴裏攪動 

起來。 

  動作的空間大了許多,我無所顧忌地抽插著。惠鳳的鼻子裏發出嗚嗚的聲音, 

雙腿也不自覺地環繞住我的腰。 

  我奮力衝刺,每次都頂到子宮口。大約50下以後,覺得龍骨那裏一陣酸麻。 

  ’要射了。’我自言自語。 

  看見惠鳳的那雙丹鳳眼露出迷離的目光,我知道她也享受。畢竟處男的肉棒是 

不一樣的吧!我想。 

  惠鳳的胸口那裏泌出點點汗珠,乳頭上有些溢出的乳汁,想必是剛才壓在她身 

上擠出來的。 

  我仰起身,一把抓住那對豪乳的頂端,乳頭從虎口那裏暴出來。 

  ’要來了!’我吸了口氣說,接著進入了最後的衝刺。 

  房間裏充滿了幾種聲音的混合:一個是惠鳳忍不住、放情的呻吟聲;我的喘息 

聲;肉棒在陰道裏抽插,淫水發出的’卜滋、蔔滋’聲;還有就是肉體相撞發出的 

聲響。 

  ’喔……不行了,你的雞巴要鑽進肚子裏去了,救命……啊……你鑽進來吧, 

用力鑽啊……’ 

  好幾次我的龜頭要突破那子宮口,總是被那裏牢牢吸住,不能前進。 

  我的喉嚨發出怒吼,最後一刻,我雙手托住惠鳳的臀部,將陰莖頂入更深處。 

在她的子宮口吮吸龜頭的一瞬,猛烈地射出滾燙的精液。 

  ’喔……’只見惠鳳出氣多,進氣少,雙腿不由自主地顫抖著,她因為高潮而 

痙攣了。 

  我乏力地伏在她豐滿的肉體上,渾身是汗。過了2分多鍾,惠鳳恢復了平靜, 

腦海中,性高潮的餘韻還在回蕩,朦朦朧朧間,感覺惠鳳用手紙在擦我的肉棒,又 

幫我蓋好了被子。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屋子裏靜得出奇。我走到客廳,見桌子上有一張紙 

條,用歪歪扭扭的字寫著: 

     "先生: 

       我不能再做那種事情了,我有孩子和丈夫。那一千塊錢我 

     會進(盡)快還的。 

       我去買菜了。 

                             惠鳳" 

  我把紙條收好,走進浴室洗澡。看見自己的肉棒顏色有些變深了,大概是錯覺 

吧。和老女人作愛會這樣嗎?我問自己。 

  穿好衣服出來,惠鳳正坐在廚房揀菜。我走近她,說:’惠鳳,我知道了。’ 

她愣了一下。 

  沒等回答,我帶上門,出去了。 

  家附近有間性保健品商店,自從小蘭的事情以後,我經常去那裏,老闆和我很 

熟,差不多一個星期就有些新貨色。 

  我挑中了個遙控的跳跳球,桂圓大小,放在塑膠袋裏,又去了別的地方晃了一 

下,回家已經傍晚了。 

  惠鳳做好了飯,在擦傢俱。應該說她是很勤勞的,一個出色的保姆,可是對於 

性欲旺盛的我,那遠遠不夠。 

  我逕自走到自己臥室換衣服,把東西放好,叫她一起吃飯。飯桌上的氣氛很沉 

默,惠鳳的眼睛紅紅的,像是哭過了。也許她後悔當初的貪心,不知道如果我告訴 

她,只不過是因為著了我的道會怎麼樣? 

  ’惠鳳,你做的菜味道越來越好了!’說著,我把腳伸到她雙腿中間去碰那隱 

秘處。 

  惠鳳側過身體避開了,沒說話。 

  我淫笑著:’你看,奶子好像大了許多哦!’說罷探手去摸。惠鳳已經戴了乳 

罩,奶子不再是一顛一顛的。 

  她忍無可忍,啪地放下碗筷:’先生,你不是說知道了嗎?’ 

  ’知道什麼?’我裝傻。 

  ’你沒看見紙條?’她瞪起那對丹鳳眼,我現在才發覺,原來她的眼睛很大。 

  ’看見了,你的字可真難看!’我冷笑羞辱她:’你……難道想我把紙條寄給 

你家裏人?’ 

  如果她家裏人知道這事情,她肯定是回不了家了,而我,最多就搬個地方住而 

已,他們就再找不到了。 

  惠鳳的臉色嘩地白了,明白中了計。沉吟了半晌,恨恨地說:’你真卑鄙!’ 

她非常激動,完全一口安徽話。 

  我嬉笑著坐到她旁邊,伸手到後面揭開了乳罩扣子,那D罩的巨乳突地跳了出 

來。 

  ’先別鬧了,吃飯。等會還要吃奶呢!’我得意地向她宣佈。 

  用餐完畢,我坐到沙發上,打開電視機,而惠鳳收拾碗筷。抹桌子的時候,我 

透過她的衣領望進去,一對大乳房在燈光下晃來晃去,看得我不由地又硬了。 

  等到新聞聯播結束,惠鳳走過來說:’先生,要不要先洗澡?’ 

  ’洗澡?’我裝做很驚訝地樣子:’還沒吃奶!’ 

  ’先生,求求你不要難為我。’她一副大義凜然狀。 

  我取出那紙條,晃了晃:’嗯?’ 

  惠鳳立刻軟了下來,眼睛看著地面。 

  我一把拉她到跟前,揉搓那巨大而富有彈性的乳房,片刻之間,乳頭前的衣服 

就濕了。 

  ’快餵奶吧,否則奶奶要漲壞的。’ 

  惠鳳無奈地解去胸前的扣子,把左邊的乳房對準我的嘴巴,乳頭正流淌出一滴 

乳白色的蜜汁,搖搖欲墜。 

  我粗暴地推開她:’餵奶是這樣的嗎?你怎麼搞的?坐到沙發上來,坐好。’ 

  惠鳳的眼睛裏流露出乞求的神色,只好乖乖地坐到沙發上,解開前胸的衣扣, 

看了看我,又向下坐了一點,說:’準備好了,先生你躺過來吧。’ 

  我脫掉鞋子,仰面睡在她的大腿上,面部正好對準乳房。惠鳳溫柔地抱住我的 

頭,另一隻手扶起乳房,緩緩送入我的嘴巴。我閉上眼睛,盡情地吮吸乳汁,手伸 

進褲子掏出勃起的肉棒。 

  乳頭漸漸地在嘴裏變硬,我用牙齒輕叩,惠鳳’哦’地叫了一下。 

  我引惠鳳的手到自己的肉棒上,自己的手捏住乳房擠壓,妄圖吸乾她所有的乳 

汁。惠鳳的手也慢慢套弄我的肉棒,那是一幅多麼淫糜的景像。 

  等兩隻乳房吮吸乾了後,我爬起來,一把舉起惠鳳的雙腿,那裏又是一片濕淋 

淋的。 

  ’你看都已經那麼多水了,你真淫蕩!今天就這樣,我回屋睡覺了。’說罷, 

我走進臥室,關上了門。 


0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