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尾没有服

改变与不敬

聊天 勾搭

五月姑娘

2017年01月08日 IN 随意楼 283次浏览
五月姑娘 五月姑娘



我遇到一位姑娘,我叫她五月姑娘。
之前遇到一位姑娘,我叫她傣族姑娘,傣族姑娘是傣族人,五月姑娘却不是五月生人,之所以叫她五月姑娘,是因为我似乎找不到其他的形容词来称呼她,然而五月这个词又是那么的贴切,冬去春来,春去夏至,五月这个月份没有一二月的高冷不可接触,没有三四月那么温顺服帖,也没有七八月的热情似火,五月,温暖而又热烈,看似温和却不时地来一场降温,五月姑娘就是这样一个人。
我遇见五月姑娘的时候还是在刚上高中,那个夏天出奇的热,军训的我们每天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每个人都被晒的黝黑,军训完回家,老妈说我像刚从非洲回来的,其实那个时候我还并不认识五月姑娘,军训结束后开始正式上课,五月姑娘和我挨着,整个教室的布局是这样的,教室南北两侧各两列桌子,中间四列桌子,这样就能空出两个过道,我和五月姑娘中间就隔着一条过道。
对五月姑娘的记忆其实不到四年,三年多一点,但我已经记不起初见时的印象了,我只能从照片,别人的描述中临摹出一个姑娘的形象,身材高挑约有一米七,脸很圆,像是皮球,肤色有一点黑,眼睛很大,睫毛很长,初一看给人一点尖酸刻薄的感觉。她留着沙宣发型,不喜欢运动,每天只和班里最高的两个女生一起玩,三个女生都在一米七左右,最高的竟然有一米七八,看起来比大多数男生都要高,有因为三位姑娘面容姣好,三人在路上倒是能成为一道靓丽的风景。
初中的时候我是很腼腆的,因为家里的缘故加上我又有一点胖,在别人看来我是那种话不多,有点孤傲的男生,好在父母并未把我生的很丑,我的成绩也还不错,因此,五月姑娘还是乐于和我聊天的。很少有女生能主动和我交流,我在紧张的同时不禁有一点飘飘然了。
十九中不能说是一所很好的学校,只能说这所学校比较严谨,不能和每年有大量清华北大的一中相比较,但也比整天打架生事的四中要强,在十九中还是比较自在的,我们能在课间有那么充足的十分钟去玩闹一下,高一的学生还没有未来即将要面对高考的紧迫,五月姑娘是那种玩心不改但还是有很强烈的学习心思的姑娘,五月姑娘在班里排名大约是十四五名,有时也会降一下,我的名次一直在八九名左右,但我并不怎么认真学习,不要过开始的时候五月姑娘是很积极地去问我问题。
逐渐地我和五月姑娘变的熟稔起来,我也能肆无忌惮地开几个玩笑,五月姑娘很爱聊天,那个时候智能手机还没有普及起来,我们手中就是一台直板的功能机,但是有QQ聊天功能,五月姑娘最爱做的就是在手机上和各种各样的人聊天,有同学有朋友,也有陌生人,有比她年龄小的也有比她年龄大的。五月姑娘是那样的喜欢聊天。我多次看到在政治历史那些比较无聊的课上,五月姑娘修长的双手在那样一个小巧的手机键盘上飞快的摁着,我看的目不暇接,五月姑娘玩的不亦乐乎。
五月姑娘有男朋友,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并不感到吃惊,毕竟五月姑娘条件不错,性格也很开朗,第一个男朋友是初中同学,交往了三年,因为没考上同一所高中而告吹,这是五月姑娘告诉我的,不久的以后我才知道,纯粹是男生又找了一个,五月姑娘伤心了好一阵,又找了一个,是一个人高马大的男生,也是初中同学,男生一直喜欢着五月姑娘,可惜家里把他送去了部队,临别前两人也没见几次面,情感的联系一直靠着五月姑娘手中那个手机还有姑娘灵巧的双手不住地在键盘上摁出一句句感人肺腑的话。然而五月姑娘终究只有十七岁,还不能忍受心爱的人远在他方。所以在不久的将来,我就成了五月姑娘的第三位男朋友。
五月姑娘有两个好姐妹,两位好姐妹也都是性情中人,爱恨随意。我且把那两位称作韩姑娘和佟姑娘。韩姑娘最高,也是最活泼的,果真的性情女子,说一不是二,韩姑娘情感经验丰富,面容美好,身材不可谓是优美的,学校里有体育队,韩姑娘和体育队的那一众小伙子关系融洽,因此韩姑娘颇为得意,从未怕过什么人。佟姑娘为人老实,好说话,但总是有点小心眼,佟姑娘在这个三人小团队里最没话说,过了没多久就脱离了韩姑娘和五月姑娘的团队,至于原因至今我也不知道。
五月姑娘和韩姑娘的故事是最值得称道的,韩姑娘和男友分手了,韩姑娘心情不好,那是在一个炎热的下午,韩姑娘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五月姑娘给韩姑娘披了一件衣服,醒来韩姑娘却不领情,于是两人就产生了间隙。女生总是那么奇怪,爱得那么奇怪,恨得又那么奇怪。
那年的夏天很热,五月姑娘头顶上方的风扇一直吱呀吱呀地转着,生物老师是一个很不靠谱的人,下课前他说风扇这么响估计是坏了,很可能会掉下来。五月姑娘就慌了,风扇因此没有再开过,可韩姑娘不愿意了,韩姑娘把风扇打开,五月姑娘就立刻把风扇关闭,一场拉锯战最终还是在修理工的到来下结束了。可韩姑娘和五月姑娘的仇怨却是愈来愈深。
我成为五月姑娘的男朋友是大家都没想到的,事情起源于一次冷战,五月姑娘是喜爱学习的,在以前我会很乐意地解答她的问题,自从五月姑娘不再找我以后,我就再也没有理过她,这徒然是小孩子脾性,我没有再与她说话,大约是两个多星期吧,我没有与她交谈过一句话,即使期间五月姑娘主动和我说话,我也只是装作没听见,这个时候五月姑娘迟钝的神经总算发觉了一点东西,平时乐于和她说话的那个腼腆的男生突然不理自己了,五月姑娘很是不解。
事情的本质总是很普通,五月姑娘前面的小胖子成为了她交流问题的一个新出口,而我看似很散漫心中却是不平的。因为我的成绩是要比那个不怎么可爱的小胖子是要好的,只是我平时的表现并没有他来的积极。于是,换句话说,就像一只狗发现本属于自己的骨头被别的狗叼走了,这个比喻是很不合理的,一来我不是狗。二来五月姑娘也是不乐于当一根骨头。
那个时间段,五月姑娘还是和韩姑娘关系融洽亲密无间的时候,我与韩姑娘并不熟,但我那同桌却经常遭受韩姑娘大胆的调戏,于是五月姑娘托韩姑娘问我的同桌这件现在看起来很不成熟的事情真相,就在这时候,或许是不知什么原因,也许是第一次亲身参与进女生的情感交流活动中,我有一种独一无二的虚荣感了,因为一个女生就这样“被我玩弄于股掌之间”。这定然是一件能使我自豪的事。我便飘飘然地说因为我不乐意五月姑娘不找我问问题,假使这件事放到现在的我身上,我决然不会说出这么愚蠢的回答。
五月姑娘倒是很受用,我不能确定她是否脸红了,但我的心跳确实加快了不少。于是第二天,我就成了五月姑娘的第三任男友。这样的结果是令我不能想象的。
五月姑娘是一个善良的人,她有着女生所拥有的一部分特质,善妒,小气,心眼多,多情,单纯。我很不受用她这些脾性,但我还是小心奕奕地选择维护这一段感情,我本不该把我与她之间的情感掺杂在对她的描述之中的,很难得我为她写了这样一篇文章,现在的我与她再无交集,但我还是想写点什么,我也觉得有些一点东西来纪念一下的必要。
与五月姑娘相处了大约是三年,对于我来说这三年是很模糊的三年,我竟记不起这三年来发生过什么,大约就是普通情侣之间的一些琐事吧,吵架,恩爱,嫉妒,我很是努力地装作一个好男人去履行作为一个男朋友的义务,为她付出了很多,至于她的付出却很少,我很想借这个为她写一点东西的机会来谴责一下五月姑娘,但细想一下我却没有这个必要了。
五月姑娘其实也是一位很可爱的女生,高中三年她是有认真的学习的,至于我,从没有很下功夫地学习,成绩也是一落千丈,不能说没有一部分原因是五月姑娘的作用,但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还是我个人的懒散,在高二的时候我与五月姑娘是不在一个班的,高三的时候我与她都选择了学习编导专业,其实我是不打算学这门专业的,一来是因为这个专业前几年很热门,现在确实不怎么样了,二来花费不少,我也不想家里为此增加负担。
然而我最终还是在班主任的劝说下选择了这门专业,五月姑娘本来是选择了空乘专业,奈何里面过于黑暗,五月姑娘最终还是和我以及二十多人去往了济南。
济南的日子是很艰难但舒适的,我们来自山东的一百多人在一个不大的教室里每天六点到晚上十一点都是在不断的学习文艺常识,名词解释,中外艺术史,电影理论,影评等等,从来没有认真学习的我也不禁拿起了书。
最艰难的还是那所谓的年后艺考,对于广大的艺术生来说,艺考的历程还是很值得纪念的,五月姑娘不止一次的和我抱怨辛苦,凌晨的火车,一夜不眠还要参加考试,在去青岛的路上,我不忍五月姑娘那么疲倦,让她倚在我怀里,空气闷热粘稠,看着五月姑娘那红扑扑的脸蛋,我的确是心神恍惚。
济南,青岛,曲阜,潍坊 淄博,烟台,走了好多路,花了好多钱,五月姑娘的家人还是希望她能考上一所好的大学,艺考回来以后五月姑娘与我的交流少了好多,即使在一所学校里见面也不多。最终在高考时五月姑娘考上了山东艺术学院,我去了现在的曲阜师范大学。然而我一直的想法是能考到一起。然而,总是有那么多可遇不可求的事发生。
五月姑娘和我的感情还是不错的,即使没有考上一所学校,也只是很失望。我很想表达一下对于异地的愤恨,却又找不到可以发泄的地方,失望只能伴随着时间的流失不断地滋长,距离不是影响感情的因素,我与五月姑娘终究是少了那一份信任与坚持。
年前我与五月姑娘分手,这又重复了当我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因为分开,五月姑娘缺少了可以关爱她的人,因此,她很决绝地寻找到了一个还不错的替代品,而我并没有挽留,五月姑娘就是这样一个人,她最需要的不是一个爱人,而是一个能给她提供温暖和便利的保姆式男友。我与她相处三年,给予了她最大的关心和照顾,但最终还是没能逃出那一个怪异的结果。
在与五月姑娘恋爱的阶段,我和她时常畅想着未来是有那么的美好,我们畅想着将来却又在逃避着现实。
为五月姑娘写的这一点东西是在三月初的两个下午,我分别在宿舍和教室里独自一人,听着许嵩很久之前的歌,买一杯咖啡放在面前却没有喝。键盘在我的指尖不断被敲打着,就像当年五月姑娘用修长的双手在那一个小巧的键盘手机上和不知名的网友聊天一样,快速地敲打着却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写些什么。
就像他的那句歌词“又想起你曾说的陪我到最后,暖色的梦变冰凉的枷锁,如果时光倒流我们又能抓的住什么……”
其实我还没有准备为这个为五月姑娘写的文章做结尾,但我又不知道该写些什么了,下午我第一次把头发染成了灰色,感觉还不错,然后背着包来到教室,用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结束对五月姑娘的记忆。即使是现在,想起她还是那么可爱,我从未想到会失去五月姑娘,但我的的确确已经失去了五月姑娘,手机里还有几张五月姑娘的照片,时常我想删除掉,但最终还是没有按下确定。



如果让我为五月姑娘再写点什么的话,我想写到;

五月姑娘,
性情中人,
我与你愈走愈远,
那么,
剩下的,
余生,
就请多多指教。





2016年3月6日星期日,阴。我写下这点东西,藉此怀念我曾经的五月姑娘,我希望你像五月一样,那么性情,那么温暖而寒冽。

0条回复

TA的其他帖子