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人生第一次调教

04-14 21:55 IN 生理处。小神秘(´・_・`) 318次浏览
回忆人生第一次调教 楼主男,35岁,入圈5年,抖s


我的第一次,是在一个奇葩重口味的组认识的,记得当时我发了一个标题很风骚的帖子,叫做“白天我是教授,晚上我是男主S”,其实自己本质上对5M一窍不通,纯属装逼。

就是这样很业余的文章,竟然收到了一个女生的私信。然后我们就Y了。过程就那么简单。

她叫朵儿,26岁,已婚,双鱼,结婚刚满一年,没有孩子,在农行工作,老公貌似很胖,性能力为零。我们约定在周末见面,地点就选择她家旁边的商业中心。

然而,尽管楼主是个伪S,但此女却是个真实的抖M。所以按照她的意思,我应该带一些专业的器械工具,以做调教她只用。

然而,对于毫无经验的LZ,这些专业道具,只会暴露LZ更不不懂得5M的事实。于是在第一次Y时,我选择空手套白狼。

2012年暑期的某一天,LZ开车从北京出发前往南京。这也是LZ人生第一次千里送屌。

猴急的LZ是连夜驱车,到达南京时已经是中午,给她发了信息,说到了内什么广场了,快出来吧。

她说等等,结果这一等就是将近一个小时。我心想:不会吧!第一次千里送屌,就遇到鸽子了?

这时候,她发来短信,说已经到了某某商场的门口,我说马上就到。

在看见她的一瞬间,我是有些小激动的。因为她无论颜值,身材,和气质,都基本跟LZ心中的美女标准吻合。

我记得她穿了一身简约的连衣裙,漂亮的高跟凉鞋,还有一双灰色的丝袜。

看到她的一瞬间,LZ就开始邪恶的脑补待会在床上应该对她做的那些无底线无节操的事情。

可是她给我的感觉,是极度的紧张,她当时紧张到说不出话,浑身发抖,而且避开跟我并排走,说害怕被熟人看见。最后,她干脆叫我先去开房,别再跟着她。

LZ本来的计划,是先吃一顿饭,再看一场电影,作为中国好PY,这点觉悟LZ还是有的。

然而,她的直截了当让我有些适应不来,但是由于担心她过度紧张到神经错乱,LZ决定还是按照她的意思去做。

我那时还不知道:绝大多数双鱼女心理素质都是极差的。

于是LZ就在旁边找了一个看上去还算不错的公寓式宾馆,然后开了房间,在屋子里耐心等待她。

半个小时后,她敲门。我开门,她进屋。然后,就是一段尴尬的沉默。

我也试图用调情,挑逗打破这种尴尬。但是我想说,跟一个女人YP,跳过吃饭看电影的过程直接进房间,不仅女人尴尬,男人也尴尬。

她的紧张感并没有由于进入私密空间而消除。于是我决定先给她按摩全身,让她彻底的放松,然后见机行事。

于是她尴尬地坐在床的旁边,我从后面开始从肩膀给她按摩,按摩到了一半,她突然冒出一句话:5M不都应该是很暴力的么?

我这时候突然想起来,这次跟她约,我曾夸下海口,让她享受一次狂风暴雨般的violent sex.

事已至此,不能再装。我于是将她猛地按在床上,然后暴力的撕扯下她的衣服和丝袜, 意图付诸武力。

当时的我,还天真的以为,5M就是简单的暴力撕扯,外加肢体的些许同感。现在想想,我当时就一傻逼。

在我对她暴力行事的时候,她弱弱地问了我一句:你不是说带工具了么?

我扯下腰间的皮带,将她的双手简单粗暴地绑在一起,然后说:这就是工具。

现在回想,我当时还真TMD有想象力!

她被我绑住双手的一瞬间,貌似找到了点被虐的感觉,开始进入了状态。于是我开始努力地使用一切曾经听说过看到过的虐恋行为,对她进行凌厉的攻势。

我将她的丝袜撕扯下来,然后缠绕在她的脖子上,往两边勒紧,同时恶狠狠地吻她。

与此同时,我邪恶地将自己的内裤脱下,蒙住她的眼睛,在后面打了一个死结。

我脱下她的高跟鞋,用鞋尖滑动她的全身,一直到达她的内裤,在两朵花瓣间的缝隙处上下摩擦。

她的身体快速地扭动,就像垂死的鱼,享受着案板上被人凌迟的快感。

我将手伸进她的嘴里,试图验证她是否进入了状态。因为我知道,一个持逼带操的女人,是可以随时品尝这个男人身体的任何部位的。

果然,当我的手指进入她嘴里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了她本能的吮吸。

我暴力地的将手指在她的嘴里左抠右探,然后拔出来,将沾满手指的唾液抹在她的脸上,轻轻地捏住她的脸,说道:想吃我那里么?

她没有说话,只是拼命地点头。

那一瞬间,我明白了一个事实:这个女人是真正的小m。

当时我还不明白一个道理:所有双鱼座的女生,骨子里都渴望被性虐。

那天,我们在那张床上,从下午一直做到晚上,中间做累了,我们就聊天,打情骂俏,玩真心话大冒险,然后互相挑逗,再继续做。

双鱼女的欲望,是持久型的,一旦她们陷入自己编织的角色扮演游戏,她们都可以在深陷其中,与世隔绝,无法自拔。

那次YP,有一件至今令我印象极为深刻的事情:朵儿每次高潮的时候,都要求我扇她耳光。而且不是轻轻扇,而是狠狠的那种。

我一开始以为这只是玩笑,顶多是一种仪式,一种感觉。但是朵儿的表现来看,并非如此。

每当冲刺阶段时,她会拉住我的手,往自己脸上抽,然后央求我狠狠地打她。

于是开始尝试着真抽,每次抽打脸庞,都发出巨大的声响,伴随着下面那张满足的脸。

每次耳光之后,我都本能心疼地抚摸她满带红印的面庞,问她疼不疼。

当时我不知道,对于抖M而言,疼痛感只是巨大快感的附属品,是额外的恩赐。


那次之后,我们还有了第二次,第三次,随后,一切戛然而止。

那后来的两次,都是她主动赶赴北京,千里送逼。或许是受困于魔性的诱惑。她无法忍受没有痛虐的生活。

第二次跟她滚之前,我认真研习,苦做功课,钻研抖M心理,做足了充分准备。

没有约会,没有电影,没有繁琐的前奏;我买好了口衔,手铐,项圈,狗链,静静地在酒店里等她的到来。

当她走进房间的时候,表情还是那样的紧张和羞涩,她穿了一身白色连衣裙,几乎没有化妆,良家妇女的典型。

这次,我没有猴急地将她抱上床,而是用冷峻的眼神审视她,而是让她走到我身边,坐在床上,抬起她的腿,把买好的护膝给她带上。

我听说,只有她恩威并施,心疼外加严厉,才会让你的sub感动。

穿上了护膝,她似乎已经懂了该做什么,默默地跪在了我面前,等待着未知的责罚。

我没有说话,冲自己的裤裆打了个响指,示意她做一些让我快乐的事情。

于是她心照不宣地解开裤链儿,掏出我的dick, 上下其口。

我用表面的冷峻压制着内心无比的激动。这是有生以来第一个美丽而陌生的良家妇女给我用如此卑贱的方式blow.

然而心理上的压抑,无法控制生理上的喷薄。我那里在她温柔的口唇下茁壮成长,硬如铁杵。

她埋头工作了一会儿,便抬头看我,似乎在期待着什么,渴求着什么。

于是我用我的铁杵狠狠地甩了她一耳光,她突然领悟般地立刻埋头继续工作。

我对这种单调的blow有了一些腻烦,于是我给她戴上了项圈和狗链,揪住她头发,强迫她停止,然后站起身。

她的头被我猛地往后一拉扯,仰面朝天,表情略微痛苦,满嘴还遗留着些许不知明的液体。

我往后推了几步,距离她大约两米远;她本能般地冲着我下体的方向爬过来,目光死死地锁定在我那里,就像一只觅食的小野狗。

她爬到我的胯下,正要将我的两个球体吞食,我突然往后退了一步,让她扑了个空。

然而我拿起狗链,下体正对着她的面部,牵引着她,缓缓地往后退,用挑衅的语气对她说:来,看你能不能吃到。

她饥饿地顺着我后退的方向爬行,目光死死地盯在我的下体,仿佛那里就是她唯一的渴求。

然而每当猎物就在嘴边,我都会猛地将她的狗链往旁边轻轻一扯,让她扑空。就这样僵持了许久,她目光里露出了深邃的欲求。She would die to get fucked right now.

对于一个骨子里充满小m细胞的女人,管控和调教,是最好的春药。

那天,在跟朵儿make love的整个过程中,我都是一副poker face,冰冷的脸,冷酷的表情。我对她的动作也比上次更加粗野,更加暴力。

因为在给她套上项圈的一瞬间,我们彼此就在心中默认了这次媾合的全部基调和情绪,并且都心照不宣的在过程中让自己融入那种氛围。

性 爱游戏,有自己的游戏规则。You gotta follow the rules。

那天我记不清跟她用了多少种姿势体位和交合方式,我只记得那是我有生以来最有想象力的一次sex经历。

我会将她拉到床边,让她屁股悬空,然后站在地上,狠狠地撞击,同时目不转睛地欣赏着我JJ在她下消失,出现,再消失。

我甚至试着把她的嘴戴上口衔,用皮带在她的脖子打一个活结,然后往后一边勒紧她的脖子,一边从后面进入,用皮鞭拍打她的屁股,像是在试图驯服一匹不羁的野马。

之所以使用口衔,是为了不让她叫出来;因为我听说,每当女人大声呻吟的时候,体内的大量气息就会随口喷出;而若是封住她的嘴,这些气息便会储存在体内,积累成能量,在女人高潮的瞬间,可以带给女人成倍的快感。

那天晚上,我们从8点一直做到12点,然后吃了夜宵,接着回酒店继续做,直到天蒙蒙亮,直到精疲力竭。

然而,我跟朵儿第三次滚床单,就没有上两次那么漫长和悠闲了。这一次,我们只做了一次,原因很简单:时间紧张。

当时,朵儿是陪他老公来北京出差。我提前得知了他们下榻的酒店,便在同一酒店预定了一个房间。她住8楼,我住11楼。

当时她是借口出去买东西,悄悄潜入我的房间,进屋之后,她告诉我,我们只有顶多半个小时。

我没有多说话,只是用最快的速度把她扒了精光,然后把她抱到了床上,没有前戏,没有调情,然而偷情的快感和刺激感,让她下面早已水流成河。

我长驱直入,看着她的脸,不说话,只是狠狠地干。那是我终身难忘的表情,充满愉悦,知足,迷醉,释放

短短半个小时里,她被我操得时而痛苦,时而快乐;她大声呻吟,她大口喘息,时而像个疯子,时而像个低等的哺乳动物。

快乐的时间结束,她推开我,惊恐的说:我要回去了,否则老公会怀疑的!然后,等不到我给她一个kiss goodbye, 穿好衣服,一边整理着凌乱的头发,一边冲出房门。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面。之后我给朵儿发过很多信息,然后在某一天,我收到了一条回复:不要再发给我了,我老公已经知道了。

然而,就没有然后了。

15条回复

熊酱❤
真…长……
小果果果果
没图说个球
烤焦的蛋蛋
奉旨路过方老湿
也是难为你了,还特地删了上一个帖子。
彼岸花
@啊累啊累啊累啊累哈哈哈哈哈
爱旅行的大叔
@仲夏哇你们还真抓字眼…
仲夏
所以前几天那个帖子是吹牛的了
Luci!
good
X man
👏
您要搜索大黑鸟么
👌🏻
爱旅行的大叔
@messyS
抽筋的蛋蛋
@啊累啊累啊累啊累高级黑
messyS
啧啧
爱旅行的大叔
@啊累啊累啊累啊累哈哈
啊累啊累啊累啊累
你这五年过的真快,在我眼里就好像前些天才发的贴子一样,果然我们这里是天界,天上一天就是你们人间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