蕙姨教我的第一次性交(上)

02-12 16:04 IN 乱性人妻
无权限查阅该内容

我叫祁剑,今年已经三十五岁了,是杭州一家大型外企的白领。从小我在北

方的军营里长大,读的是部队的子弟学校,老师和父母的管教都很严格,自小我

就酷爱踢足球,当地一个少体校的老师看我踢球后,几次三番地找到学校和家里,

要招我进体校,但家父、家母都是大学毕业后才参军,虽然入伍多年,但对此都

很不以为然,坚决不让我去,就让我好好读书,说的自然是“书中自有黄金屋,

书中自有千斗粟”、足球只能作为业余爱好之类的道理,家父说我要是敢为了踢

球不读书,就打断我的腿,一向听话的我只好安下心了读书。八七年考进了上海

一所著名高校的经济管理系,成为我们学校多年来第一个考进除军校以外的地方

名牌院校的学生。毕业时我随已经转业的父母亲把家安到了杭州。

现在我已经成家,结婚生子,事业小成,身材修长,外表俊朗的我,为了应

酬,也常常出入那些声色犬马的娱乐场所,这些年杭州的很多夜总会、娱乐城在

全国皆小有名气,很多北国江南甚至外国的妙龄女郎都来淘金,我的几个朋友去

了几回就乐不思蜀,流连往返了,对此我不屑一顾,每次去都是为了陪一些重要

的客户,到了那里也是正襟危坐,极少跟小姐打情骂俏,顶多是牵着她们的手跳

两支舞,就算她们投怀送抱也是置之不理,公司的一些年轻女孩也一有机会就暗

送秋波,我均视而不见,以至于她们私下里议论说我这人是不是有毛病。

其实我不象她们说的那样清心寡欲,只要一看见那些高挑丰满的已婚妇人,

特别是那些知识女性我就会性致勃勃,哪怕是在路上,也不禁要多看两眼。刚进

公司做的是美容化妆品业务,女性是主要的客户群,我亲切地接待她们,热情地

介绍产品,周到地提供服务,公司代理的几个著名品牌的化妆品业务一下就红火

起来。脑子里虽常幻想着跟她们中的尽情作爱但从不动手动脚,口碑好业绩又很

突出,所以没几年就从负责美容化妆品的部门经理,升迁为主管经营业务的副总,

当初把我招进公司的人事主管就是一个风姿绰约、高挑丰满的中年知识女性,现

在她已经远渡重洋和家人一道移民到新西兰去了。

现在想起来主要我读大学时的那段经历,使我对这些年轻肤浅的女孩子没啥

兴趣,我现在的妻子是另一个让我领略到人生最美妙感觉女人,比我大二岁,是

位眼科医生。她和她的姑姑都是莎士比亚说的那种理想的女人:“在公众面前像

天使一样圣洁,在孩子面前像慈母一样慈祥,在丈夫面前像魔鬼一样淫荡。”随

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爱我的妻子,不仅因为她漂亮、贤惠、能干,我觉得岁

月的流逝把她雕琢的更加性感动人,生过孩子以后,身体发育得更加完美,让我

如痴如醉,爱不释手。我和父母亲住在同一个小区,二老常把孩子接去住,平常

我们俩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作爱,花样翻新,不知疲倦。我打内心里感激那位把

她介绍给我的女人,我的老师,她的姑姑——杨蕙,有了她们两个之后,一般的

年轻女人在我眼里如同一段枯木,我喜欢她们这样的妇人。我最喜欢跟妻子在梳

妆台的镜子前面尽情地作爱,脑海里时常浮现出当年的情景……

我到上海读书的时候才17岁,开学初的一天,全班同学集中到大教室与班主

任见面。我坐在座位上望着窗外,百无聊赖地玩弄着圆珠笔,突然觉得嘈杂的教

师一下安静了许多,原来讲台上已经站着一个大概三十多岁的女人,身材高挑、

挺拔而且丰满、圆润,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烫成了大波浪,自然地披散在肩膀

上,小巧的嘴巴,涂了口红,下嘴唇长得比上嘴唇厚一点,很好看,她的皮肤特

别好,白里透红,散发着健康的光泽,胸部很挺,笔直的双腿很匀称,后来在课

我发现这双大腿总是穿着丝袜,有时是连裤袜,有时候是有些鱼网纹的长袜,把

双腿衬托得更加修长。浑身散发着那种成熟女人特有的动人风韵。安静下来以后,

她自我介绍道:“我叫杨蕙,是你们的班主任,也是你们的心理学老师。”当她

念到“祁剑”时,我响亮的应声说“到!”,她停了一下,从花名册上抬起头,

看着我微笑了一下,她的牙好白好整齐,声音也很有特色,微微有点沙哑,但是

很有磁性,我的很多同学都非常喜欢听她上的课。当时她已经四十岁了,看上去

年轻,富有活力,跟她练习瑜珈很有关系。后来我才知道,她叫床的声音更加撩

人心魄。她不仅传授给了我许多知识,让我从一个少年变成了一个男人,更让我

真正体会到了男女之间尽情欢爱的那种美妙,这感觉深深地刻在了我的心底,十

几年了,一直无法忘怀。

开学不到一个月,母亲来上海出差顺便到学校来看我,在校门口与杨蕙不期

而遇。她们好开心,母亲说:“小祁,杨老师是妈妈的同学呢!还不快叫蕙姨。”

我涨红着脸嗫嚅着叫了一声。“哎!老同学,侬也别介多事体了!你家祁剑老出

色的了,开学时我看她就觉得面熟,本来想查一下她的档案,后来一忙,就忘记

了。这可爱的小毛头果然是侬格儿子啊!”杨蕙笑着应道,“其实怪你,儿子来

上海读书,也不告诉我一声。”母亲连忙说道:“哪里是的,这次来就是要来找

你的,你给我的电话号码怎么停机了?”杨蕙说:“哦,搬家后电话号码改脱了,

也忘记把这个号码告诉你啦!难怪,难怪!今天我请你们母子俩吃饭,好唔好啦?”

晚饭是在四川路上的一家餐馆里吃的,环境很幽雅,菜肴也很精致,菜是蕙

姨点的,她点菜很从容也很熟练,看得出她是这里的常客,也是个生活比较讲究

的人。我们都吃得很愉快,席间她跟母亲说了很多,我从中了解到她丈夫姓庞,

是她们的校友,前两年下海自己办了个公司,赚了不少钱,把刚上初中的儿子送

到英国去读书了。庞先生和他公司里的一个年轻的女孩“拎唔清”,在外面买了

套房子同居了,常借口出差不回家,当时还没有包“二奶”一说,但此类事在有

钱人当中并不少见。所以那套装修得很好的三居室平常就她一个人住。我现在还

奇怪他怎么会犯这种错误?把那么完美的一个女人晾在一旁,真是身在福中不知

福啊!突然听到蕙姨说:“老同学,侬放心好了,我会照顾好祁剑的,下星期就

让他住到我那里去,洗洗涮涮的会方便一点的。”母亲说:“太好了,这样我就

更放心了,你别看祁剑话不多,其实这混小子野着呢,这些年,我和他爸看他看

得可紧了。你也替我好好管教管教他哦!”蕙姨接口说到:“管教什么呀!你们

家祁剑蛮可爱的,功课好,足球踢得好,体格老棒的。住到我那家里,不仅可以

防止小女生影响他学习,还可以替我壮壮胆子,平常老是一个人,晚上还真有点

害怕。”没几天,我就从学生宿舍搬到她家里了。上课时我跟同学一样称她杨老

师,在家里,她让我喊她“蕙姨”。

蕙姨穿着比较开放,夏天有时会穿着短裙上课。由于裙子短而且材质很轻簿,

很容易就可以看到她下面穿的内裤的外形与颜色。更因她平常对我很温柔体贴,

不像妈妈老是用命令的口吻跟我说话,加上她姣美的面容和她的身份以及不输给

年轻女子的身材,很有成熟女性的韵味,我从心眼里爱上了她。我的性启蒙也从

此开始。

有时我会趁蕙姨在客厅随着音乐练习瑜珈没注意时,藉口帮忙而在蕙姨背后

从镜子里偷窥蕙姨弯腰时健身服里两个大大的乳房和深深的乳沟,想象着紧身窄

裙内穿着性感小内裤与透明丝袜的诱人景色,有时运气好,在她走光时甚至可以

趴下来直接偷窥她的双腿间的神秘东西,真的是很爽!我尤其幸运能有这样美丽

的蕙姨做我的班主任,而且我还和她住在一起。

一次踢球回来,她正准备洗澡。我凝住了呼吸,从卫生间门缝里看到她缓缓

地脱下了连裤袜、小内裤等下身衣物,等了一会儿,直到听见冲水声了,为了看

更仔细些我便偷偷地站在书桌上,居高临下由浴室的气窗往内看,蕙姨的雪白肉

体给我的震憾,不亚于一颗炸弹,她让我兴奋起来。

蕙姨虽然四十岁了,但是她的皮肤还真是白,尤其那两个大又白的乳房让我

看得血脉贲张,看着蕙姨用莲蓬头冲洗着白皙滑腻的肉体,还不时揉捏搓弄自己

的乳房,因为比较大,而且生过小孩,所以乳房微微下垂着。

当看到她清洗微凸的小腹下面时,我下面一紧就忍不住地手淫直到射出精液,

我赶紧用卫生纸把满手的精液擦乾净,但是一想到蕙姨的雪白的肉体,不一会儿

下体又硬梆梆的。再看时,发现蕙姨把篷莲头从软管头上拔下,而用软管的头插

进她的下身,缓缓抽动着,而却她微眯着双眼,一副很舒服、很陶醉的样子。

过了好一会儿蕙姨才洗好从浴室出来,我推开门缝看到她穿过我卧房前的过

道,上身穿一件半透明的绸睡衣,质料很薄,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她的双乳,下身

穿着条黑色的三角裤,一直看到她走进她的房间时,我才熄灯睡下,但头脑中一

直浮现蕙姨美丽的裸体,不知何时才迷迷糊糊地睡去……。

第二天,我很早就起床,跑到浴室脱得赤条条地就洗澡,忘了关门,只是虚

掩着。过了几分钟,我正在抹肥皂,刚听到拖鞋声,跟着浴室门就被推开了,一

个美丽的身影进来了,正是蕙姨,她小心地拿出眼刷挤上牙膏,刷起牙来,她没

穿胸罩,雪白丰满的双峰随着她刷牙上下动弹着,而下身却穿着那条黑色水晶丝

滚边的小内裤。从背后看去,她的内裤陷入双股的中间,只有一条缝,大大的雪

白肥臀诱人得很,她的一双粉腿的确更迷人,雪白的耀眼,修长光洁,简直没有

一丝多余的肉。我一边洗着泡沫一直看蕙姨的半裸体,阴茎不禁挺起。这时蕙姨

已洗好了,转过身面我着,一见我阴茎竖着,“呀”的一声,俏脸通红,“小小

年纪,看不出你还人小鬼大。”

她的内裤竟是如此窄小,前面的小布条仅仅掩住她隆起的的大阴唇,黑色的

阴毛绝大部分都在外面。而此时我看到蕙姨的下阴在她透明状的内裤下的朦胧样

子,有一条细细的红色肉缝,暗红的大阴唇上还有许多一丛丛的阴毛。我的阴茎

勃起得更厉害了,突然下腹一阵热,一股白色的精液急射而出标向蕙姨,蕙姨一

声惊叫,急忙避开,但有一些已射到她的脚上了。我脸红耳赤,不知如何才好,

只连忙用毛巾盖住勃起的下身,“蕙姨,对不起,我不知道会这样。”

蕙姨将玉足上伸到浴缸内打开篷莲头,将玉足上的精液冲去,然后就转身出

了浴窒,经过我门口时我刚好打开门,又碰到了她,我尴尬地笑着说道:“蕙姨,

你洗好了?”“是啊,都洗掉了”她伸出玉足,翘了翘脚趾,然后回她房间换衣

服了。我看她进了房门,轻轻地掩了门。色胆又起,就又偷偷地躲在门外,从门

缝向里面看去。

蕙姨一进门就赤了脚,然后一边走向床前的衣柜一边脱她的睡衣,喔,天啊,

好棒的身材。我终于清楚地看到蕙姨绝妙的乳房了,雪白地挺在蕙姨美妙的身体

上,如同一对白色的大馒头微微地颤动着,那红色的乳晕清楚可见,看上去只是

很小的一圈,而乳头如小小的红枣,点缀在那迷人双峰之上。

她弯下腰,肥大的屁股翘起,双手在下层衣柜里找到了一双淡棕色的连裤袜

和一件无肩式的胸罩,退后两步坐到床上,把胸罩扣好,试了试松紧,再微微地

俯下身体托起丰满的乳房,填满罩杯,她的胸型非常完美,黑色的乳罩把她雪白

的前胸上的那道深深的乳沟映衬得分外迷人。然后把那双连裤袜卷好,蹦直左脚

尖轻轻地伸进袜中,双手向上拉了拉,又翘起右脚伸进袜中。很顺畅地就把裤袜

拉到了腰际,双臂又伸进了裤袜中左右撑了撑,然后轻轻地地让裤袜口束于腰上。

此时的蕙姨因为穿上了淡棕色的连裤袜的而显得更加妖艳,整个下体仿佛通

体透明,而她那半透明的黑色水晶丝小内裤在丝袜的衬托下更具有诱惑力,我睁

大了眼仔细看去,透过一层的丝袜,一层的内裤竟还可以看到蕙姨迷人的肉缝,

那黑色的阴毛在丝袜与内裤的束缚下像一小片黑色的绸缎,光滑迷人。蕙姨看了

看自己的下体似乎觉得阴毛有些从袜中透出于是伸手到裤袜中将露出的阴毛收拢

到小内裤中,又看了看然后将阴毛抚摸得更平整些,然后穿上一件白色的连衣裙

又拿起个包向门口走来,我急忙退回我的房里。

过了一会,房门外传来高跟鞋的声音,我从门缝中望出去,蕙姨婀娜的身影

正顺着楼梯袅袅而下,然后出了大门。

一个星期五的晚上,十点多钟,我正要睡下,门外传来了蕙姨喊我的声音,

只穿了条小内裤的我急忙下楼开门,一看,原来蕙姨带着三箱书,书都放在门口,

她穿着的上装是我喜欢的粉红色短外套加上略为透明的白色衬衫,下半身则是穿

着轻飘飘的白色丝质短裙,配透明肉色的丝袜着于修长浑园的美腿上,令人产生

无限的暇想,她对我说:“我今天出差带回了些参考资料,本来想拿到学校去,

但车子出毛病耽误得太晚了,只好让先带回家里了,星期一再送到学校去。你帮

我一起拿一下”。说着就蹲下身子抱起一个大一点的箱子,叫我拿另外二个小一

些的。在她蹲下的时候,我突然发现蕙姨窄裙内穿着粉色小内裤的下体与透明的

肉色丝袜大腿根部,不禁心中一动,想再看仔细些,她已站起抱起书上楼了,随

后我也跟上去。上楼梯的时候,由于她在我前面,她那两条腿跨开的时候,裙内

的风光都被我看的很清楚。她那内裤除了小阴唇部分,其他的地方竟是透明的,

从背后可以清楚看到她大阴唇上的阴毛和她屁眼的样子,我的阴茎顿时胀大了。

蕙姨转身向我看来,见我双眼注视着她下阴部,就很自然地并拢双腿。这时

我才发现她看着我,我大窘,不知如何好,同时由于勃起的阴茎把内裤前面顶得

高高的,样子很不好看,我恨不得在地上找条缝钻进去,但还是硬着头皮把书抱

进了书房,口中喃喃着:“对不起,蕙姨!”“把书放好,到我房间来一下。”说完,

蕙姨就向她的房门走去。呆了一会儿的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了她的闺房。

“来!过来这边坐,可以轻松一些!”进房已经坐在床上的蕙姨站起身然后拍

拍身旁的床单,示意我坐下来。

“你到底是怎么了?“我面红耳赤地迟疑不决。

“你讲呀!刚才什么事跟蕙姨讲讲,也许我能帮你?”

“我觉得羞于启口”

“有什么好害羞的?到底怎么了?”

“如果我老实说,蕙姨可不能笑我哟?”

“当然!绝对不会笑你,赶快说吧!”

“那我说了,刚才看到蕙姨下面,感觉很好奇,前几天我偷看蕙姨洗澡时,

蕙姨你不要骂我啊!……你还用水笼头插进……进你的下面里去,”我指指蕙姨

的裙子里面的下体,“而蕙姨好像很陶醉,最近几天我老是想着这件事,我觉得

快发狂了,身体血液逆流,简直快要爆炸了!”

“青春期的少年对异性会有兴趣也是应该的,你别把这种事放在心上。”蕙姨侧

过脸微微一笑。

“可是我很想看女人的肉体,上课时也很想,有时很想三更半夜跑到你身边

仔细看看你的身体,特别是你下身部份。但我拼命忍耐住。女人的身体构造和男

人有何不同,脑筋里一直固执这种想法,根本无心上课,蕙姨,我该怎么办?”

蕙姨一时语塞。

“只要一次就好,让我仔细看看女人的身体,这样我也许就会轻松很多,因

为没看过,所以才会产生这样的妄想。”我继续讲着最近我的苦恼事。

“你想看的是女人的生殖器吧!”蕙姨尽量用冷静的口吻问道,“只要知道

她们和男性的生殖器的不同之处,你的心理就会轻松多了吗?”

“是的!就是这样”我说。

蕙姨她咬着小嘴想了想,脸色红红又很凝重地说道:”蕙姨今年四十岁,是

个健康的女性,虽然生过孩子,生殖器与处女有一些不同,但可以想办法满足你

的青春期的困惑,所以,如果你想真的想看,我的生殖器可供你叁考,希望你看

了就不会再有烦恼了,懂吗?现在你去拉下窗帘吧!”

我没想到事情会这样,有点不知所措,只顾点头答应着依言拉下窗帘。拉下

窗帘的房间立刻显得十分昏暗,蕙姨打开红色的壁灯,脱下了穿在身上的那件粉

红色短外套,褪下了轻飘飘的白色丝质短裙。

终于我看到蕙姨穿着内衣的样子了,想不到蕙姨穿的内衣竟然是如此的性感。

我只看到两块肉色且几近透明的胸罩紧紧的包住她那丰满的奶子,蕙姨暗红色的

乳头及雪白的乳沟让我感到一股晕眩,再往下一看,白腻的小腹下是一件黑色的

两旁有蝴蝶结的亵裤,那黑色纠结的草丛清楚的印在透明的薄纱底裤上,这时我

下腹突然一阵悸动,一股热腾腾精液已经喷洒在我的短裤上。

我吓了一跳,而蕙姨也察觉到我的失态,频频问我怎么了,我见到裤子已经

湿透,知道没法掩饰,只好老实的说出。原本以为蕙姨会笑我,没想到她顺手抽

了几张卫生纸并拉开了我的短裤握住了我的阴茎,替我擦拭精液。当蕙姨的小手

碰触到我的阴茎时,我原已软化的小弟弟竟然又蠢蠢欲动起来。

我脸红红地赶紧向蕙姨说:“蕙姨,对不起……我……我”,一时我也不知

道该说些什么。

没想到蕙姨倒是很大方的说道:“小祁,你已是一个大男孩了呢!是不是心

中有啥坏念头了呢?”

我尴尬的笑笑道:“蕙姨的身材太好了,我从没看过异性的身体。所以……

蕙姨你不会生气吧?”

“傻瓜,你不需要说对不起,在我这个年龄,有个年轻人看到我的魅力,而

被我所吸引,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我是有点高兴呢。”

蕙姨帮我擦拭干净之后,便拉我坐在她的旁边,而她却转过身去,蕙姨面颊

染上一片晕红。

只见她腼腆地慢慢脱下那小得不能再小的透明内裤,露出诱人的美腿的根部,

并用双手将她的大腿扶正将那妖艳的淫穴朝向我,她那美丽的小猫咪正呈现在我

眼前!

我张大眼睛看着她的阴户,两片肥美的阴唇正慢慢显露出来。我正想用手指

拨开两片淫肉而露出黑森林的入口处时,蕙姨说:“好了!现在你可以看我的生

殖器,但你只准看喔!不许动手动脚的!”说着又慢慢躺下。

仰躺在床上的蕙姨,极力暴露着下半身,双腿慢慢的张开,裸露出秘处,我

说:“蕙姨,灯光有些暗,我看不太清,可以近一些么?”

蕙姨嗯了一声,说,“你把我的左腿架到你的肩上,头离我的下面近一些。”

我照她话做了,把她的那条还穿着丝袜的美腿架起到我的肩上,我闻到有一股女

人的味道传入我的鼻子,不禁用嘴亲了亲她的小腿,然后俯下身体,凑到她的下

阴部,我的嘴离她的生殖器不到一公分。

“看清楚些了么?"

“清楚多了”


0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